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8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下不为例
    第二十九章 下不为例

    真是累。

    姜绅离开小区,借着夜色走在回家的路上。

    什么事都要自己亲自出手,虽然能暂时镇的住对方,但是这种手段也不是常常有用,遇到不要命的人,豁出去报警的话,事情就越闹越大。

    而且以他现在的仙气,各种神通手段也支持不长久。

    仙家手段终究只能是辅助、点缀,自己要快速的成长,掌控实力才是王道。

    姜绅突然觉的自己以神仙欺负凡人,有点胜之不武的念头。

    想必纳兰不败在世的话,知道自己用他的神通做些欺负凡人的事,一口血气的当场吐死都有可能。

    不过,他刚刚起步,事必躬亲这也是必然,等过几年,根基有了,实力有了,什么事一个电话就能搞定,那就不用事事自己出手。

    回到家后,竟然发现癞皮丁也在。

    原来知道姜绅被警察带走,癞皮丁也担心起来,姜绅,现在是他的衣食父母,癞皮丁当然不希望姜绅出事。

    见到姜绅过来,众人皆是大喜,一起吃过饭后,癞皮丁和丁艳又坐了一会,眼看天色已晚,只好回家。

    回家的路上,癞皮丁不停的摸着鼻子:“奶奶的,这个徐总这么漂亮,艳儿啊,难怪绅哥看不上你了。”

    “爸,你胡说什么,他们又没什么?”丁艳觉的心里有点难受。

    “你懂什么,绅哥年纪轻,就这个年纪的人,最容易被少妇们迷住,少妇们的功夫,让人欲仙欲死,你一个小丫头那里有她的吸引力大。”

    “你---你这说的什么话。”丁艳又气又羞。

    “爸是为你好,现在的社会都是乱七八糟的,中年、老头子们喜欢年轻的,少年喜欢成熟的,等他到了三四十岁,才会喜欢你这样的年轻小姑娘。”

    癞皮丁眼珠转来转去,为自己的女儿想办法。

    “不过你放心,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沙,只要你胆大脸皮厚,爸包你一个月内就泡了他。”

    “---”丁艳咬着嘴唇,低着头没说话。

    徐丽家中。

    姜绅坐在大厅看电视。

    徐丽在帮双儿洗涮,准备睡觉。

    姜绅眼睛盯在电视上,神念却是在不停的东看西看,脑袋里也思来想去。

    八点多了,徐姐会不会睡?

    他的神念,看见徐丽帮双儿洗涮过后,自己又洗涮了一下,哎,姜绅心灰意冷,完蛋了,徐姐也要睡了。

    等到把双儿送进自己的房间后,徐丽关门走到大厅。

    “你还不睡,我们要睡觉了。”徐丽眼神有点古怪:“想着丁艳,睡不着?”

    “想着徐姐睡不着。”姜绅直接就脱口而出。

    “呸。”徐丽脸上红红的,非常好看。

    “我去睡了,你记的关电视关灯。”说罢就要转身就走。

    “徐姐。”姜绅连忙叫住她。

    “嗯。”徐丽回过头,睁大一双大眼睛:“还什么事?”

    “我搞定王少了。”姜绅阴阴笑着:“王少不会来找你了,你要怎么谢我。”

    “真的。”徐丽这几天虽然看上去轻松,其实王少的事也是压在她头上的一座大山。

    她甚至已经下定决心,周一去陪一下王少,足了他的心愿,从此以后,就回来好好经营酒楼。

    突然听到姜绅的话,徐丽呆呆的站在那里,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

    只觉的自己心中一酸,双眼突然就湿润了,这一刻,徐丽真想扑在姜绅的怀中痛哭一场,劫后余生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丽才猛的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不会---”你不会杀了他吧?刚才警察不是来找你的。

    “没有,我找他聊了聊天,他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答应以后每月在我们的饭店消费十万块。”姜绅很得意:“徐姐,卖给王少的菜,价格可以卖高一点。”

    ‘我们的饭店’,这几个字说的徐丽心中一暖:“这可不行,我们打开门做生意,一定要物廉味美,让客人们都满意,这才是长久之道。”)

    她想也不用想,姜绅说找人家聊天,人家还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肯定是吓唬人家去了。你这小子,就喜欢吓唬人。

    徐丽顿了顿又道:“你逼着别人消费,还卖这么贵,太欺负人了。”她说到欺负人,脸上一红,不知是不是想起上次打飞机的事。

    徐丽慢慢走了过来,很自然的往姜绅身边一坐。

    “阿绅,我知道你与众不同,有特别的本事,不过,现代社会,光靠自己一个人终究不是办法,以德服人为王,以力服人为霸,要想在这社会生存,庞大的交际网,深厚的社会关系,也非常重要。”

    徐丽,必竟是上过大学,又在社会上工作过的,担心姜绅什么事都靠自己硬来,所以提醒姜绅。

    “行,我听徐姐的,以后我绅哥以德服人。”姜绅嘻嘻一笑,看到徐丽无奈的表情,知道她担心自己年少冲动,连忙正了正神色:“放心吧,徐姐,我已经在奠基了,打好基础,慢慢经营,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你和双儿,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再也不让你们被人欺负。”

    听到姜绅这么暖心的话,原来双眼就有点湿润的徐丽差点眼泪就夺框而出。

    “阿绅。”徐丽觉的身体软软的,很想找个地方依靠。

    “徐姐。”姜绅一看徐丽的表情,雨带梨花,我见忧怜,忍不住往她身边移了一下,伸手一抓,抓住了徐丽肩膀。

    徐丽软软一倒,把头埋在了姜绅的肩膀上面,两人紧紧的捅在一起,都觉的此刻温暖无比。

    徐丽的脸额就靠在姜绅的脖子上面,她发丝的清香,身上的体香,一阵阵陶醉姜绅的心神。

    姜绅忍不住双手在徐丽的身上抚摸起来。

    “小坏蛋,别乱动。”徐丽脸红了,像熟透的红苹果,她微闭着双眼,很享受现在这种温馨的感觉。

    姜绅明白她的心意,也不再乱动,只是紧紧的搂着她。

    两人就这么在沙发上抱着,也不知抱了多久。

    姜绅血气方刚的少年,抱着这样漂亮的少妇,终于身体某处起了变化。

    徐丽马上感觉到了姜绅的变化。

    “阿绅你---”徐丽推开姜绅,轻咬嘴唇,宜喜宜嗔。

    “我难受嘛。”姜绅装做很委屈的样子:“谁让徐姐你这么漂亮迷人。”

    又是来这一招,徐丽表情很生气的样子:“我说过,下不为例。”

    她站起来,就想逃回房间。

    叭,姜绅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轻轻一拉。

    “咛”徐丽又倒了下去,倒在他的怀中,直觉的自己全身越来越软。

    “就一次,最后一次,我真的很难受,徐姐求你了。”姜绅开始和小孩子一样撒娇。

    “真的最后一次?”徐丽死死的盯着姜绅。

    “最后一次。”姜绅点头,心中道:“才怪。”

    “臭小子。”徐丽鬼头鬼脑的回头看了一下双儿的房门,伸出双手,为姜绅拿了出来,开始服务。

    姜绅很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美艳的徐姐帮自己服务,听着上下套动的奇怪声,感觉非常剌激。

    大概是今天下午和姜丝丝做过一次了,徐丽足足弄了半个多小时,到最后双手不停的轮换,就是不见姜绅出来。

    “累死我了。”徐丽恨恨的瞪了姜绅一眼,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倾了倾。

    她是想让姜绅像上次一样,摸摸她,也许可以加点剌激。

    但是姜绅故意不理她,只是皱着眉头:“徐姐,怎么还不出来。”

    “我怎么知道。”徐丽不停的回头看双儿的房门,生怕她会突然出现。

    “要不,你帮我用嘴那个啥?”姜绅想到下午姜丝丝的疯狂,徐丽的小嘴更加性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你---”徐丽一听,眉毛都几乎竖了起来:“你那学来的?”年轻这么小,竟然知道用口。

    “我怕你累吗,老是不出来。”

    徐丽不出声了,又套动了一会,仍然没有反应。

    “下不为例。”她轻声的警告一下姜绅,再次扭头看了看双儿的房门,然后回过头,樱口一张,吞了下去。

    “嘶”姜绅心中狂喜,只觉的刹那间自己已经爽翻了天。

    第二天清晨。

    姜绅醒过来,发现自己睡在阁楼的床上。

    昨天晚上的一幕好像是做梦一样。

    又进步了,第一次用手,第二次用口,第三次,我一定能把徐姐搞定。

    徐姐不是姜丝丝,姜绅看的出,她内心还是有点抗拒自己,因为自己太年轻,因为这是在徐姐的家中。

    也许她还有前夫的阴影在脑海中,自己不能着急,要一点一点解去徐姐的武装。

    就在他在床上想着怎么搞定徐丽时。

    东大街某处,胸毛哥叨着一根烟,身边跟了洋洋。

    两人个大摇大摆向小白酒楼而去。

    小白酒楼的老板叫小白哥,最近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先是隔壁开了东升酒楼,接着自己派出去收保护费的虎哥造反了。

    没错,虎哥最近造反了,虽然没有明着造反,但是不接小白哥的电话,也找不到虎哥的人。

    很多年前,有个小白哥的手下,也是先这样,然后自立门户到别的大街单干去了。

    虽然后来那人还是被小白哥收拾了,但是,又出现一个虎哥,让小白哥很不爽。

    跟着我不好么,你要造反?

    小白哥真在想着派谁去把虎哥找出来时,突然外面有电话打进来。

    “小白哥,东弯街胸毛来找你。”

    “小胸毛?”小白哥心情不好,本来想直接说不见。

    转念一想,老子和他从来没什么来往啊,老虎造反,他来见我,有什么意思?

    “让他进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