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3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大胆的想法
    看着搜索出来的文字,庄重怅然关掉了页面。

    上次青州张阎王儿子是遭遇车祸昏迷不醒,庄重的灵气只是起到了一个水管清洁工的作用,将他堵塞的血管以及脑神经激活。但是脑瘤,却不是庄重能够治疗的,因为脑瘤是病变的脑组织,必须要切除,而且老爷子还是恶性脑瘤,庄重的灵气根本就无法起到什么作用。

    不过庄重还是有些不甘心,虽然觉得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是才见了外公一面就天人永隔,那是多么伤心的事情?庄重还好说,跟老爷子毕竟谈不上感情深厚,庄重最怕的却是老妈。虽然看上去楚瑜心中还有芥蒂,但是庄重敢保证,老爷子如果走了,她绝对是哭的最伤心的那个,甚至可能会因此成疾。

    想着,庄重却不由自主来到了院中,抬头一看,只见几个医护人员正围在核桃树下的圆桌前,不知道说着什么。

    而那个对庄重抱有敌意的李医生,此时看见庄重,也是尴尬的扭过头去,没敢跟庄重对视。

    庄重心底不由一笑,自己再没度量,也不会跟一个医生置气,毕竟他也算是为外公着想。

    “李医生,能问你一件事情吗?”庄重走到核桃树下,道。

    李医生顿时面色一变,以为庄重来找他麻烦的,有些犹豫。

    而之前跟庄重交手的虎子,深知庄重的厉害,担心庄重因此打伤了李医生,赶紧站出来道:“庄先生,李医生刚才要是担心首长,情急之下才对你有所冒犯的,还请你别放在心上。”

    庄重一笑,摆摆手,说:“你们想多了,我只是想问问李医生外公的病情,如果你们担心,那在这里说也一样。”

    听到庄重这么说,众人才松了口气。李医生也将悬着的心落回了肚子里。

    “对不起,庄先生,刚才情急……”李医生看向庄重,决定还是道个歉再说。之前见庄重是生面孔不受待见,得罪了就得罪了,但是现在庄重明显备受老爷子宠爱,这就让他不得不考虑以后了。万一庄重被老爷子一句话送到哪个部门,自己日后有的受。

    “李医生,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早已经忘了。你还是先给我说说外公的病情吧。”庄重打断李医生的道歉,说。

    李医生这才宽了心,道:“本来首长的病情是不允许泄露的。不过既然您是首长的亲人,也就有知情权,告诉您也不算违反纪律。诸位没有意见吧?”

    李医生说着,看向其他医护人员。

    其他医护人员赶紧摇头。心中却是暗骂李医生狡猾,这是怕自己担责任,硬是拖着他们一起承担。

    “好,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那我就说了。说实话,首长现在的情况不太好。因为已经是脑膜瘤晚期,所以已经有了扩散的迹象。大脑的主功能区也出现了癌细胞。你也知道,大脑是人类最重要的器官,在这个区域进行任何的治疗,都会不可避免有后遗症。而更为关键的是,首长几年前就曾治疗过一次,当时切除了一部分脑瘤组织,现在复发的脑瘤就是在这基础上生长起来的。可以说,已经跟正常脑组织黏连在一起,很难切除了。”李医生缓缓说道。

    “难道就没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案吗?据我所知,现在国内外对于脑瘤都有比较成熟的治疗手段,不能实施吗?”庄重疑惑道。

    李医生听罢,却是叹口气,说:“你说的对,脑瘤在现代来说确实不算什么绝症了。常规的治疗手段有手术治疗、放射治疗、化学治疗、光动力跟热能治疗等等。后两种就不说了,疗效有限。也就手术跟化疗能够起到一定效果。手术治疗呢,是颅内肿瘤最基本、最为有效的治疗方法。理论上凡是手术能达到的部位,均应在不造成重大神经功能障碍的前提下,力争做到完全切除或大部切除。颅内肿瘤手术治疗,包括肿瘤切除、内减压、外减压和捷径手术。由于显微神经外科技术的发展,目前颅内良性肿瘤,大部都可彻底切除并很好地保护神经功能。即便对恶性肿瘤,手术切除肿瘤再加其他治疗,也能获得较好结果。但是,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首长是二次复发,不止是一个区域扩散,就连一些主功能区域都出现了苗头。我们……我们既无力又不敢动手啊!”

    “这样啊。”庄重明白的点点头。“不怪你们,毕竟出了问题谁也承担不起。”

    “其实吧,我们倒是也不怕承担责任,而是确实做不了。我敢说,就连美国的霍普金斯医生来了,恐怕也不敢下手。”李医生有些有心无力的说。

    他是华夏天坛医院脑科领域权威的专家,天坛医院便是华夏最好的脑科医院。他说不敢下手,怕是全华夏就没人敢做这个手术了。其实能够治好老爷子绝对是大功一件,谁不想争这个功劳?可是他们甘愿放弃这个机会,都不动手。正好说明了这个手术的困难性。

    “李医生,我们都明白,你也别太有心理压力。对了,你刚才说的霍普金斯医生很厉害吗?”

    “脑科领域的泰斗,全世界最权威的脑科专家,我跟他比,勉强算是刚刚毕业的学生吧。”李医生回答道。

    “好,辛苦了,我了解了。谢谢你。”庄重说着,转身走了。

    而他寻到堂屋之中,却见屋里已经摆上了一桌菜肴,而老妈的几个姐妹正分别坐在两边的沙发上,不知道说着什么。

    老妈身边只有小姨,老妈的大姐对老妈是保持着中立态度,还算客气。其余人就态度不怎么样了,一副要孤立老妈的模样。

    庄重虽然暗中生气,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全都打一顿吧。

    楚侯见庄重走进来,怨恨的看了庄重一眼,刚想说点什么讽刺庄重的话,却被坐在旁边的父亲按住了。

    楚征倒不是替庄重着想,而是他趁这一会功夫打探到了庄重的一些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倒吸一口冷气,知道自己这外甥不是什么善茬。资料上显示的每一件事情都让他脚底发凉,没想到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子,竟然是这么一个人物。更为要命的是,他方才问过了虎子,从虎子那里得知的答案让他心里直发虚。

    虎子说,这院子里保镖全加起来,恐怕也不是庄重的对手。

    面对这种煞星,楚征自然不能让自己儿子出头了,万一煞星脾气上来,打死未必不敢,打残却是肯定能够做出来的。那就后悔莫及了。

    而可怜的是,楚侯还不知道原因,兀自为父亲阻止自己而不满。

    “妈,我有件事想征询下你的意见。”庄重坐到楚瑜身边,道。

    楚瑜见庄重回来,也没问老爷子跟他聊了什么,道:“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刚才问过了李医生,外公的情况不太好,恐怕没多少时日了。妈,你别着急,听我说完……”

    听庄重这么一说,楚瑜登时眼睛一红,庄重见状赶紧劝道。

    “李医生说外公的手术非常复杂,他没有把握不敢动手,而我也打听到现在世界上最权威的脑科专家是霍普金斯,美国人。老妈你能不能利用吉科集团的影响力,将霍普金斯请来啊?”庄重道。

    “霍普金斯?哦,我倒是知道他,的确是很有名的医生。请他来应该没问题,不过我担心……”楚瑜迟疑着。

    庄重知道楚瑜担心的是什么。老爷子的病情目前还在保密状态,让一个外国人参与进来,恐怕不太可能。

    “这样吧,先以其他人的名义将外公的脑部ct发给霍普金斯医生,如果他说可以一试,我们再跟上面申请下,好不好?”庄重提出一个折中方案。

    “嗯,这个办法好。我给他们说下。”楚瑜点点头。

    接着站起身,将庄重的方法说了出来。

    而不出所料,首先就遭到了楚征的反对。

    “我不同意!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是美国人,就认为美国的什么都好?我最看不上的就是你们这种行为!抛开民族主义不谈,老爷子的病情现在是机密,怎么能给一个外国人知道呢?就连匿名也不行!总之,这件事情我坚决反对,如果你们执意要做,不要怪我以国家安全的理由禁锢你们!”楚征道。

    现在他在某个部门担任副部,却是也有着非同寻常的权利。他所说的倒是还真可能做到。

    “三哥,你说什么呢?禁锢自家人,也亏你说得出来!”庄重小姨不平的说了一句。

    楚征却是瞪了庄重小姨一眼,道:“自家人?他们也配称自家人?连老爷子都卖了,也好意思说是自家人!”

    “老三,你说什么?”听了这话,楚瑜豁然而起,冷冷看向楚征。

    即便楚征现在身居高位,可是不知为什么,面对楚瑜的时候竟然还是不可抑制有一丝恐惧,就像是小时候顽皮被她斥责一样。

    “我……”楚征一滞,却是说不出什么来了。

    而这时,大姐则站出来打圆场:“老爷子身体不好,你们还在这里争吵,不怕老爷子生气?行了,都坐下吧,这成什么样子。这样,我打电话问问楚丰,看看他什么意见。”

    听到大姐这话,楚瑜跟楚征却是都没再说什么,显然默认了大姐的这个建议。

    原因无他,因为楚丰现在却是整个楚家除了老爷子外,最有话语权的人。他虽然是入赘楚家,但是凭借着超常的政治天赋,一路之上,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今天之所以没有回来,就是因为他正陪着国相出国访问中,所以赶不回来。

    现在这种情况,也就他的话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了。

    大姐说完,就出去打电话了。

    而屋里人都在焦急等待着。

    片刻后,就见大姐拿着手机走了回来,道:“楚丰说了,他赞同楚瑜的想法。做晚辈的,总不能以某些理由对自家长辈见死不救。这不是国家所提倡的,也不是为人子女该做的。小瑜,你姐夫让你晚上联系他一下,他要跟你商量下具体细节。”

    这话听的楚瑜登时面露喜色,赶紧点点头。

    而楚征则郁闷的坐在沙发上,脸色异常的难看。楚丰刚才的话却是在变相的敲打他,说他功利心有些重了。

    很快,午饭时间来到。庄重将老爷子搀扶起床,经过庄重灵气补给之后,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明显好了很多,竟然能够自己做主,并且吃了一小碗的米饭。

    这一幕也让所有人都高兴起来,老爷子只要还有一口气,楚家就是不可冒犯的楚家。就连楚征,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确实冲动了,无论怎么样,老爷子能够活下来才是楚家兴旺的保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