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68.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九十章 间谍?
    听着雷子的诉说,庄重只是微笑。对于雷子能够有这样的成就,庄重还是很欣慰的。

    一直以来雷子的境界就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始终卡在明劲巅峰无法寸进。没想到进入军营之后,竟然机缘巧合借助意拳突破了,成功迈入了暗劲一重。

    雷子本来就是天赋异禀的体格,明劲之时就能抗衡暗劲了,现在进入暗劲自然更加厉害。从他跟庄重交手就能看出来。庄重可是连暗劲三重高手都打死过的,雷子都能短时间内压迫到庄重,可见其厉害。

    “重哥,你怎么跟楚队长还有亲戚关系?难道你……”雷子问着,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其中原因。

    庄重从小是孤儿,没有任何的亲戚,如果跟楚荆扯上了亲戚关系,那就只能说明庄重找到了自己亲生父母!

    “没错,我找到我妈了。”庄重笑道。

    “太好了!重哥,恭喜你啊!”雷子咧开嘴大笑起来,似乎比庄重还要高兴。他却是始终将庄重当自己的亲人,得到庄重喜讯打心底为庄重高兴。

    庄重拍拍雷子肩膀,没说什么。几十年兄弟,有些感情已经无需言语表述。

    两人又聊了一些琐事,谈到韩雪,庄重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跟雷子说了下。两人却是都有些日子没见到韩雪了,好在乔可可倒是一直有韩雪的消息,知道韩雪现在很好。

    前几天乔可可还打来电话说韩雪百分之九十九要拿最佳新人了。她之前曾经跟庄重拿此事打赌,谁输了要给对方2025的锦绣和华股份,如今乔可可要赌输了,却是准备耍赖,死不认账了。

    面对耍赖的乔可可,庄重也是毫无办法。恶人自有恶人磨,庄重觉得乔可可就是自己命里的那个恶人。

    “对了,重哥。我虽然想出来了水底练劲的方法,但是为什么总觉得差点什么呢?就像是……就像是……”雷子挠着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就像是力气大了不少,但是心灵却笨拙了。对不对?”庄重接口道。

    “对!就是这种感觉。我怕我又回到之前的境界,卡在暗劲一重上。所以想问问你这是什么情况。”

    庄重微微思索,旋即站起来,摆出一个抱球的架势,边演示边跟雷子讲解。

    “你也知道,站桩是意拳之基本功。王芗斋先生曾经说过‘要知拳真谛,首由站桩起’。不过站桩到底应该怎么一个站法,却是大有不同。你利用水底压力感受混元力的站桩法,本质上是对的。这方法的确能够增加你的整劲,就像是太极拳的抱球螺旋劲一样,瞬间打出,劲气爆炸。”

    庄重说着,抱球的双臂陡然一震,果然就听见一声空气炸裂的声响,好像一枚炮弹炸开,强烈的气流冲击的四周的杂物纷飞。

    雷子见状,不禁目瞪口呆。因为庄重这下的劲气,似乎比他从水底练出来的还要大。

    看见雷子表情,庄重不禁笑了起来:“是不是感觉到不可思议?其实也没什么。你就是错在了过于执着身体发劲上。其实站桩的真正方法,早在《内经·素问》一书中就有记载:‘自古有真人焉,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蔽天地’,这句话一语中的,却是将站桩说了个通透。”

    “而王芗斋先生创立意拳之后曾从这句话中提炼出了八个字,‘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所谓“独立守神”,就是在用功之前,思想先准备一下,首先想着游于物外,静会全机之意,视同植物外形不动,内里却有着根生发展顺逆横生的变化。要保持意力不断的内虑灵外挺拔,轻松匀整,以达舒适得力为则。”

    “锻炼时,要凝神定意,默对长空,扫除杂念,寂静调息,内外温养,浑身毛孔放大,有如来回过堂风之感,使肌肉群不期然而然地完成了一条空口袋挂在天空,上有绳呆系,下有木支撑,又如躺在天空地阔的草地上,又象立在悠悠荡荡的水中,如此肌肉不锻自炼,神经不养自养。”

    “你呢,之所以出现心灵笨拙的感觉,就是没能守神若一。下次你再去水底,要动静互根,做好了这一点才能体会水压的压迫,松紧力的作用,也就不难近控制一切平衡中的不平衡以及动荡枢纽之动,不动而动,动而不动。而具体的神意感应,应该有如巨风卷树,拔地欲飞,拧摆横摇,有撞之不开,冲之不散,湛然寂然,居其所而稳如山岳之势,整体浑圆之力自然而具备。”

    庄重细细讲解着,雷子听的眼中迷惑尽去,逐渐露出神光。

    而庄重讲完后,往四周一看,却是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身边竟然围满了人,雷霆特战大队的队员竟然全都聚在一起,聚精会神的听着庄重讲拳。

    见庄重讲完,这些人竟然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庄重,有人喊着让庄重再讲点,甚至还有人将自己练习中的瓶颈说出来,请庄重指点。

    这些人,在见识了庄重的厉害之后,对庄重的敌意已经完全摒除,却是真心实意的将庄重当成了一个老师,向老师请教着。

    庄重虽然心中担心钟正国的事情,却也没有推辞,而是尽可能将每个人的疑问都解除。

    楚荆站在一旁看着庄重,突然发觉这个表弟竟然还是一个可交之人。

    终于,庄重将每个人的疑问都解决了,这才得以脱身。

    “谢了。”楚荆对庄重道。

    庄重摆摆手:“他们也不容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不来了。我只不过付出多说几句话的代价,如果能够帮助他们实力提高,从而增加几分活命机会。那也是大功德一件。”

    “总之还是谢谢你。”被庄重的话触动,楚荆拍了拍庄重的肩膀,然后示意庄重跟自己来。

    两人走入楚荆的办公室之后,楚荆从抽屉里摸出一份资料,递给了庄重。

    “这就是你那个朋友的案件,已经上报了军事法庭。很棘手。”

    “军事法庭?”庄重愕然,赶紧接过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庄重的面色变得异常阴沉。这是诬陷,绝对是诬陷!

    因为资料上显示,钟正国竟然是因为间谍罪而被捕入狱的!

    至于具体案情,却是没有明说。只是说钟正国涉及到一起东洋间谍案。而种种证据证明,钟正国就是那起间谍案的幕后支持者。

    支持间谍,还是东洋间谍。那可是十分严重的罪名,严重到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楚荆看出庄重的担心,叹口气道:“现在是非常时刻,如果你朋友犯的是其他国家通牒罪,还好说一些。但是东洋……”

    楚荆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了,钟正国恐怕凶多吉少。

    “具体会怎么处罚?”

    “据我了解到的来看,钟正国是同时犯了接受间谍组织及其代理人的任务,并且为敌人指示轰击目标这两条罪。一般这种罪名,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则会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了。钟正国这个,不好说。至少也是第二种,甚至还会更严重一些。”楚荆道。

    “代理人?为敌人指示轰击目标?”庄重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要命的罪状啊,放在以前,会直接枪毙的。

    钟正国怎么可能会犯下这种罪行呢?

    “我能不能见见他?能不能想办法将他转到民事法院?”想着,庄重当即问楚荆道。

    “这个……”楚荆却是有些拿不准。

    因为华夏法律明文规定,但涉及国家军事秘密的案件,全案由军事法院管辖。这个不像是民事法庭可以通融,而是有专门的部门负责。一般军事法庭都设在军队驻地。楚荆虽然很受器重,但是也不可能神通广大到将钟正国挪出来,毕竟犯的不是普通罪行。

    “转移是不可能的,不过见见他应该没问题。不过作为表哥,我劝你一句。适可而止,这种事情一旦沾上会很难办的。就连老爷子都可能保不了你。”楚荆摇摇头,说。

    庄重却固执的道:“我不怕,因为我相信他是无辜的。而且我也相信,如果我出了事情他也会尽力搭救。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楚荆咂摸着庄重这句话,忽然觉得有些热血沸腾。现代社会却是很少能够见到这么重感情的人了。

    随后,楚荆就开始打电话找人联络,几分钟后楚荆就对庄重道:“走吧,去见见他。”

    如此高效,却是充分证明了楚家人的能量。

    庄重点点头,跟随楚荆走出训练基地,驱车往某个军队驻地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