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9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一场大胜
    第三十六章 一场大胜

    来之前姜丝丝已经问过姜绅最会赌什么。

    现在他们坐的地方就是港式五张,又叫梭哈。

    姜绅选梭哈有几个原因,第一,他可以看到别人手中的底牌,甚至荷官要发出的牌,可谓知已知彼。

    第二,参加的人是各路老板,赢的是他们的钱。

    如果他和赌场玩,玩轮盘赌,压大小,那就是赢赌场的钱,姜绅不怕,但是会替姜丝丝惹上麻烦。

    姜绅现在刚搞完大华哥,开学在即,还不想再和爆标又搞起来。

    吃东西也要一口一口吃,慢慢消化了大华哥走后的地盘势力,才能向其他人开刀。

    “姜老板,今天找了高手来了啊。”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不停的用眼光看姜丝丝。

    看他的眼神,似乎对姜丝丝也有点性趣。

    “哼,这是我师父,今天帮我报仇来了。”姜丝丝依偎着姜绅,就差把头埋到姜绅的怀里了。

    “是你的小白脸吧,哈哈哈。”又有人说了一声,全场哄笑。

    “姜老板,你好像离婚之后就分到一千万吧,今天再输,就要光屁股喽。”

    “哈哈哈。”桌上又是一阵大笑。

    姜丝丝低下头轻声对着姜绅道:“那人是我前夫公司的董事之一,身家上亿,是这里的常客,帮我赢死他。”

    放心,姜绅拍拍姜丝丝,示意她不要生气。

    他们那局很快结束,新的一局开始了。

    荷官发牌。

    姜绅拿到的两张牌,明牌是10,暗牌他没动,也没看,但是神念一扫,也是一个10。

    第一把就拿到小10一对,姜绅觉的运气还不错。

    同时他神念一扫,如果第三张大家都要的话,自己还可以拿个10。

    谁知边上一个看上去快五十岁的老头,拿起牌看了看后,摇摇头直接扔掉了。

    我拷,我的三个10啊。姜绅郁闷无比。

    扔掉了一个人,后面的牌全换了,他的三个10也没有了。

    姜绅神念看了看,外面比一对10大的有两个,算了,自己也只好扔掉。

    他们一次底是一万块。起步是五万。

    姜绅上去玩了四五把,没分到什么好牌,有的直接扔,有的跟一把扔,转眼间就输了五十万。

    姜丝丝不动声色,她知道姜绅的本事。

    边上有人开始得意了。

    “姜老板,你这师父,到底是牌上的师父,还是床上的师父啊。”

    “哈哈哈。”众人俱笑。

    “要说床上,小年轻们那有我们董总的技艺高超,姜老板,你真应该试试董总的功夫。”

    那个董总闻言,满脸红润:“呵呵呵,姜总,我们要不要满足一下大家愿望,切磋一下啊。”

    “楼上就有总统套房,你们切磋,我请客。”

    “哈哈哈。”

    美女到那里都要被调戏的,尤其在这种场合,大家都是肆无忌惮的调笑姜丝丝。

    姜丝丝也似乎习惯了,反正就是不出声,不理他们。

    但是姜绅那里受的了,你想玩我女人啊:“董总身边的是你小蜜吗,让我草一下,请她说说我们两谁的功夫高。”

    “我草。”全场都看向姜绅。

    太没素质了,大家都说是功夫,玩玩,技艺,你一个学生,一开口就说草。

    董总更是气的满脸发抖:“这是我女儿。”

    “干女儿啊。”姜绅大笑:“干女儿,就是被干的。”

    “草,小子说话注意一点,这是我亲生女儿。”董总几站跳了起来。

    “---”带女儿进赌场,还要玩别人的女人,你这老爸牛逼。

    姜绅看了他女儿一下,他女儿也正用凶神恶煞的目光看着姜绅。

    切,姜绅不理他们了。他的目的达到,成功挑起董总的怒火。

    此时,姜绅手中的牌是暗牌为k,表面上,有q、10、10,牌面比较大,有机会成三条或两队。

    桌上扔了好几个,只留下董总,和一个卞总。卞总就是姜丝丝前夫的董事。

    董总的牌面也不小,暗牌为8,明牌有k、k。8牌面比姜绅还大,已经是两队,很可能成俘虏。

    卞总的牌也很可怕,暗牌为9,明牌有9、q、q,牌面比姜绅小,但是他却最有自信。

    这时,轮到卞总说话了。

    他笑眯眯的:“老董啊,别生气,我们是玩牌,牌上分高低,床上再强没钱有吊用,一百万。”

    说吧,扔了一百万上去。

    “哇,老卞厉害。”边上有人叫了起来:“你就是有三条q也不能这么嚣张啊。”

    “吓唬他们的吧。”

    “是不是吓的,你也可以跟啊。”卞总笑道。按他们的规矩,边上已经扔了牌的人,如果想赌,还可以下注,压在姜绅或者董总的牌上。

    轮到董总了,这时桌上大概有一百五十万左右,他看了看三方的牌,飞快的盘算起来。

    卞总的牌面,撑死就是三个q,姜绅也撑死三个十。我的牌有机会是三个k,或三个8,但是,要用一百万去买机会,是不是有点划不来。

    董总牌面最大,却又舍不得一百万,左右为难。

    姜绅此时神念一扫,董总不扔牌的话,自己就要拿一张k,组成k对,10对,而他们两个也全是手上的两对牌,自己就要统杀。

    不能让他扔牌,他扔了牌,自己要拿三个10,卞总就要扔掉不会跟了。

    “董总,扔了吧,床上不行的人,打牌肯定也不行的,哈哈哈。”

    姜丝丝也娇笑起来。

    “草。”董总勃然大怒:“小子,别用激将法,老子扔一百万又怎么样,你有这命拿吗?我跟。”

    董总跟了一百万。

    “我也跟。”姜绅也跟一百万。

    继续发牌。

    卞总拿到一张10,董总也拿了一张10,两人先是一愣,接着同时大笑,两张10都被拿走了,姜绅那什么凑三个10。

    姜绅却是暗暗高兴,自己要拿三个10,这两老东西都要扔掉了。

    他最后拿到的牌是k,这样的话,凑成了k对、10对,两对是桌上最大的。

    不过现在牌面,还是董总最大。

    “董总说话。”

    “这牌还要说嘛,我三个老k,天大地大,两百万。”桌上已经有三百五十万了,董总以两百万搏三十五十万,完全正常。

    他一说三个老k,卞总也是微微一愣,不管说的是真是假,董总真的可能会有三k。

    他要是三k,我就输了,他要是没有,我两对,被他吓走,那就丢面子了。

    卞总左看右看,看看桌上。

    桌已经有五百五十万。

    要出两百万,去搏五百五十万。

    “卞总,爽快点,要么扔,要么跟。”姜绅鄙视的看着卞总。

    尼玛的,卞总那个怒啊,你个小毛孩,什么口气和我说话。

    “二百万搏五百万,值了,我就花二百万看看你有没有三条k。”卞总也扔了两百万。

    这下董总有点害怕了,难道姓卞的是三条q。

    轮到姜绅了。

    “你们一个个自称什么总,什么总的,草。”姜绅大爆粗口:“两百万就想看我底牌,梭了。”姜绅把面前所有的筹码全部都扔了上去。

    这次姜丝丝带了五百多万,加上姜绅拿出近一百万,凑了六百多万,前面输了五十多万,这一下全梭光了。

    “嘶”姜丝丝也有点紧张了。

    这可几乎是她全部的现金,对方可有两个人的底牌她看不到,虽然姜绅说能看到,但是万一对方会换牌呢?

    姜丝丝很紧张,没想到才半小时不到,姜绅就梭了。

    “梭了。”卞总傻眼了。

    梭的话,他还要再上二百多万。

    他再次看看牌面,自己是两对,姜绅除非底牌是张k才能赢自己,而桌面上已经出了三张k了,他会这么走运拿到第四张k。

    老董不是说他三张k吗?那两人之中,一个有一个是假的,也许,都是假的。

    卞总又看了看姜丝丝和姜绅。

    姜丝丝紧张的抓着姜绅的手臂,姜绅在那不停的喝水。

    拷,喝水,紧张?很可能是吓我的。

    卞总思来想去,两对都舍不得扔掉,更别说已经扔了三百多万在上面了。

    “梭了。”卞总一梭,台面上的钱达到了一千四百多万。

    大概也是这赌场里最大的一局。

    “你也梭了。”董总看着自己的牌不出声。

    姓姜的再大就是两对,姓卞的却可能三条,姓姜的疯了,想吓唬我们,我一对k横扫八方,谁有我大。

    姓董的看看牌桌。

    已经一千四百多万了,自己只要再加二百多万,就可以赌这一千多万。

    人有时候在赌桌上,就会下意识用这种以小搏大的心理来剌激自己。

    其实董总先后投进去近四百万,但是他只想着,现在只要再加两百多万,就可以搏台上的一千四百多万。

    近七倍的利润,值了。

    “我也梭。”董总也梭。

    台上钱,达到一千七百万。

    “开牌。”随着荷官叫了一声。

    卞总率先开牌。

    “老子就两对,我就不行,你们有三条。”一对q,一对9出来。

    “哈哈哈。”董总大喜:“谁说三条才能赢你,不好意思,我也是两对。”

    一对k,一对8出现。

    草,卞总脸如死灰。

    “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董总就要伸手去拿筹码。

    “干嘛干嘛,董老先生,你老年痴呆了。”姜绅奇怪到则。

    董总被他说的几乎气死,手停在半空怒道:“那你开牌啊,你还能有什么?”

    “你说我能有什么?我也是两对。”

    姜绅开牌,一对k,一对10。

    秒杀董总。

    “拷。”董总不可思议的看着姜绅。

    尼玛的,最后一张牌没发之前,你就敢跟一百万,这不科学啊。

    谁也没想到,前面只有一对10的姜绅敢跟一百万。

    换到别人手中,刚才的情况早就扔牌了。

    但是,姜绅不但跟了,而且搏到一对k。

    “哈哈哈,牌上不行,床上也不行。”姜丝丝得意的大笑,疯狂的扑上去把筹码全部扫了过来。

    一千七百万到手,除去成本,他们一把赢了一千万。

    真是一场大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