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4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俏寡妇
    第三章 俏寡妇

    身穿毛线衣的姜绅走在街上,剌骨的严寒对他来说完全无效。

    他觉的全身火热,有用不完的力气。

    只要自己精神一集中,甚至可以听到百米之外某一个人的说话声音。

    他觉的世界太奇妙了,有种整个世界都在自己掌握中的感觉。

    他一路走,一路试验,然后发现,只要自己注意力放在某一个人的身上,最远可以听到两百多米外的某人,在轻声的聊手机。

    这大概就是古书中的千里耳吧?

    他得到纳兰不败的记忆,在纳兰不败所在星系中,他们都叫玄士,玄士之上就是传说中的神仙。

    纳兰不败生前,已经是相当强大的神仙。

    他最后的意志和记忆全部都留给了姜绅,姜绅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神境一重的玄士。

    神境一重,是纳兰不败眼中最差的境界,姜绅不知道这神境一重有多强大,但是他现在觉的,自己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

    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学会纳兰不败的法术,这才是我纵横世界的倚仗,姜绅边走边想,体内不停的运转着纳兰不败传给他的一门神通术。

    然后突然就觉的自己饿了,非常饿,很想大块大块的吃肉。

    他看过小说,古代的高手,武功越强,胃口越好,听说传艺东土的达摩,一顿能吃掉一头牛,就是因为他功夫高,消耗也大。

    “油条烧饼,油条烧饼---豆浆油条---”

    “油条烧饼,---豆浆油条---”

    路边不远处,两个不同的声音,却都很好听,像软绵绵的情歌传进姜绅的耳中。

    他转过头去,大概两百多米外,有一个摆在巷边的早饭摊。

    “好饿啊。”姜绅摸摸肚子,然后摸摸口袋。

    五百块整钱付了医院,右捞右掏,终于摸出两个硬币。

    可以吃点东西,他快步过去。

    走到前面仔细一看,眼睛又是一亮。

    两个女子,应该是母女两人,其中一个三十多岁,容貌秀丽,肌肤雪白,看上去非常有成熟少妇的风韵,尽管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仍然掩盖不了她成熟迷人的身材。

    另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虽然很小,却和母亲一样已经是个美人胚子,可能是放了寒假,在陪这少妇一起做早餐。

    “油条烧饼,---豆浆油条---”小女孩学着大人一样,不停的叫喊,帮母亲收钱,收拾桌子,甚至端弄递送。

    姜绅看了一眼,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十岁的小孩,就算是自己也正在母亲的爱护下享受童年,这个小女孩,这么冷的天,没有懒觉睡,还要陪母亲出来做生意。

    “老板娘,两块钱可以买什么?”姜绅找个位置坐下,笑吟吟的问。

    “啊---你不冷啊,快,快,先来一碗热豆浆。”少妇一看姜绅穿着毛线衣,就吓了一跳。

    “双儿,快点,给大哥哥盛一碗热豆浆。”

    少妇说着,手中已经拿着两根油条,两个烧饼端了过来。

    姜绅一看,按东宁市的物价,这油条和烧饼就不止两块钱,忙道:“老板娘,我可只有两块钱。”

    “呵呵,算大姐送给你的。”老板娘看着文弱,说话倒很是爽快。

    “大哥给,豆浆,我们自己磨的黄豆,自己做的。”小女孩放下豆浆,甜甜一笑转身走了。

    姜绅也正饿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口就吃,狼吞虎咽,没一会功夫,两根油条和两个烧饼就被他干掉了,一碗豆浆也底朝了个天。

    “大哥哥,双儿送给你的,嘻嘻。”小女孩又端了一碗豆浆上来。

    这怎么好意思?姜绅已经是占了别人偏宜了。

    “没事,下次,你记得带过来补上就行。”老板娘笑笑,不是白送的,你将来可以补上。

    你真会做生意,姜绅也笑了,就她这态度,这生意一定做的长久。

    小女孩话音刚落,姜绅后面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板娘,给我一百根油条,两百块烧饼。”

    刷,老板娘的脸色顿时变的更白了。

    “快走,快走。”小摊上其他几个客人纷分起身,有的还扔下了钱,有的钱都没扔直接逃走。

    姜绅回头一看,四个地痞一样的青年,有的嘴里叨着烟,有的拿着火机,还有一个拿着一把瑞士军刀在挥来挥去。

    其中一个头发有一搓是小红毛的,抬起脚来,叭的一下踩到其中的一张桌子上。

    “快走,你先走。”老板娘急的看了看姜绅。

    姜绅好像没听见一样,回过头看着那四个青年。

    “看什么看,吗的,还不走,我草,挖了你的眼睛--”叨烟的呸的一下,把口中的烟吐到桌上的一碗豆浆中去,作势就要冲上来给姜绅一拳。

    “东哥,东哥,别别”老板娘三步并两步,一下子冲到姜绅面前:“有话好说,这是我表弟,不懂事,不懂事,你别见怪。”

    “表弟,快,向东哥说对不起,你还不上学去,站这里干什么。”

    “吗的,你个死寡妇,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表弟出来?欺我们没上过学?放寒假了,上什么学?”东哥推了老板娘两下,一双贼手不时的想摸老板娘的屁股。

    老板又羞又急,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这个月的钱不是交了吗?”

    “东子。”小红毛一看东哥动手动脚,勃然大怒,老大还没上过,你就想上?我草你。

    东哥被他一叫,回过神来,嘿嘿一笑,后退两步,然后想起什么,狠狠瞪了姜绅一眼。

    “红毛哥,小寡妇太漂亮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是你想念的吗?”小红毛就叫红毛哥,是城东这一带的地头蛇,混混称的上,黑道还算不上,最多就是欺负这种孤儿寡母的。

    不过他的老大可不得了,城东一带有名的混子,别人都叫大华哥。

    “你上次交的是大华哥的费用,难道我红毛哥的这份,你不用交?”小红毛说着,抓起一根油条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道:“这个月就少一点,三千块,快点拿了,我们好走人,不妨碍你做生意。”

    “三千?”老板娘眼泪都快出来了:“红毛哥,我一个月才挣多少,大华哥要一千,你要三千?”

    “嫌多啊?那就不要干了,跟着王少,吃香的喝辣的,每月反过来给你三万。”东哥淫笑起来,王少真有眼光,不过,三万就有点贵了,要是我的话,最多五千。

    不过,王少是有身份的人,换成是我,直接拖到车上。

    女人不就是这样,上床之前装腔作势,小兄弟一插进去,吗上就要爽的歪歪叫,我就不信搞不定她。

    东哥还在yy之中,边上一个声音轻笑起来。

    “吗的,老子两天没来城东,什么时候换了老大?”姜绅,叭的一声,学着小红毛一脚踩到桌子上。

    全场一片呆滞。

    那四个痞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姜绅。

    高三的姜绅才一米七一左右,又穿着毛线衣,看上去瘦瘦弱弱,偏偏学着他们一脚踩在桌子,看的要多搞笑就多搞笑。

    “吗的,你吃油条吃傻了。”其中一个混混,很是凶悍,第一个反应过来,操起地上一张凳子就冲了上来,对着姜绅劈头盖脸狠狠的砸了下去。

    他们这些混混,打架就是靠一个字‘狠。’

    镇的住对方,就能大胜,镇不住对方,就转身逃命。

    现在看姜绅还是个学生,管他三七二十一,砸了再说,以大华哥的势力和王少的能量,砸死这小子也没什么关系。

    说实话,姜绅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点也不觉的害怕和紧张。

    这时候的姜绅,觉的自己前世就是万人之王,群龙之首,有种高高在上,号令天下的意境。

    高中生姜绅,根本已经不是现在的姜绅。

    他看着这小混混冲上来,觉的他的动作慢的就像录像带里被放慢十倍的慢动作。

    “我草你。”姜绅抬起脚来,一脚踢在他的凳子上。

    砰,姜绅一脚踢烂了凳子,踢到了小混混的肚子上。

    扑通,小混混足足倒飞出去十五米后,像死狗一样撞在另一边的巷墙上,整个人没有了一丝反应。

    “嘶---”小红毛和东哥等三人的眼都绿了。

    不过,他们都是狠人。

    “吗的,捅死他。”

    “一起上。”

    一个有点胖胖的抡起另一张凳子就冲了上来。

    东哥反手从背后一抄,竟然拿出一短小的匕首,小红毛则挥舞着手中的瑞士军刀,三人凶神恶煞般的从三面围了上来。

    “你们这些杂碎。”姜绅冷笑,身子突然一动。

    刹那间就到了东哥的面前,东哥都没看清,觉的脸上扑通一声,被人重重一拳,打的他两颗门牙当场崩断,啊呀,一声惨叫,摔到在地。

    然后就见姜绅反身一脚,如出一辙,砰,抡板凳的小胖子,凳断人飞,跟着东哥一声惨叫飞了出去。

    这时,小红毛已经找到了姜绅的身后,恶向胆边生,一刀就捅向姜绅的腰间。

    他这种人,打架打贯了,知道腰上一刀是捅不死的。

    不过,捅中了的话,绝对要姜绅难受一辈子。

    “啊---”此时边上观看的老板娘母女也是吓了一大跳,禁不住捂上眼睛,不忍观看。

    “叭”小红毛一刀捅下,却发现被一只大手死死的抓住。

    “我草。”小红毛定睛一看,姜绅血肉之躯抓住了他的瑞士军刀。

    “吗的,小金牙这狗日的,卖我假刀?”小红毛这念头刚起。

    砰,左脸上面被姜绅狠狠一拳,打的整个人扑通,趴到地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