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7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诡异的一幕
    第二十章 诡异的一幕

    “客源的事,我说过,让我来,最重要的是,这里会不会拆迁。”姜绅不是很懂拆迁会怎么样,但是估计自己租别人的房子,如果被拆迁掉,肯定要亏钱的,租金别人肯退吗?

    三人走到这条街上,这条街就叫‘东大街’,姜绅两边看了看,街口不是很宽,大概只能让四辆汽车并行,这种街道,对饭店的生意也大有好处。

    现在是大冬天,又是中午,街上行人也是不少。

    两边各种店铺,建筑密密麻麻的排列,看的出这条街在平时应该比较繁华。

    以他的眼力和神念看去,方圆五百米,比这家饭店大的,只有一家,另外还有两家都是小饭店,加上他们看中的,就是四家。

    临街两边五百米,一共四家饭店,还算可以,这是姜绅的第一印象。

    看这街边的形势,拆迁的可能性不大啊,不过,政府做事,普通人是逐渐不透,说不定明天就可能拆迁。

    就在姜绅在观察八方的时候,饭店里走出一个胖胖的大肚中年男子。

    “徐老板啊,怎么样啊,脚好了吗?定下来没有?”

    他叫何晓峰,现在饭店的租客,就是他想转让给徐丽。

    “我带我弟弟来看看。”徐丽微微一笑,姜绅也向他点了点头。

    “行了,不用看了,就这里吧。”姜绅那有时间和他在这磨叽:“把主家叫出来,合同签了。”

    “啊---”何晓峰倒没想到,这看上去和一个高中生一样的小伙子,竟然能做徐丽的主。

    徐丽听了,连连点头:“魏老板呢,我弟弟发话了,那就叫魏老板出来签合同吧。”

    “好,好,哈哈哈,徐老板爽快。”何晓峰愣了下后就回过神来了,我管你们谁做主,我转手就不关我的事了。

    魏老板是饭店的主人,十几年前花了十五万块买下的,现在涨到几百万,据说他在政府部门上班,所以把这饭店租掉了,每年的租金都够他用的。

    何晓峰一个电话,魏老板很快到场,三方随便谈了谈,就把合同签了下来,两年一签,每年租金涨一万块,租金是每年一付。

    然后就是转名,办手续,整个一下午徐丽忙的不可开交,反而是姜绅带着双儿没什么事做,在饭店中玩耍。

    到了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饭店门口一个四十多岁的停车保安,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姜老板,姜老板。”

    “嗯---”姜绅正和双儿玩呢,闻言站了起来:“什么事?”

    “有人来收钱了。”保安眼中闪过一丝奇特的眼神。

    姜绅和徐丽不知道,保安最清楚何晓峰为什么要转让,就是被人收钱收怕了,只好把饭店转让了。

    本以为新老板是什么达官富商,没想到是一个美艳少妇,和一个高中生男孩。

    “收钱?”我饭店都没营业呢,谁来收钱?姜绅让双儿玩自己的手机,跟着保安走了出去。

    门口停着一辆面包车,外面站着六个青年。

    领头的一个,看上去三十左右,满脸横肉,一看就是凶神恶煞之辈。

    “虎哥。”保安恭恭敬敬叫了声虎哥,然后指着姜绅:“这是我们新老板,姜老板。”

    “姜老板?”虎哥一看姜绅这小排骨,再看看他学生一样的娃娃脸,差点就笑了出来。

    “姜老板是吧,我是城东虎哥,兄弟们听说你最近盘下这饭店,准备大展拳脚,我们代表城东欢迎姜老板到这里投资----”

    “要多少?”姜绅不等他说完,直接打断:“一个月要交多少?”

    “---”虎哥先是一愣,接着呵呵笑了起来,笑的脸上的横肉不停的颤动。

    小伙子,有前途啊:“姜老板这话说的,好像我们是黑社会一样,我就是混口饭吃,这个数吧。”虎哥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姜绅试探着问。

    “两千,呵呵呵,姜老板,两千油钱都不够啊。”虎哥看了看自己的破面包。

    “两万?”姜绅眼中也是凶光大盛,老子一年租金才十八万,你每月要两万?比租金还贵。

    “好事成双,大家发财,图个吉利嘛,哈哈哈。”虎哥狂笑,有种你不给两万试试。

    “哎,虎哥,姜老板初来乍到,给个面子,给个面子,少一点少一点。”保安居然还站出来替姜绅说话。

    “关你屁事。”虎哥脸色一沉,猛的一伸手,叭,一个巴掌就打在保安脸上。

    “嘶---”保安捂着脸连退数步,又惊又惧。

    这是杀鸡儆猴啊,姜绅脸上看不出喜怒。

    “两万,拿去吧。”他从怀中一摸,神念微动,就从储物空间拿出两万块。

    全场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姜绅这少年身上,竟然带着两万现金,而且付的这么爽快,看来,我这一巴掌打的有效果啊。

    “是不是以后有什么麻烦,只要找虎哥就是。”姜绅问。

    算你识趣,虎哥得意的笑着:“哈哈哈,那是,那是,姜老板真是少年英雄。”

    他笑眯眯收过两万块,拍着胸脯大声道:“以后这片有什么事,报我虎哥的名字,哈哈哈。”

    说罢使了个眼色,带着五个小弟回到面包车上。

    看着他们扬长而去,姜绅道:“是不是何晓峰也受不了他们,才转的?”

    “哎”保安摇摇头:“有什么办法,这些人很聪明的,报警也没用,他们不打不闹,每天过来十几个人,一人占一桌,点一个菜,钱照付,你说这生意怎么做?”

    姜绅闻言也只能皱眉,他们这样又不犯法,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

    让他们这么搞,再大的饭店都要被搞的关门。

    “行了,这事你不要和徐总说。”徐总,自然就是徐丽。

    “哦,好的。”保安点点头。

    姜绅又陪双儿玩了一会,然后先带着双儿回家。

    此时,东大街,离他们饭店不远的某处房屋中,虎哥带着五个小弟正围坐一团。

    虎哥拿着电话,电话的那头有一个很低沉的声音。

    “你说什么,他很爽快就付了两万块?”

    “是啊,小白哥,这怎么办?”

    “吗的,他这小饭店一个月能搞多少钱,行了,钱你照收,等他开业,我会再找人,卫生、消防,吗的,到时弄死他x的。”

    “谢谢小白哥,谢谢小白哥。”

    “嗯,不过阿虎,这两万块,你要交一万块出来,我找卫生、消防,总要打点是不是。”

    “吗的。”阿虎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他在电话里却不敢这么说,忙陪笑道:“那是,那里,小白哥拿一万五也是正常的。”

    “行了,我只要一万,就这样,叭。”对方挂了电话。

    “什么?”虎哥边上一个小弟叫了起来:“小白哥要拿一万五?”

    “狗日的。”阿虎暗暗得意,老子一句话,就赚了五千块,但是表情上装的彼为生气:“兄弟们,只有五千块分了,我阿虎只要五百块,其他的,大家拿去分了吧。”

    “虎哥,小白哥太不仗义了,我们是为他出头啊。”

    “虎哥,你是老大,你拿一千,其余我们分。”

    “放屁,虎哥其码也要拿两千,我们五人分三千就可以了。”

    “就是,就是,虎哥为小白哥做了这么多事---”

    众小弟义愤填膺,纷纷劝说虎哥多拿一点。

    “这怎么行,大家都是兄弟。”虎哥还装腔作势,推让一番后,又拿了一千块。

    加上他贪污的,这样他一共拿到六千块。

    每个月有六千,那也是公务员的待遇了,真希望这饭店能一直开下去。

    就在这时,其中的一个小混混,突然眼神一变,接着猛的一站起来。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要钱。”说罢,这小混混手心一扬,掏出一把水果刀,对着自己胸口扑哧一刀就剌下。

    “啊---”小混混惨叫了一声,晕死过去。

    “阿狗,你干什么?”虎哥和其他人又惊又惧。

    “虎哥,虎哥,我觉的生活好无聊啊。”又一个小混混眼神痴呆,双眼迷离。

    接着就见他拿起桌上的一个烟灰缸,对着自己的头就狠狠的砸下去。

    砰,砰,砰。

    一下,两下,鲜血四溅,他好像完全没有痛楚,仍然不停的砸下去。

    “阿伟,你疯了。”两个小混混疯狂的扑上去一左一右想拉住他的手。

    但是这阿伟手上的力气远远超过他们。

    砰,砰,砰,一口气连砸八下,脑袋一垂,扑通倒地。

    嘶,所有人都吓傻了。

    太诡异了,撞鬼了。

    大白天,撞鬼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虎哥觉的从头皮凉到脚跟。

    砰,房门开了,一个阴沉着脸的少年走了进来。

    “我城东绅哥的钱也敢拿,钟虎,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姜绅出现。

    “原来是你搞的鬼。”虎哥猛的一把掀翻桌子。

    “砍他。”桌底下原来被胶带胶着几把长刀。

    铮,铮,有两个小混混胆子较大,夺了两把刀就冲向姜绅。

    另一个小混混大概被刚才的一幕吓傻了,站在原地没有反应。

    “砍你吗的。”姜绅一步跨下,砰,一拳打在其中的一把刀上。

    崩,那长刀直接一分为二,然后重重的拳头打在那小混混的脸上。

    扑哧,他一口鲜血带着最少五粒牙齿,整个人飞出去撞到墙上。

    另一个小混混,当的一刀,正中姜绅的额头。

    这是姜绅故意让他斩中。

    虎哥看的清清楚楚,这一刀斩中姜绅,又是崩的一声,长刀被弹了起来。

    “砍自己吧你。”姜绅神念一动。

    那小混混双眼突然呆滞,回手就是一刀,扑哧,砍在自己的下腹上。

    “啊---”他清醒过来,痛苦的惨叫,躺到地上左右翻滚。

    “我错了。”扑通一声,虎哥跪到在地,叭叭,正反双手,先打了自己几个耳光。

    “绅哥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5555。”虎哥要完全吓的屎了,这是多么诡异的一幕,一拳打断长刀,刀砍反被弹开。

    更夸张的是,经常自己捅自己。

    这要死在大街上,都破不了案啊。

    这那里是人啊,这是鬼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