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69.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沐猴而冠

第九百九十一章 沐猴而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燕京的某个驻地法庭,庄重见到了关押在监狱里的钟正国。

    “庄重,你来了!”短短两天不见,钟正国就变得异常憔悴,好像苍老了十多岁一般。

    “我来了,钟大哥。你没事吧,他们刑讯你没有?”

    钟正国摇摇头:“没有,他们甚至连审讯都没审讯。直接给我看了几个证据,然后宣布了我的罪名。只等法庭审判了。说这就叫做证据确凿。”

    “证据确凿?”庄重皱皱眉头。如果真是那样,那就没救了。

    “呵呵,证据的确是证据,事实也的确是事实。但是却不能成为证明我通敌卖国!他们提供的那几个证据全都似是而非。”钟正国苦笑一声,道。

    “哦?钟大哥你详细跟我说说。”庄重道。

    接着钟正国就详细给庄重解释了下整件事情。原来钟正国被抓之后,便有人提供了一些资料。钟正国看过之后当时就心凉了一半。因为这些资料全都指向了他将犯下间谍罪!而且,资料还是真实的,不容他辩驳的!

    最主要的一部分资料,则是钟正国从事家具生意的时候,认识了一位东洋的客户。跟他经常有生意上的往来,并且钟正国帮过他几次过关,而且当时边检那边也没说有哪里不对,全都是正常的货物。但是后来钟正国才知道,边检上的人也被那个东洋人收买了。

    军方这边对钟正国最主要的一次指控,则是关于军方一份绝密名单被那人带出了国境。而他带出境的手段便是将情报藏在家具内,让钟正国带出去的。

    说实话,钟正国对此完全不知道真假。他的确送出去过一批家具,但是究竟情报在不在那批家具中,他不知道。

    “这么说,就完全是军方的片面之词了?”庄重一听,顿时心中了然。果然如自己所猜,这件事背后可能有人搞鬼。钟正国说不定得罪了哪个大佬,而恰巧钟正国不走运,跟那个东洋间谍有过往来,于是自然而然的被连坐了。

    “我也不好说。但是军方说有证人,好像是负责追查情报的一个特种大队,叫做什么东南之剑。”

    “东南之剑?”庄重一震,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对,就是这个名字。”钟正国点头确认。“庄重,我的事情你也别着急。能帮就帮,帮不了别难为自己。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尽力帮我。”

    “什么事?”庄重收回思绪,问道。

    “也许我死后财产会被充公,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存下财产来。留下两成,给我家人,其余的全都帮我捐献了吧。”钟正国诚恳的道。

    “钟大哥,你别多想,也许问题没有那么严重。”

    “我有预感,怕是悬了。庄重你一定要答应我!”

    庄重看着钟正国的眼睛,这个忠厚之人临死前想着的还是做最后一次善事。为什么善良之人总是会不得好报呢?难道真的应了一首定场诗里所说,“守法朝朝忧梦,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的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庄重不服!

    可是庄重又真的没辙……

    愤怒的一拳砸在探监室的玻璃上,哐当一声,玻璃上出现一拳裂纹。却是当即惊动了值守的狱警,将枪口对准了庄重。

    “没事,没事,他只是情绪有些激动。”钟正国慌忙解释道。

    狱警冷冷看庄重一眼,随即对钟正国道:“探视时间到了,你该回去了。”

    如果不是狱警知道庄重身份不简单,恐怕已经将庄重抓了起来。

    气闷的走出来,庄重看见了等在门外的楚荆。

    “怎么,情况不太好?”楚荆懒洋洋问道。

    “嗯。”庄重没想多跟楚荆解释什么,只是道。

    “我刚才找了熟人打听了一下,不打听还不知道,这件案子的级别竟然不低。换一个人来你绝对不可能见到他。”楚荆道。

    庄重点点头,说:“多谢你了。被那个队伍经手的案子,级别能不高?”

    “什么队伍?”楚荆不由好奇的问道。

    庄重刚想岔开话题,不准备告知楚荆。这时候却听走廊里响起一阵脚步声,声音不轻不重,极有规律,蹬蹬蹬响起在走廊里,好像踩着什么节点一般。

    “是个高手。”庄重眉头一皱,自言自语道。

    而楚荆的脸色也随之一变,因为他猜出了对方是谁。

    果然,当走廊拐角出现那人的面孔后,楚荆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却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军官,穿着一身普通迷彩装,看不出级别。但是身上的那股杀气跟戾气,让庄重都不由自主的眼睛一缩。

    这人面相看似一个清秀书生,骨子里却是一个嗜血屠夫。

    “东神秀!”一旁的楚荆咬牙切齿的说出三个字。

    “东神秀?”庄重愣了一下,却是不知道这人是谁。华夏姓东的人不多,总计没有百十个。这个姓氏倒是蛮特别的。

    “楚荆,没想到你竟然插手我东南之剑的事情,不嫌自己手伸的太长吗?”东神秀轻蔑的看了楚荆一眼,道。

    东南之剑!庄重听罢,当即心里一震,却是猜出了眼前这人的身份。那就是东南之剑的队长!

    东南之剑跟雷霆都是华夏的王牌特战队,东神秀跟楚荆作为两队的队长,一直是竞争的关系,历次的军中比武都是两队决赛。所以两人关系十分的不睦,也经常发生一些摩擦,甚至是闹到大打出手的境地。

    “哼,把军事法庭当做自己家的,东神秀,你未免太狂妄了一点吧?”楚荆怒声道。

    东神秀却是轻轻一笑,道:“狂妄?没实力的才叫狂妄,比如……”

    东神秀说着,看向了庄重:“他!”

    庄重面色阴沉的扫了一眼东神秀,却是没说什么。

    东神秀见庄重不语,还以为庄重怕了,冷笑道:“从你得罪东南之剑的那天起,你就应该是一个死人了。但是你竟然活到了现在,实在是让我很不开心。所以今天我不介意让自己重新开心起来。”

    “东神秀,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军事重地!”楚荆洞悉了东神秀的意图,警告道。

    东神秀却是不屑的一摇手指,道:“对你来说是军事重地,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无人之地而已。眼前站着的,不过是两个死人而已。”

    说完,东神秀忽然身形一动,犹如鬼魅一般欺向庄重,手腕一翻震荡起风雷之声,狠狠朝着庄重的喉结抓去。鼓荡的暗劲如刀割面,却是显现出了暗劲二重才有的气象。

    没想到东神秀竟然也是暗劲二重的高手!怪不得东南之剑号称华夏第一,原来是有如此高手坐镇!

    大力鹰爪功!

    东神秀势头凌厉,却是准备将庄重的喉管直接抓穿!

    楚荆万万没料到东神秀说动手就动手,事先一点征兆没有。想要阻止,已经晚了。

    而庄重好似还没从之前的情绪里走出来,面对东神秀的偷袭,无动于衷。

    眼看庄重就要死在东神秀的手里。

    东神秀仿佛也看到了庄重的死亡,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这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让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指尖的力道增加一倍,他要将庄重的喉管整个扯出来!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传出,接着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半天过后,才见一抹鲜血绽开,喷洒在空中。

    “怎……怎么可能!”东神秀踉跄倒地,捂着胸口难以置信的道。“都是暗劲二重,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服!”

    东神秀大吼着,猛然又身形一晃扑了上去。

    只是等待他的结局还是一样,又是砰的一声,东神秀像是一个沙袋,倒飞出去,落在地上。

    随后便听到庄重冷冽的声音:“境界相同,不代表实力相同。你恐怕刚刚踏破二重没几天吧?猴子戴上人的帽子也成不了人,只会留下一个沐猴而冠的笑柄而已!今天暂且不杀你,你最好祈祷以后不要遇见我。不然,遇见我那天,便是你的死亡之日!”

    说完,庄重就看也不看地上的东神秀一眼,走了出去。

    而楚荆则颇觉解气的笑了起来,带着满满的嘲笑,也跟上了庄重。

    回到楚家之后,庄重却是一直愁眉不展。明明知道陷害钟正国的人正是东南之剑,却毫无办法。

    这件事情可以说是莫须有的罪名,但是比莫须有高明的是,他提供的证据偏偏还是事实,让钟正国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而且,庄重总觉得东南之剑费尽心力搞这么一出事,有些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似乎他们还另有目的。

    事实证明,庄重的猜测是正确的。

    就在临近黄昏的时候,一个人踩着夕阳的余晖走进了楚家。

    高桥俊!

    “好久不见,庄重先生。”高桥俊似乎永远保持着一副笑脸,让人无法对他挑剔出什么。但是庄重却知道,在他肚皮之下,有一颗毒逾蛇蝎的心肠。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庄重皱眉看着高桥俊,道。

    自从上次香江拍卖会之后,庄重却是跟高桥俊结下了梁子。上次截胡的地图庄重还记载心里呢,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图。

    “我的目的很简单,你上次从我这里拿走了什么,想必你心中清楚。我要拿回那东西。”高桥俊面不改色,道。

    “拿回去?凭什么?你似乎不是我的对手吧。”庄重眉毛一挑,冷笑道。

    “没错,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有人是。我想邀请庄重先生赌一场,如果你输了,就将那东西还我。”

    “如果我赢了呢?”

    “你赢了,我就会替钟正国先生洗白。”高桥俊看着庄重,笑了起来。

    庄重却是面色一变,接着就是无可压抑的愤怒。

    因为庄重瞬间明白过来,原来背后捣鬼的不止是东神秀,竟然还有高桥俊!一个东洋人竟然跟华夏人联手,一起设局对付自己!

    还真是可笑到悲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