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41.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八十章 字帖
    饭毕,老爷子经过李医生检查之后,又是得来一阵惊叹,怀疑老爷子的身体怎么一下子有所好转。一边给上面打着报告,一边将老爷子这几天服用的药拿回去研究了。

    庄重跟老爷子相视一笑,恐怕李医生研究到老也不会研究出来什么。因为真正的药是现代医学看不见的。

    “好了,我感觉好多了,我去午睡一会。小瑜,你好久没回来了。庄重也是第一次来燕京,你们母子俩去燕京城转转吧。”老爷子对庄重跟楚瑜道。

    楚瑜点点头,知道老爷子也看出来楚瑜跟其他兄妹有些不合,故意让楚瑜出去转转,缓解一下这种局面。

    将老爷子服侍睡着之后,楚瑜带着庄重出了院子,往古皇城而去。

    楚瑜没敢走远,古皇城就在附近,所以楚瑜干脆就近选择,带领庄重去转转。而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游客在议论,说今天禁宫博物院开展,庄重跟楚瑜商量一下,决定去博物院看看。

    庄重早就听说禁宫博物院里藏品丰富,光是清理出的清宫旧藏文物就有七十一万余件。与此同时,还通过国家调拨、向社会征集和接受私人捐赠等方式,新入藏文物达二十二万余件之多。

    让庄重眼热的书画更是不计其数,如晋代陆机《平复帖》、王珣《伯远帖》、顾恺之《洛神赋图卷》,隋代展子虔《游春图卷》,唐代韩滉《五牛图卷》、杜牧《张好好诗卷》,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宋代李公麟《临韦偃牧放图卷》、郭熙《窠石平远图》、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卷》等,均是人间瑰宝。

    这些书画,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是价值连城,这不是语句上的吹嘘,而是确确实实有这个价值。单单那幅清明上河图,就是一个无法给出价格的价格。因为那已经属于国家瑰宝了,真的给一座城池都不换。

    一路往禁宫博物院走去,楚瑜则一边走,一边给庄重指点着周边的建筑风景。

    这是楚瑜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虽然已经过去十几年,却仍旧熟悉至极,仿佛时光就在昨天。

    当两人走到一条小道旁边的时候,楚瑜忽然停了下来,笑道:“你知道这条道是什么道吗?”

    庄重疑惑的看向那条小道,一看之下,顿觉小道内阴风阵阵,煞气丛生于墙根之下,如果是夜晚从中走过,身体差的人说不定会立即大病一场。

    看来这条小道有故事。

    庄重虽然看出来,却是故意摇头,道:“不知道,老妈你给我讲讲。”

    楚瑜则得意的指着远处的一排宫殿,说:“你看到那一排的宫殿没,叫做西六宫。西六宫是清代后宫妃嫔的住处,包括储秀宫、翊坤宫、永寿宫、咸福宫、长春gong和太极殿。有名的慈禧太后,大半生就居住在西六宫。这里曾经发生过多少诡异的故事,有着多少屈死的冤魂,都已无从考证。而据说……夜晚的禁宫,有人看到过奇怪的小兽,据说是镇兽,有人看到过宫女太监。反正传言很多,而且5点,是禁宫关门清客的时间。因为那个钟点是禁宫阴气最重的时刻。所以到了5点禁宫就清场,据说清场都用狼狗,你大概能猜出这里多可怕了吧?”

    “咱们目前所在的这个小夹道呢,最为出名。传闻每逢子夜时分冤死宫中的孤魂便出来游荡,西六宫的小夹道,有专门掐脖子的女鬼。据说刚解放时,在禁宫过夜的人经常会神秘消失。不过,倒是听说过,有人在夏天下大雨打雷的天气时,看到墙上有影子,是一个女人弯腰去拿什么东西。还有,在夜里两三点时,会常有人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当然,都是小时候听到的传说,我也没见过。”

    楚瑜一笑,接着又讲起来。

    “东筒子夹道是禁宫各种传说中最负盛名的阴阳道。有关阴阳道的传说有各种版本,所谓阴阳道是指明月高挂的夜里,在长长的夹道地面上呈现一阴一阳两个界面,传说鬼虽是在夜里出来,但会躲着人走。人走阳道鬼就走,人走鬼就走阳道。但是人如果一脚踩阳道一脚踩,或是踩着中线走路,那鬼就没有地方走啦,一百步就会把人撞个跟斗。”

    “据说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有个住在宫里十三排宿舍的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壮小伙,他跟人聊起阴阳道时,十二万分不相信,这人个头虽不高,但长得粗壮结实,皮肤黝黑,据说一顿饭能吃八个馒头,外加一小盆米饭!为了证实他不信邪,他拍胸脯说当晚要走阴阳道,任谁劝也不听。第二天一早,大家问他昨晚阴阳道走得如何?本来是开玩笑,谁想小伙子竟然说:“哥几个千万别提这事了,甭说走,我以后连提也不敢提了!”说话时脸色煞白,浑身哆嗦。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有事,就赶忙问他怎么回事?原来他昨天傍晚做饭在院里淘米时,忽听耳边有人说:“听说你要走阴阳道啊?”他回头一看,没人啊!以为是听岔了,就又接着低头淘米时,可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是你要走阴阳道吗?”这回,吓得他妈呀一声,扔了淘米盆就跑到了屋里,他老妈连跑带颠地去旁院喊来的邻居,大家没亲眼见过,谁也说不好是真是假,只好一起帮忙收拾了一下,然后就散了。大伙听完这人的话,还以为他是害怕,不敢去走编出来的,所以还特意去找当时住在他们十三排的人去问,结果知道的人纷纷都予以证实,还说这小伙当时躺在床上连话都说不利落了。从此以后,这个小伙的身体越来越糟,饭量也大减,百病缠身。”

    楚瑜讲完,看看庄重,问道:“有没有点恐惧的感觉?老妈我当初可是被吓得够呛,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敢来这里玩过。”

    庄重笑了笑,道:“妈,你忘了你儿子是干什么的了?我怎么可能被这个吓到。而且这些传闻也有些玄乎,灵异事件没这么频繁发生。鬼也没空天天出来逛游,听个笑话得了。”

    庄重说完,就拉着楚瑜往博物院内走去。

    所谓的阴阳道,庄重是不信的。不过这里煞气丛生却是事实。那些传说也许是真的,但是故事里的人看到的应该不是什么鬼魂,而是煞气入体导致的幻觉。当然,偌大皇城里曾经死过多少人,有点什么鬼影也是合理的。至于出来吓人,你以为鬼闲的蛋疼?

    见惯了这类事情的庄重对此当然不甚感兴趣了,反而博物院里的珍藏更加让庄重迫不及待一些。

    博物院是分为很多展区的,由不同的大殿承担不同的功能。庄重跟楚瑜最先去的则是久负盛名的武英殿书画展区。

    里面存世的多是各种绝迹画作。尤其是展子虔的《春游图》,看的庄重是称赞不绝。全画以自然景色为主,放目远眺:青山耸峙,江流无际,花团锦簇,湖光山色,永波粼粼,人物、佛寺点缀其间。笔法细劲流利。在设色和用笔上,颇为古意盎然,山峦树石皆空勾无皴,但线条已有轻重、顿挫的变化。以浓烈色彩渲染,烘托出秀美河山的盎然生机。

    确实是大家所为。

    而这也是一幅被明确规定为禁止出国展出的国宝。

    依次看过去,庄重一路走,一路赞叹。楚瑜也有着不俗的书画鉴赏水平,母子俩互相交流着看法,倒是一时间忘记了楚老爷子病情带来的不快。

    “嗯?那是什么?”正走着,庄重忽然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响,一种异样的感觉袭遍全身,眼前出现一道墨光,在众多书画里鹤立鸡群。

    难道那是一幅绝世作品,只是一直被埋没着?

    鉴于以前自己眼睛的表现,庄重先入为主的想到。

    走过去一看,却是让庄重皱眉了。因为只见摆着的却是一幅普通的字帖。笔力还算可以,属于上乘,但是要说绝世,还谈不上。庄重奇怪为什么这么一幅画却会吸引自己前来,而且散发出墨光。

    要知道这里可全都是稀世之作啊,就连这些都没能让庄重的风水眼引起共鸣,可见庄重的眼睛早已经渡过了初期阶段,不再对于这些字画类的东西感兴趣了。

    “肯定有原因!”庄重想着,仔仔细细看起那幅画来。

    当庄重眼睛落到落款处的时候,却是愣住了。因为落款处竟然写着三个字,“庄重启”!

    庄重启?

    庄重一下子就愣住了,是历史重名还是其他原因?如果是历史重名的话,那么落款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不可能留下一个“庄重启”,分明就是说让庄重打开这幅字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庄重还没弄明白原因,这时候只觉眼前一黯,字帖上的无数墨光竟然汇聚成一团,涌入了庄重眼中。

    片刻后,墨光变淡,庄重隐隐约约看见字帖里的所有字,都变成了一个个的风水地貌,整个字帖连起来,似乎成为华夏风水地理图。墨线从字里行间蒸腾而起,丝丝缕缕的涌向庄重眼睛。

    一刹那间,庄重双眸就变成了一个墨色的深潭,一眼看过去,黑漆漆的看不到底,有些吓人。

    而字帖上的墨迹,则在快速退却着,一直到变成了淡黑色。就像是被水洗过了一般。

    嗡,庄重清醒过来,眨眨眼睛似乎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字帖的变化,却是被庄重看了个一清二楚。

    庄重此刻有一种玄妙的感觉,就像是此时天下风水尽揽胸中一般。

    难道这是某个风水前辈留下的风水字帖?结果被我风水眼给激活了,吸收了里面的精华?庄重悠悠想着。

    往旁边的展牌上看去,却见只有宋朝字帖的字样,作者佚名。

    庄重不禁更加奇怪,却也没作多想。而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展台。要是被工作人员发现字帖被毁,说不定就会找庄重算账,虽然他们未必有什么证据。

    “妈,我看完了,咱们去瓷器馆看看吧。”庄重赶紧拉上楚瑜,走出了武英殿。

    楚瑜虽然觉得庄重有些奇怪,却也没多想。反正是陪儿子的,去哪都一样,于是两人往瓷器馆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