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9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乡巴佬
    第三十三章 乡巴佬

    明天就要开学了。

    姜绅一个人慢慢的往城东区医院走去。

    这些天他经历了很多事,也办成很多事。

    如今大华哥跑路,小白哥接下大华的部份产业,胸毛哥和老虎为姜绅接下大华哥部份产业,东升酒楼也装修到最后关头,一切事情都在他的预想中进行。

    姜绅在开学前的最后一天,准备去见方柔那个小护士。

    他还欠方柔几百块钱。

    姜绅到时,正是医院下午下班的时候。

    他在前天就已经让老虎一个手下打听清楚了,今天方柔下午五点半下班。

    果然五点半之后,一个活泼的身影出现在医院门口。

    方柔穿了一件紫色的风衣,围着粉红色的围巾,和一个女同事边说边笑,走到门口。

    姜绅远远的看见,微微一笑,正要走上前去打招呼,“方柔。”有人已经在他之前叫了起来。

    接着一个看上去有一米八左右的英俊青年,从方柔后面追了上来。

    “吴主任。”方柔有点受宠如惊,一双眼睛惊喜的看着这个英俊青年。

    这是他们医院最年轻的副主任,而且是很重要的内科副主任,吴书杰。

    吴书杰出生医学世家,父亲是现任城东区卫生局副局长,他大学毕业,以优异成绩赴m国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三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攻读医学博士。

    如今才28岁的吴书杰,是整个城东区,甚至东宁市医学界里最闪眼的一颗新星,无数护士、女医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方柔,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吴书杰高大英俊,像个阳光大男孩,尤其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很少有女人敢直视他的目光。

    方柔被他一看,心中狂跳不止,脸上也微微发红。

    “我---?--”方柔对吴书杰也是很有好感,感觉到他谈吐不凡,彬彬有礼,很懂女人的心思,但是:“我家里已经烧了饭了---”方柔说话都有点结巴。

    她不算很漂亮,至少在医院中有好几个比她漂亮,所以方柔也有点不自信。

    “今天我生日,我想请你和科室几个同事一起吃个便饭,唱个歌。”

    “你生日啊。”方柔没想到会是这么重要的日子,心中更激动了。

    “那好吧,我打个电话回家。”

    “好,我去开车,你等我一会。”吴书杰转身而去。

    看见那吴书杰一走,姜绅摸摸头,他本来也是打算请方柔吃晚饭的,但是方柔已经答应了别人。

    怎么办?明天再来?

    他看方柔对那吴书杰很有好感,自己也不想打扰方柔,真准备转身就走,一辆黑色的奥迪出现在医院门口。

    他抬眼一看,奥迪里面,不但有吴书杰,而还坐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赫然就是上次讥笑方柔的大胸女李忆容、马晓霜。

    什么意思?李忆容她们和方柔不合,吴书杰同时带着她们三个?

    方柔也没想到会看到马晓霜她们,一见车中已经坐了两个医院有名的美女,顿时脸又红了。

    “吴主任---”想说不去了,但是已经打过电话,又答应了吴书杰。

    “方柔上车。”吴书杰朝后面扬扬头。

    “方柔上来吧,我们一起给易哥庆祝生日。”李忆容坐在副驾驶上,咯咯娇笑,笑的巨大的胸部颤动不止。

    “方柔---”就在这时,姜绅出现了。

    “姜----绅。”方柔竟然还记得姜绅的名字,看见姜绅又惊又喜。

    又是这个神经病,李忆容和马晓霜看到姜绅,浑身发毛,脸上全是厌恶之情,估计吴书杰不在的话,破口大骂都有可能。

    “晚上有空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姜绅笑着问。

    “方柔你朋友吗?一起吧,来,上来,一起吃。”吴书杰看上去很有气度。

    “不要了吧。”方柔很无奈。

    “好啊,那就一起。”姜绅不客气,伸手就抓住方柔的小手,拉着她往车上就坐上去。

    草,你还当真啊。吴书杰眼中闪过一丝鄙视,他只是客气话,没想到这小子自来熟,不过,说出去的话,他又收不回来。

    姜绅率先往后面一坐,另一边的马晓霜像是避瘟神一样,连忙屁股往里面使劲挪了挪。

    方柔一看姜绅都坐进去了,只好苦笑着也坐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

    “我来还钱,顺便请你吃饭,没想到有人请了,嘻嘻。”姜绅一左一右两位美女,神情非常得意。

    “方柔,没介绍一下么,这是你哪位朋友?”吴书杰一边开车,一边问。

    “这---?”方柔不知道说什么好。

    “姜绅,美女姜,绅士的绅,大家都叫我绅哥。”姜绅笑着。

    呸,前面的李忆容对着吴书杰做了一个呸的神色,提醒吴书杰,这人就是个垃圾,无赖。

    吴书杰马上懂了,用淡淡的语气:“吴书杰。”

    “我们医院内科副主任。”马晓霜连忙加一句,不过眼中仍然在鄙视姜绅,估计你也不知道副主任是什么。

    “副主任啊,副科还是正科级啊,相当于镇长了吧?”姜绅很夸张的语气叫了起来。

    吴书杰脸上一红,他老爸才是副科,他这副主任,当然屁的科都没有。

    “不是的,你不懂。”方柔悄悄拉了拉姜绅的袖子,有点难为情。

    “忆容,想去那吃饭。”吴书杰叉开话题。

    “随便,吴主任请什么,我们吃什么---”李忆容说到‘吃’字,语气很重,眼波流转,看了一下吴书杰。

    吴书杰心中一荡,脚下油门都差点踩重了。

    “那去吃海鲜,‘钓鱼台’怎么样?”

    “好啊,那好像是我们东宁市最大最好的海鲜酒楼了吧。”马晓霜也很夸张的叫着:“我吃过一次了,好像很贵哦。”

    “那里的澳龙味道很正宗。”李忆容也炫耀似的来了一句。

    方柔不出声,什么海鲜澳龙,她都没有吃过,她的工资那里能吃这么贵的海鲜,她也不像李忆容两人一天到晚吊凯子,混吃混喝。

    众人很快来到钓鱼台,吴书杰轻车熟路,叫了一个包厢。

    他所谓的同事,其实就是方柔和李忆容、马晓霜三个美女,本来今天带三位美女出来,他心情很不错的,但是中间加了一个姜绅,他就有点不爽了。

    “吴主任,你看看菜单。”服务员好像也认识吴书杰,递上一个菜单给吴书杰。

    “那个什么澳龙,先来五条,一人一条。”姜绅翘着二郎腿,在边上叫了起来。

    方柔的脸一下变的通红,连忙低下头来轻声道:“姜绅,澳龙是龙虾,我们五人吃一只够了。”她虽然没吃过,但是也知道澳龙是什么。

    “龙虾,五人一只怎么够,我一个人都能吃十只,一人先来五只。”姜绅对着服务员叫着。

    乡巴佬,李忆容、马晓霜和吴书杰齐齐鄙视。

    “对不起先生,澳龙比较大,我看你们五人,上两只差不多了。”

    “很大么?”姜绅装腔作势,看着方柔。

    方柔重重的点头。

    “那一人来一只,吃不完带走,反正我吃的完。”姜绅伸出五根手指。

    服务员看向吴书杰。

    姜绅也看过去,然后作恍然大悟样:“噢-----”姜绅再问方柔:“是不是很贵?要是贵的话就两只吧。”

    “吴主任,是不是很贵?”他又问了一下吴书杰。

    “不算贵。”吴书杰咬着牙:“那就上五只。”吃死你个王八蛋,乡巴佬。

    美女当前,他要说贵,那就大丢面子了。而且这顿饭,不用他掏钱,是记他老爸卫生局的账。

    吴书杰闷闷不乐的又点几道海鲜,最后道:“再来五只麻酱鲍鱼,就这样吧,先吃了再说。”

    “好的吴主任。”服务员话音刚落,姜绅那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鲍鱼啊,多大的鲍鱼?”

    服务员看看姜绅,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么大吧。”

    “还没鸡蛋大啊,有没有这么大的。”姜绅用手比划了一下。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李忆容忍不住了:“你以为是两头鲍啊,现在根本就买不到两头鲍了,不懂别乱说----”乡巴佬三个字,她是嘴动了没发音,狠狠的在心中鄙视了姜绅。

    “上菜”吴书杰不耐烦的挥挥手,服务员慌忙转身而去。

    “方柔,方老师现在身体还好吗?”吴书杰问方柔。

    “嗯,我爸挺好的,都退休了,又被学校反聘,还在上课。”

    “方老师的医术那是没的说,我没有他的教导,也没有今天。”

    两人交流了几句,姜绅等人听出来了,原来方柔的父亲是医学院的老师,曾经教过吴书杰。

    马上李忆容这大胸女不爽了,包厢里有空调,她一进来就脱了外套,里面穿着低胸羊绒杉,可以清楚的看见很深的一条乳沟。

    她移了移板凳,离吴书杰几乎并肩而坐。

    “吴主任,最近我一累就觉的胸口有点闷,会不会是心肌炎啊。”李忆容嗲声嗲气,就差把大胸脯压到吴书杰的肩膀上了。

    吴书杰果然被她吸引过来,眼睛睁的老大,看了看那条深深乳沟:“有发热吗?头晕、气短?这些才是心肌炎的症状,病毒性心肌炎病变轻重不一,所以症状也千变万化,最好明天你做个检查---”

    “你帮我检查好不好---”李忆容在桌下,脱了鞋子用脚趾挑逗的拔了拔吴书杰的腿。

    吴书杰身体一震,但不动声色,微微点头:“可以,明天上午,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的哦。”李忆容像是胜利者一样,抬起头示威似看看方柔。

    就在这时,吴书杰的手机响了。

    “喂,爸,嗯,我已经在外面吃饭了,我不过去了,什么,钓鱼台,我也在,我和几个同事在308包厢中,行,一会我去敬酒。”

    吴书杰挂了电话,脸上颇为得意:“卫生局新来了一个副局长,我爸和一些局领导在陪他吃饭,听说这副局长将来要接局长的班。”

    “未来新局长啊。”李忆容和马晓霜一听,都是若有所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