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9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想赖账了
    第三十七章 想赖账了

    “走吧。”姜绅见好就收,对现在的他来说,赚钱有无数方法,在本市赌博没什么意思,要赌就去香门、澳港,还有m国的赌城。

    才赢这些人几百万,个个脸上比死了爹娘还难看,真是没劲。

    “不赌了?”姓卞的一看他们两人赢了就走,勃然大怒。

    “怎么了,还有规定赢了不准走?”姜丝丝其实也还想赌,不过姜绅说不赌,她也只好乖乖听话。

    “你这什么牌品。”卞总怒不可遏:“赢了就走,以后别来玩了。”

    “玩不起就别玩,草。”董总也气的大爆粗口。

    “吗的,谁玩不起。”姜绅也是大怒。

    “哗啦”他把面前的筹码统统推上了桌子。

    “一把定胜负,大家在荷官面前抽一张牌,谁牌大谁就赢。”

    嘶,全场倒吸一口冷气。

    这才叫真正的赌。

    一张牌,赌一千七百万。

    这才叫赌,这就是赌命,看谁的命好。

    卞总和董总一下子被镇住了。

    他们虽然个个身家上亿,但是要一下子拿一千七百万现金出来,也不容易。

    而且,赌博,玩的是技巧,玩的是心情,这一张牌定胜负,那就是赌运气了。

    “不敢么?”姜绅用鄙视的眼光看向两人。

    “是不敢还是没钱?要不我赌你们两人,你们一人拿一半敢不。”

    那每家也要拿八百几十万出来,卞总和董总对视一眼,还是不敢。

    他们不是年轻人,不会热血冲动,脑袋一热,一张牌赌一千七百万,实在没意思。

    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

    就在这时,边上一个很爽朗的声音笑起来:“我能不能赌。”

    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从另一桌走了过来。

    “小兄弟大手笔,够爽快,不知道我能不能和你赌。”

    此人一出,姜丝丝莫明其妙,很显然,她也不认识这个人。

    但姜绅看见董总和卞总眼中都闪过一丝喜色。

    这人应该是个高手。

    “小白脸,你不会只敢和我们赌吧。”董总也剌激姜绅起来。

    “也就欺负欺负我们老头子们。”卞总笑呵呵。

    “这位是?”姜绅看着这唐装中年汉子。

    “大下唐招,是这赌场的管事。”

    他说的管事,其实相当于镇馆,香门那边,对有组织犯罪的头头,一般叫坐馆。

    唐招,相当于赌场的坐馆,招牌,高手,国外大赌场,都有这样的人物,防制有的人来捣乱。

    唐招,本来是不会,也不应该出头的,不过那姓董的,是爆标的一个合作伙伴,爆标看不下姜绅的嚣张,所以请唐招出手,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可是一千七百万啊。

    “唐招。”姜丝丝这下知道了,人的名,树的影。

    “别。”她轻轻拉了拉姜绅,低声在他耳边道:“这个人没什么文化,小学毕业就去东南沿海的城市市专门拜师学赌,听说后来去了香门岛,在香门、澳港那里拜了大师父,一手纸牌玩的出神入化,号称牌王。”

    爆标和唐招是表亲,如今的天下,有一半是靠唐招打起来的。

    姜绅一下赌一千七百万,这是爆标赌场至今为至最大的一局。

    别说爆标看了眼红,唐招都心痒。

    姜绅一听是赌场的人,心中大怒。

    我不想赢你们赌场的钱,你们倒是主动来挑衅我。

    “怎么赌?”姜绅问唐招。

    “你刚说的,一人摸一张牌,比大小。”唐招指了指荷官面前的牌。

    “什么最大,什么最小。”姜绅问清楚好。

    “黑桃a最大,方块2最小。”

    “那我先摸。”姜绅笑道:“我年纪小,又是客。”

    “呵呵,好,那就你先摸。”唐招说完,朝荷官一点头:“拿牌。”

    荷官拿了一副新牌出来。

    “我洗一下,你先摸,没意见吧。”唐招问姜绅。

    “请。”姜绅当然没意见,唐招要洗牌,就是要看清每张牌在那里,不过老子不用洗,都知道在那里。

    刷刷刷,唐招开始洗牌。

    姜绅死死的盯着他的双手。

    唐招果然是练过的,双手洗的飞快,一般的人眼睛根本跟不上他的手势,刷刷几下就把牌洗的乱七八糟,然后往桌上一扔:“摸吧。”

    姜绅没有动,抬起头,死死的看着唐招的右手手腕处。

    好一个唐招,洗牌的时候,黑桃a就已经被他收到了衣袖中去,高手,果然是高手。

    姜绅不动声色,一直盯着唐招的右手手腕。

    全场莫明其妙,只有唐招心中翻江倒海的惊动。

    不会吧,这小子看出来了,不可能,我这一手‘穿云过海’,练了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人能看出来。

    “摸啊,小子,后悔啦。”边上有人起哄了。

    董总、卞总看姜绅不动,都开始嘲笑。

    “呵呵,那我就摸了。”姜绅伸手从牌中摸了下,然后往桌上一甩:“叭。”

    一张红桃a出现在桌上。

    “哇---”四周一牌哗然。

    具然是第二大的牌,除了黑桃a,没有大过他的了。

    不过,姜绅摸的第二大,众人都是放心不少,唐招出手,黑桃a还不是信手拈来。

    “厉害,厉害,自古英雄出少年,真是没错,轮到我了吧。”唐招刚要伸手。

    “等下。”姜绅叫住了他。

    “怎么了?”唐招心中微微一怔,不过他是老江湖,虽然一愣,仍然伸手去摸。

    却见姜绅飞快再次伸手一抄,把整副牌都拿到手中,然后往桌上一翻。

    刷,整副牌都朝天显露。

    “唐总,你们赌场的牌不全啊,好像少一张黑桃a。”

    嘶,全场都站了起来。

    所有人盯着桌上的牌。

    果然是少一张a。

    唐招伸在半空的手停在了那里,吗的,果然也是个高手啊。

    “姜绅,你出千是不是。”董总来劲了,拍案而起:“收身,一定是他出千,弄走了黑桃a,刚才玩牌,肯定也出千了。”

    “那要收不到呢?”姜绅笑眯眯的站在那里。

    “收身,姜丝丝也要收,那侍女也要收。”卞总更无耻,连小美也说了进去。

    两个保安立刻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不用了。”唐招猛一挥手,面不改色:“看来是我们赌场的牌不好,竟然会少一张,即然如此,这场赌局就不算了。”

    “草。”你还要脸不。

    别说姜丝丝,好几个老板都鄙视唐招了。

    明白人都看出来了,唐招出千,提前拿走了黑桃a,被姜绅识破,然后说牌不对,这局不算。

    太无赖了。

    “呵呵,那就改天再赌了。”姜绅不动声色,点头示意姜丝丝收工走人。

    本来,他还不想惹爆标,但爆标竟然派人来惹他。

    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姜绅收工,笑眯眯的把所有筹码都收了起来,这下没有人敢叫住他们了,大家眼睁睁看着姜绅和姜丝丝离开。

    就在两人走到边上的轮盘赌桌上时,姜绅拉住了姜丝丝。

    “押中一个数字赔多少?”姜绅问姜丝丝。

    姜丝丝明显没玩过,茫然的摇摇头。

    “单个数字,三十五倍。”轮盘桌前的荷官面无表情。

    “押一百万。”姜绅从筹码中拿出一百万,然后看向小美。

    “你帮我们选个号码。”

    “啊---”小美明显被吓到了,一下子呆呆的站在那里。

    “不好意思,老板,我们这轮盘有上限,只能押十万。”荷官连忙道。

    开玩笑,三十五倍,你要押中,那就是要赔三千五百万,爆标那里承受的了。

    “让他押。”就在这时,唐招走过来了。

    他笑眯眯的往荷官面前一站:“姜先生是贵客,破例一次,别说一百万,一千万都可以押。”唐招往那一站,荷官连忙让开,把位置让给了唐招。

    “一千万?不是我小看爆标,我怕他赔不起。”姜绅把一百万筹码往轮盘桌上一扔:“小美,说个数。”

    小美茫然不知所措,看看唐招,看看姜绅。

    “姜先生叫你说,你就随便说。”唐招还是笑吟吟的,我就不信了,我的机器,玩不过你的人。

    小美牙齿一咬:“18吧,我今年十八岁。”说罢头微微低了下去。

    “那就十八。”姜绅把一百万推到了十八那里。

    “不改了。”唐招眼中精光闪烁。

    “美女的话,一定要听。”姜绅笑着。

    “好。”唐招一按按扭,轮盘开始旋转起来。

    刷刷刷,随着轮盘的盘旋,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转向这里。

    赌场里面,是有大屏幕滚动录像的,此刻全部的摄像头都照在轮盘桌上,大家目不转睛盯着轮盘。

    刷刷刷,轮盘的速度越来越慢,转到最后,唐招手没动,脚下轻轻一踢,踢在轮盘桌的一角上面,触动了其中的机关。

    “卡”最后的小球往一个号码里猛的一插,掉了进去。

    “哇--”全场沸腾了。

    十八号,真是十八号。

    “我草。”唐招差点一口血吐死。

    他已经触动了机关,根本不可能是十八号,竟然最后还是十八号。

    吗的,要赔三千五百万啊,唐招欲哭无泪,后悔莫及。

    “哈哈哈,不错,不错,美女的话要然是要听的。”姜绅把一百万筹码收了回来,往小美端的盘子上一扔:“这个给你,哈哈哈哈。”然后带着姜丝丝转身往吧台走去。

    小美愣了一下,连忙端着盘子跟了上去。

    “老板,我不能要,我不能要,我随便说说的。”

    姜绅一看她的小脸,吓的一片苍白,端着盘子的手都在抖,不由暗暗长叹。

    “那行,你自己拿一个筹码吧。”姜绅知道,她要真拿了一百万,恐怕赌场都不会放过她。

    “谢谢老板。”小美看了看筹码,拿了其中最小的一个一千块。

    “换钱吧。”姜丝丝陪他走到吧台。

    吧台两位美女目瞪口呆,目光看着姜绅的身后。

    姜绅回头,唐招快步赶上。

    “这个,姜先生,不好意思,你的一千七百万,我们马上就会算给你,还有三千五百万---”

    “还有三千五百万怎么了?”姜绅笑眯眯的问。

    “轮盘赌的上限是十万,刚才是我错了,擅自做主,这件事,恐怕要等我和标哥商量一下,要不这样,先赔三百五十万给你,你看怎么样。”

    这就是要赖账了。姜绅和姜丝丝一听,就知道唐招的意思。

    “行,行。”姜丝丝知道爆标的厉害,拉拉姜绅的手:“那就三百五十万吧,反正我们今天也算大胜。”

    “也行。”姜绅却平静的点点头:“那你们商量一下,三天时间够不?”

    草,别给脸不要脸。唐招一听姜绅的语气,那是一分钱都不能少,当下脸色就沉了下去。

    “三天?用不着,明天就可以答复你,给他结账。”然后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小畜牲,敢和爆标要钱,活的不耐烦了。

    三千五百万,这可以买多少条命。

    唐招听到姜绅的回答,心中反而比较兴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