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45.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八十二章 事发突然

第九百八十二章 事发突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听了庄重的问话,霍普金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难点不止一个,就脑膜瘤来说,大脑凸面、矢旁、镰旁的脑膜瘤,手术相对容易,但是片子里显示的这位患者,有一些是位于功能区的脑膜瘤,这种情况实施手术要非常注意保护蛛网膜界面和回流静脉,否则很容易损伤正常大脑功能。另外,脑膜瘤术后出血常见原因之一是隐匿于脑沟的血管出血,也要特别警惕。鞍区的脑膜瘤,特别是鞍隔的脑膜瘤,常常包绕脑底动脉环的动脉,如大脑前动脉,脉络膜前动脉等,要特别注意保护好这些动脉,否则术后会出现脑梗,导致偏瘫等功能障碍。质地坚硬的鞍隔脑膜瘤,如果包绕动脉,切除起来难度会更大。”

    “还有非常棘手的一点是,患者功能区也有胶质瘤的存在。理论上说,恶性胶质瘤的切除范围越大越好,但是对功能区胶质瘤,由于要保护功能,这时候如何将最大程度地切除肿瘤与尽可能保护功能结合起来,是个要点。我见过许多的患者,功能区的胶质瘤切开了之后,都变成了偏瘫或者失语,说实话,变成这样之后侥幸苟活几个月或者一两年,又有什么意义?”

    “教授先生,你说的这些过于专业了,能不能通俗一点讲?”庄重又道。

    楚瑜翻译过去,霍普金斯对于庄重的执着似乎有些不理解,在西方,一般这种情况家属都会尽量让病人有一段舒服的时光,而不是在痛苦中死去。华夏人却喜欢不计一切代价挽救,也许文化不同所以看待这个问题也就不同吧。

    不过霍普金斯还是耐着性子给庄重解释了:“这么说,手术太复杂,可能会因为切除导致大出血,也可能会因为切除导致正常组织损毁。更关键的一点是,患者的年龄已经很高了,身体状况也不理想。从你发过来的病历来看,患者的心肺功能不好,心肌的活力低,肺部肺活量低下,心脏有些肿大的迹象。这些全都是窒碍手术实施的因素,只有一个都会增加手术的困难,何况是同时有这么多。你们如果强行要求手术,只会让患者死在手术台上,这种手术我是不会接的。”

    霍普金斯的态度很明确,他不会接受这种没有把握的手术,不管是多少钱。

    听到霍普金斯这番言论,楚瑜顿时变得极度失望。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似乎等待老爷子的只有死亡一条路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能够让老爷子的身体素质快速恢复,并且也有手段保证手术中不会发生大出血等意外呢?”这时候,庄重却是固执的问道。

    听了庄重的话,霍普金斯本来已经摘下眼镜要走了,当即却愣住了,然后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不可能!这是有悖医学原理的,绝对不可能有这种方法。如果真的有,那么颅内手术的成功率将会提供一倍!但是很显然,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霍普金斯教授,您没有见过的未必就不存在。你要知道,在华夏有很多神奇的东西,比如中医,比如针灸。我就认识这么一个人,说实话,患者经过他的调理后,身体状况已经恢复了很多。这是患者今天的体检报告,您看下吧。”庄重微微笑着,将一份体检报告发了过去。

    霍普金斯神色严肃的点击了接受,当他看完报告后,当即目瞪口呆,良久才用近乎咆哮一般的声音喊道:“上帝,这怎么可能!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一个癌症晚期的患者,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身体状况?”

    “很抱歉,教授。这确实是真的,而这就是我所说的那人给患者调理后的结果。”

    “那人在哪里?我要见他!马上!”霍普金斯教授一下子激动了。他只觉的认为,这件有违常理的事情,一旦解开谜题将会促成整个医学史的大进化。

    “教授你稍安勿躁,他现在还不方便见你。不过他说了,他擅长的只是中医式的整体调理,对于手术一窍不通,所以希望你能来华夏为患者主持这个手术。他很希望能够在您身上学到些有用的东西。”庄重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说。

    “华夏?中医?哦,天啊。真是一个遥远而神奇的国度。也许我确实该认真研究下这门经验医学了。”霍普金斯嘟囔着。

    在现代,多数人都将中医看成一门经验科学。是一门靠着前人经验累积而形成的学科,不主张用现代科学来验证它。这是一个比较谨慎而客观的观点,比起那些主张一棒子打倒的说法来,好了很多。显然霍普金斯也是这么认为的。

    “怎么样,教授?您考虑好了吗?如果同意的话,明天早上就会有人将定金跟机票送到您的办公室。”楚瑜见状,不由心中再次腾起一份希望,尽管他不知道儿子说的那个中医天才到底是谁。

    “让我想想。”霍普金斯摘掉眼镜,揉了揉眼睛,道。

    然后就见他从抽屉里找出一叠资料,看了半天,在庄重跟楚瑜期盼的目光里,终于点了点头:“日程倒是可以调整,不过去了之后我还要具体观察患者的情况,我无法保证一定会为患者实施手术。”

    霍普金斯却是为自己留了一个余地。

    “好的,我们尊重您的意见跟决定。稍后会有人跟你联络具体事宜。那我们华夏见,教授。”楚瑜笑着说道,然后关掉了连线。

    之后楚瑜则拿起电话给助理吩咐了一些事情。

    相关事宜处理完毕,楚瑜看看身边的庄重,这时候才想起来庄重所说的那个中医奇人来:“庄重,你说的那人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

    庄重狡黠的一笑,道:“别急,妈,到时候你就看到了。”

    “还跟老妈卖关子!”楚瑜瞪了庄重一眼,情绪却是好了很多,站起身去跟庄重小姨分享这个消息了。

    庄重则是有些心有余悸,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吹得大了?灵气能不能有那样的效果,庄重还真不敢保证。万一霍普金斯到时候来了,发现庄重在吹嘘,掉头就走怎么办?庄重可是听说这种老家伙的脾气都坏的很。

    “得了,先骗来再说吧。”庄重摇摇头,决定等霍普金斯来了再说,不管怎么样灵气总归是能起到作用的。

    晚上的四合院异常静谧,只有夏蝉鸣叫着,声音短促急切,叫两声就歇一会,好像在预示秋天的到来。

    这蝉声,却是让庄重有些莫名的心烦意乱,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一样。

    燕京,某处私人会所里。

    钟正国正跟几个好友品茶闲谈,桌上摆着几件好友新淘来的玩意,经过鉴定倒是有一半是赝品。这也成为这次聚会的调剂品,互相取笑着对方,几个人哈哈大笑。

    咚咚咚,此时忽然包房的门被敲响。

    “谁?请进。”钟正国高声道。

    接着就听门被推开,在门口昏暗的灯光下,露出一个让人惊诧的面容来。

    这是一个年轻人,面容俊朗带着股股的铁血之气,在他身后同样跟着两个差不多的男子。

    “三位是?”钟正国疑惑的问道。

    这三人他却是一个都不认得。

    “来找你的。无关人员请回避。”年轻男子颐指气使的说道。

    “你是谁啊?凭什么让我们回避?就是警察来了也不敢对我们这么说话!”一个好友愤怒的站起来,指着那年轻人道。

    年轻人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冲身后的人一挥手:“帮助这位先生回避一下。”

    “是。”身后的两人答应着,走到那个好友面前,不由分说两人抓起那个好友的胳膊,就像是抓着一只扑腾的小鸡,就这样提出了包房,钟正国好友呼喊的声音在走廊里渐行渐远,逐渐听不见。

    片刻后,那两人回来,却是已经没了钟正国那个好友的身影。

    “你们想干什么?把我朋友弄到哪里去了?我要报警了!”钟正国也是气坏了。这些人竟然如此的跋扈,一言不合就将人带走。

    “随便,反正结果都一样。”年轻男子就像是毫不在意,悠悠道。

    如此自大的口气,瞬间点燃了在座所有人的火气,登时便有人拿出手机,找相熟的警察联络了。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那警察朋友的手机竟然始终无人接听。

    “怎么?没打通?可能是信号不太好吧,外面应该会好很多。将剩下这两位先生都请出去,乐于助人一直是我军传统嘛。”年轻男子说着。

    身后两个人则机械的执行命令,一人提起一个,将钟正国剩下的两个朋友提出了包厢。

    此刻包厢内却是只剩下了钟正国一人。

    “你是军方的人?”钟正国从年轻男子话里听出来了一些端倪。

    “没错,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来找你?在你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是我最讨厌的。”年轻男子的自大跟狂妄,几乎已经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

    “……”钟正国被气得浑身一抖,却随即冷静下来。“你来找我到底什么事情,我跟军方一向没有来往,我只是一个正经的生意人,也不想牵扯到什么事情。”

    “呵呵,有没有事情是你说了算的?你不想牵扯,我们更加不想跟你有牵扯。但是事实是,你已经牵扯进来了!走吧,是我给你戴上手铐,还是你自己乖乖跟我走?”年轻男子仰着头,道。

    “我能打个电话吗?”钟正国忽然意识到事情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自己好像掉进了一张精心编制的网里。

    “随便打,谁也救不了你的。”

    钟正国深深看年轻男子一眼,然后拨通了庄重的电话。

    “什么?”接到钟正国电话后的庄重,几乎是一下从躺椅上跳了起来。

    “钟大哥,你别急,我马上就过去!”庄重着急的说道。

    然而得到的却是一个盲音,电话似乎被人强行掐断了。

    庄重拿着手机,愣在院子中。没想到事发竟然如此的突然,下午才提醒了钟正国,晚上就出事了。而且钟正国隐晦的说是跟军方有关,到底怎么个有关法?庄重全然不知道,庄重到现在为止还是一塌糊涂。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