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7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轰死姜绅
    第二十四章 轰死姜绅

    高手,刹那间,所有人给姜绅下了定义。

    原来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所有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害怕。

    他们这些人,就是小圈子里自己玩玩,没有会出千的人,就算有也不敢出,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朋友。

    姜绅露了这一手,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刚才一定出千了。

    当然,知道出千是一件事,能不能抓住是一件事。

    如果是别人,胸毛哥一把按住他,一顿猛打,没出千也能逼成出千,可如今是姜绅,他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肥刀不服啊,眼神不停的示意胸毛哥发标,但是胸毛哥却当没看见。

    开玩笑,论赌不如他,论打架,更不如他。

    “哈哈哈,多谢大家啊,那我不客气了。”姜绅收钱了。

    这一把,桌上的钱已经过了一百万,可能是胸毛哥这私人小赌场内较大的一次了。

    所有人眼红红的看着姜绅。

    “继续,继续哈,轮到我发牌了吧?”姜绅笑吟吟的。

    他今天扔牌扔了半天了,终于轮到发一次牌了。

    “不来了,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一步。”肥刀不想来了,他示意胸毛哥,胸毛没反应,他当然不爽。

    “那我也不来了。”马老板也心生退意。

    现在输的少,激游勇退还来的及。

    姜丝丝一看,急了,她可是把刚刚赢来的几十万都输掉,还陪了二十几万,这怎么行啊。

    “继续啊,刚才不是说的么,输光了才能走。”

    姜绅不出声,只是笑眯眯的在收钱,不停的用眼光看他们。

    “毛的,我要走了。”庆哥霍的站了起来。

    “你走了试试。”姜绅终于发话了。

    “输光了才能走,你走了试试看。”姜绅的声音阴森森的,眼睛中发出摄人的寒光。

    “啊呀,草你吗x的,我都没说你出千呢,我今天就走了,你咬我。”庆哥大摇大摆向大门走去。

    “给老子回来。”姜绅身影闪动,一步就冲了过去,伸手一抓就把庆哥的脖子死死的掐住。

    “草谁吗呢。”姜绅甩起手来,叭叭,三个耳光打的庆哥嘴里血花四溅,然后往地上一扔。

    “日”边上肥刀一看,从地上抡起长凳就往姜绅砸去。

    砰,这一板凳死死的砸在姜绅的头上,板凳直接破碎,但是姜绅纹丝不动。

    “砸我。”姜绅再伸手,肥刀肥肿的身体很灵巧的向后一跳,原以为怎么也要避过姜绅,但就觉的勃子一紧,整个人被姜绅拎了过去。

    “扑通”姜绅用头狠狠的撞在肥刀的头上。

    “啊---”肥刀惨叫,捂着头颅倒了下去,鲜血从他头上不停的流出来。

    赌间里,立刻炸了锅一样的,两桌人霍然而起,抄凳子的抄凳子,拿烟缸的拿烟缸,一切可以当兵器的全拿在手上,十几个男人围了上来。

    “别乱来。”胸毛哥一看,连忙挥手叫住了他们。

    “绅哥,你什么意思?钱你也赢了,还要砸我场子?”胸毛哥那个怒啊。

    “刚说了什么?”姜绅一个人,瘦瘦的身子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他们高山一般的压力。

    “输光了才能走,丝姐也说了,怎么了,说话不算话,还要人多欺负人少?”姜绅冷冷的道。

    “那有人多欺人少,我们这里都是客人。”胸毛哥眼光示意了一下后面。

    “我们也是来玩的,走,走,我们走。”另一桌的人都吵着要走。

    众人放下板凳烟缸,一个个跟着离去。

    姜绅刚才这一桌的,马老板,姜丝丝等人也是吓的连忙离开,而庆哥和肥刀两人早就晕死过去。

    桌上那么多钱,竟然没有人拿。

    看来是想把我留在这了?姜绅心中暗笑。

    此时他眼中余光一扫,看到了洋洋,他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满眼都是凶光。

    “你好像很不服么?来,来,过来捅老子。”他长像幼稚,说话却老气横秋,左一个老子,右一个老子,差点没把胸毛哥气的吐血。

    “别--”胸毛哥叫住洋洋。

    “不敢吗?认怂了?还以为你真是出来混的?拿着水果刀吓吓初中生?怂货。”姜绅剌激洋洋。

    “我草你吗的。”洋洋勃然大怒,拼命冲了上去,扬起手中的水果刀,一刀就扎向姜绅的胸前。

    但见姜绅凌空一抓,叭,空手就抓住了他的刀刃。

    “嘶”所有人目瞪口呆。

    但更吃惊的还在后面。

    姜绅手上一用劲,崩,水果刀崩的一声当场拆断。

    “怂货,你不是要拿筒子给老子吃?”姜绅反手一插,半截水果刀扑哧一声,插进了洋洋的大腿上面。

    “啊---”洋洋也是惨叫,连滚带爬,滚到胸毛哥等人的面前。

    胸毛哥的脸苍白一片。

    此时,其他人已经全部走了,场上只有胸毛哥、黑鬼、焦皮、洋洋,还有晕倒在地的庆哥、肥刀。

    就在这时,大门再次打开。

    “来了,来了。”小蛋进来了。

    手中赫然拿着一把双管猎枪。

    原来他刚刚跟着众人退出去,再进来时,手上多了一把枪。

    “别逼我。”胸毛哥见枪眼红,伸手从小蛋手上夺过双管猎枪,一脚把房门踢的重重的关上。

    他们这赌博室,用的是隔音门,在外面不敢动枪,到了这里,可是胆气大增。

    “姜绅,给老子跪下吧。”胸毛哥端着枪,枪口死死的对准姜绅,脸上全是狰狞的表情。

    正所谓一枪在手,天下我有,胸毛哥拿到了枪,气势立马上升十个百分点。

    姜绅一把赢了差不多一百万,为了十万他们敢轮丁艳,为了一百万,他胸毛哥也是敢杀一个人的。

    尤其这个人还是老虎,放虎归山,到头来吃苦的就是自己。

    刹那间,胸毛哥展现了其老大的气质,心中有了杀意。

    “跪下吧,跪下给老子唱征服,听到没有---”胸毛哥几乎是喊出来的。

    “呵呵。”姜绅笑了,伸手一根手指,向胸毛哥勾了勾。

    “开枪啊,不敢开枪,你就是怂货。”姜绅指了指自己的头:“打这里,别打脏了我的衣服。”

    嘶,够种啊,胸毛哥几个小弟都看的又惊又惧。

    这是玩真的了,要出人命了。

    “你以为我不敢?”胸毛哥厉声狞笑。

    “你个孬种,敢打不?”姜绅往前一步,用自己的脑袋去顶胸毛哥手中的猎枪,他是神境一重,身体好比是灵器,他就想看看,纳兰不败那个世界的灵器,相当于什么级别的宝物。

    “我轰死你。”胸毛哥勃然大怒,怒火攻心,一扣板机。

    “砰”

    一枪就打在姜绅的脑袋上。

    枪身一响,全场人的心都是吓的一跳。

    猎枪打出来,整个房中全是一片烟云,和满天的羽毛,所有人呆呆在站在那里,想着现在姜绅已经被轰的脑袋都找不到的惨样,四周变的一片寂静。

    等到烟消云散,满脸漆黑的姜绅出现了。

    “吗的,叫你打我头,你敢打破我的衣服?”姜绅伸手在脸上一抹,黑烟被他抹掉,胸前的羽绒服被打的破烂一片,空中飞的全是他衣服中的羽毛。

    “胸毛哥,你有种啊,打我衣服?”姜绅嘿嘿的笑着。

    “绅哥。”胸毛哥一把扔掉猎枪,几乎要抱头痛哭:“我错了,绅哥对不起,我错了。”

    尼玛,猎枪轰头都轰不死,这还是人啊。

    胸毛哥吓的差点尿裤子,反应飞快,扔枪投降。

    他这猎枪,装一次弹都要半响,现在不扔,一会就是整个人要被姜绅扔出去,胸毛哥可谓反应迅速。

    “绅哥,饶命。”焦皮跪的也是飞快。

    接着黑鬼、小蛋,堪至刚才最凶狠的洋洋都吓的跪到在地上,磕头如捣。

    “绅哥饶命,绅哥饶命。”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撞到铁板上了。

    还是他吗的很神奇的一块铁板。

    “去。”姜绅随手拉了一张桌子,往上面一坐。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洋洋,你不是要给筒子我吃么,出去再装一发来,这次,顶着我的头打。”姜绅拍拍自己的头。

    “别耍我了,绅哥,我错了。”洋洋想哭了。

    “要么去再装一发来,要么我捏断你的双腿双手,洋洋,你自己选。”姜绅冷笑。

    来真的?

    洋洋强忍着大腿上的痛,死死的盯着姜绅。

    “看什么看,还不去?”

    “好。”洋洋挣扎着站了起来,吗的,不就是练家子,身法快,我就不信了。

    他也豁出去了,看了下胸毛哥,胸毛哥眼中依然还有杀意。

    都不服,都以为姜绅靠的是速度快。

    “我去拿弹药。”小蛋看洋洋腿不好,猛的起身打开房门冲了出去,一会就提着一个大袋子进来。

    “我来。”洋洋不信小蛋了,拿着猎枪,当着胸毛哥等人的面,装火药,钢珠,一会功夫就准备好了。

    “绅哥,是不是来真的。”洋洋举起枪对着姜绅狂吼。

    “老子会跟你玩假的?”姜绅用手勾了勾洋洋。

    洋洋再次看看胸毛哥,胸毛哥微微点头,明显他心里也不服。

    “草。”我就不信邪了。

    洋洋一步一拐走到姜绅的面前,扑,枪管死劲顶在姜绅的脑门上。

    这样要打不死你,你他吗就不是人了。

    “砰”洋洋话都不多说,直接扣动了板机。

    “轰”姜绅的头重重的一晃,又是一片烟云满天。

    烟消云散后,姜绅出现。

    抹了抹自己头上的黑烟:“还要不要再来一枪?”

    “嘶---”如果说前面一枪,姜绅和他们保持距离,可能用速度躲过,那么这一枪,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

    “当”洋洋吓的猎枪都掉到地上。

    这真不是人干的事,这是鬼,这是魔鬼。

    胸毛哥等人,更是吓的差点尿裤子了。

    姜绅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对于这种混混,只有比他们更狠,才能镇的住他们。

    “小毛,真有种啊,现在这社会,你都敢开枪杀人?有种,有种。”姜绅伸出手指。

    胸毛哥都快哭了,这次是真的想哭:“绅哥,别玩我了,小毛错了,你想怎么样吧,我们认栽。”

    “也就这点本事,难怪就窝在一条街上,都老子爬起来。”姜绅说话的时候,伸手凌空一摄。

    “扑哧”原本剌在洋洋大腿上的半载刀尖,嗖的一下破空而飞,从洋洋的大腿飞到了姜绅的手上。

    “啊--”洋洋痛的惊叫,其他人的眼珠则差点掉了出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