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28.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七十六章 首善之地
    在明珠短暂逗留,庄重跟楚瑜便告辞,前往燕京。

    乔可可虽然嘴上说着让庄重赶紧滚,可是那不高兴的表情明明出卖了她。而在机场送别的时候,也不知道楚瑜跟乔正声谈好了什么,两人看向乔可可跟庄重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同。

    庄重跟乔可可不解的对视一眼,却又同时“呸”一声,瞪着眼睛冲对方嚷嚷“看什么看”,转眼间又要是一出女王鞭挞小妖精的大戏。

    “行了,别闹了,可可。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俩闹。庄重你赶紧上飞机吧。”乔正声呵斥乔可可道。

    而他那句“有的是时间让你俩闹”,不知道让乔可可想到了什么,咬着嘴唇斜着眼睛看向庄重,脸竟然红了。

    “再见,别想我,我很快就回来。”庄重冲乔可可跟周若茜挥手。

    然后转身走了。

    “没良心的家伙!”乔可可怒哼一声。

    “呵呵。”周若茜却只是轻笑,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没人看到在她眼里,有一缕不可抑制的哀伤。一如那年那天那株随风轻曳的木槿花。

    她已经认出了当年的小男孩,可是时光荏苒,物是人非。木槿依旧,人却已经变了。

    “也许记忆里的才是最美的,就这样也挺好,至少那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有一刻是为自己的。”周若茜暗暗叹口气,想着。毅然转头,往出口而去。

    “哎,若茜姐等等我,走那么快干什么……”乔可可喊着,也追了上去。

    燕京。

    愈见秋意的时节,将这个古老的城市渲染的格外厚重。

    庄重一踏上燕京的土地,不知为什么就会有一种异常的威压感。

    庄重知道,这便是所谓的“天子脚下”的本意。燕京承载了无数帝王梦,君王大臣全都在这里生息,自然无形中沉淀了无数的威势。这些威势就如同乐山大佛,再高大的人,也只能够得到大佛的脚,无法企及头部。所有人来到这里,只能说是来到了“天子脚下”。

    “怎么?是不是感受到压力了?”楚瑜看见庄重表情,不由笑着问道。

    庄重点点头:“说实话,我之前也来过燕京一次,但是那次来的匆忙。都没能仔细体会下燕京的风水之势。如今仔细一看,却才发现这里之所以能够成为王都,实在不是偶然。”

    “哦?我只以为燕京是古都,所以历代才喜欢定都这里。听你这么一说,似乎也确然该有几分玄妙意味。那老妈就不耻下问一次,请庄大师说说这燕京到底好在了哪里?”楚瑜调侃道。

    庄重嘿嘿一笑,说:“庄大师这三个字不敢当,不过燕京风水嘛,倒还是能够看的出来的。”

    “别贫,快讲。”楚瑜轻轻打了庄重一下,道。

    庄重讨饶的躲闪着,却是讲了起来。

    “按照古代堪舆学的观点,都城的规划建设原则与一般的“阳宅”理论基本相同,但都城基址还要满足下面两个条件:一是地方要大。堪舆学认为,都城基址必须选择大环境,要求地大、山大、“明堂”大、水的弯曲大,只有容量足够大,才能修建庞大的都城。二是都城要选址在“龙脉”的集结处。所谓“龙脉”,是指“山龙”和“水龙”。山为阴,水为阳,古人认为,都城形势“山停水聚,半阴半阳,方成太极”。事实上,华夏历史上几大古都均建在“龙脉”集结、“半阴半阳”的基地上。”

    楚瑜赞同的道:“还是有几分科学道理的。”

    庄重一笑,接着道:“至于燕京呢,无疑是符合了这几点要素的。它地处华北平原与西北高原、辽松平原之间,西北是燕山山脉,西南是太行山脉,南面是华北平原,东面是渤海湾。而齐鲁半岛和北辽半岛环抱渤海湾,成为拱卫燕京的屏障。这种北依山险,南控平原的形势,自然受到历代先哲的重视。唐代地理学家杨益就认为:“燕山最高,象天市,盖北干之正结。其龙发昆仑之中脉,绵亘数千里……以地理之之,其龙势之长,垣局之美,干龙大尽,山水大会,……最合法度。”而最为著名的宋代大学者朱熹也认为:‘冀都是天地间好个大风水。山脉从云中发来,前面黄河环绕,泰山耸左为龙,华山耸右为虎,嵩山为前案,淮南诸山为第二重案,江南五岭为第三重案,故古今建都之地,皆莫过于冀都。’燕京这种依山面海,腹地辽阔,形势雄伟,在山川襟带之间的地形,正合藏风聚气的堪舆学要求。”

    母子俩一边讲,一边走,却是须臾就走出了机场,来到了外面。

    楚瑜挥手刚想打车,这时却见一辆最新款的红旗车驶了过来,停在了楚瑜跟庄重的面前。

    接着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个约莫三十五六岁的女子,女人看见楚瑜,先是愣了半晌,接着忽然一把抱住了楚瑜,喊道:“二姐!你可算回来了,想死我了……”

    楚瑜也是十分的激动,一直说着:“我也想你。”

    两人足足拥抱了数分钟,才分开。

    楚瑜扯过庄重,介绍道:“庄重,这是你小姨。”

    庄重不好意思的一笑,叫道:“小姨。”

    “二姐,这就是你儿子?你们母子团聚了?恭喜,恭喜啊。”女子看见庄重后,也是颇为高兴。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为楚瑜而高兴。

    “是啊,不过说来话长,咱们边走边说吧。”楚瑜笑着,两姐妹径自上了车。

    庄重只能拖着行李,一件件搬上车,这才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发动,往燕京深处驶去。

    而后排楚瑜跟小姨的话络绎不绝传来,无非是两人怀念小时候的美好生活。而从两人的谈话中,庄重也听了出来,小姨现在也开着一家公司,今天是听说楚瑜回来,自告奋勇来接机的。

    而楚瑜则感叹着:“我来的时候就想,这家里恐怕也就你会来接我了。”

    小姨虽然劝楚瑜别多想,可是她这样也相当于变相承认了楚瑜说的话。庄重不由暗叹一声,看来今天之行不会顺利了。

    “对了,二姐。大哥怎么没有一起回来?难道他还记恨着老爷子?要我说他心眼也忒小,他虽然是大爷的儿子,跟咱们也只是堂兄妹关系。但是大爷走了后,老爷子就是拿他当亲生儿子看待啊,就咱们姐妹几个都没他那种待遇。当初那件事老爷子也是恨铁不成钢,他赌气一时也就算了,难道还想赌气一辈子?”小姨叽叽喳喳说着,就像是当年缩在楚瑜身后的小丫头片子。

    不过她却没有注意到楚瑜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阴郁。

    “小妹,大哥他……他……回不来了。”楚瑜眼睛一红,道。

    “什么?大哥怎么了?”庄重小姨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失声问道。

    楚瑜长叹一声,整理一下情绪,还是将喻柏年的事情给庄重小姨说了一遍。

    庄重小姨听罢,呆了数秒,却也是既伤心又愤怒的道:“二姐你别伤心了,这件事也怪不得你。说到底还是大哥他执念太重,始终放不下那个心结。况且他是意外失事,也跟你无关。”

    听到小姨说这话,庄重不由缩了缩身子。要是小姨知道喻柏年死在他手里,会怎么想?反正庄重决定这件事烂在肚子里,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了。

    燕京交通确实拥堵,从机场出来了两个小时了,眼看都要晌午,却还没到地方。

    最后,司机也急了。左拐右拐,抄了一条近路,从古皇城旁边穿了过去。

    而楚瑜跟小姨也适时的结束了刚才的话题,转而给庄重介绍起这燕京古皇城来。

    庄重听着两人的介绍,想象着老妈小时候游玩的情景,却也有些羡慕。这里可比清平寺大多了,玩的地方也多多了。

    而放眼望去,古皇城更加的具备堪舆风水的特点。整个建筑都严格遵循对称规则,沿一条南北走向的中轴线排列,而这条中轴线上的建筑,更以故宫为重心,这些建筑都坐北朝南,体现着皇帝的至尊。午门是皇城的正门,平面呈“凹”字形,以聚生气,中间洞开三门。在午门高大砖石墩台上建有崇楼五座,正楼九开间。这些都是“九五至尊”的象征。

    透过拱门可以清晰看到三大殿坐落在一个“土”形的三台上,因为华夏文化中,阴阳五行“土”居中,所以皇城的设计者将最重要的部分,用汉白玉砌成了“土”形三台。

    再往前,却是一条波光粼粼的河,在日光下反射着金黄的光芒。这却是大名鼎鼎的金水河。金水河自皇城的西北角流入宫中,并流经几座重要的建筑前面,以造成背山面水的吉利环境。按五行相生,金生水,故名金水河。

    古人认为世上万物皆分阴阳,男性为阳,女性为阴;方位的前为阳,后为阴;数字中的单数为阳,双数为阴等。在古皇城的建设中,属于阳性的帝王执政的朝廷放在前面,将皇帝、皇后生活的寝宫放在后方,这不仅适应使用功能方面的需要,也符合阴阳之说。前朝安排三座大殿,后宫部分只有两座宫,符合单数为阳、双数为阴之说。

    而皇城建筑更是采用了五种不同的颜色,五种颜色中,除东青、西白、南朱、北黑外,中央为黄色,黄为土地之色,土为万物之本,尤其在农业社会,土地更有特殊的地位,所以黄色成了五色的中心。而皇城几乎所有的宫殿屋顶都用黄色琉璃瓦也就是这个原因。

    “不愧为首善之地,这等大手笔的布局,实在让人慨叹啊。”庄重自言自语说着,却是深知即便让他来仿制这个布局,恐怕都未必能够全数顾及到。历代堪舆学家的心血之作,确实不是虚名在外。

    “到了。”这时候,司机忽然车头一转,进入了一个小胡同。

    然后行驶片刻,停在一个四合院的门前。

    庄重一愣,没想到楚家竟然距离皇城这么近,想想也对,楚家老爷子一辈子权势彪炳,自然住的地方也不会太差了。正所谓京畿腹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