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75.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九十三章 昆仑
    黝黑的莽龙穿入云巅,构成这个国家的脊梁。滚滚浊流从中逸出,结成一道九曲连环。

    一辆越野车轰隆隆行驶在蜿蜒的山道上,铮亮的大灯照射着前方漫漫长路。

    庄重坐在车里肃然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沟壑,蓦然轻叹一声。

    此行目的,却是巍巍者,昆仑。

    从楚家出来后,庄重就谁也没有通知,就上了早已经等候在外的车。

    之后便是飞机跟汽车的轮番倒换,庄重最终出现在这条迢迢天路之上。

    至于高桥俊为什么要将目的地选择在昆仑山,庄重又为什么在钟正国已经得救的情况下毅然赴约,庄重全然都没弄明白。

    庄重只觉这一切就像是命运在指引他,让他不得不前往。

    “到了叫我。”庄重闭上眼睛,为大战做最后的调养。

    司机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导航。上面显示的短短距离,却是兀自隔着不知道多少重山峰。

    燕京城。

    庄重的突然离去,让大家都有一些惊讶也有些不解。就连楚瑜都不知道庄重究竟干嘛去了,庄重只是说去见几个老朋友。

    在这天的晚上,一个不速之客闯入了楚家。

    他自称刘铎,是庄重的朋友,找庄重有急事。

    很快安保人员就调查清楚了刘铎的背景,名校大学生,却是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楚瑜却是没有放松警惕,在庄重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询问了对庄重最为熟悉的乔可可,终于得到了答案。

    眼前这人确实是庄重的朋友。

    “刘先生来晚了一步,庄重刚走没多久。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楚瑜抱歉的道。

    刘铎眉头一皱,风尘仆仆的他,脸上全都是倦意。后背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楚瑜敏锐的察觉到,刘铎的衣角跟袖口上有点点的血迹。

    “走了?不好!”刘铎听了楚瑜的回答之后,忽然失声道。

    接着掉头就往外疾走而去。

    “刘先生,是不是庄重出什么事了?”楚瑜一愣,随即问道。

    然而得到的却是刘铎一个毫无可信度的回答:“伯母放心,没事。”

    楚瑜看着刘铎匆匆而去的背影,怅然叹了口气。

    没事?谁相信?可是,又能怎么样?

    这入秋的夜晚格外的闷热,这一夜楚瑜失眠了。

    “这是昆仑山?”庄重被司机叫醒,下了越野车。

    本以为很快就能到达的距离,足足用了四五个小时,此时天际已然隐隐泛起鱼肚白,却是要天亮了。

    而眼前的景象却是让庄重格外的讶异。因为入眼处全都是莽莽群山,四周没有其他的东西。晨鸟惊啼着四散乱飞,还时不时能听到隐隐的狼嚎。

    司机却是没有回答庄重,而是径自上车掉头而去,就这样将庄重扔在了这群山之中。

    庄重眉头一皱,不明白高桥俊到底搞什么。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

    凭直觉,庄重知道还没离开昆仑山,这里很有可能是昆仑山某个支脉处。

    啪,忽然一道白亮的光芒从远处亮起,照的庄重有一刹那的恍惚。

    接着就听见了高桥俊的声音:“庄先生果然守时,高桥在此恭候多时了。”

    庄重顺着灯光走过去,却见在一道如剑峰峦之下,是一片平地。地面平整,砂石细腻,硬结在一起,构成一个类似龟裂的地形。

    这里,总给庄重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高桥俊,你到底搞什么鬼?”庄重看着高桥俊,不禁怒声道。

    “华夏有句话叫既来之则安之,庄先生既然来了,不妨姑且呆着,相信不会让你失望。”高桥俊微微笑着,说道。

    而他话音刚刚落下,却听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却是一架直升飞机驶来。

    直升机盘旋一阵后,到了庄重两人的上方,接着就见两条人影不借助任何装备,就从飞机上悍然跳下,落地无声,恍若幽灵。

    见到那两人之后,庄重猛然眼睛一缩,眼中喷射出阵阵怒火。

    只见当头的竟然是马如龙!

    而在马如龙身后,则是一个穿着黑衣的蒙面人。

    “马如龙。原来是你!”庄重冷声道。现在庄重才明白过来,原来在背后跟高桥俊勾结的不止东神秀,还有马如龙。

    马如龙则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庄重,道:“放心,你死了我会给你收尸的,毕竟相识一场。而且,马氏一族也不会容许其他人在华夏乱来。”

    驱魔龙族,本来就是为保护华夏而生。马如龙虽然暂时跟高桥俊结盟,但是还没忘记自己一族的使命。他这却是在变相的跟庄重保证,即便庄重死亡,他也不会将华夏的安危置之不顾。

    庄重默然看了一眼马如龙,却是没说什么。至少目前,他跟马如龙的仇恨却是可以暂时放下了。

    紧接着,庄重目光看向了马如龙身后的黑衣人。

    “东平新一。”

    黑衣人听庄重喊出了他的名字,不由脱下了罩在头上的帽子,抬起头来。

    果然便是当初在一号飞艇里认识的东平新一。

    “钟正国的事情,谢了。我们扯平了。”庄重倒是早就猜出了救下钟正国的人正是东平新一。

    东平新一咧开嘴一笑,道:“没错,扯平了。这样我就可以放手跟你一战了。”

    谁知,庄重却摇了摇头:“你不是我对手。”

    东平新一也跟着摇摇头:“那是以前。现在……”

    说着,东平新一忽然身体一挺,全身爆发出阵阵戾气,强大的精神威压瞬间冲击进庄重识海。

    “好重的戾气!你竟然跟暗之式神缔约!为什么?”庄重看着东平新一,想不通。

    如此缔约,却是相当于东平新一用自己精血供养邪神了。实力虽然增加,但东平新一却是活不过三年。

    如此牺牲,到底为什么?庄重想不通。

    “因为忍者的宿命就是等待死亡。一个门客忍者,却是连等待都可以省略了。”东平新一的声音冰冷,就像是不带丝毫的情感。

    庄重却是顿时明白过来。原来东平新一竟然是高桥家的门客!高桥家族在东洋是历史大族,显然东平新一就因为某些原因而成为了高桥家的门客。

    想必当初庄重不带东平新一从监狱逃出,高桥俊也会想方设法将其弄出来对付庄重。

    一条会咬人又不怕死的狗,谁都会喜欢。

    刷,远处却是又有车灯亮起,片刻后就熄灭。

    接着众人就在微微晨光里,看见一个人恍如真神一般走来。当他走到众人面前时,却忽然湮灭了光华,跟天地归于一体。

    就连拥有风水眼的庄重,都无法看清这人的面容。就像是天地都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想要看穿他,就得先看穿天地。

    高桥俊一笑,道:“公证人,身份就不介绍了。”

    公证人?庄重跟东平新一同时皱眉,因为两人都从这位公证人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是来自于骨子里的压制。绝对实力的压制。

    这人到底是谁?

    只是那人来到后,却是一声不吭,就没入了黑暗,晨光跳跃,他也跟着跳跃。天色转白,他也跟着转白。

    就像是一条变色龙,隐匿于天地之间。如果不是知道有这人的存在,根本就发现不了他。

    这人,很强!庄重暗暗警惕道。

    高桥俊看看远处天际,忽然冲庄重道:“天快亮了,两位就在这混沌之中开始吧。不计生死,只分胜负。你赢了,我把你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你输了,就不劳你开口了,我会亲手引出你的魂魄,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

    庄重点点头:“多加一条,我赢之后还会杀了你。”

    高桥俊却是不以为意的一笑,道:“悉听尊便。”

    接着跟马如龙退后,只将中间的一块空地留出来,给庄重、东平新一腾出战斗空间。

    东平新一看庄重一眼,道:“我可不会留手,希望你能全力以赴,让我见识下华夏功夫到底凭什么压制我东洋千年之久!”

    庄重筋骨耸动,浑身上下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爆豆声音,道:“如你所愿。”

    晨光闪烁数下,照在空地之上,在沙砾之上泛起一圈阴阳分明的太极光晕。炫目而且奇异,就像是这挺起了华夏身躯的昆仑山脉一样。

    光芒只是一霎,接着消失,这一会的功夫,战斗却已然爆发。

    【作者题外话】:今晚完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