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5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想法赚钱
    第八章 想法赚钱

    姜绅下去,却只见到小双儿一个人坐在饭桌上等姜绅。

    “你妈妈呢?”

    “妈妈叫我们先吃,她还有事。”小双儿很乖的递了一双筷子给姜绅。

    姜绅知道徐丽脸上有印痕,所以不敢出来。

    “双儿乖,你先吃。”姜绅走向徐丽的房间。

    徐丽的房间没有锁上,姜绅一推就推开了。

    房中徐丽大概也没想到姜绅会进来。

    “小姜?”徐丽一手拿着一面小镜子,一手捂着脸,眼中全是惊恐之色。

    “是不是小红毛打的?你去见过他们了?”姜绅装腔作势:“那种人渣,你去见他们干什么?我去弄死他们。”

    “小姜---”徐丽着急,一把冲上来就想拉住姜绅。

    她在家中已经脱了羽绒服,里面还是刚才出去的穿着,上身圆领紧身线杉,下身一条包臀小短裙,短裙下面是一双修长的长腿,加上那肉色丝袜,把徐丽曼妙的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

    “你就是杀了他们也没用,没有小红毛,还有小黄毛,没有大华哥,还有大飞哥,这个世界,坏人是杀不完的。”

    徐丽拉着姜绅的手臂,眼中泪水在打着转。

    “我真的无所谓,只想双儿能开开心心的成长,你别为难徐姐了,徐姐只想和双儿,好好的过日子。”徐丽垂下头,不敢面对姜绅。

    她要去陪王少,早晚会让姜绅知道,她觉的很丢脸,但是,却没必要瞒着姜绅。

    姜绅站在那里,与徐丽相距不到一米,徐丽身上淡淡的清香不时的传进他的鼻中,但是姜绅心中却如一片死水。

    这个世界,坏人是杀不完的,你杀了大华哥,还有大飞哥,杀了王少,还有蓝少,还有白少,徐丽的话,深深的剌激着姜绅。

    是的,姜绅谁也不怕,可以纵横无敌,但是徐丽呢?她女儿小双儿呢?姜绅不可能保证永远都能保护她们两人。

    徐丽担心的,真是姜绅现在也未必能做到的。

    卡,卡,姜绅捏紧了拳头,咬咬牙一点头:“走,出去吃饭。”

    他很自然的一伸手,牵住了徐丽的手。

    徐丽被他牵住手,顿时一愣,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姜绅一拉,拉出房门。

    她脸上微红,连忙用劲一抽,抽了回来。

    小双儿低着头在吃饭,徐丽却觉的心跳加速,脸上发红。

    “过两天我想买台电脑,徐姐能帮着上个网吗?网费我出。”姜绅也低着头吃饭,好像家常便话一样,和徐丽静静的交流。

    “家里以前上过,还有无线路由,不过---后来我不怎么用,就停了,去申请一下就行了。”

    “小姜哥哥,用我爸爸的电脑吧。”双儿眨着大眼睛。

    “不用,小姜哥哥去买台新的,到时教双儿打游戏。”

    “好啊好啊,我以前最喜欢和爸爸一起打游戏了。”小双儿兴奋的直叫。

    徐丽看着两人,心中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姜绅一边逗双儿,一边抬起头看着徐丽。

    徐姐说的没错,这世界坏人是杀不完的,靠一双手,我能杀多少?而且现在是法制社会,动静一大,就要引起国家的关注。

    权财权势,这个世上,只要有权有财,有钱有势,什么事不能搞定?只有权势涛天,才能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正所谓,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狗。

    刚满十八岁的姜绅,此时,已经开始构思着自己的权力帝国。

    吃过午饭,姜绅打个招呼就上了大街。

    他要想办法赚钱去。

    他从小红毛那里搞来的三千块,付了一千块房租,付了五个月的伙食,现在还有一千五百块。

    要想个办法,把一千五百块变成一千五百万。

    姜绅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他身上披着一件徐丽丈夫以前穿过的羽绒服,羽绒服有点大,他本来不想穿,但是穿着毛衣在这么剌的天上街,实在是太过扎眼,加上徐丽不停的劝他,只好穿上去了。

    当务之急,先要赚钱,只要有钱了,徐丽就不用上街摆摊,只要有钱了,小双儿也不用这么早起来陪母亲做生意。

    虽然才和她们认识半天,但是姜绅,已经把她们当成自己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怎么赚钱呢?

    姜绅在街上走来走去,不停的开动脑筋。

    要是古代就好了,以我的神通,把皇宫偷盗一空都可以,但如今法制社会不能劫富济贫。

    赌博?赌玉?买彩票?

    姜绅回想着网络小说中的一些赚钱手段。

    要是有赌博的话,以姜绅现在的神通绝对是百战百胜,不过东宁市虽然有一些地下赌场,但是以姜绅现在的见识和人脉根本不知道在那里。

    赌玉?东宁市是有一个出产玉石的县市,不过那是辖区县级市,离东宁市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而且,以姜绅现在一千五百块的资产,恐怕连块破石头都买不到,真正要赌玉,等赚到了本钱,去国外的缅甸,那样也不引人注目。

    彩票的话,如果开奖的地方姜绅知道,以他的神通完全可以控制彩票号码的多少,但是,开奖地都在京城,离这里近千里,而且在那开奖的地方,姜绅更是一无所知。

    哎,怎么赚钱呢?

    姜绅第一次发现,自己与其他人相比,几乎相当于神仙,但是神仙有无奈的时候,神仙也不是万能的。

    这时,他已经走到一家彩票店的门口,抬头看了看门牌,华国足球彩票。

    最近欧州杯激战正酣,足球彩票也是卖的如火如荼,彩票店中人头攒动,还有不少人在那议论纷纷。

    姜绅在家乡横亭县高中也是班上的足球队员,想到好多天都没有看自己心爱的欧州杯,情不自禁走了进去。

    每一界欧州杯都是赌球的盛典,如果我在欧州,如果我能操控一场比赛的胜负,那赚起钱来就爽了。

    据国外媒体预测,全球每年赌球的资金可以办一百次世界杯,仅华国一年地下赌球资金估计已经达万亿。

    万亿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东宁省全省的一季度国民生产总值。

    姜绅看着上面的盘口,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老刘,明天我们东宁华庭队,对战两广恒一队,你说会输几个球?”

    “输几个球?别,千万别,一个是输了就降级,一个已经连胜十二场,你说输几个球?别买进球数,买输赢,两广恒一队赢定了。”

    “就是,这球买的没意思,两广队肯定赢定了,他们后面,十一连胜的京城泰鲁队紧追不累,只差一分,据说两广队的老板徐大印开了一千万华币的赢球奖,平都不会肯。”

    “东宁华庭今年降定级了,两赛季对战两广,目前为止三战皆负,那一场不输三球以上?明天你买两广胜,肯定是对的,不过,这赔率,呵呵,还是算了吧。”

    “你们有病啊,欧州杯不看,看东宁华庭的,我草他佬佬的董华,搞搞房地产就算了,还搞足球,华庭队才第二年就要降级了,狗日的。”

    “可惜了华庭这么好的球市,主场五万人啊,场场暴满,这要降了级,球迷们日子怎么过?”

    “听说董华也出了必胜令,五百万重奖,一定要保级。”

    “保不了,两广要是拿定了冠军,说不定还能放华庭一马,现在京城泰鲁追的这么急,徐大印开了一千万重奖了。”

    店中的一些球迷和票球,你一言我一语,引起了姜绅的关注。

    东宁华庭是国内超级联赛的球队之一,由华庭地产的老板董华注资,据说今年成绩特差,在还有两轮联赛的情况下,只要再输一场就要降级。

    最后两场,东宁华庭一场是对目前联赛领头羊,而且是暂时十二连胜,风头真劲的两广恒一队,可以说,这一场对东宁华庭至关重要,只要输了,铁定降级,如果能打平的话,最后一轮应战的是排名仅在他们之上的另一支球队,还有机会战胜保级。

    出五百万重奖啊?姜绅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很快他就来到东宁市华庭大厦的边上,在离华庭大厦百米之外的网吧中找了一个位置,上了一会网,查了下华庭房产的资料。

    看看四下没什么人注意自己,姜绅微微往桌上一趴,装做好像在睡觉的样子。

    刷,神念一动,就进入了华庭大厦。

    嗖嗖嗖,他的神念像一阵风一样,飞快的在华庭大厦中寻找,很快,就在九楼的总经理室找到了华庭房产的老总董华。

    东宁降级在即,董华脸色阴沉,坐在办公室中打着电话。

    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姜绅收回神念。

    趴在桌上的脑袋有晕晕沉沉,这种神念外放,尤其到了几百米外是非常伤神的,姜绅休息了一会,又玩了会游戏,过了半个小时,嗖嗖,神念再次外放。

    一次,两次。

    第三次的时候,姜绅终于在董华的办公室中看到另一个人。

    东宁华庭队的主教练刘宏。

    “董总,怎么样?”刘宏小心翼翼的问董华。

    “徐大印怕最后一轮翻船,一定要拿这三分,不肯让。”董华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王八蛋,当初宋州的那块地,都是我让给他的,都是搞房产起家的,竟然不给我活路。”

    刘宏一听,脸色更不好看了。

    “刘教练,买裁判怎么样?”董华小声的道:“不能降级啊,这一降级,我这两年的投资就投到水里了,你也知道的,现在房地产又不景气,不是前几年了。”

    “千万不要。”刘宏一听,头摇的和波浪鼓一样:“现在国家严打赌球黑哨,前段时间,曾经赫赫有名金哨裁判也被抓了起来,而且,以我们队的实力,董总,我说句难听的,就算裁判肯帮助,除了判四个以上的点球,不然的话,也很难取胜啊?”

    刘宏心中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论资产和名气,你都不如徐大印,裁判也未必买你的账。

    “买他们的球员?比如守门员?”董华竟然又提了一个让刘宏郁闷的主意。

    刘宏的头摇个不停:“前国脚抓起来三个了,两广恒一队出了一千万重奖,董总打算出多少钱收买?五百万一个?一两个人拿了五百万,也未必能影响到整场战局,他们在恒一队,一年都不止赚这个数,拿了你五百万一辈子都毁了。”

    “哎。”董华长叹,脸色如土,整个人好像老了不少,喃喃自语:“这么说,明天的比赛,输定了?”

    “叮铃铃”董华桌上的古董式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