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55.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大出血

第九百八十四章 大出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检查的结果正如霍普金斯所预料的,老爷子的身体完全达到了手术所需要的要求。

    这也让霍普金斯放心不少,说起来能够亲手操作这么困难的一个手术,还是很有挑战性的。对于一个权威专家来说,能够挑战自己,挑战不可能治愈的疾病,霍普金斯觉得很荣幸。

    现在就只等老爷子的脑部ct出来,然后商量下具体的手术方案了。

    霍普金斯一行人被安排在了附近的一个酒店里,楚瑜将他们送了回去。

    老爷子身边的医护人员虽然对此也有担心,但是却也没有表示太大的疑问,毕竟霍普金斯是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既然霍普金斯认为可行,那么徒劳的提出反对,别人只会看低华夏的医术。

    李医生则去天坛医院联系,提前准备这次手术所需的东西了。

    此时院子里只剩下了庄重跟老爷子。

    庄重看着老爷子,几次想说实话,却是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他怕说了实话后老爷子会担心,会信心不足。一台手术的成功,不仅需要医生的操作,也需要病人的配合。如果病人都没有信心,那么手术成功的几率也会随之降低。

    “怎么,有话要说?”老爷子发现了庄重的不对劲,问道。

    “是。”庄重一犹豫,决定还是跟老爷子坦白。

    “有什么就说,磨磨唧唧不像是男人!别把你外公想象的那么脆弱,当年从战场里走过来,我已经忘了生跟死这俩字是怎么写的了。”老爷子说道。

    庄重点点头:“嗯,外公,那我就直说了。我之前跟霍普金斯教授沟通的时候,没有说实话。我对他说能够保证你在手术过程中不发生任何预计外的情况,但是我那时候只想着能够让他来做手术,没想太多。现在又不能跟他说实话,怕他转身就走。所以……”

    “所以你害怕?害怕你会将我害死?”

    “嗯。”

    “呵呵,庄重,我相信你。你信吗?我这辈子说一不二,一向是听不得别人的不同意见。但是我说我就是相信你。”老爷子目光灼灼看着庄重,说。

    “……”听了老爷子这番话,庄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好好想想吧。”说完,老爷子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回屋了。

    剩下庄重呆在院子中,看着满天繁星,一时间不知道想些什么,脑子里空空如也,就像是胆怯了,什么也不敢去想。

    十点钟,老爷子的最新检查片子出来了,跟么霍普金斯教授判断的一样,情况很复杂,二次扩散的癌细胞有一部分已经到了老爷子的功能区,形成了胶质瘤。

    不过霍普金斯教授倒是保持着乐观态度,他所担心的就是在手术的时候发生大出血以及误伤脑神经上面。

    但是现在有了庄重的保证,他倒是没有压力了。他却是对庄重非常信任,只可惜庄重到现在还没找到充足的信心。

    手术,已经成了骑虎难下之势。因为第二天楚丰竟然从国外赶了回来,只因为听说了老爷子要进行手术。

    在楚丰跟老爷子交流之后,这两个楚家新老二代的掌舵人,共同作出了决定,实施手术。

    这个决定也让本来极力反对的楚征等人无可奈何。

    他们无奈之下,只能将目标转向了庄重,质疑庄重没有任何的行医资格,凭什么能进去做霍普金斯教授的助手。

    尽管楚丰也对此保持怀疑,但是这却是老爷子亲口要求并且坚持的,霍普金斯教授也表示需要庄重的协助。

    于是在楚丰的应许下,庄重还是被推了上去。

    手术时间选择在了第二天的晚上。这时候霍普金斯教授一行已经倒过时差来,精力正是最佳的时刻。

    啪,白亮的手术灯将躺在手术台上的老爷子照的面色惨白。

    这是天坛医院最好的一间手术室,里面设备一应俱全,全都是美国进口。霍普金斯教授对于手术环境非常满意。

    “外公,你睡一会。等你醒过来就会发现已经好了。”庄重对老爷子道。

    老爷子眨眨眼,说:“我还用你一个小屁孩来安慰?放心,就算是醒不过来也没事。”

    “外公,你别乱说,要是你自己都不想醒过来,那我就更加没有信心了。”

    “我就随口一说嘛,我说过了,我相信你。放手来吧。”老爷子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霍普金斯教授冲助手点点头,助手随即给老爷子注射了麻醉剂。开颅手术是大手术,必须要进行全身麻醉,很快老爷子就昏睡过去,没有了知觉。

    而庄重则摸着手头的一盒银针,有些担忧。这是他专门跟李医生借来装样子的,怕霍普金斯教授看出什么来。

    手术室外面一间屋子里,楚丰夫妇、楚征夫妇以及楚瑜跟庄重小姨,都坐在凳子上,抬头观看着正前方的一块屏幕。这是手术室内导出的信号,原本是用来教学观摩用的。在楚丰的要求下,医院开放了这间屋子,以便楚家人能够随时看到手术进展。

    “庄,你有些紧张,深呼吸。你若是紧张了,那问题就大了。”这时候,正准备开颅的霍普金斯教授发现了庄重的异状,道。

    庄重点点头,随即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在霍普金斯教授的命令下,手术正式开始。

    而这一幕也被另一间屋子里的楚家人看在眼中。

    庄重的状态不对,谁都看了出来。

    楚瑜不禁为庄重暗暗担心,可是又鞭长莫及,无能为力。楚丰看见之后,只是眼中闪过一抹光芒,没说什么。

    反而是楚征夫妇,阴阳怪气的讽刺着:“早就说不能让他进去吧,连江湖郎中都算不上,偏偏想要以老爷子的性命为赌注抢功,出了事他能承担得起吗?大姐夫,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不然他待会更加紧张,一不小心害了老爷子……”

    “闭嘴!”

    这时,却见楚丰转过头,眼神冰冷的看着楚征,说道。

    楚征一直挺害怕这个姐夫的,虽然他是楚老爷子的亲儿子,可是这个入赘而来的姐夫显然更加被老爷子看重。事实也证明,楚丰走的比他远多了。不管是出于害怕还是嫉妒,楚征都拿不出勇气来对抗楚丰。

    见楚丰训斥自己,楚征嘟囔几句,还是闭上了嘴。但是眼睛却狠狠盯着屏幕,心中一个抑制不住的念头生出来,那就是期盼庄重出错!

    虽然很快楚征就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盼着庄重出错不是变相盼着老爷子死吗?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个想法总让他有种隐隐的快感。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般的脑瘤手术大约几个小时就能完事,而因为老爷子情况比较复杂,所以预计需要时间比较长。

    从手术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五个多小时,手术室里的人还在忙碌着。

    庄重倒是一下子成了旁观者,除了中间部分假借银针之名,用灵气止住了一次小出血以外,没多大作用。

    “庄,做好准备,情况比预计的还要差。患者的肿瘤已经部分扩散到了脑干部位,这个位置非常危险,死亡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你一定要保证患者不会出现异状。”霍普金斯严肃的对庄重道。

    庄重听了翻译后,郑重点点头,但是不知为什么心中总觉有些惶惶然。

    他轻轻将一道灵气送入老爷子体内,察觉到老爷子丹田处一片温热,这是生命之火还在燃烧的特征,看来老爷子状况还算可以。

    跟庄重说完后,霍普金斯就开始进行最为危险也是最后一次的切除。

    这对于霍普金斯是一次挑战,对于庄重,也是一次挑战。

    手术室外的人,也紧张的看着大屏幕。即便淡定如楚丰,也不由站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手术室里的情况。

    当他看见霍普金斯有条不紊的操作着,而旁边助手的观察反馈也告诉着众人一切良好,不由松了口气。看来这次手术要成功了,正应了老爷子当年在战场上的那句话,“老子命就是硬”!

    “噢,no!”

    楚丰悬着的心刚刚放下,这时候忽然听见手术室里传来一阵惊呼。

    接着就见霍普金斯教授急匆匆的操作着,发布出一个个命令。

    而透过大屏幕,所有楚家人都看见了一个大家最不想看见的突发状况。

    颅内大出血!

    嘀嘀嘀,仪器上跳动着一个个让人揪心的数字,老爷子的生命体征竟然开始快速的消失,那些数字变得如此刺眼,以至于楚家几个女人全都站立不稳,差点昏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庄重呢,庄重不是说他能够保证不会出现意外吗?这个混蛋,我就知道他不行!他害死了老爷子!我要杀了他!”楚征歇斯底里的咆哮着,脸上全都是狰狞之色。

    他很愤怒,非常愤怒。然而愤怒之中还夹杂着一丝的快意。好像看见庄重失手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甚至都超越了老爷子的生死。

    喊着,楚征就要冲进手术室,要将庄重这罪魁祸首抓起来,要让庄重面对所有楚家人的质问跟报复!这个外姓人,早就该有今天!

    然而,他还没冲出屋子,就被楚丰一把拉住了。

    “回来!”

    “你别拉我,我要教训那个王八蛋!”楚征故意道。

    “我再说一遍,回来!”楚丰目光严厉,道。

    楚征看着楚丰的目光,禁不住心里一个颤栗,好似心中所想被楚丰看穿了一般。一下子就老实下来,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手术室内。

    庄重看着生命体征快速消失的老爷子,忽然懵了。因为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了!

    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处理这种情况!

    当初的谎言似乎成为了现在的报应,庄重颓然无力的垂下头,似乎放弃了。

    “庄!庄!快来!”这是霍普金斯的叫喊。

    “庄重,照顾好你外公……”这是老妈手术前的嘱托。

    “庄重,我相信你。”这是外公的无条件信任。

    而自己却辜负了这种信任,辜负了一个老人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相信!

    叮,一根银针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庄重陡然从这种懵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该死,自己在干什么!这种时候竟然还有空自责!”庄重猛然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

    这一巴掌,不仅让霍普金斯教授愣了,外面观看的人也是全都愣住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