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47.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八十三章 交换
    “怎么了?”这时,楚瑜走到庄重身边,问道。

    “是钟大哥,他出事了,好像牵扯进了军方里面,还没跟他通完话就被挂掉了,估计这次凶多吉少。”庄重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么快?”楚瑜也是一愣。完全没想到庄重预言发作的如此之快。

    “跟军方有关的话,那这件事可大可小。关键还要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找到症结所在,就能对症下药。”楚瑜帮助庄重分析道。

    “对,我这就问问。”庄重说着,连续打了几个电话,试图追问钟正国被带走的原因,但是没想到所有的答案都一样,不知道。

    不知道!这三个字,又到底是因为什么?结合钟正国的面相来看,庄重隐约感觉到一团乌云笼罩心头,似乎这件事情就连自己也脱不开关系。

    “庄重,我听你妈说你遇见困难了?用不用小姨帮忙?”庄重小姨出现在庄重身后,问道。

    在燕京,庄重小姨明显更加有能量一些。

    “谢谢小姨,你来的正好,不知道你有没有军方的关系,比较有权限的那种,我朋友惹上了麻烦,似乎还不小,我估计一般人可能根本就接触不到。”庄重问。

    庄重小姨皱皱眉头:“听你这么说,好像还真的挺严重。军方可是一个禁区,你朋友怎么这么不小心。不过要是说关系,还真有一个。”

    “是吗?那你快帮我问问。”

    “等下啊,其实这人你估计也知道,就是你大姨的儿子,楚荆。他现在职位不低,具体干什么倒是不清楚,听说保密。我给你打电话问问啊。”小姨说着,拿出电话问起来。

    “楚荆?”庄重重复一句。却是有一点印象,当初老妈介绍这些亲戚的时候,提到过这个名字。听说是目前小辈里混的最好的,也是最为被老爷子看重的一个孙辈。因为从军的缘故,正对老爷子的心意。而且他自己也确实争气,从军七八年就已经到了一个无法跟家人明说的职位了。

    如果他肯帮忙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打听到一些消息。

    稍后,就见小姨挂断了电话,朝庄重走了过来。

    “怎么样?小姨。”庄重问道。

    “他没答应。”

    听了这话,庄重不禁现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不过也没说不答应。”

    “……”庄重郁闷了。既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楚荆只是说现在没有心情管这些闲事,要等爷爷病情稳定之后再说。”小姨给庄重解释道。

    楚荆因为父亲楚丰是入赘的缘故,所以喊老爷子爷爷,并不是跟庄重一样,喊外公。

    而庄重几乎也刹那明白了楚荆的意思。很明显楚荆这是在拿这件事要挟庄重,他肯定也知道了楚瑜想给老爷子做手术的事情。如果老爷子能够手术成功,楚荆就会帮庄重这个忙。而如果不成功,恐怕钟正国就……

    “我知道了,谢谢你小姨。”庄重点点头。

    现在唯今之计就是赶紧先帮老爷子做手术了,只要老爷子手术成功,钟正国的事情恐怕也能迎刃而解。如果楚荆不具备帮助庄重的实力,他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楚瑜自然也知道楚荆那番话的意思,叹口气,拍了拍庄重的肩膀,安慰庄重道:“别急,明天霍普金斯教授就能来到了,很快的。楚荆既然这么说,就会在这段时间里保证钟正国的安全。”

    “我懂,我没事,妈。”庄重笑了笑,又跟楚瑜闲聊一会,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从美国方面传回消息,霍普金斯教授已经乘坐纽约直达燕京的飞机前往华夏了。预计将在华夏时间的晚六点左右到达。

    一天的漫长等待,傍晚六点,庄重跟楚瑜却是终于接到了霍普金斯教授。

    见了面,霍普金斯却是左看右看,狐疑的问道:“你们说的那位中医圣手怎么没有来?”

    庄重只得撒谎道:“他在帮助患者调理身体,以便达到手术要求。所以没有来接机,去了你就能见到他了。”

    霍普金斯教授倒是没有怀疑,跟随形的助手上了车,往楚家宅院而去。

    一路之上,霍普金斯对于燕京历史感十足的城市建筑,发出无数声感叹,显然庄重所说的那个中医奇人,让他对华夏产生了兴趣,并且附带了那么一丝丝好感。

    当车子停在楚家宅院旁边的时候,霍普金斯则有些惊讶的看着这旧时的院子,显然没料到竟然还有这等建筑。

    走入院子,当即便有两个安保人员上前,对霍普金斯及其助手进行了检查。

    霍普金斯起先有些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可是当他看见院子里那个躺在躺椅上的老人后,不由硬生生将抗议的话咽了下去。

    他也曾经见过不少美国的大人物,但是都没有眼前这人有气势。他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利剑,直插人心,跟他对视多一秒,都会觉得喘不过气来。

    霍普金斯预感到这次的手术非同寻常了,抱怨的看了楚瑜一眼,不过究竟还是没说什么。

    检查完毕,安保人员示意霍普金斯可以进去了。

    而霍普金斯一进入小院,就见躺着的老人竟然缓缓站立了起来,冲他伸出了手。

    “欢迎你,教授。”开口的竟然是一嘴熟练的英语!

    这不禁让霍普金斯懵了,就连庄重也懵了。楚瑜见状,悄悄告诉庄重,老爷子年轻时候也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当年也是文质彬彬、才高八斗的才子,现在身上这一身的匪气,却是在战争中染上的。现在一些那年代的人说起老爷子,还拿他当典范,说这是典型的不学好。

    庄重不禁莞尔一笑,但是随即就想哭。因为他悲哀的发现,这满院子人,就他文化水平最低了。连老爷子都精通英文,可怜庄重作为新时代的四有新人,竟然只比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知道的多一点。

    霍普金斯教授惊讶过后,随即走上前,握住了老爷子的手。

    虽然他已经隐约猜到了老爷子的身份,但是却没料到跟自己想象中不一样。以前他认为华夏这一代功勋老人,都是粗人,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相当有学识的老人,就跟他所知道的那些历史名人一样,睿智而饱学。

    霍普金斯握住老爷子的手,本来是想轻轻一握的,按照他的想象,老爷子此刻的身体应该是比较无力的,不可能像是正常人一样用上力气。

    但是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老爷子竟然结实的握住了他的手!

    “噢,奇怪,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霍普金斯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

    楚老爷子像是早就看穿他想法一样,笑道:“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我想见见帮您调理的那位神医,我一定要见一下。实在是太让人惊叹了!”霍普金斯开门见山的道。

    而老爷子则含着笑,看向庄重:“神医不就在这里了?”

    “他?”霍普金斯愣了。

    而此时庄重还茫然看着这一幕,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同时更加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好好学英语了,为什么当初只专攻东洋片,没往欧美方向转变一下。

    当楚瑜给庄重翻译过后,庄重这才明白过来。看来是包不住了,不过庄重也没想瞒多久,毕竟早晚要给霍普金斯教授坦白。

    “你好,教授。没错,就是我。”庄重冲霍普金斯点头道。

    “真的是他?”霍普金斯则仍然不肯相信,看向楚瑜。

    楚瑜其实也没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出于对自己儿子的盲目信任,重重点了点头。

    这下,霍普金斯却是不由得不信了,一把拉过庄重,问道:“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竟然这么年轻,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你用的是什么方法,就是你说的针灸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问的庄重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想了想,庄重索性一把扯过霍普金斯的胳膊,随手在霍普金斯的身上按了两下,片刻后,霍普金斯就激动的叫道:“天,我感觉到身体里有东西在动!就像是一条蛇!我知道,这就是中医所说的气,对不对?”

    庄重点点头,道:“这个叫做腧穴。腧穴是人体脏腑经络气血输注出入的特殊部位。“腧”通“输”,或从简作“俞”。“穴”是空隙的意思。《素问气府论》解释腧穴是“脉气所发”;《灵枢九针十二原》说是“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也”。说明腧穴并不是孤立于体表的点,而是与深部组织器官有着密切联系、互相输通的特殊部位。“输通”是双向的。从内通向外,反应病痛;从外通向内,接受刺激,防治疾病。从这个意义上说,腧穴又是疾病的反应点和治疗的刺激点。我刚才按压的就是你的其中一个穴位。所用的手法呢,也是跟针灸类似,不过没有用银针而已。”

    庄重故意似是而非的解释了一通,这段话即便是中文听着都不太好理解,何况是英文翻译过去?

    却是听的霍普金斯一愣一愣的,半天没弄明白庄重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但是却又觉得异常高深,因为他亲身感受到了其中神奇。

    “他的病情也是你用这种方法调理好的?”霍普金斯指着楚老爷子,问。

    “是。”庄重索性道。总不能跟人说是用灵气调理的吧?

    “厉害,厉害。说实话,他的身体出乎我的预料,等会我让助手做个全身检查,如果达到手术要求,我倒是可以实施手术。我对你所说的神奇手段期待不已。”霍普金斯说着,吩咐助手给老爷子做检查。

    而他此时也对庄重信任起来,认为庄重之前所说的可以保证老爷子绝对不会出现异状,是可以轻易办到的。

    只不过他却没看到庄重的一丝苦笑。能不能做到庄重心里也没谱,老爷子这次却是成了庄重的试验田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