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6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城东绅哥
    第十四章 城东绅哥

    原来是一个女儿,一个护士?

    以姜绅的听力,跑出去一百多米,依然把他们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这大叔也正是,大冬天带着女儿、护士来爬山?

    姜绅很快就忘了他们,因为他神念一扫,五百米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狂跑一下。

    看看我的追星赶月有多快。

    姜绅估算了一下与山顶的距离,然后运转神通,一步登山。

    嗖,空中拖出一道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的身影,人影一闪,姜绅就站在了山顶某处。

    呼,姜绅又有点头晕了,好在这里的空气中有淡淡的灵气存在,让他呼吸之间就可以恢复起来。

    与纳兰不败一步千里相比,我刚才这一步,大概迈出了三四百米,我用了两步,就从山下跨到了山顶。

    以姜绅现在的速度,全力发动没有顾忌的话,一秒钟可以跨出近十步。

    也就是说,他一秒钟可以迈出三四千米。

    一般手枪子弹的初速度也就二百到三百多米每秒之间。

    超音速飞机也就大于三百多米每秒。

    换句话说,姜绅要是有足够的持久力,飞在半空的话,速度是飞机的十倍。

    不过,姜绅刚才试了下,全力运转追星赶月,最多五十步恐怕就要力尽而竭,然后晕倒。

    仙气不够,不能持久,男人,还是要持久。

    姜绅摇头苦笑,往前走了几十步,很快就看到一座阵旧的寺庙。

    这是座几百年的古庙,虽然没有经受过战火的破坏,但是也很久没有修补过,远远看去,非常阵旧。

    据说东宁市曾经有领导提议修补一下,后来又被另一个领导以保持复古原味的理由反对掉了。

    姜绅走到庙前,神念一扫,整座庙里都散发一股淡淡的气息,这种气息,不是灵气,像是佛门的香火气息。

    庙里有好几个和尚,但还没有客人,咦,还有几个摄像头。

    姜绅神念扫了一遍,庙中没有什么对他修练有用的东西。

    姜绅微微有点失望。

    东华山,也算是名胜古山,没想到除了有一点灵气之外,竟然没有什么可以对修练有用的东西。

    他连庙门也没进,走到山顶的一处高峰处,抬头看向四面八方。

    东华山东面是城郊区,西面还有一大片山林,其中市林场就在西面不远处。

    连绵起伏的山林,像一只沉睡的雄狮,一眼看去,远处都是白茫茫的,只有东华山上的积雪,似乎早就融化。

    只是站在高处看了几眼,姜绅就觉的自己体内气血滚滚,仙气涌动,刹那之间,修为似乎又有进增。

    难怪古代的道门都要在山中潜修,姜绅心中也几乎涌起一种以后干脆隐居山林,潜心修练的冲动。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看了一会,然后准备转身下山,却在这时,余光一扫,发现山下某处似乎有一道亮光一闪而过。

    亮光?像是金属反射的光芒。

    那片山林,好像是市林场所在,与东华山,仅一条山路之隔。

    姜绅用眼光估算了一下,直线距离好像超出了五百米,是他神念都不能扫到的地方。

    要不是他现在眼光也变的锐利,那道光芒他都感觉不到。

    姜绅想走,但是看那片丛林,密集无比,别说冬天,就算是旅游旺季,也很少有人去那片丛林。

    就这么想了下,那边刷,光芒又闪动了一下。

    有人,真的有人在。姜绅看出来了,那边肯定有人。

    那就过去看看。

    姜绅四下打量,整个山顶寂静无声,这里,没有人,没有摄像头。

    嗖,他一飞冲天,追星赶月,一步就从东华山跨起,然后人在半空,以比一枝飞箭还快的速度,落到林场之中。

    整个过程,如同兔起鹘落,速度飞快,一秒钟不到,就换了一个山头。

    落到那边,神念再扫,终于看到是什么情况。

    市林场的一片丛林中,三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围着一个清纯绝色的少女。

    这少女大概十七八岁,应该还是学生,扎着两条长长的马尾辨。

    本来扎两条辨子在城市的学生中很少看见,因为可能会被人说成村姑,但是这少女天生丽质,清纯可人,两条辨子配上她,硬是多了七分清新。

    “吗的,癞皮丁这狗日的,怎么生个女儿这么漂亮?”

    “我瞧着也不像亲生的,会不会这狗日的抱来的。”

    “胸毛哥,能不能上了这小妞啊,看着真是心痒痒啊。”

    “哈哈哈,就是,就是。”

    两个男子,手上都持着一把长刀,你一言我一语,吓的那小女生缩成一团,不过,她的眼神没有惊叫和害怕,似乎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

    姜绅从她的眼神中,看到更多的是坚强和无畏。

    “哭啊,叫啊,再不哭,我叫他们剥了你的衣服。”叫胸毛哥的拿出手机,恶狠狠的吓唬小女生。

    小女生全身一颤,睁着一双无助的大眼睛看了看他,然后低头抱胸,缩在一棵大树下面,咬着牙齿没有反应。

    “咦,他吗的。”胸毛哥把手机摇了半天:“这里信号这么差,我草,你们跑这么远干什么?”

    胸毛哥一个手下,摸摸脑袋:“不是你说离的远安全一点,万一癞皮丁不给钱,我们先奸后杀,然后可以就地埋掉。”

    “就是,就是。”

    两个手下挥舞着长刀,又说了一句吓人的话。

    小女生一听,表情呆滞,似乎没什么反应。

    “原来是绑架勒索。”姜绅此时已经接近了他们,闻言之下,哑然而笑,这绑匪够呆的了,到了这里,竟然信号不好,打不出去。

    “草,草,一点信号都没有。”那边胸毛哥勃然大怒,连忙挥手:“走,往下走点---咦,有信号了。”

    只见他飞快的拔了一个号码,很快那边就有人接听了。

    “死丫头,待会声音给老子叫大点。”胸毛哥故意设定免提。

    “喂,喂,谁啊,大清早的----”

    “癞皮丁,十万块到底你给不给?”

    “原来是小毛啊,你个狗杂碎,丁哥都不叫,我给吗啊,给你老妈,叫她来陪我好吗---”

    “-----”姜绅本来是要准备出去了,闻言之下一脸黑线,这什么老爸啊。

    “癞皮丁你有种啊,来,来,听听你女儿的声音。”胸毛哥走到少女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啊--”少女愤怒的挥起双手。

    “吗的。”胸毛哥按了按少女的头,逼着她叫了几声,然后对着手机大叫:“你给老子听着,今天中午十二前,我帐上没这十万块,你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喂喂,你说什么?什么?”

    “喂喂,信号不好么,吗的,小毛你再说一次。”

    “喂,喂,我草,什么手机,嘟,嘟----”

    胸毛哥目瞪口呆。

    少女脸色苍白。

    姜绅相当无语。

    “吗的,胸毛哥,癞皮丁装啊,狗日的连女儿都不要了?”

    “吗的---”胸毛哥挠挠头,重新走回少女面前:“死丫头,他是不是你老爸?”

    少女咬着嘴唇,抬头看看了胸毛哥用冰冷的声音,很冷静的道:“当然是我爸,不过要是你想拿我换十万块,你想都别想。”

    “杀了我吧。”少女一昂头,脸上赫然又是一副决然之色。

    “草,江湖传言是真的啊,胸毛哥,听说当年癞皮丁输的没钱,把老婆抵出去,逼的他老婆跳楼自杀了。”

    轮到胸毛哥满脸黑线看向那少女,少女死死的咬着嘴唇,脸上虽然有惊恐的表情,但是眼神却很坚定,那好像是一种对父亲的憎恨。

    “晦气,晦气----今天又是白干了。”胸毛哥摇头晃脑。

    “没白干啊。”边上一个脸色黑黑的,吱着牙笑:“胸毛哥,这小美人,不干白不干啊。”

    “胸毛哥,不是你说的,他老爸不给钱,先奸后杀,然后埋掉。”黑鬼笑嘻嘻的,把长刀插在身后,狞笑着就向那少女走去:“我替你剥衣服,你先上,你先上--”

    “滚开。”胸毛哥飞起一脚,做势把黑鬼逼开。

    然后一指另一个长的有点胖胖的男子。

    “焦皮,你不一直说自己还是处,胸毛哥给你机会,这小妞,可能也是个处,上了她,你先上,我再上。”

    “什么?”焦皮一听,脸色就变了,说话也开始结巴:“胸毛哥---你---你不是说---吓吓她的嘛---冤有头债----有主,欠钱的是她老爸---不如----算了吧。”

    “我草,你说什么?”胸毛哥一把拎起焦皮的衣领:“十万块啊,吗的,十万真可以给你找多少小姐,让你爽了?癞皮丁不给钱,玩他女儿一下不过份吧?”

    “焦皮,你不上,我可要上了。”黑鬼口水都流了出来。

    “他不上,我偏要让他上,焦皮,你上不上?”

    “让,让,黑鬼上吧。”焦皮看了看少女,低下了头。

    “没出息。”胸毛哥,一把将焦皮推到地上。

    “黑鬼,脱衣服。”

    “好。”黑鬼大喜。

    “吗的,叫你脱这丫头的,就脱她裤子,焦皮,你给老子把小拿出来。”胸毛哥,这是要硬来了,逼着焦皮上那少女。

    “别,别,胸毛哥,别逼我啊---”

    “啊,滚开---”少女也在尖叫。

    不行,要出马了,姜绅看到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喂喂喂,天寒地冻,你们要搞也要回家搞啊?冻着小妹妹没关系,要是冻着小弟弟怎么办?”姜绅笑眯眯的登场了。

    拷,场上四人都是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大清早的还有人跑到这里来。

    “你----”胸毛哥目瞪口呆看着姜绅,微一打量,发现好像也是个学生。

    “小子,江湖办事,闲杂人等,有多远滚多远。”黑鬼抽出长刀,拿着刀背在手上,叭叭敲的乍响。

    “那条道上的?”姜绅摸摸鼻子:“城东绅哥听过没有?”

    “城东绅哥?”胸毛哥三人吃了一惊,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迷茫,这小子是跟绅哥的?哪个绅哥?

    “我就是城东绅哥。”姜绅指了指自己:“放了她吧,你们可以走了。”

    “吗的,耍我。”黑鬼一听,勃然大怒。

    刷,刀光一闪,黑鬼冲上来对着姜绅就是一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