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3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私生子
    第一章 私生子

    二月初二。

    华国东宁省省会,东宁市。

    二月的东宁市刚刚下了三天鹅毛大雪,雪停之后,全市温度极剧下降,号称建国以来最严寒的二月。

    晚上七点,市政府家属大院的门口,一个身穿土黄色阵旧军用大衣的男子,抖抖缩缩站在一座大门的外面。

    在他对面,门口的两个警卫,穿着一身鲜绿的军大衣,在寒风中纹丝不动,与这抖缩的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男子不时的掀开自己头上的帽子,抬起头来看向大门之中,似乎在等待什么。

    棉帽下的男子,原来是一个看上去极为稚嫩的少年,大概十七八岁,眉清目秀,因为整张脸上被寒风吹的通红,看起来到像是一个害羞的大男孩。

    不到一会,大门里面匆匆走出一个青年男子。

    这男子大概三十多岁,脚步有力,步伐一致,看他走路,就知道他是一个平时极为注重讲究人。

    他一路走到少年面前,脸上露出淡淡的冷漠,伸手递出一个信封。

    “阿绅是吧,姜市长说了,下学期,你可以去市一中高七班报到,直接找班主任方老师。”

    少年接过信封,沉甸甸的信封,一摸就知道里面放着许多钱。

    他不摸还好,一摸到这么多钱,心中顿时觉的一冷,整个人好像掉进了二月的东宁冰河中。

    “我爸-----他----姜市长他-----”前面两个字,姜绅说的极为小声,爸这个字说出来,他都觉的是一种耻辱。

    因为他知道,姜丰民根本就不认他了。

    如果认他,不会派出这个秘书前来,还给自己这这么多钱。

    “阿绅,你也不小了,过了年,年满十八了吧,能把你从江南省的乡下转到东宁省一中,姜市长已经花了很大的心血,这些钱你拿着吧,足够你支持到高中毕业,等你将来考上大学,姜市长再帮你安排吧。”

    男子是东宁市长姜丰民的大秘谢长青,最近上面传说姜丰民又要上升半级,成为副省,谢长青也可能被姜丰民下放出去做个实职正处,甚至是副厅。

    在这关键时候,别说姜丰民,谢长青都不希望看到姜丰民这个私生子。

    姜绅,那是姜丰民很多年,刚刚考入体制内时,在江南省乡下认识的一个女子所生。

    姜丰民出生贫苦,靠自己的实力考上公务员,因为家中没人,老家东宁省的姜丰民竟然被分配到了千里之外的江南省。

    姜丰民心灰意冷,也就想在江南省苦干一辈子了。

    当年他也的确是想娶姜绅的母亲,但就在姜绅母亲怀下姜绅,姜丰民想娶她的时候,一次意外,让他认识了时任东宁省副长省长的女儿,如今的妻子唐海蓉。

    后面的剧情,就和小说中一样,姜丰民恨下心来,抛妻弃子,和唐海蓉结为夫妻,从此借着他岳父,飞黄腾达,步步高升,到了现在,做到了东宁市常副市长的位置。

    东宁市是省会城市,姜丰民再上一步,成为市长,那就是副省部级,算是国家高级领导干部。

    就在这关键时候,姜绅这个意外突然出现了。

    谢长青冷冷的看了看姜绅,你来的真不是时候,姜市长现在如日中天,马上又要更进一步,他不想关键时候有什么意外,不过,其实无论你什么时候来都没有用,他暗暗摇头,拍了拍姜绅的肩膀:“自己保重。”说完,头也不回转身而去。

    看着谢长青离去,剌骨的寒风吹在身上,都没有姜绅的心冷。

    他呆呆在站在寒风中,脑海中翻天覆地都是母亲临死前的话。

    “你拿着我的戒指,去东宁省找你的父亲,你的名字,是你父亲帮你取的,他希望你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做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你的父亲,同样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彬彬有礼的绅士----”

    这就是母亲临前还记着的,顶天立地的男子?

    连母亲的事情,他都没有问过一句?

    姜绅五指用劲,把信封捏的几乎破裂,咬牙切齿:“总有一天,我要你后悔今天的所为。”

    姜绅转身而走,路过一个路边的垃圾桶,甩手一扔,扑通,一大包装着华币的信封,被他扔进了垃圾桶中。

    姜绅来找姜丰民,不是为了被他承认,也不是为了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

    他是为了母亲的心愿,母亲最后的心愿,就是能让姜丰民回去能看她一眼,但是姜丰民却以出国为由,推托不见。

    姜绅来责问姜丰民,即然那时出国,那么现在,可不可以回去拜祭一下。

    但是谢大秘,刚刚根本没有提到这件事情。

    姜绅也没有问,他再问,就是自取其辱,如果姜丰民真的忘恩负义到这个地步,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母亲的坟前,忏悔一生。

    夜空中寒风呼啸,姜绅突然觉的自己好热,他掀开棉帽,仰望星空。

    从此以后,这个世界,我姜绅只有一个人生活了,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但是,我不会放弃,我命由我不由天,总有一天,我也会像姜丰民一样,可以把一座城市踩在脚下。

    “轰”

    就在这时,二月的天空突然响起一巨雷。

    夜空中,刷,一道像闪电一样的光芒从市政府大院划到城中,流星一闪而过,姜绅心中一震。

    二月响雷,天地异像。

    这是什么情况?

    他此时刚刚走到一个拐角处,突然就听到脑海中一声狂笑。

    “哈哈哈,好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你以为,你是黄正---”嗖,随着这笑声,姜绅眼前一黑,觉的一道黑色的影子像乌云一样往自己脑海中猛的撞击进去。

    “啊---”扑通,姜绅摔倒。

    轰,脑海中出现无数神秘的图像。

    “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我纳兰不败一生纵横,最后却要死在自己手中。”

    “这就是真正的玄门世界,为了利益什么人都可以牺牲,纳兰不败,你以为你拥有一切,权力、财富、女人,其实,你什么也没有,而我黄正,有无数的好兄弟,能同生共死的好兄弟。”

    “说吧,还有什么遗愿,念你一世英雄,能办到的,我黄正一定为你做到。”

    “洪荒出混沌,我自纪元中,天地无恒古,唯有我一人”

    那老者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当走到姜绅的眼前之时,微微抬起头,草帽下出现一张无比苍桑的脸。

    “啊---”姜绅猛的坐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别乱动。”香气涌起,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小姑娘出现在姜绅的面前。

    她长的不是很漂亮,但是非常耐看,急急忙忙走上来,一把就将姜绅按了下去。

    “嘻嘻,你,真厉害,被雷劈了都没死,叫什么名字,家庭住址---”小护士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手上拿着一本本子和一枝笔,一眨不眨盯着姜绅。

    我草,我被雷劈了?姜绅先是呆了呆。

    然后左看右看,自己原来是在医院中了,不知是谁这么好心送我到医院来的。

    “喂,问你话呢,不是被劈傻了吧?”小护士伸出五指在姜绅面前挥了挥,俏皮的笑道:“穿越了?神仙附体?有没有异能?看的到我的内衣吗?”

    最后一句话,说的姜绅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你,你网络小说看多了,呵呵呵。”姜绅一笑,笑的胸口就觉的剧痛:“啊,好痛。”

    “当然痛了。”小护士又变的一本正经:“你倒下来,撞到地上的一块砖头了,还好是胸口撞到,要是头撞到,嘿嘿嘿。”小护士手上的笔,抵着自己的嘴在笑。

    姜绅这才有空打量一下她,大概二十岁左右,应该是新人护士,瓜子脸,大眼睛,脸蛋很耐看,贴身的护士装,把她的翘臀完美的展现在姜绅的面前,若是夏天的话,她下面会不会穿着黑丝?

    姜绅脑海中顿时闪过不久前刚看的岛国某动作爱情片。

    “你看什么?真的能看穿我?”小护士倒是一点不怕生。

    倒不是这小护生自来熟,实在是姜绅长的还算帅哥。

    他继续了姜丰民几乎所有的长相优点,姜丰民当年,就是靠这张脸泡上的唐海蓉,姜绅从脸型来看,和姜丰民有六分的相似。

    “是啊是啊,我有异能呢,看到你好像没有穿内衣么。”姜绅的心情,随着小护士的撩拨也活络起来。

    “啊?--”小护士惊叫,双手死死的抱紧胸口,一张脸上血色全无:“你,你真的能看见?”

    不是吧,姜绅一脸黑线,我随口说说的。

    “哈哈哈。”小护士也大笑起来,脸上全是调皮的神情,你以为我真没穿啊。

    草,给耍了。姜绅的脸更黑了。

    “喂,问你话呢,叫你家里人来接你啊。”小护士又拿起了笔。

    “------”姜绅先是一愣,接着表情冷落下来:“我,我刚到东宁市,没有家人。”

    “不会吧。”小护士有点意外:“我不耍你了,你别开玩笑啊,还有一千四百八十六块医药费需要付呢。”

    “-------”就这么躺一下,一千四百块没了?我草,姜绅拿起床边的外衣,摸了半天,掏出五百多块。

    “我身上就这么多---”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他母亲为了扶养他长大,读书,倾尽所有,到死之时,留给姜绅只有几万块钱。

    姜绅为他母亲买了最好的地,最好的骨灰盒,风光大葬之后,身上就留了一千块,带着一个大拖箱就来到了东宁市,结果在车上睡个觉,大拖箱还被人偷走了,如今全身,除了衣物就只有五百多块。

    “----”小护士仔细的看着姜绅的双眼,那淡淡的忧伤,带着晶莹泪珠的眼睛,顿时心就软了。

    “我们救护车正好经过那里时救下的你,救护车费可以不要,不过我要请示上面,你再躺躺吧,看看能帮你省多少钱。”小护士弱弱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看着小护士离去,姜绅苦笑一下,抬头看了看这房间,标准间啊,黑啊,问都不问先送到标准间,这一天也要两百块吧。

    就在小护士转身离去的刹那,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男人大丈夫,动不动双眼流泪,真是丢人。”

    “谁?”姜绅顿时吓了一大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