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5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全部烧死
    第十二章 全部烧死

    滴,滴,汽车头撞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面后,停了下来,汽油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

    夜色下的寒冬并没有多少路人。

    但是来往的车辆几乎都停了下来。

    “呃--”那汽车车门突然打开了,一个似乎喝的醉熏熏的男子摇摇晃晃,挣扎着想从变形的车门中挤出来,这个男子正是前面在商场里的大汉之一。

    “醉驾啊,他死定了,要判刑的。”

    “废话,他好像撞到一个人了,咦,那人呢?”

    “那有人?你眼花了吧---”

    “我看他撞向一个男人的。”

    “没有,眼看要撞上了,他突然打了个方向盘,撞到树上了。”

    “还好,不然给这种醉驾撞死,那就太冤了。”

    有几个路人你一言我一语,突然就见那滴滴的汽油中,呼,迎着寒风一闪,竟然起了火花。

    “不好,要起火了。”人群向四面散去。

    “我草。”那原本醉熏熏的男子,突然就变的眼睛一片明亮,他使劲扭动,想离开变形的坐位。

    轰,汽车突然爆炸。

    “啊--”那人发出凄惨无比的惨叫,转眼之间就被烈火吞噬。

    不远处的姜绅,脸色铁青站在那里。

    就为了买一块玉,那个高个男子,竟然想要我的命?

    如果我是普通的百姓,刚才就被人醉酒撞死。

    醉酒撞死?多么好听的杀人手段。

    遇到有的普通家庭,可能赔点钱后,肇事者连牢都不用坐了。

    竟然想杀我?你真是找死。

    姜绅这是第一次杀人,但是他心里非常平静。

    杀人者,人恒杀之,他一点也不同情这个司机。

    收了多少钱,能让你为别人醉酒杀人,即然这样,你就死吧。

    姜绅看着他一点一点被活活烧死,然后转过身,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没一会儿,东宁市的一处别墅中,刚刚和姜绅争玉石的高大男子,接起一个电话,脸色大变:“你说什么?猛子没撞上那小子,自己撞上大树,然后汽车起火,然后爆炸,猛子死了?”

    我草,这什么玩意。

    高大男子狠狠的挂上电话。

    就算是下雪天,你他吗撞个人都不会?老子只叫你撞残他,你他吗开一百二十码,想撞死他,我草你。

    “怎么了,脸色不好看么?”高大男子的后面,还有一个清瘦男子,半躺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红酒,似乎在慢慢品尝。

    “又有人惹辉少了?以辉少你的脾气,就算不弄死他,也要弄残他的,怎么了,是失手了?”

    “是惹了菲雪,那小子,偏要和菲雪抢一块玉,一块玉才七千多块钱,我出十万,他都不肯让,你说,他不是找死,是什么?”辉少恶狠狠的,眼中闪烁不停,一看就知道又在想什么手段。

    “看来是个乡下人,聪明人的话,看你出十万块,早就知道这块玉拿不得了。”清瘦男子淡淡的在笑:“原来是惹了你的美人,要不是我帮忙,帮你搞定那小子。”

    “不用了,我就不信了,真他吗邪门。”辉少咬着牙,面色有点恐怖:“刚刚我找人醉撞他,吗的,竟然把我的人撞死了,他却没事。”

    “什么?”清瘦男子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原来是高人?”

    “不是,雪天路滑,我的人方向盘失灵,撞上大树了。”

    “草。”清瘦男子鄙视辉少。

    “那你准备怎么办?这仇结大了,不弄了他,今天的事传了出去,你辉少在东城区还怎么呆下去。”

    “那是当然。”辉少眼中杀气冲天,然后摇摇头:“不过,我明天一早要送菲雪去外地,我已经叫人跟着他了,找到他的住址,等我回来,我好好的弄他。”

    “哎,真是没劲,就欺负一些普通百姓。”清瘦少年摇头晃脑:“听说过几天,东城区矿管局长王守杰的儿子,你的老对手王少要回国了,有没有兴趣和他玩玩?”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那王新国在东城区这一块,也是个人物,而且,我是民他是官,民不与官斗,江海,你可别乱来,等我回来再说。”

    “那好吧,不过最近,真的无聊。”叫江海的青年抬头就把一杯红酒全喝了下去。

    离他们数里之外,姜绅慢慢的走近城东的一条小胡同。

    这里是城东旧城,最近这几年,东宁城大力进行旧城改造,这片地方被拆了很多,不过,还有大部份没有开始。

    徐丽的家就隔着这里三条街,但是姜绅却走到了这胡同里。

    旧城人少,夜色的胡同中,只有姜绅一个人的身影在慢慢走着。

    草,这小子要去那里?姜绅身后,一个眼睛锐利,一看就知道可能在纪律部队呆过的男子不紧不慢的跟着姜绅。

    他叫严武,曾经是军中特种部队出身,退伍之后没多久,就担负起辉少的贴身保镖,但是刚才,另一个保镖,竟然为了姜绅被撞死了。

    严武很愤怒,狠不能现在就弄死姜绅。

    但是辉少说了,要等他回来,亲自玩这姜绅,要把姜绅,玩的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辉少是什么人?出身豪门,从小锦衣玉食,没有什么是他想要而夺不到的。

    这乡巴佬竟然敢得罪辉少,他死定了,他祖上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严武不同情姜绅,他们也要生活,跟着辉少才能富贵一生。

    就在他念头转换之间,严武突然发现前面的姜绅不见了。

    怎么可能?以我特种部队的追踪本事,怎么能让他跑了?严武连忙向前几步快跑,急速转过一个小弯,嘶,差点一头撞上一个身影。

    “吗的”严武还好反应飞快,身子一侧,一个凌空后翻,嗖,一把短刀已经拿到了手上,动作非常干净漂亮。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姜绅。

    “咳咳,人吓人,吓死人,小兄弟,你怎么站在这里。”严武一手放置身后,短刀拿在手上,他相信姜绅发现不了自己是跟踪他的,强笑着和姜绅说起了话。

    “我看你跟的太累,所以等你一会。”姜绅嘻嘻的笑着。

    原来认出我了,严武一听,刷,短刀就到了胸口,狞笑道:“小子,你大概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了吧?”

    “我犯没犯错我不知道,不过,你肯定要倒大霉了。”姜绅嘻皮笑脸,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电脑箱。

    “我给你一个机会,要么和你伙计一样被烧死,要么告诉我,你老板住在那里?”

    “什么?猛子是你杀的?”严武又惊又怒。

    原以为是意外,没想到是栽在你手里。

    “拿命来。”严武和猛子也是同年的好兄弟,受姜绅一剌激,那里顾得了辉少的话,身子一纵,持刀就冲了上去。

    “就凭你?”姜绅冷笑,不避不让,一步向前,嗖,伸手之间一把就抓到了严武的手腕。

    严武顿时觉的全身力气一泻,眼看着姜绅反手一拧,扑哧,短刀插进了他自己的胸口。

    “唔---”严武绝望的跪了下去。

    没想到,看上去的弱弱少年,竟然这么狠。

    严武也只是想挑了他的脚筋拿回去给辉少处理,这少年直接一刀就捅进了他的心脏,这才叫无法无天。

    “你---”你他吗真狠,严武觉的全身力气在慢慢消失,一点一点趴伏到地上。

    刷,此时姜绅神念一动,就要试着控制严武。

    他的神念一进去,严武身体一振,脑海中像是被针剌了一样。

    “你老板是谁,住在那里?”姜绅阴阴的问。

    但是他这神念意人,可以控制营业员,控制路人,但是对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却有点难度。

    “我---不---知道----”严武捂着自己的伤口,猛一摇头,脑海中意志坚定,在抵抗着姜绅,他似乎感觉到姜绅在控制自己,他以为姜绅是用的催眠术。

    拷,姜绅也发现了,神念意人在他手中也不是无敌的神通,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控制,像这种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一定要先摧毁他的斗志。

    “不说。”姜绅伸手一拔一插。

    “扑哧”又是一刀剌在严武的下腹。

    “啊---”严武痛的狂叫,而且故意叫的很大声,可惜他不知道,无论他怎么叫,都不会有人听见。

    这一刀剌下去,严武离死也不远了,刹那间意志被消弱,脑海中变的昏昏沉沉。

    “你老板是谁,住在那里。”姜绅继续用神念意人。

    “我老板是宋世辉,竹埠镇‘明天矿业’老总的儿子,本来住东宁宾馆,不过今天晚上好像要去见一个朋友,我也不知道他住那里---”这次严武终于抵挡不住了。

    乡镇矿老板的儿子,哼,这些基层的人,做事真是不择手段,肆无忌惮。

    姜绅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猛的举手,砰,一掌拍到严武的身上。

    呼,严武全身都在瞬息之间燃烧起来。

    “啊---”严武惨叫,不停的在雪地上翻滚。

    而姜绅回过身,提起笔记本电脑,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咚咚咚”姜绅回到家敲门。

    大门打开,露出一张美丽的笑脸:“快进来,外面冷。”

    徐丽伸手把姜绅拉了进来,轻轻的帮姜绅把他身上的雪花拍落,宛如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

    “我都忘了,明天去帮你配把钥匙,电脑买了?那还要去开通一下网络,怎么不帮自己买几身新衣服?”

    徐丽一边说一边帮他清理身上的雪花,她大概准备睡觉了,穿着厚厚的棉睡衣,但是因为是家中,里面似乎没有穿什么。

    在她蹲下去为姜绅拿拖鞋的时候,姜绅余光一扫,看见她胸前衣领处一片雪白,隐隐都能看见一条深深的白沟。

    “楼上卫生间可以洗澡吗?”姜绅移开目光,徐丽身上,他早就全部看的清清楚楚。

    “楼上只有冷水,夏天可以用,你在下面洗吧,有换洗衣服吗?”

    “---”姜绅挠挠头,刚才忘买了:“算了,我明天洗吧,明天买了内衣再洗。”

    “家里有新的,他还没用过。”徐丽好像想起什么,眼中有点湿润。

    又是你丈夫的啊,姜绅看着她转身离去,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

    他脑袋里在胡思乱想,没等徐丽回来,就已经走进了浴室。

    抬头一看,嘶,浴室左边洗脸刷牙的地方,竟然挂着两件黑色的文胸,还有一条粉色的内裤,这不是徐姐的吗?

    这两天断断续续的下雪,徐丽的换洗衣物也没有地方晒,暂时放在了浴室之中。

    一看到这三件衣服,想到当天神念看到的徐丽身躯,姜绅一下子觉的全身都有点火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