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12.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九章 风雷乍起
    喻柏年也示意保镖架起楚瑜,往庄重方向走过去。

    当两人走到约莫一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喻柏年挥手阻止了庄重的进一步动作。

    “就在这里交换,希望你老实一点,我知道你武功高,但是不代表她的武功也高。我们的枪会始终指着她,只要你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我们就会开枪,让你后悔不能!”喻柏年冷声说道。

    “放心,我是诚心实意的。我只希望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当你年老的时候能够想到还有这么一个优秀外甥的存在,将你的军火帝国传给我。”庄重就像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一样,道。

    喻柏年听庄重这么说,却是有点摸不准庄重到底想的什么了,听庄重语气,似乎真的想要继承他的事业一般。

    说实话,越对庄重了解,喻柏年越觉得自己这个外甥优秀。甚至他这些年见过的年轻人里,都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他的。不止自身够强,脑子也够灵活,好多次的化险为夷都是靠着他的头脑实现的。而且他的商业眼光也不错,虽然目前成立的两个公司资产不多,却也甚有前途。如果真的让庄重当自己的继承人,喻柏年却也是会认真考虑的。

    但是,就怕这小子是在虚与委蛇,耍什么花样。

    “只要你足够老实,一切皆有可能。我膝下无子,能够传给自家人总比外人的好。你最好聪明点,不要让我失望。”喻柏年警告庄重道。

    庄重嘿嘿一笑,当即道:“那就先谢谢舅舅了。钥匙你拿去吧。”

    说着,庄重手一抬,钥匙划出一道灿烂的光芒,抛向喻柏年。

    喻柏年伸手接过钥匙,看一眼,随即冲身后的保镖挥了挥手:“放了她。”

    保镖走上前,将楚瑜交给了庄重。

    庄重扶着楚瑜,心中五味杂陈,却是知道此时不适宜宣泄情感,当即拖着楚瑜往停车场门口走去。

    而站在喻柏年身边的巴门王子,枪口微微掉转,在庄重即将走出停车场的时候,忽然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只听刺耳的枪声响起,一串子弹呼啸着飞向庄重后背。

    刷,让巴门王子没有想到的是,眼看着子弹就要击中庄重,却见庄重身形一窜,像一只做了坏事的大黑猫,身子一拱,人就消失不见了。

    子弹打在墙壁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留下一个个弹坑。

    “你干什么!”喻柏年一见,顿时大怒道。

    “做什么?杀人喽。”巴门王子耸耸肩,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

    “我说过,要放他们一马!你最好不要搞事,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喻柏年一把抓住了巴门王子的衣领,恶狠狠说道。

    巴门王子眼中闪过一抹恨意,紧接着却笑了笑:“放轻松,伙计。何必为了他们破坏我们之间的合作呢?美好的未来可是在等着我们呢。”

    “哼!”喻柏年将巴门王子放开,冷哼一声转身走向一辆车子。

    巴门王子则耸耸肩,紧跟上去,两人上了车子。

    只听发动机轰鸣声响起,车子嗖一声驶出停车场,往机场外驶去。

    走出停车场之后,庄重回头看了看后面,见没有人追上来,这才长舒一口气。

    幸亏他保持着足够的警惕,不然刚才就被巴门王子给杀死了。

    那个混蛋王子也是够可恨的,庄重却是后悔当初没有将他干掉了,结果留下这么一个隐患。

    手指连续在楚瑜身上拍打几下,然后按压在了楚瑜人中。片刻后就见楚瑜悠悠醒转,睁开了眼睛。

    “儿……庄重。”楚瑜一看见庄重,本能的想要喊出一声儿子,然而却心有顾虑,始终不敢喊出这个称呼。最终还是跟往常一样,喊了庄重的名字。

    庄重见状,知道楚瑜在想什么。她害怕自己怨恨她,害怕自己会不肯认她。

    但是她却不知道,天底下有哪个孩子会不认自己的母亲呢?

    “妈。”

    恍若惊天霹雳,庄重微微犹豫后出口的这个字,让楚瑜一下子呆住了。接着就紧张的笑了起来。

    “哎。谢谢你,谢谢你,庄重。是我对不起你……”楚瑜哽咽着答应道,却是再次泪流满面。

    庄重伸出手,轻轻将楚瑜脸上的泪水擦掉,安慰楚瑜道:“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很早以前我就学会了一个道理,不要回头看。禅心大师曾经给我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位禅师非常喜欢兰花,种了许多名贵的品种,讲经说法之余,总是悉心照顾,爱之如命。一天,禅师因事外出,就交待弟子们好好照顾兰花。但是,有一个弟子在浇水时,一不小心把兰花架绊倒了,顿时,那许多名贵兰花,全跌在地上,支离破碎。这个徒弟心想:这下师父回来,看到心爱的兰花这番景象,不知道要多生气?禅师回来后,碰倒兰花架的徒弟,立刻跪在师父面前,请求原谅、责罚。谁知禅师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心平气和地安慰弟子道:‘我种兰花是为了用香花供佛,同时也美化寺院环境,并不是为了生气来种兰花的。’就像我一样,我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你,不是为了怨恨你的。”

    “庄重。”楚瑜听罢,不由愈加感动,轻轻抚着庄重的脸庞,只觉心中满满全都是知足。“我活了这么大,却要让儿子来教我人生道理。还真是惭愧啊。”

    听到楚瑜如此调侃自己,庄重知道楚瑜心中的芥蒂已经基本上消除了。不由一笑,扶起楚瑜,问道:“怎么样,身体没感觉到什么不适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楚瑜活动几下,答道:“没什么大碍,不用去医院了,咱们快点回美国,希望能够赶在喻柏年拿走资料之前,将资料取出。”

    庄重却摇摇头,说:“没用的,你订的机票不是还在他手里?咱们想要回去却是得重新订机票,且不说能不能订上,恐怕就是能够重新买到机票,咱们也很难走得掉。”

    “为什么?”楚瑜不解的问道,随后却醒悟过来。不论是苏丽南总统还是摩梭将军谁获胜,恐怕都不会任由他们这群人离开的。

    摩梭将军必然是要报仇,而苏丽南总统怕是会以种种借口扣留他们。而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喻柏年本身就是吉科集团的人!以苏丽南总统怀疑的性格,他肯定以为楚瑜也跟这件事情有关,说不定就是楚瑜为了免费得到矿山而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想到这,楚瑜不禁叹口气,看来这次真的全盘皆输了。

    比起可能遭遇的困境来,更让楚瑜担心的则是喻柏年。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喻柏年拿走如意的技术资料,造出数以千计的新型武器来吗?

    似乎看出了楚瑜的想法,庄重忽然得意的一笑,道:“不要担心,我敢保证我那个便宜舅舅跑不掉。”

    “什么?”楚瑜一听,顿时惊讶了。看着庄重那得意的样子,楚瑜不禁想起这家伙的狡猾来,不用想,肯定是庄重又做了什么手脚。自己这个儿子,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走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苏丽南总统敢拿我们怎么样!”庄重一挺胸,搀着楚瑜往候机厅走去。

    那里可是还有庄重的一个空降兵团呢,苏丽南总统敢玩阴的,庄重就敢让他真的下台。

    而此时,一辆豪车疾速行驶在机场路上,里面坐着的正是喻柏年跟巴门王子。

    他们并不准备从机场走,而是巴门王子直接雇了一架直升机,准备从苏丽南入境圭亚那,然后从圭亚那再坐飞机返航。

    而直升机,就停在机场不远的一处草坪上。连航空线路他都申请好了,就差登机了。

    很快,喻柏年跟巴门王子来到了直升机前,踏上阶梯上了直升机。

    当两人看着直升机缓缓升空,地面上的车子变成一个黑点后,两人不由发出一声长笑。

    到这一步,事情已经基本成功,就差打开楚瑜留下的保险库,拿出如意的资料来了。而喻柏年等待这一刻,已经等待了十几年,终于等来了!

    巴门王子也笑着,仿佛看到了全世界在巴门王国的炮火下颤抖的情景。而那时候,他将成为全世界的主宰!至于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估计在武器研制成功的那一天,就已经说拜拜了。谁让他敢对自己不尊重呢?他早就说过,在巴门,对他不尊重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

    喻柏年有些颤抖的摩挲着手里的钥匙,没错,就是它,没有错!庄重没有骗自己。

    一刹那间,喻柏年恍惚有种掌控了这把钥匙,就掌控了全世界的错觉。

    然而,钥匙上诡异闪烁其的一道流光,将他从美梦中惊醒。

    “这是什么?”喻柏年诧异的想到。

    他将钥匙拿到眼前,想要看个清楚。只见在钥匙的表面上,刻画着一道道细入蛛丝的线条,它们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古怪的图案,就像是华夏古代器具上的雷纹一般。

    “雷纹?”一想到这个词,喻柏年顿时魂飞天外。因为他忽然记起来,庄重不止是个功夫高手,更是一个精通玄学的风水师!

    “开窗,开窗!”喻柏年惊恐的大喊着。

    只是已经晚了。

    直升机此时已经飞到了4000米以上的高空,正高速飞行着,而在直升机的上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片极为巨大的乌云聚拢,似乎要下雨了。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直升机驾驶员嘟囔着,刚想说点什么,便听到了喻柏年开窗的命令。

    高速飞行中开窗,你以为这是在拍电影?驾驶员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喻柏年的要求。

    而喻柏年就像是发疯了一般,疯狂的砸了两下机舱玻璃,忽然往前一扑,就要抢过驾驶员手中的操纵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