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43.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八十一章 死相
    禁宫博物院拥有35万件陶瓷器,总量居世界博物馆之首,包括一级品1100多件,二级品约56万件,另有从全国200多个窑口所采集的36万余片陶瓷标本。藏品覆盖面极广,贯穿整个华夏陶瓷史,兼顾陶器与瓷器、官窑与民窑。收藏特色尤其体现在三国至唐五代陶瓷器、元瓷、清中晚期御窑、宫廷陈设用瓷、紫砂器、多釉彩大型瓷器、清御窑生产资料、历代民窑瓷器和考古发掘资料。陶瓷馆却是设在文华殿区。

    庄重之所以想要来这里,就是因为博物院里藏着几个瓷器珍品。

    尤其是那几件唐宋元明朝代的绝品。

    进入文华殿之后,庄重跟楚瑜依次看过去,感叹着华夏古代人制作工艺的高超,纳闷为什么现代科技进步了,一些东西反而就制作不出来了呢。

    当两人看到斗彩鸡缸杯的时候,却是同时停住了脚步。这个久闻大名的瓷器,已经是庄重第二次见了。

    之前在香江的时候,钟正国曾经跟人合拍到了一个鸡缸杯,震动国内外收藏界。

    而禁宫博物院里的这几个,如果流出去则会直接掀起圈内大地震的。

    “钟兄,这个白釉观音座像怎么样?跟你的鸡缸杯相比如何?”庄重正欣赏着,忽然耳畔传来一段对话,让他一愣。

    接着庄重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座观音低首垂目,面形长圆,饱满丰润,神情慈祥,似在俯瞰尘世众生。发髻高束,正中插如意形头饰,头戴风帽,身披长巾,胸前璎珞珠佩作如意形。双手隐于衣衫下,一足半露,一足屈掩。整个造型衣纹自然,透过垂拂流转的衣褶,可领略观音的肢体形态。此像出自明代德化瓷塑艺术大师何朝宗之手,其工艺成就代表了德化窑的最高水平,乃是何朝宗传世塑像中的经典之作。斗彩鸡缸杯虽然也名贵,但是跟这个一比就有所不如了。”

    “钟大哥!”庄重听到这声音后,惊喜的转过头,却是看见了钟正国正跟一个朋友品评着旁边一个观音像。

    庄重才刚刚想到钟正国呢,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庄重!你怎么在这里?”钟正国也发现了庄重,不由惊喜的问道。

    “我跟我妈来看展览的,钟大哥你呢?”

    “我也是跟朋友一起看展览的。你从美国回来了啊,你妈?恭喜你啊,终于母子团聚。”钟正国对庄重的事情倒是略知一二,知道庄重是去寻亲了。

    “谢谢你,钟大哥。”两人寒暄着,又介绍了下楚瑜。

    这倒是热闹起来,四个人走着一同观看展览。

    当四人看完从里面出来,却是已经快到博物院关闭的时间了。

    钟正国本来想要请庄重跟楚瑜吃饭的,但是被庄重拒绝了,毕竟晚上还得回楚老爷子那边看看。

    于是庄重跟钟正国分别,但是在钟正国临走前,庄重还是没忍住,喊住了钟正国:“钟大哥,我之前跟你说过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你一定记得啊。”

    钟正国已经是第三次听到庄重提醒了,从最初遇见庄重开始,这都过了多少时间了,一直都没出什么事情。于是奇怪的问道:“庄重,你看出什么来了?”

    庄重犹豫着,道:“那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从我第一次见你,就发现你命宫晦涩,可能有事情发生,不过过了很长时间也没事,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后来在香江又见到你,你命宫反而更加黯淡了。今天再看……已经……已经……”

    “庄重,我能挺得住,你但说无妨。”钟正国也意识到了什么,对庄重道。

    “已经有死星之兆了,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你一走步,这禁宫里的阴煞之气、冤死鬼影都不自主的向你靠拢而来。这是它们发现你快死,想要寻找替死鬼。刚才我已经悄悄给你驱赶了一部分,只是你这命宫里的死星我却是无能为力,因为这是命数的显示。钟大哥,或许我看错了,但是为防万一,你还是在遇到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后,能够第一时间告诉我。”庄重认真对钟正国道。

    钟正国听罢,先是一滞,接着重重拍了庄重肩膀一下:“放心,我会的。生死有命,老天爷真让我死,我也逃不过。何必想太多?我先走了,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更加应该去寻欢作乐一下了,怎么也得做个饱死鬼。”

    哈哈大笑着,钟正国转身离去。

    而庄重则摇摇头,觉得有些无能为力。如果他能预知钟正国身上到底能够发生什么该多好啊。只可惜,看出命里有劫数已经是风水相师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再往前一步,已经是神的领域,不是凡人能够达成的。

    “好了,别多想。你对朋友已经尽力了,他不会怪你的。何况这还没发生呢,到时候说不定有方法可救呢。”楚瑜安慰庄重道。

    庄重点点头,母子俩返回了楚家。

    回到家之后,其他人已经走了,楚老爷子则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坐在核桃树下下着象棋。看起来老爷子精神不错,楚瑜见到老爷子这精神头,也是心底略觉宽慰。跟老爷子问声好,让庄重留下来陪外公,自己则去屋里打电话去了。

    却是要跟楚丰商量下请霍普金斯医生治疗的事情。

    “小子,陪我杀一盘。”老爷子见庄重凑过来,一把将庄重拉到身边,道。“他们这些人忒菜,都是臭棋篓子,赢了也没劲!”

    医护人员则笑着,给庄重让开了位置。

    庄重则摆开车马,跟老爷子厮杀起来。

    老爷子棋风如人,异常的彪悍,一开局就将庄重杀的有些呈现败象。而庄重勉力支撑着,就像是风中的油灯,眼看着就要熄灭,但是总能扳回一城来。

    爷孙俩杀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老爷子这时候才晓得遇见对手了。眼前这外孙虽然棋力有限,可是韧性超强,几乎每次都能绝处逢生。

    一直下到终盘,两人竟然打了一个平手,成为和棋。

    “小子,不错!你是我见过最有韧性的年轻人!”楚老爷子有些疲惫的道。

    庄重嘿嘿一笑,他在象棋上的造诣有限,全凭着一些小技巧苦撑,要不是老爷子后面精力出现问题,恐怕庄重早就死了。老爷子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可还是对庄重赞不绝口。因为棋如人生,下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来。庄重的韧性,超出楚老爷子的想象,这也是一个人能够成大事的最宝贵品质。

    细想庄重每每历险,无不是绝境中杀出血路,却是对他韧性的最佳写照,也使得他“永不放弃”的念头烙印进心里,不知不觉都会受其影响。

    “庄重,也不知道让着你外公点,把你外公累到了怎么办!”楚瑜这时候也打完了电话,走过来责怪庄重道。

    老爷子却是摆摆手:“让我?那我还找他下什么棋!这些人里啊,就庄重懂老头子我!我只恨为什么没早几年遇见他。可惜啊,现在已经晚喽……”

    楚老爷子说着,站起来要回屋休息。

    而他这话也让楚瑜脸色一黯,慌忙搀扶住老爷子,道:“爸,我刚才跟姐夫商量了一下,决定让霍普金斯医生看看您的片子,霍普金斯是全世界最权威的脑科专家,或许他能有办法。”

    老爷子听罢,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显然对此也不抱希望,只是不忍心拂了儿女的一片孝心,这才没反对,只是点了点头,回屋躺着了。

    片刻后,楚瑜则走出来,找李医生要了老爷子的脑部ct,辗转几手,以朋友的名义跟霍普金斯建立了视频连线,将片子发给了霍普金斯。

    霍普金斯看起来很繁忙,对于这种咨询行为有些不太上心,如果不是楚瑜托了一个有分量的朋友,恐怕还无法请得动这位权威专家来看一眼。

    镜头里霍普金斯扫一眼传过来的影像,随即摇头道:“很难,手术成功率不足1025,这还是理想情况。实际操作起来可能连725都达不到。我建议家属放弃,而我也不会从事这种风险过大的手术。”

    “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吗?求求你了,教授,钱财方面好说。”楚瑜问道。

    “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不是钱的问题。是手术成功率太低太低,低到不值得去做!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你什么人的片子,但是我认为能够让他安然的离去,总比做一次失败的手术,在痛苦中离去,甚至死前连亲人都看不到的好。”霍普金斯直白的说道。

    听到霍普金斯这个论断,楚瑜登时无力的伏在桌子上,仿佛老了好几岁。

    连最权威的专家都这么说了,却是相当于宣判了楚老爷子的死刑。

    “如果没其他事情,我要关掉连线了。我还有事情要做,抱歉。”霍普金斯道。

    然而他刚想关掉影像,却听一个影像闯入了他的视频框,接着响起一个声音。

    “教授,可以告诉我这个手术到底困难在哪里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