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6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神念新功能
    第十五章 神念新功能

    黑鬼,这是第一砍人。

    也就是姜绅这样看上去学生一样的人,他才敢砍下去。

    今天,就是我黑鬼扬名的一天,刀砍城东绅哥,一战天下闻名。

    黑鬼气势汹汹,杀到姜绅的面前。

    “崩”刀光骤停。

    众人定睛一看,长刀已经停在姜绅的肩膀前面,一只瘦瘦的小手,牢牢的抓住了刀刃。

    “什么?”胸毛哥和焦皮差点看的眼珠都掉了出来。

    “刀都拿不住,还学人家砍人?”姜绅随手一拉。

    啊呀,黑鬼整个身体向前倾去,接着砰的一声,姜绅抬起膝盖,狠狠的撞在黑鬼的腹部。

    “哇---”黑鬼抱着下腹,上吐下泻,蹲在地上半天不能起来。

    “草”胸毛哥也是凶悍,一把夺过焦皮手中的长刀,嗖,跟在后面一刀就砍了过来。

    但是还没靠近姜绅,就觉的眼前一花,先是当的一声,接着砰,脸上被人重重一拳,打的整个人飞了出去,扑通,撞在一棵大树上。

    “胸毛哥--”焦皮一看,脸色大变:“我和你拼了。”

    他疯狂的冲向姜绅,竟然有点奋不顾身。

    还算有点义气,姜绅微微一笑,抬起脚来,砰,一脚就把焦皮踢飞了出去。

    转眼之间,三个混混全被姜绅打倒在地。

    “胸毛哥是吧,认识城东绅哥没有。”姜绅笑吟吟的走到胸毛哥面前。

    胸毛哥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看见姜绅过来,连忙陪笑:“绅哥好,绅哥好,有眼不识泰山,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哇---”嘴边吐了好多血出来,赫然还有一颗牙齿被姜绅生生打断。

    “马上滚。”姜绅一挥手,他听出事情大概,应该是这少女的父亲欠他们十万块钱,不算是绑架。

    加上那焦皮给他印象不错,挥手示意三人滚蛋。

    “多谢绅哥,多谢绅哥。”胸毛哥三人挣扎了半天,才从地上起来,个个痛的吱牙咧嘴。

    姜绅抬头一看,这里丛林密布,到处都是林木,一般的人走出去都要半天。

    “等下。”

    “啊--”胸毛哥的脸立刻变的苍白:“绅哥,我们知错了。”

    “把她带出去,送她回家。”姜绅指了指那少女。

    那少女很意外,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姜绅,看她的眼睛,似乎有千言万语想和姜绅说。

    可惜姜绅从头到尾没看她几眼:“把她带出去,安全送到家,要是少一根汗毛,明天,绅哥就会找你们聊天。”

    “是,是,是,一定,一定。”胸毛哥那里敢不答应。

    因为他刚才倒下去后,余光一扫,自己刚才砍人的长刀,被姜绅一拳打的从中间凹了下去.

    姜绅先是打在刀身上,然后用刀身撞在他脸上,把他生生撞倒。

    连精钢长刀都被姜绅一拳打弯,这要打到人身上还得了?

    练家子,这小子一定是练家子。

    胸毛哥现在心服口服,连连答应。

    “滚吧。”姜绅点头,胸毛哥看向那少女。

    “我,我----”少女快步走向姜绅面前:“我想和你一起走。”

    “我不出去,我住山里。”姜绅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伸手指了指山中。

    原来是野人啊,胸毛哥三人对视一眼,果然是世外高人,不过这衣服不像啊,野人也穿这么好,不是带树叶的吗?

    “走吧,走吧,别打扰高人了。”焦皮一看,连忙拉了拉那少女,四人慌不择路,向山下而去。

    “我---”少女不停的回头,不停的看姜绅,就在她人影消失的时候,突然叫了起来:“我叫丁艳。”

    “我叫丁艳。”四个字在空旷的山林中,引起阵阵回响。

    丁艳?姜绅摇头苦笑,然后抬头看了看东华山。

    他是从东华山脚下上山的,山脚那里还有摄像头摄下了他,如果不见他下山,将来总有难说的地方。

    嗖,他纵身一跨,回到东华山上。

    至于那丁艳安危,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留下一丝神念,跟着他们,只要稍有异动,姜绅就能发现。

    回到东华山后,姜绅马上原路返回。

    这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半左右,姜绅知道山下还有人上来,没用神通,慢慢一路小跑,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

    跑到半山腰时,姜绅又遇到刚才上山的三个人。

    不过这次三人看到姜绅就想看到了救星一样。

    “小伙子,帮帮忙,帮帮忙。”

    “小伙子,能帮帮忙吗。”

    两人女子,一个美艳的少妇,一个青春护士,拼命的对姜绅挥着手。

    姜绅其实很快就发现他们了,加快速度跑了几步,装做莫明其妙的样子:“怎么了?”

    “呃?----呃---”那中年男子脸色青中带白,一手捂着心口,整个人倚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面,不停的喘着粗气。

    “我爸有心肿癌,小伙子,能不能帮忙----求你背我爸下去?”

    心肿癌是什么病?姜绅对医术一窍不通,不过眼光一扫那中年男子,脸色发青,只见出气,不见进气,一看就是大势不妙。

    “不行,金小姐,金总不能受颠簸了,”小护士急切的摇头。

    “不能下去?难道在这等?”姓金的女子声音一下子大了数倍,几乎是惊叫出来的,好歹最后一个死字没有说出口。

    “但是,金总现在只有呼气,一定要让他保持呼吸畅通无阻,爬在他背上,呼气都会困难,那就---”小护士还是很专业的,一语指出背下山的弊端。

    金姓女子当然也知道,但是,一看她父亲连话都说不出来,她的眼泪,不停在眼框中打转,完全有点手足无措。

    姜绅肩膀耸了耸,背下山倒是没问题,不能背的话,我也爱莫能助。

    “要不我跑步下山,帮你们找医生?”姜绅看了看小护士。

    小护士脸涨的通红,不停的在用双手在金总身后抚摸,似乎要替他顺一顺气。

    金总一手捂着自己心口,嘴巴喘着粗气,好几次想说话,就是说不出来,看的出,他敝的很辛苦。

    “多怪你--”就在这时,金姓少妇终于忍不住了,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指着小护士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我就说不能上山,你说可以的,现在好了,怎么办,怎么办?55555”这金姓少妇,长的也极为端庄标志,加上她穿的衣服也是时尚,姜绅看了下,丝毫不在徐丽之下。

    小护士被她一骂,脸色更是涨的通红,又不敢还口,只好咬牙嘴唇,眼泪同样在眼框中打转。

    “不---不---”金总伸出另一手在摇,使劲的摇,示意金姓少妇不要再骂。

    只见他摇了几下,猛的双眼一瞪:“呃---”突然双眼一翻,垂下了头。

    “爸爸---”金姓少妇惊天动地的痛哭起来。

    “爸爸---”她使劲抱着那金总,伤心欲绝。

    “啊---”小护士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巴,没想到金总就这么死在半山腰上。

    姜绅嘴角抽了一下,不会吧,竟然遇到死人。

    摇摇头后,准备下山。

    但就在这时,扑通,扑通,姜绅听到一种微弱的心跳。

    以他现在的听力,只要真心想听,蚂蚁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没想到却在这时听到了一种微弱的心跳。

    这不是少妇的,也不是护士的,难道他没死?

    姜绅神念一扫,嘶,吓的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叫心肿癌,原来这位金总的心脏,几乎有别人一个半大,外面全部肿涨起来,像是多了一层层的肥肉,非常的恶心。

    这种癌,是癌症中最凶猛的癌之一,得了这种癌的人,心脏会肿的越来越大,肿瘤压住心室,供血不足后,引起呼吸不顺,然后死亡。

    而且因为肿瘤和心脏连接在一起,心脏上所有血管都与肿瘤相互纠缠,所以目前世界上还没一个专家能做这种手术,得了心肿癌就是必死。

    “金小姐,他还没死,你哭什么。”姜绅挠挠头。

    “爸爸---爸爸----啊,你说什么?”金姓少妇满脸泪痕的抬起头。

    什么叫楚楚可怜,姜绅现在就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是个男人都要心痛半天。

    “让开。”姜绅冲动了,一步上前,推开小护士,伸手搭在金总的脉搏上。

    “---”小护士和金姓少妇目瞪口呆。

    你别说你会把脉看病,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姜绅的气势、动作,和一位医术大家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其实他也是装腔作势,总不能连脉都不搭就乱开口。

    刷,就在他搭上脉搏的一刻,他的神念从金总的头顶,横扫他的心脏。

    癌细胞已经从心室扩散到他的呼吸道,姜绅的神念像是一股洪流,横冲直撞,从他的呼吸道一路杀到心脏附近。

    “呃--?”金总被姜绅这么一搞,猛的一声低吟,双眼再次睁开。

    “啊---”小护士习惯性的捂嘴惊叫。

    “爸爸,你醒了,你醒了----啊----哈哈哈”金姓少妇开心的手舞足道,不由的一双手从后抄上,抓住姜绅一顿猛摇:“小伙子,神医,神医,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救救我爸爸,5555谢谢你了,谢谢你了。”

    金姓少妇完全没有觉察到,因为她好怕这最后的机会失去,所以死死的贴着姜绅,双臂拉着姜绅,左边的胸部牢牢的贴在姜绅的手臂上。

    好软啊,看来她里面没穿什么衣服?姜绅觉察到了,心神一荡,马上回过神来。

    “金总是吧,试着能说话吗?”姜绅也没有把握,他的神念可以吞噬别人的神经,控制别人,所以,他才试着能不能吞噬这些癌细胞,没想到,虽然不能吞噬癌细胞,但是一路上势如破竹,把癌细胞杀死了一片。

    再往前的话,有金总的心脏血管,姜绅先停了下来。

    “呼”金总猛的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多谢小----兄弟,可以---说话了。”

    姜绅转过头,正要说话,发现面前出现一张美艳绝伦的脸蛋,原来是金姓少妇贴的他太近,两人的鼻子都快撞到一起。

    他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却见金姓少妇紧紧的追上一步,一双手还是死死的抓着姜绅,似乎怕他逃走。

    “金总,你做个决定,我可以试试救你,但是失败的话,你就会死,成功的话,最少可以再活十年以上。”

    “要不要试,你自己拿主意。”说完,姜绅看向美艳的少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