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36.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七十八章 脑膜瘤

第九百七十八章 脑膜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听到李医生的话,庄重小姨也是满脸的惊愕,问道:“李医生,你没看错吧?怎么可能?刚才老爷子明明昏倒了啊。”

    “我也不清楚,但是目前诊断来看,首长的身体确实好了很多,我也很奇怪。难道是因为感冒导致了某些生理机能的异变?我得请专家会诊,研究一下。”李医生再次听诊一番,却是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老爷子的身体的确好了起来。这种奇怪的情况也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李医生,我爸怎么了?他没事吧?”这时候,却听大门猛的一下被推开,接着跑进来五六个人。

    却是两对中年夫妇,跟几个年轻人。

    “大姐,三哥。”庄重小姨看见来人之后,喊道。

    却是老爷子的儿女,大女儿跟三儿子。老爷子总共生了四个孩子,楚瑜是老二,庄重小姨是最小的,是老四。

    眼下却是一家人齐聚了。

    “首长没事了,虚惊一场。而且身体比前几天还好了一些,至于是不是服用的药剂起了作用,还有待观察研究。不过我建议……”李医生看了庄重一眼,却是来到说话的男人身边,轻轻说了句什么。

    而说完之后,那男人接着就皱眉看向了庄重。

    “二姐,你回来我欢迎。但是能不能约束着点你儿子?他以为他是谁,刚才竟然还想给老爷子治病,他是中医吗?有行医资格证吗?什么都没有就敢下手,真以为老爷子的身体是他的免费试验田!”

    “楚征,我知道你从小就不喜欢二姐我。但是我仍然是你二姐,仍然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我儿子也是爸的外孙!他怎么可能会害老爷子?你最好搞清事实再说话!”楚瑜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怒声道。

    如果不是因为楚征中伤庄重,楚瑜是不想跟这个三弟一般见识的。从小到大,他就跟自己不对付,现在长大了看来还是没有一点变化。

    “事实?还用说嘛,李医生都看见了,就是他想谋害爷爷。要我说,直接将他抓起来得了,一审问什么都招了。说不定还能审出一个间谍案来。”站在楚征身边的一个年轻男子,指着庄重说道。

    这人却是楚征的儿子,叫做楚侯。楚征给他起这名的本意是想他能够成为王侯,谁知道长大后却事与愿违,王侯没成,反倒成了四九城有名的大马猴,简直就是纨绔子弟的代表人物。

    “闭嘴!”楚征也知道自己儿子这番话说的不对,不由转头道。

    而楚瑜听罢,却是脸色一寒,二话不说拉上庄重就要出门。

    她这次的目的就是回来看老爷子一面,既然见过了,那么这个家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为什么要在这里受气呢?

    而庄重经过楚侯身边的时候,则深深看了楚侯一眼。

    眼神里传达出的煞气,让楚侯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惊恐的往后一缩,道:“他……他威胁我……”

    而这话,当然又得到楚征的一个瞪眼。

    “站住。”就在楚瑜跟庄重两人即将走出门的时候,却听床上的老爷子醒了,轻声说道。“小瑜你回来,有我在这个家,我看谁敢赶你们走!”

    声音不大,却蕴含着不可违拗的气势,登时让屋子里所有人都矮了一截,噤声不语了。

    “爸,我改天再来看你。”楚瑜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道。

    “好了,别赌气了,回来吧。我得谢谢庄重,是叫这个名字吧?”老爷子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重新坐起来,道。

    而老爷子这话,也让屋子里所有人都愣住了。

    谢谢庄重?老爷子竟然要谢他?

    尤其是李医生跟楚征父子俩,脸色登时一变。

    “外公好,您记性真好,我是叫庄重。”庄重见状,扯了扯楚瑜的衣角,母子俩回到了屋子中央。

    “好好好,过来让我瞧瞧。”老爷子笑着冲庄重招招手,示意庄重坐到床前来。

    这等待遇,却是楚侯等几个孙子都未曾得到过的。爷爷一向对他们严厉,从未有过如此亲近举动。结果面对一个第一次登门的人,竟然做出了这么亲密的举动,一下子让楚侯等人心里失落了。

    看向庄重的目光更加的嫉恨,为什么老爷子呼唤的不是自己?

    “刚才要不是你救了我,恐怕我就见你外婆去喽。外公谢谢你啊。”老爷子拍着庄重的手,道。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外公谬赞了。”庄重不好意思的道。

    “我虽然老了,但是没昏。有些事情我还是能看清的。”老爷子这话,似乎话里有话,冲庄重说道。

    庄重心里微惊,只是傻笑,没有回答。

    而老爷子接着扫视一圈,忽然道:“好了,我没事了。待会举办一个家宴,楚征你去准备一下。其他人也都出去吧,我跟庄重有点事情要谈。”

    “凭……”楚侯听到老爷子这话,更加的不满了。刚想说凭什么单单留下庄重,可是被他父亲瞪了一眼,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失言。老老实实的低头出去了。

    “爸,你别说太多话啊,注意休息。我们先出去了。”楚征说着,领着一大家子人走了。

    而楚瑜跟庄重小姨,也是嘱咐两句,也走了出去。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了庄重跟老爷子两人。

    见人都走了,老爷子这才收起笑容,严肃的对庄重道:“庄重,说实话我对你的事情也略知一二,你师从方寸,清平寺的禅心也是你半个师父,本领了得。刚才救我时候用的,应该就是玄门秘术吧?”

    庄重点点头,老爷子知道他的背景这个倒是一点也不稀奇。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不知道才是稀奇呢。

    “刚才我感觉到身体里有好几道热流涌进来,在热流的带动下,我身体才重新恢复生机。我想那几道热流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气吧?”

    “你怎么知道?”庄重愣住了。

    庄重身负灵气的事情,只有很少人知道。庄重怎么也想不到,老爷子竟然连这个都能猜到。但是如果被官方知道的话,庄重会不会被当成样本切片?

    “呵呵,别看我老,但是眼睛毒的很呢。好了,你也别担心,我怎么说也是你外公,不会害你的。古人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秘密你最好不要让外人知道,不然会很危险。另外,我不反对你为国家做点事情。但是如果你无心往仕途方向发展,有些事情便要适可而止。我大公无私了一辈子,现在快死了,也就自私一回。我希望你能够跟你母亲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而不是始终打打杀杀,说不定哪天就死在别人手里。”

    老爷子缓缓说着。

    这却是一个外公对外孙说的真心话了,没有上位者的训示,也没有长辈的教育。只是一番语重心长的劝诫。

    “外公,我懂,我会的。”庄重道。这件事方寸就已经跟他说过了,庄重早已经想好逐步脱离是非圈,不再参与打打杀杀的危险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老爷子欣慰的道,因为对楚瑜的歉意,他对庄重也是格外疼爱。更何况老爷子看过庄重资料之后,更觉得这个外孙比自己其他孙辈都要有出息。如果放在几年前,自己说什么都要将他拽上仕途,或文或武总要再给国家,也给楚家培养出一个栋梁来。

    “外公,我再给你看看吧。”庄重说着,再次握住了老爷子手腕,又是一道灵气输送过去。

    也许灵气无法治疗老爷子的疾病,但是至少能够让老爷子多活几天,也让自己母亲多跟老爷子说几天话。

    “对了,外公,你得的什么病啊?也许我能想到什么治疗的方法也说不定呢。”

    老爷子却是笑着摇头道:“你的孝心我心领了,不过我这病怕是大罗金仙也没治喽。恶性颅内脑膜瘤,也就是癌症末期。早先中西西医看了好多大夫,吃了好多药,还做了一次手术。但是没多久又复发了,更厉害了。没关系,我也看开了。我这一辈子,上过战场、杀过人,打过江山、治过国,活着没做什么对不起人民的事情,死了也坦坦荡荡两袖清风,值了!”

    这话说的肝胆磊落,让庄重不禁叫一声“好”,对于老一辈的英雄却也愈加敬佩。那一辈的人却是真正有信仰的人,现在很少人能够找到那种信仰了。

    “就冲外公您这精神头,我觉得您肯定死不了!阎王爷都不敢抓你啊。”

    “你小子,拍马屁!”老爷子笑道。

    “好了,外公你休息吧,让气血消化下灵气,等会吃饭的时候我再来喊您。”庄重放开老爷子的手,道。

    灵气需要跟气血结合才能发挥最大效用,老爷子却是需要休息一会。

    老爷子点点头,庄重帮他躺好之后,走了出去。

    而一走出去,庄重就拿出手机查起脑膜瘤这个病症来,当庄重看清手机上的字之后,也是不禁一呆,这个病,似乎真的没救。

    脑膜瘤分为颅内脑膜瘤和异位脑膜瘤,前者由颅内蛛网膜细胞形成,后者指无脑膜覆盖的组织器官发生的脑膜瘤,主要由胚胎期残留的蛛网膜组织演变而成。而老爷子的,却是颅内脑膜瘤,最为严重的一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