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9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面见大华哥
    第三十章 面见大华哥

    “小白哥好啊。”胸毛哥和洋洋两人进入小白哥的办公室。

    “小胸毛啊,哈哈哈,最近茶馆生意怎么样,有没有打算再开几家啊。”小白哥躺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双脚翘在桌子上,态度非常傲慢。

    “哎,我就是为这事来的。”胸毛哥苦笑摇头:“最近混的不好啊,现在玩台球的少,打牌的人又没,生意一落千丈,入不敷出,下面的兄弟都快没饭吃了。”

    “呵呵。”小白哥皮笑肉不笑,胸毛哥这话,说的很有意思,他也不出声,估计胸毛哥后面还有话说。

    你生意不好,到我这里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和我谈生意。

    却见胸毛哥抬头看了看小白哥,然后道:“小白哥也是城东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也不拐弯抹角,实话和小白哥说了吧,从下个月起,小白哥你的小白酒楼,每月交二十万赞助费,赞助一下我们茶馆和游艺厅吧。”

    “草”小白哥一听,霍的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双眼睛变的腥红无比。

    收老子的保护费?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小白哥死死的盯着胸毛哥的眼睛,足足看了数秒钟,阴森森的开口了:“小胸毛,你不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小白哥,胸毛哥像和你开玩笑的样子吗?”洋洋在边上懒洋洋的说话了,说话的时候,脑袋左右摇摆,好像要和人打架一样:“记住,以后要叫胸毛哥。”

    吗的,你什么东西啊?小白哥狠狠的瞪了洋洋一眼,然后转身胸毛哥:“你再说一次给我听听,我刚才,真没听清楚。”

    “一个月二十万,赞助一下兄弟们。”胸毛哥很冷静。

    “我草你吗的。”小白哥怒发冲冠,猛的拿起面前的一个烟灰缸,对着胸毛哥就砸了过去。

    胸毛哥早就有准备,身子一倾,当,烟缸重重的砸在他身后的大门上。

    “小白哥---”大门外,很快响起保安的声音,接着,砰,砰,大门被打开,冲进来两个保安。

    “有种啊,胸毛哥,你他吗吃错药了,敢来我这收保护费?小周,给我叫人把他们拖出去,打断他们的手脚---”

    小白哥的话刚说完,洋洋猛的转身,一脚踹在其中的一个保安肚子上。

    “啊--”那保安抱着肚子就弯下腰,然后就觉的眼前一黑,砰,左边太阳穴上被人重重一拳,打的当场栽到在地。

    “狗日的”胸毛哥冲向小白哥。

    “草。”来真的,小白哥一看,桌子边上一抄,拿到拿起个笔记本电脑,对着胸毛哥又砸了过去。

    另一个保安和洋洋此时已经打在一起。

    胸毛哥几个箭步冲冲上去,头一偏,先避开了小白哥的笔记本,顺手拿了桌上一杯开水,用力一甩,哗,一杯水甩到小白哥的头上。

    小白哥下意识要想挡一下,却发现甩出来的是水:“吗的。”小白哥破口大骂,然后就见胸毛哥又甩了一下手,当,那茶杯砸到了小白哥的头上。

    胸毛哥一跃站到办公桌上,称小白哥被茶杯砸的晕头转向之时,从办公桌上跳了下去,用膝盖‘砰’的一下,撞在小白哥的胸口。

    “啊---”小白哥痛的一声惨叫,连退数步,仰天倒地。

    他收山多年,身手退步不少,那里有胸毛哥这么凶猛,几下就吃了大亏。

    胸毛哥紧追上去,站到小白哥脑后,用力一扯,拿起边上的电话线,把小白哥的脖子连圈数圈,再使劲一拉。

    “呃---啊---”小白哥差点就当场窒息晕死。

    “别,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小白哥一手抓住咽喉的电话线,双腿拼命在的地上蹬来蹬去。

    “扑通”门口另一个保安,也同时被洋洋打趴到地上。

    “吗的,吗的,吗的。”洋洋骑在那保安身上,发泻着不久前被姜绅折磨的痛苦,连续三拳,打的保安的脸砰砰作响。

    “记住,一个月二十万,不然的话,后果自负。”胸毛哥对着小白哥的耳朵。

    “二十万,二十万。”小白哥拼命的点头,先答应下来,等你们离开,老子不弄死你们不姓白。

    “记住了,后果自负。”胸毛哥举起手来,砰砰砰,借机打了小白哥几拳。

    “走,洋洋。”两人同时起身,飞快的跑了出去,一路狂奔下楼,十几秒钟就逃离了小白酒楼。

    “小白哥,小白哥。”一个保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要不要报警。”

    “报你吗的,不弄死他们,我的脸往那放。”小白哥七窍生烟,扯掉脖子里的电话线,咬牙切齿拿出手机。

    报警有个屁用,最多拘留几天,我小白哥不弄死他们,以后在道上怎么混。

    就在小白哥打电话叫人的时候,狂奔出去的胸毛哥也在打电话给姜绅:“绅哥,照你说的,跟他说了一次,揍了他一顿,下面怎么办?”

    胸毛哥和洋洋那是又害怕,又觉的剌激。

    “你们先躲一下,等我电话。”姜绅现在也有事,顾不到他们,虽然他是神仙,但一个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不能面面俱倒。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发展自己的势力。

    就在他刚刚起床不久,神念习惯性的扫了一下,发现楼下不远处停着一辆阵旧的桑塔纳。

    桑塔纳里,赫然有四个人在,其中有三个是他认识的。

    小红毛、东哥,铁疤哥,还有一个是个光头,脖子上有一个狼牙纹身,看上去比铁疤哥还要凶狠。

    咦,是王新国不服,让大华哥出手了?还是大华哥提前出手?

    姜绅挂了胸毛哥的电话,穿上衣服,洗涮一下,然后就出了门。

    他走下楼的时候,神念还牢牢的锁定着桑塔纳。

    “出来了,出来了。”小红毛又惊又喜指着姜绅。

    “就是这娃?”那狼牙纹身的光头不屑一顾:“吗的,没搞错吧,是个高中生?”

    “狼牙哥,别小看他,是练家子,劲大速度快,我们都不是他对手?”

    “草。”狼牙鄙视的看了下小红毛和东哥。

    铁疤哥点点头:“行了,打起精神,管他什么生,认真一点。”

    车门打开,铁疤和光头慢幽幽向姜绅走去。

    姜绅也装做不知道,探头探脑在巷子里等面的。

    “嗨,哥们,这是朝阳小区吗?”光头老远就笑眯眯的叫了起来。

    姜绅迷惑的转过头:“不是啊,这是东门新村。”

    “不会吧,不是朝阳小区就在这附近。”

    “我也不熟。”

    两人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姜绅面前。

    铁疤往姜绅后面一站,从怀中又拿出件棉线衣,突然就往姜绅后背一顶:“别动,当心走火。”

    “草”姜绅觉的后背被一个圆圆的,硬硬的东西给顶住了。

    棉线衣里,难道是筒子?他神念一扫,果然是一把筒子,好像还是自制的。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别乱来,这是大街?”姜绅好像吓的动也不敢动。

    “你个怂货。”光头伸手,叭,拍在姜绅的头上:“你不是很能打吗?走---”

    两人一左一右,夹着姜绅的手臂,后面用筒子顶着姜绅。

    三人来到桑塔纳上。

    “绅哥好啊。”小红毛笑眯眯的。

    “绅哥,我们又见面了。”东哥狞笑,手上白光一闪,竟然拿出一副手铐。

    铁疤和光头很有默契把姜绅双手一反,翻到背后,卡,卡,用那手铐把姜绅铐住。

    一见姜绅被铐住了,小红毛和东哥同时长舒一口气。

    “原来是你们两个,你们想干什么?我还是学生,你们别乱来。”

    “我们不乱来,我们老板想和你谈谈心。”光头示意一下,小红毛发动汽车。

    “红毛,你们动枪,这是犯罪知不知道?”姜绅还想劝说小红毛。

    “我草你。”东哥坐在姜绅边上,闻言之下,扬起肘子砰,撞在姜绅的胸口。

    “啊--”姜绅痛的哇哇叫。

    “闭嘴,信不信我们把你从车上扔下去。”东哥摸着自己的一根手指,心中已经在想,一会怎么折磨姜绅。

    “东子。”光头叫了一声。

    东哥不知从那摸出来一个黑色布袋,往姜绅头上一套。

    姜绅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别,别,有话好说,要钱我赔钱。”

    汽车不停的在行驶,姜绅不停的求饶,四人则在不停的大笑。

    他们不知道,姜绅在求饶,其实就是在为他们求饶。

    这一路驶出去,差不多有半个小时。

    桑塔纳开出了市区,来到郊区的林场。

    这林场,正是当日姜绅遇到胸毛哥他们的那里。

    不过,小红毛开的还要远,一直开到一片荒废的石子厂边上,终于停了下来。

    姜绅被拖下车,黑色布袋一打开,不远处还有一辆车在。

    大华哥此时正坐在车上,车上一个浓装艳抹的女子,趴伏在大华哥的胯下,不停的上下蠕动。

    车外,站着两个身穿黑风衣,大冬天还戴着墨镜的大汉。

    “大华哥,人到了。”一个大汉对着车里在叫。

    “哦,嘶----哦----知道了,等下----嘶----”大华哥的手死死的按着那女人的头,脸上的表情极为陶醉。

    东哥和小红毛拖着姜绅一路走到大华哥所在车前,看大华哥还在忙,东哥一脚踢在姜绅的腿下:“跪下。”

    姜绅身子一动,腿都没有弯。

    “我草。”小红毛左看右看,看到边上一根枯木,跑过去捡了起来,对着姜绅双腿弯就是一棍。

    “给大华哥跪下。”

    扑哧,枯木断了,姜绅依然没有跪下。

    “嘶”众人面面相觑。

    “我来。”光头从桑塔纳后备箱中摸了下,手上提了一根沉甸甸的铁棍,走过来。

    “干什么,干什么,人家只是个学生,别吓坏人家了。”大华哥的声音从车子里面传了出来。

    “哦----哦----贱人---”接着就见他全身都在颤抖,双手拼命的把那女子往他胯下按去。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大华哥缓过气来,一个黑衣大汉替他打开车门,站到了姜绅面前。

    姜绅终于也面对了大华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