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4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胸大无脑
    第二章 胸大无脑

    “轰”

    又一股画面在刹那间涌进他的脑海中。

    这次,比刚才的更加清晰。

    “叛徒”

    “永恒不破真我拳。”

    “砰,砰,砰。”

    浩瀚星空,神秘大战,惊天动地的场面,深深的震憾着姜绅的心灵。

    一拳打破一个星辰,一步跨出一个星系,神话中的传说,西游中的如来也不及如此。

    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姜绅就好像看到了一场最眩目的好莱坞玄幻大片。

    “纳兰不败,你叫纳兰不败?”

    “不错,我曾经叫纳兰不败,而我以后,就叫姜绅。”

    “什么?”姜绅一听,吓的亡魂出窍:“你,你什么意思?”

    这是网络玄幻小说中的借尸还魂吗?他要夺我的身体?为什么,为什么天下这么多人,你不去夺别人的,却要来夺我的。

    “你慌什么。”纳兰不败的声音高高在上,气势无双。

    “我所在的世界离你们地球不知有相隔了多少个星系,无穷的宇宙,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回去了,我苟延残喘活到现在,夸越无数星系,才逃到这里,我力已尽,不能长存,要不是听到你的心声,像黄正那般,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岂会落到你的身上。”

    “哼,没钱没权,一事无成,以我纳兰不败的身份,其码也要找个你们的什么省长部长。”

    “那你出去好了,我又不要你在我身体中。”姜绅大怒,少年热血岂容他人侮辱。

    “哈哈哈,好,有志气,我就看你,有多少志气,来来,拜我为师,跪下磕头。”纳兰不败纵声狂笑。

    “滚,想都别想。”

    “你不想救回你的母亲,不想把你父亲踩在脚下?”纳兰不败的两句话,如晴天霹雳震荡人心。

    “嘶---”姜绅紧紧的握着拳头。

    “你看到我们的世界了,打破天地,横行宇宙,你们小小的地球和银河星系和我们相比,简直就是宇宙中的乡巴佬,没有开化的土著,我时间有限,生命到头,你如果还想继承我的衣钵,就跪下磕个头吧。”

    纳兰不败也是心中大怒,当年他在恒古学院,多少人哭着喊着要做他奴隶,现在反而要和颜悦色的哄一个少年。

    “我---不”姜绅思索再三,决不磕头。

    我姜绅只跪母亲,不跪天地,就算是我父亲也不会让我下跪。

    你自己都快死了,还说可以起死回生,当我白痴啊。

    “哎”纳兰不败失望的长叹。

    以他一生的骄傲,姜绅说不,让他比死还要难受。

    “行了,我不逼你了,我时日不多,又没有旁人,就把我一生的衣钵传授给你,以你的天资,和地球的环境,估计终生不可能进入虚仙境,不过,让你在纵横地球也绰绰有余。”

    “不过你要记住,我纳兰不败,一生纵横不败,就算最后一战,也只是输在自己的手里,你在地球,千万不要坠了我的名声---”

    轰,随着纳兰不败最后的话音,无数密密麻麻的图文像蚂蚁一样进入姜绅的体内,与此同时,姜绅觉的自己身体一颤,好像有一股气流般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突然化解,钻心的痛苦遍布全身,这种感觉足足半分钟后才全部消失。

    啊,姜绅回过神来,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都是发泻不了的力气,恨不能现在就找一个人打上一架。

    “宋医生,宋医生,那男生真的很可怜,家里没有人了,又没带钱。”小护士的话突然传进了姜绅的耳朵。

    叭,叭,叭,姜绅耳朵一动,听到远处两种不同的步伐。

    草,小护士离我起码十米以外,竟然被我听到了。

    我成了武林高手?姜绅激动万分。

    “小方啊,我们是医院,不是慈善院,再说,人家这么说,你就信了?你别看他长的斯斯文文的,现在的社会,外表英俊的衣冠禽兽不要太多。”

    “我帮你算过了,救护车的费用不算,收回一些开出的药,他挂的盐水,外伤敷药,还有床费,七百块不能再少了。”

    “不能再少了?”

    “都是电脑出的,又不是我说了算?这药收回来,我都要被主任骂。”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很快就来到姜绅的房中。

    姜绅感激的看看小方,小方的脸红红的,看的出有点小兴奋,她帮了一个帅哥,心如小鹿,咚咚咚。

    宋医生看了看姜绅的衣服,有件阵旧的破军大衣,让他眼中闪过一丝鄙视。

    现在都是羽绒服了,你十岁的少年穿这破军大衣什么意思?

    “出院不?”宋医生冷淡的问。

    “嗯,谢谢宋医生。”姜绅又转过头来:“谢谢方姐。”

    “嘻嘻。”小方护士微微一笑,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姜绅会知道他们姓什么。

    “你带他去办手续吧。”宋医生看看姜绅伤势的心情都没有,吩咐几句转身离去。

    “方姐,我,我只有五百块。”姜绅弱弱的道。

    “我帮你垫其余的。”小方护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脱口而出。

    姜绅比她年纪还小,又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姜绅那淡淡的忧伤,一直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这--”姜绅想说这怎么好意思,但是,这太假了,他只能点点头:“我会还你的,一定。”

    社会是现实的,但是小方护士,看着姜绅清澈的双眼,就觉的完全可以信任。

    “这倒不急,你还在上学吧。”两人一边闲聊一边离开。

    姜绅穿着毛线衣,与她肩并肩,一起离开。

    “市一中。”

    “高中生啊?高三?”小方护士回头看了下:“你的大衣。”

    “不要了。”姜绅心中冷笑,这是姜丰民留下的,从此以后,再也不要了。

    “外面好冷的。”

    “我有异能。”姜绅一本正经。

    “---嘻嘻,你是转学来的。”

    “嗯,下学期上学。”

    “高三这么关键,还转学啊?”

    “我有异能。”

    “嘻嘻。”小方又被姜绅斗乐了,两人谈笑之间来到交费的窗口。

    姜绅不好意思的掏出五百块,小方护士也为他拿出二百多块。

    就在小方护士替他交钱的时候,两人身后有人轻笑出声。

    “方柔,又谈男朋友了?哟,好像是老牛吃嫩草啊。”

    “呵呵呵。”

    数声娇笑中,姜绅回过头,就觉的眼前一亮。

    两张精致迷人的脸蛋映入他的眼前,两个女护士,身穿淡蓝色的护士服,面带不屑,笑看着方柔。

    这两个护士,都比方柔漂亮,其中一个更是胸部高耸,呼之欲出,偏偏胸前都有一个小小的牌子,上面写着‘实习’两个字。

    方柔脸上一红,没有理她们,帮姜绅付了钱后,向他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走了。

    “怎么了,转了正就开始养小白脸了?就你这工资,养自己都不够,还养小白脸?”那胸部高耸的实习护士,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来搂了搂自己的发梢。

    姜绅余光一扫,看见她手上带着一块闪亮的手表。

    可惜姜绅根本不懂是什么牌子,很无视的过滤了她这炫耀的动作。

    “我们走。”方柔似乎有点怕这两人,拉了拉姜绅,两人转身就走。

    那两实习护士还紧追不放,快步跟了过来。

    姜绅一看,突然停下猛的掉头。

    “啊--”姜绅的动作,吓的两实力差点惊叫出来。

    “干什么?”大胸护士,惊恐的看着姜绅。

    “你的嘴巴,比你的脸臭多了,死三八。”姜绅挑衅的看了看她高耸的胸部:“注水了吧,整过没有?真是胸大无脑。”

    “你---”大胸护士差点气的胸都爆掉。

    “你什么你,你再说,老子把你的脸划掉,贱人。”姜绅恶狠狠的恐吓大胸护士。

    “嘶”两护士一听,吓的脸都绿了,另一个一把拉住大胸女,两人转过身,夺路而逃。

    神经病,神经病,大胸女一边狂奔,一边不停的咒骂。

    “咯咯咯--”方柔笑的腰都直不起来:“姜绅,你,你怎么这样,你还是高中生啊--。”

    她笑骂着姜绅,眼中却全是温馨。

    这一刻,她真希望姜绅就是她的男朋友,可以保护,痛爱着自己。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方柔很快忘掉这种想法。

    那两实习护士,一个叫李忆容,一个叫马晓霜,和方柔同时从卫校毕业分配进来,两人都比方柔漂亮,经常身边斩男朋友换着不断,到了医院,更是以为实习转正十拿九稳。

    谁知道方柔业务比她们强多了,加上为人真诚也受同事喜欢,比她们两位美女还率先转正。

    这还得了,这简直就是逆天之举,在两位美女的眼中太不科学了,所以,从此以后,处处和方柔做对。

    “谢谢你姜绅,你今天,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方柔的小脸又是红红的,把姜绅送到医院门口,心中还沉浸在刚才的痛快中。

    “她们这么贱,不值得你和她们动气,这种小事,就应该我来。”姜绅嘻皮笑脸,转过头看看外面。

    不知不觉,在医院睡了一晚上了,昨夜入院,转眼就已经是早上了。

    “我要走了,方姐再见。”

    “再见。”方柔挥挥手,想问姜绅的手机号码,却不好意思。

    他只是个高中生,高中生,方柔死劲的在说自己。

    姜绅笑了笑,挥手而别,转过身大步走上街头,一路头也没回,很快消失在方柔的视线中。

    对他而言,今天已经是他人生的新的开始。

    用纳兰不败的话说,今天才是他纵横世界的第一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