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7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玩牌
    第二十二章 玩牌

    “姜绅要过来。”胸毛哥挂完电话,眼中精光闪动。

    看的出,刚才电话里的胸毛哥,并不是真正的胸毛哥。

    “还找上门了,干他。”洋洋杀气腾腾:“我去拿筒子。”

    “别,别。”焦皮吓的连连挥手:“听胸毛哥的,胸毛哥---”

    黑鬼握了握拳头看看胸毛哥:“姜绅是练家子,动作太快了,要么别动手,要动手的话,不能给他反应的机会。”

    “让我给他一炮,他再快,快的过筒子?”洋洋就要转身下楼。

    “别乱来。”胸毛哥一把拉住洋洋的手臂。

    “你疯了,这是什么地方?东弯街道派出所离这里多少米?我草。”胸毛哥恨铁不成钢:“除了打打杀杀你会做什么?现在是什么社会?要动脑子,你他吗一天到晚看香门古惑仔的片子看傻了?”

    洋洋虽然凶悍,对胸毛哥这老大还是比较服气,被他一骂,立刻垂下头来。

    “走,下楼去,会会他,看看他想干什么?”胸毛哥当先带路,众人鱼贯下楼。

    他们现在一家台球室,楼下摆了一些游艺机,冬天的生意并不好,不过好在胸毛哥赚钱的大头是打鱼机。

    现在全国流行打鱼,他的台球室,几乎就靠打鱼机在支撑。

    刚走下楼,迎面就见一个清瘦的身影走进了大门。

    姜绅到了。

    这么快?胸毛哥心中震惊,表面上连忙展颜大笑:“绅哥好,绅哥好,欢迎绅哥。”

    大厅里还是有几个游客的,他倒不担心姜绅会出手打人,所以气势上比起当日在树林里好了许多。

    “快,叫绅哥。”

    焦皮、黑鬼等人连忙跟着叫了一起。

    小蛋,和洋洋对视一眼,也轻轻的叫了下。

    姜绅看了看四周,开门见山:“听说你也开茶馆,我今天来,是想玩两几把,不知道欢不欢迎?”

    来赌博?胸毛哥眼睛一亮:“绅哥想玩,我找人陪你就是,不过---我们这里,都是四面八方的客人,他们都是现金交流---”

    “我带了五十万,不知道够不够。”姜绅其实已经没有五十万了,不过胸毛哥肯定不会查他有多少钱。

    “五十万,够了,够了。”胸毛哥冷笑,虽然我这里场子不大,输起来的话,五十万也是一会的功夫。

    “走,绅哥,我们去隔壁的茶馆。”

    他的一家茶馆就在隔壁,众人带着姜绅来到隔壁茶馆的一个包间。

    这包间做的极为隐密,在楼梯下面的厕所里竟然有个暗门,然后穿过长长的一条通道,来到一个钢铁大门的包间。

    姜绅神念一扫,这包间原来是后面的一幢住房,胸毛哥把茶馆和住房暗暗打通,把住房做成一个赌博的小包间。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这茶馆里的包间,却不知道已经出了茶馆。

    他一进去,就见里面乌烟涨气,大概有十个左右的男女,分成两桌,桌上堆了大量的华币。

    初步一看,也就三四个人有超过一百万,其他都是几十万。

    这就算是胸毛哥手下的最高级场所,再大的老板和赌徒,已经不是胸毛哥这个级别的人物可以拉到的。

    俗话说物以类聚,胸毛哥自己也就几百万的身价,和他玩的也就是大概这个水平的小老板。

    众人看见胸毛哥进来,也都没什么反应,有人叫了声胸毛哥,继续在那里玩。

    “这边是纸牌,那边是麻将,纸牌玩的是诈鸡(诈金花),麻将玩的是‘童子功’,绅哥,你想玩那一种?”胸毛哥一边说,一边看姜绅的身上。

    姜绅没拿包,却说带了五十万。

    虽然冬天穿着羽绒服,可怎么看,姜绅这羽绒服里会放着五十万。

    姜绅似乎明白他的意思,随手伸怀里装腔作势的一摸,再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两叠钱。

    一叠就是一万,两万块已经拿在手上。

    “就玩纸牌吧,童子功我不会,诈鸡简单一点。”

    华国这年头,诈鸡盛行,而且规则简单一样,全国各省各地都是同一规则,是个人都会。

    “来来,让开,肥刀,我给你介绍一位少年英雄,绅哥。”胸毛哥嘿嘿一笑,带着姜绅挤到了诈鸡那桌。

    诈鸡这桌有五个人,四男一女。

    那女的,大概三十多岁,没有徐丽漂亮,但是有点妖饶风骚,浓妆艳抹,尤其一双凤目顾盼生姿,一看就是个风情万种的少妇人。

    “哟,小毛啊,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小帅哥---”少妇面前高高叠起差不多有一百万的华币,看到姜绅时,一双眼睛都可以挤出水来了,不停的翻着眼睛,向姜绅放电。

    “胸毛哥,这是你亲戚还是兄弟。”那个肥刀,四十多岁头上不停的冒着汗,回头看了下胸毛哥,问了一句。

    他这话的意思,其实是问胸毛哥,姜绅是过来送钱的肥羊,还是没有探到底的新人。

    “是我兄弟。”胸毛哥笑笑,告诉肥刀,这是新人,而且没探过底,不知道是高手还是水货。

    “哦。”肥刀眼睛微微眯了下,然后打量了姜绅一眼:“坐,坐,绅哥是吧,胸毛哥的兄弟,就是我肥刀的兄弟,坐下。”

    诈鸡这东西,四到五个人玩是最好,加上姜绅就有了六个人,众人移了移位置,给姜绅腾了个位置出来,正好就坐在那少妇的边上。

    姜绅一坐下,扑面而来,全是那少妇身上的浓浓的香水味,呛的他差点就咳嗽出来。

    眼光一扫,草,大冬天的,这少妇下面竟然穿的是一双黑色的丝袜,修长迷人的大腿,完全呈现在他的眼前。

    她应该是在大衣下面穿的短裙丝袜,在房间中把大衣脱了,所在展现在姜绅面前的就是几乎齐b的小短裙和黑色诱惑的薄丝袜。

    看见姜绅坐下,少妇还故意动了动屁股,往姜绅边上又移了移,朝姜绅抛了一个媚眼笑道:“阿绅是吧,我叫姜丝丝,这里的人,都叫我丝丝,或丝姐。”

    “丝姐好,姜绅。”姜绅不动声色回应了她,又装腔作势的从怀里连着摸出几叠钱来。

    三万,五万,十万,姜绅一口气摸出十万,加上前面手上拿的,桌子上有了十二万。

    吗的,他是袋鼠还是机器猫啊,胸毛哥看的目瞪口呆,怎么跟女人一样,从怀里掏钱出来。

    “呵呵,还是本家。”姜丝丝笑的很夸张,毛线衫都遮挡不住她的大胸脯在上下颤动。

    她这一笑,肥刀眼光就看到了姜丝丝的胸上,猛的咽了一口口水,也笑道:“绅哥放心好了,丝姐最喜欢照顾小帅哥,你若输了,让丝姐替你垫上。”

    “那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啊,咯咯。”姜丝丝再次娇笑,笑着笑着,突然伸出脚来,在桌底下,轻轻踩到了姜绅的脚背上。

    她的鞋子已经脱掉,黑丝小脚非常光滑。

    姜绅马上就感觉到了,低头再看,一只黑丝迷人的长腿,正在桌下轻轻的拔弄自己的脚。

    吗的,真是老,老妖精。

    姜绅也不动声色,也没有收回自己的脚,不过,他更不会相信这姜丝丝就是看上自己,赌桌之上,钱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姜丝丝也许就是用这一招来对付其他赌徒。

    “来,来,开始啦。”肥刀向姜绅介绍:“每人轮流放一次底,每次一千块,然后必蒙三圈,蒙牌五百起,一千封顶,开牌二千,蒙牌不限次数,大家都蒙的话,台上够十万开牌。”

    “嗯。”姜绅点点头,这种蒙牌不限次数,比的就是钱多,一般人到这里,五个人蒙你一个,蒙到十万才开牌,再大的牌也要被逼的扔掉。

    不过,他今天来不仅仅是为了赢钱:“胸毛哥,不陪我玩玩?”姜绅看着胸毛哥笑笑。

    “拷,原来想和我玩?”胸毛哥本来是不玩的,被姜绅挑衅的眼神一看,加上几个小弟又在,冷笑道:“当然,主随客便,绅哥叫我玩,当然要玩,黑鬼,去外面替我拿点钱来。”

    加上胸毛哥,七个人就有点多了,肥刀赶走了一个,然后介绍了一下。

    场上现在六个人玩诈鸡,姜绅,肥刀,胸毛哥,姜丝丝,还有两个,一个都叫庆哥,一个都叫马老板。

    六人坐好,肥刀拿牌,正要发牌,姜绅一挥手:“等下。”

    又怎么了?众人都看着姜绅。

    “我们家乡,一场牌局,钱输光了,才可以走,我今天就带了五十万,输光了,能不能走?”

    “当然能走。”肥刀笑吟吟的:“若是丝姐肯借你,你也可以继续。”

    “那就行,你们输光了,才能走。”姜绅冷冷的道。

    我们输光了,哈哈哈,那五个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

    别看他们之前斗的你死我活,姜绅这样的新人一到,他们马上就要先连成一气,对付姜绅,这是他们这里多少年形成的规矩。

    我们五个人,还诈不过你一个人?

    “发牌了。”肥刀拿起牌,递给边上的庆哥,庆哥切了下,然后就见肥刀,刷刷刷,手法熟练,飞快的替每个人发了三张牌。

    因为要必蒙三圈,所以没有人去动桌上的牌。

    “我蒙五百。”庆哥第一个发话。

    “跟五百。”马老板笑吟吟的。

    “跟”胸毛哥也跟。

    轮到姜绅了,姜绅也毫不犹豫扔了五百。

    “你们几个大男人,五百怎么好意思,我蒙一千。”姜丝丝第一抬价,抬价的同时,黑丝长腿,不停的在下面骚扰姜绅的腿。

    ,有本事你来来拔我的胯下,姜绅也不客气,索性往姜丝丝边上坐了坐,两人的屁股贴着了屁股。

    然后伸手一探,

    右手就摸到了姜丝丝的左腿上。

    “嘶”姜丝丝的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