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8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进警局了
    第二十七章 进警局了

    却说姜绅离开姜丝丝的家中后,到商场买了几件衣服,想了想后,又为徐丽和双儿各挑了几套衣服,然后慢悠悠一路走回家中。

    刚一打开门,就听到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小姜哥哥回来啦。”双儿像小鸟一样欢快的跑过来。

    姜绅装了电脑后,带双儿打了几回游戏,严然和双儿成了好朋友。

    “小姜哥哥,你看看这是谁。”

    姜绅走到大厅一看,晕,丁艳竟然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今天丁艳穿了一身新衣服,身上是大红色收腰羽绒服,配了一条直筒的牛仔裤,以前的两条辩子,很随意的扎成一条马尾辩,看上去全是青春活泼的气息。

    “绅哥好。”丁艳站了起来,微微一笑,向姜绅点点头。

    这是姜绅第二次看见她笑,除了上次对她的邻居阿姨,这次是对着姜绅。

    “小姜哥哥来玩吗,小丁姐姐和我在玩大富翁。”双儿拉着姜绅的手走过去,原来在沙发的前面的茶几上,有一副大富翁游棋。

    丁艳拿了一副棋过来,收买了小双儿?

    “小姜回来了?”徐丽的脑海也探了出来:“丁艳是你同学吧,她过来看你。”

    徐丽本来在房间里打扫卫生,看到姜绅过来,走了出来。

    “你也真是的,丁艳的爸爸都打电话给我了,酒楼真是用人的时候,你有同学也不介绍一下。”徐丽眼神很古怪。

    咳咳,姜绅看着徐丽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没想到癞皮丁还有这么一手,直接杀到我家里来了,晕啊:“徐姐,不是酒楼要下个月一号开业嘛,马上都要开学了。”

    “我已经答应了丁叔了,丁艳明天开始上班,现在不开业,酒楼也有许多事要做,工资照发。”徐丽拍拍女儿双儿:“双儿,来厨房帮我做点事,让小姜哥哥和丁艳姐姐玩大富翁。”

    “嗯,我也要玩。”双儿不肯了。

    “徐总,我帮你吧。”丁艳连忙站了起来,脸上红红的。

    “呸,什么徐总,叫我徐姐,再叫徐总,以后不让你进来。”徐姐一把抓住双儿:“不帮妈妈做事了?”

    “行了,行了。”双儿很不情愿的走到厨房去。

    大厅里,只留下姜绅和丁艳,两个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坐,坐,别站着。”姜绅很随意的指了指沙发。

    “谢谢绅哥。”丁艳不知是害怕还是拘束。

    “别,到了学校,可别这么叫,就叫我姜绅吧。”姜绅看了看丁艳,丁艳长的很清纯,也很耐看,虽然没有徐丽那么艳丽,但是绝对算的上是美女,应该在学校有很多人喜欢她。

    不过她的性格,很冷,很孤,不知道在学校有没有谈朋友。

    “还有十几天就开学了。”姜绅找着话题。

    “嗯。”丁艳大概不怎么笑,但对着姜绅又很想挤出点笑容,所以有点勉强,看上去非常可爱,加上她一笑起来,还有一个酒窝,姜绅看的非常舒心。

    “我们班主任是谁?班上的人好玩吗?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姜绅继续找话题。

    “班主任叫方甜,二十五岁,是个美女教师,以前不是我们班主任,今年刚刚担任,她一直对我们很好,是学校许多男生的心中女神,不过我们学校,高二上半年经过班级调整,所有优生都分在一二三班,我们七班算是成绩不怎么好的人,她的压力也比较大。”

    丁艳说起自己懂的,也非常健谈。

    “一中有俗语话,‘一班青大,二班北华,三班四班出国考察,五班混饭,六班打杂,七班八班只会打架。”

    “--------”姜绅郁闷了一下,合着姜丰民,为我找了这么好一个班级?

    青大和北华是国内最著名的两所大学,一中高三一二班的人,就经常考上青大和北华。

    而三班四班里面,达官贵人,富商子弟较多,就算上不青大,北华,也都会出国留学。

    至于姜绅所在的七班和另一个八班,是闻名一中的垃圾班级,学习最后,打架最行。

    “你,你怎么也在七班?”姜绅看丁艳,斯斯文文,长相清纯,怎么也没想到她也会在七班。

    “我学习不好。”丁艳很坦然:“本来分在四班的,不过---”后来四班的名额被别人挤掉了。

    姜绅黯然。

    丁艳的家庭情况,能分到四班,成绩应该也算不错了,可恨那癞皮丁以前不争气,让丁艳落到七班。

    “将来考个青大,让他们眼珠子全掉了。”姜绅替她鼓气。

    “你考那里,我就考那里。”丁艳几乎没有思考,直接叫了起来。

    姜绅呆住了。

    终于发现,女人胆大起来,也是无法无天。

    丁艳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勇敢的直接着姜绅。

    “我---”饶是姜绅有纳兰不败的无上气势,竟然被丁艳看有点心虚,不敢直视。

    他摸摸头:“其实我打算,高中毕业之后就工作的,我不想上大学。”开玩笑,我堂堂一个现代活神仙,叫我去上大学?谁配做我老师?

    “那我也不上了。”丁艳长舒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俏皮起来:“以后不用拼命看书了。”

    “-------”姜绅郁闷无比。

    “那就不上。”徐丽的声音爽朗的传来,拿着一盆水果从厨房走到两人面前,她用奇异的目光看了看姜绅,然后道:“现在学习好也不一定有出路,高中毕业,就来我们酒楼。”

    “好啊,说真的哦。”丁艳欢快无比。

    也许最近遇到姜绅和的改邪归正的癞皮丁起到了效果,丁艳的冷漠,在逐渐消失。

    “徐姐,你不能这样啊,怎么可以劝人家不上学?”姜绅狠狠的瞪了徐丽一眼。

    “有什么关系?”徐丽重重把水果盘放下来:“丁叔还说了,让你到丁叔家去住,不收房租,你要不要考察一下。”

    姜绅微笑,这语气,就有点酸酸的了。

    “好啊,不收房租啊,真要考虑一下。”姜绅话出口,余光看见徐丽在咬牙,连忙转口:“不行,丁叔做的饭,肯定没有徐姐好吃,还是这边好。”

    丁艳嘴巴一动,差点就说了,其实我也会做,不过一看徐丽的表情,突然心中一跳,没有说出来。

    顿时,她看徐丽的眼色也古怪起来。

    “吃水果喽。”小双儿打破了场上的尴尬:“妈妈,吃完水果,我们四个人玩大富翁好不好。”

    “好啊。”丁艳和徐丽异口同声。

    可是我不想玩啊,姜绅更郁闷了。

    不过,陪两位大美女,加一位小美女玩游戏也是很欢乐的事,四人很快玩的一头是劲,丁艳的性格也在他们面前变的越加开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转眼四人玩了两个多小时。

    就在徐丽准备起来做晚饭的时候。

    咚咚咚,有人敲门了。

    奇怪?谁来了。

    姜绅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警察,还有一个身穿风衣的男子。

    “你是姜绅吗?我是西城区朝阳街道派出所的,有一件命案,想请你回去协助调查一下。”那身穿警服的拿出证件朝姜绅晃了一下。

    “命案?”徐丽和丁艳一听,脸色都白了:“怎么会这样?”

    “没事,没事。”姜绅不动声色:“是协助调查,警官是吧。”示意两女不要冲动。

    “是的。”那穿风衣的面无表情:“请。”

    姜绅穿鞋子,对着徐丽微微一笑:“徐姐,准备做饭,等我回来吃。”然后跟着两个警察下了大楼。

    楼下一部警车,带着姜绅很快来到一座警局。

    姜绅透过车窗看了下,已经到西城区警察分局,根本不是下面的派出所。

    “姜绅,你看看,这画面上的人是不是你?”警局中,那风衣警察冷冰冰的问姜绅。

    “是的,我刚刚从金英商场出来,买了一块玉和电脑。”

    “你看这辆车,是不是撞向你的?”

    画面上,一辆汽车,飞快的撞向姜绅,然后突然一个打弯,砰,撞到了路边的一棵树上。

    “警察叔叔,他好像撞的是大树?”姜绅微微笑了。

    “他之前的路线就是撞向你的。”风衣警察脸色不好看。

    “你们警察这样问公民的?”姜绅脸色也一沉:“我是来协助调查,你什么语气。”

    “嘶”风衣男又惊又怒,倒吸一口冷气。

    “画面上清清楚楚他撞的大树,你硬说他撞我,你把他找来问问不就行了。”

    “姜绅--”砰,风衣男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那人撞树之后就死掉了,但是从监控的路线来看,明显就是撞你的,你倒底和谁有仇,要买凶撞你?这是故意杀人你知不知道,你还是学生,告诉我们警方,我们警方会保护你。”

    姜绅看白痴一样看着风衣男,然后摇摇头:“对不起,警察叔叔,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风衣男勃然大怒。

    他拿出一根烟,抽了几下,沉静了片刻又道:“听说你在买玉的时候,和一个男子起了冲突,这个死者,是那男子公司的保安,姜绅,会不会是那男子买凶撞你?”

    “警察叔叔,这个,你要去问那个男子才好,怎么问我?”

    姜绅这时有点明白了,好像有人和那辉少不对劲,是想借我整那辉少?

    不过,我姜绅要搞人,那里需要警察插手,而且这种小事,根本整不倒辉少,我要的,是辉少的命。

    “不如这样,叔叔你告诉我那男子在那,我亲自去问他,为什么要买凶撞我。”

    “草。”风衣男气的几乎又要拍桌子。

    姜绅扮嫩,一口一个叔叔,叫的他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又和姜绅缠了一会,最后狠狠的摔门出去。

    就在他出去的同时,嗖,姜绅一枚神念跟着他出去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