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4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收保护费
    第四章 收保护费

    “叭”

    姜绅一脚踩在小红毛的脸上,把他的脸蛋死死的踩在冰冷的地面上,这种感觉,让他心情舒畅,念头通达。

    “欺负孤儿寡母算什么本事,现在知道城东谁是老大了?”

    “我草你,王八蛋,有种你报个字号,我们大华哥,弄死你---”小红毛是出来混的,输阵不输人,嘴巴硬的不得了。

    “呵呵,还不服气了。”姜绅的气的笑了。

    “小子,你现在道歉还来的及,得罪了大华哥,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东哥摇摇晃晃想站起来,捂着胸口吐着血的在威胁姜绅。

    “有种你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弄死你全家。”小红毛目露凶光,全身杀气,看的出姜绅把他踩在地面上,真是彻底的激怒了他。

    “和我比狠是吧?”姜绅又笑了,抬起头看了下,他们所在的小巷子,没有红绿灯,没有摄像头。

    “老板娘稍等,我一会来结帐。”姜绅弯腰伸手,一把拎起小红毛。

    “你干嘛,你想干嘛。”小红毛被姜绅一拳打在脸上,却是全身痛的用不上劲,有心想挣扎,却软弱无力。

    “你也过来。”姜绅再抓,东哥也被他一把抓了过去。

    另一个胖胖的本来没晕,一看这情况,双眼一黑,装死晕倒,动也不动。

    姜绅把两人像拖死狗一样拖到巷子的角落中去。

    “你想干嘛,你干嘛,你知道大华哥不,你别乱来。”东哥一看姜绅那气势,明显被吓到了。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根本没有这样的冷静和凶狠的目光。

    “和我比狠?我最喜欢别人狠,我看你有多狠。”姜绅抓起小红毛,笑眯眯的看着他:“你说,现在这里,谁老大。”

    “我草你。”小红毛依然嘴硬,他出来混了多年,就不信一个高中生能有多狠。

    “叭”姜绅笑容可掬轻轻一扳。

    “啊---?”小红毛一声惨叫几乎惊天动地。

    十指连心痛,小红毛一根小指被姜绅当场折断,痛的他大冬天的一头汗水瀑布一样的一落下。

    我草,东哥看的眼都直了,他们这些混混,也就拿酒瓶砸砸人,板凳敲几下,谁会下这么重的手折了别人的手指。

    那是电视里的黑社会干的,他们,只是混混。

    “我今天才十七岁,还有好几天才满十八。”姜绅笑嘻嘻,然后用力一拧。

    “叭”小红毛又叫了起来“啊---?”

    “这里现在谁老大?”姜绅抚摸着小红毛第三根手指。

    “别---别搞了---?”东哥脸色如土,慌忙道:“你老大,今天你老大。”算你狠,过了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叫东哥,东哥虽然是混混,也是有一个志气,有操守的混混,今天被姜绅弄的惨了,心中也在发狠,明天一定要找回场子。

    “哦,”姜绅似乎感觉到他的杀气,回过头笑道:“你刚才那只手想摸老板娘的?”

    “嘶”东哥倒吸一口冷笑,几乎要哭了出来:“老大,我认输了啊。”

    “叭”“啊---”东哥惨叫。

    “红毛哥好像还是不服?”姜绅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他这杀意一现,全身骤然变的冰冷,四周的空气都为之冻结,小红毛一看姜绅的眼神,就觉的这斯最少杀过几十个人。

    太诡异了,根本不像是一个高中生。

    “今天我认栽了,你想怎么样?”小红毛也不是白痴,再这样下去,自己更倒霉,他捂着手指,满头大汗,每一个字都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

    “你们是城东的?以后我罩你们,每个月给我三千块。”姜绅慢条斯理说。

    “什么?”两个混混听的眼球都要掉了出来。

    你吗的,收保护费收到我们头上来了?向来只有我们收高中生的保护费,你个王八蛋收我们的?

    不过两人现在心有灵犀,同时点头:“好,好,以后就老大你罩我们。”

    “这样就对了嘛,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有什么需要的帮忙的可以和我说,好兄弟讲义气,哈哈哈。”姜绅刚刚杀气冲天,转眼笑逐颜开,变脸之快让人震惊。

    他拍拍两人的肩膀,两人顿时就觉的有了一点力气,手上的痛苦也奇怪的消弱不少,两人心中暗暗震憾。

    “走,走,我们回去见过老板娘。”

    走到外面,姜绅看了看地上躺在那的两个“你们还在装死,再不起来,老子踩断你们的脚。”

    “别别。”那两个混混,明显不如小红毛有骨气,连滚带爬爬了起来。

    我草,小红毛觉的丢人之极,气的脸色通红。

    “老板娘,我和他们谈好了,以后他们再也不会来收保护费了,大华哥的也不会来收,是不是。”

    姜绅笑眯眯的问小红毛。

    “是,不收了。”小红毛有气无力低着头,眼中闪过丝丝凶光。

    老板娘表情古怪,脸上似乎更多的无奈,很明显,她也不相信姜绅,又不能指责他的好意。

    “你,你快走吧,谢谢你了。”恐怕今天走了,他们明天又要来了,这不是害我么,老板娘很无奈。

    “行了,你们也走吧。”姜绅知道老板娘的心思,他也其实另有打算,挥了挥手,示意四个混混可以走了。

    “那老大,我们先走了。”四人表情恭恭敬敬,但是个个心里都在诅咒姜绅。

    “等下,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姜绅笑嘻嘻的看着小红毛。

    小红毛先是一愣,接着又咬起牙齿来,飞起一脚踢了边上的小胖子:“快,交钱,把钱拿出来。”

    四人七凑八凑,终于凑到三千块钱。

    “老大,您拿好,这是我们这个月给你保护费。”小红毛强挤笑意,递了上来。

    是条汉子,姜绅看他被折了两根手指还能忍住,果然是条汉子,不过姜绅知道,他心中现在已经想了千百种办法要弄死自己。

    “好,这个月的我就先拿了,下个月开始,每月十号之前要交过来。”姜绅现在正缺钱,也不客气,大大方方拿了过来。

    他相信,小红毛不会去报警告他抢劫,他们出来混的,怎么失去的,自然就会用什么手段夺回来。

    “对了,老大,您住那里,叫什么名字,我们下个月在那找你。”东哥也笑眯眯的问了。

    “我叫姜绅,一中高三七班的,现在正在租房子,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们交钱的时候,可以打我电话,139*。”

    小红毛一听,使了个眼色,边上一个小混混,连忙拿出手机打了一下。

    马上,姜绅身上有手机声音响了起来。

    有种,敢留下真电话,小红毛眼中也闪过一丝赞赏。

    “我们走。”四人一拐一拐,相互扶持着离去。

    “小姜,你这是闯大祸了,你知道大华哥吗,他在东宁城很有名的---”老板娘看着他们离去,连忙劝说姜绅。

    “咦,老板娘,这是谁租房子。”姜绅没有理她,反而指了指边上,巷子的墙上,贴了一张通知。

    出租阁楼,每月八百,限女性或带学生家长。

    “啊?--”老板娘愣了下,然后脸上一红:“是我家的,小姜,你要租房子?”

    “嗯,我不想住学校,我租房子,老板娘我能租吗?”

    老板娘犹豫了下,她也应该明白姜绅的意思,这是想留下来罩她们。

    但是你留下来,可能是更大的麻烦。

    老板娘左右为难。

    “娘,娘,让姜哥哥租吧。”双儿在边上,睁着一双大眼睛,拉了拉老板娘的衣服。

    “双儿乖,姜哥哥可以免费为你补习的哦。”姜绅诱骗小双儿。

    这句话让老板娘眼睛一亮,她整天忙着做生意,累死累活,根本没有时间照看女儿,小姜高中生了,起码在学习上能指点一下女儿。

    “好吧,不过,我收你五百块。”老板娘终于点了点头。

    “可以,这里一千,还有五百是那两张凳子的钱。”姜绅递上一千,老板娘摇头苦笑。

    被小红毛他们一闹,今天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而且早饭时间也差不多了。

    姜绅帮着收拾,她们的房子就在这巷子拐角过去几十米。

    老板娘姓徐,叫徐丽,年轻的时候是城东一带有名的美人,后来嫁给一位军人,军人退役后,本来日子是越来越好,但去年她丈夫不小心出了车祸去世,婆家更是把一大笔赔偿统统拿走,一分都没有留给她们母女,从此以后,只有她苦苦的经营这早摊店来维持家里的开销,还好她们有套房子,五楼带顶。

    但是不敢随便乱租,一定要租给女性和带孩子的家长。

    据徐姐说,大华哥,早年经营过赌档,走过私,后来发了家,由黑转白,专门开休闲中心,ktv、饭店。

    徐姐以前在大华哥一饭店上班,被一个叫王少的人看见,惊为天人,念念不忘。

    王少当时就想泡徐姐,但那时徐姐有军人丈夫,王少没动作,后来她丈夫死了,王少托大华哥带话,想包养徐姐,每月三万,吃穿全包。

    徐姐当然不答应,于是大华哥叫了小红毛,三天两头来给徐姐压力。

    据说那王少身份不小,做事讲究,所以大华哥没有强来,就是慢慢磨徐姐,总有让徐姐屈服的一天。

    姜绅和她一路聊天,一路回到她的家中。

    徐丽家五楼带顶,面积不大,下面只有九十多平方,阁楼大概有五十多平方,最关键的上楼楼梯是在五楼徐丽的家中。

    难怪她只租女生和带孩子的家长了。

    这是她们以前自己用的,丈夫死后,没了生活来源,只好出租阁楼,但是楼梯在家中,一般的人还真不能租出去。

    “你在我们家吃饭不,如果吃饭,每月再加一百,不过丑话说前面,伙食一般,不许挑食,我烧什么,你吃什么。”徐丽做事非常爽快,一点没有女人家的扭捏,这大概也是那王少欣赏她的地方。

    “吃,有什么吃什么,我不挑食。”姜绅有点感动,徐姐这是照顾我,一百块吃一个月,吃泡面都不止。

    “好了,你自己去楼上看一下吧,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说,双儿,自己看书玩去,我去洗个澡,做了一早上的烧饼,脏死了。”

    徐丽说着,当着姜绅的面,哧,先把外面的围裙去了,接着一下子就脱掉了羽绒服。

    宽大的羽绒服一去,姜绅看见她里面穿着紧身的黑色高领羊毛杉,下身是一件浅色牛仔裤,上下衣物都是贴身紧靠,玲珑身材凹凸有致。

    就现在不穿围裙的徐丽,看上去就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春少女,姜绅一下子就看的呆住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