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29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被抓赌
    第三十八章 被抓赌

    赌室外,姜绅提着两个重重的手提箱,带着姜丝丝走出来,走向附近的电梯。

    一千七百万现金,就算是一家银行,短时间也凑不出来,但是在爆标的地下赌场中,每个人进去带的都是现金,然后在吧台换成筹码,所以姜绅他们花了近一个小时,才点清一千七百万。

    点到最后,姜绅不耐麻的连几十万零头都不要,直接提了一千七百万现金就走。

    “阿绅,你真厉害,哈哈哈,不过,你最后赢了爆标三千多万,恐怕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姜丝丝在电梯中抱着姜绅的手臂,高耸的胸脯不停的在他手臂上蹭来蹭去。

    她又开始发情了,这个女人,能勾动她发情的大概除了帅哥,就是金钱。

    “开玩笑,欠我姜绅的钱,就算他是m国总统也要给我吐出来。”姜绅冷笑的同时,神念一扫,突然脸色大变。

    “吗的,爆标找死。”

    “怎么了?”姜丝丝搂的更紧了。

    “没事。”姜绅抬头看了看电梯角落上,那里有个摄像头。

    叭叭叭,姜绅他们本来是要去一楼的,现在开始不停的按三楼。

    到了三楼,电梯打开,“走。”姜绅拖着姜丝丝一路小跑,连续两个拐弯,来到一座男厕所中。

    “不是吧。”姜丝丝春情涌动,被姜绅拉着进了男厕所,以为姜绅直接就想来一场厕所大战。

    她熟练的把手一探,插进了姜绅的裤裢,轻轻一拉,拉开了姜绅的裤裢。

    姜绅不理她,神念看了看厕所,没有摄像头。

    提起重重的箱子往厕所的水笼头台上一放。

    就在他打开箱子的时候,姜丝丝已经蹲在下面把小姜绅一口吞了进去,埋头吞吐,起伏不止。

    “唔,你---?干嘛---?”姜丝丝余光看着姜绅在开箱子,还有空说话,因为她有点莫明其妙,然道要在这里就分钱?

    “行了,别发骚,走。”姜绅拉起姜丝丝。

    这个女人,惹火大胆,在什么地方都敢和姜绅玩,是个尤物,很讨男人喜欢,不过如果控制不好,就是一个荡妇,但是姜绅,可以完整的控制住她。

    “钱呢?”姜丝丝站起来一看,两个箱子已经变的空空如也。

    “我藏起来了,外面有警察在抓赌,爆标故意的,走。”姜绅把箱子合上,重新提着两个空箱子,回到原路,进入电梯。

    姜丝丝是知道姜绅的神奇之处的,脑海中在思来想去,那些钱在自己帮他口的时候,被他放到那里去了。

    “当”

    电梯落下,电梯门刚一打开。

    “不许动。”门中四个男子围了上来,一把将姜绅和姜丝丝控制住。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姜丝丝做势大叫。

    “我们得到线报,这宾馆有人聚众赌博。”

    “我们是东宁市公安局的,身份证拿出来,这箱子里是什么,打开。”领头的一个警察,脸色黑黑的,长的像个包公,表情十分冷峻。

    “箱子里的东西,是我私人东西,为什么要打开。”

    “废话少说,你开不开?”

    “刘队,这个赌徒有话说。”这时,不远处有两个警察扭着一个很猥琐的男子走了过来。

    “刘队,我要检举立功啊,这两人也是刚刚参加赌徒的,箱子里面全是钱。”男子指着姜绅。

    “这位女士,现在有人检举你,麻烦你打开箱子,给我们看看。”

    “这么大箱子,有几百万吧,别告诉我,你们两提着几百万在酒店里走来走去,是为了好玩。”

    “快打开。”

    几个警察你一言我一语。

    “就是,这种几百万的赌局,怎么会没有摄像头,警官,你要是抄了这赌场,最好把录像拿出来,才算铁证如山。”

    姜绅笑眯眯的,叭,叭,先后打开两个箱子。

    众警察凝神一看,“嘶”箱子里面,只有一条红内裤。

    没错,这条红内裤,是刚刚在厕所,姜绅把姜丝丝的脱下来放进去的。

    “讨厌,叫你别脱我的内裤。”姜丝丝脸红红的,拿起内裤,在空中扬了扬,然后放进自己的包中。

    “这---”黑脸警察目瞪口呆,转头看看那检举的。

    检举人也面露不可思议,一千七百万啊,那全是现金,就这一会,他们能藏到那里去。

    “去调摄像头,看看他们刚去那里。”另一个警察不服气,死死的盯着姜绅。

    姜绅和姜丝丝,被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办公室中。

    一会功夫,有警察从宾馆的摄像头中看到他们两人半路去了三楼的厕所。

    几个警察一路狂奔,找到三楼厕所,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有找到。

    “喂---”有人打电话了:“招哥,没截到钱啊。”

    “什么?怎么可能?一千七百万,难道会飞天了不成?”

    “他们中间去了趟厕所,然后箱子里的钱就不见了,会不会厕所有什么机关。”

    “不可能,这宾馆是我们的,我们怎么不知有什么机关--”

    “那我也没办法了,没赃物,就凭小水的口供,定不了他的罪,除非有他赌博的录像。”

    “那算了,我们自己来搞他。”唐招当然有录像,不过那录像里有很多老板,怎么可能给警方,而且现在没截到钱,有录像也没用,最多拘留几天。

    “行,那我们放人了。”

    电话的那头,是一个总统套房。

    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的男子,满脸都是胡子,看上去粗犷无比。

    偏偏还拿着一杯红酒,半躺在一场巨大的沙发上。

    这个人,就是东宁四虎之一,和大华哥齐名的爆标。

    此时,他的边上,站着唐招,还有一个脸色阴沉,面无表情的男子。

    “标哥,刘队的人没截到钱,那小子神了,进一趟厕所,一千七百万就不见了。”

    “是个人物啊。”爆标眉头紧皱:“最近,你们听到风声没有?”

    “什么风声?”唐招有点意外。

    “大华跑路的风声。”爆标一个手在沙发上敲着。

    “不是很清楚,听说得罪了什么官二代,被逼着跑路,现在他以前的手下小白哥接了他许多生意,还一个小混混,叫什么胸毛哥,也称机出头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前面有官二代,现在又出来一个赌王高手,东宁市,什么时候这么热闹。”爆标这没文化的,竟然感慨万千。

    “标哥,那我们怎么办?明天还是---”

    “等下,我等个电话再说。”爆标声音刚落,身上的手机响了。

    “喂,嗯,什么,叫姜绅,十八岁的样子,还是高中生,嗯,明白了,谢谢。”

    爆标电话一挂,脸色更阴了。

    “在我们赌场赢钱的,是不是叫姜绅?”

    “只知道他姓姜,对了,刘队说他叫姜绅。”

    “草。”爆标霍的坐了起来。

    “怎么了,标哥?”

    “我刚派人打听到了,逼的大华哥走路的,叫姜绅,十八岁。”

    “嘶”唐招脸色也变了:“不用问,也是同一个人了?”

    爆标点点头,那有这么巧的,肯定是同一个人。

    “他什么来头?这么厉害?”

    “对方不肯说,只肯说这么说,我叫人出一百万,就打听到这几个字。”

    “嘶---”

    “那怎么办?”唐招突然想起来什么。“标哥,难怪这小子这么嚣张,他在赌场说,给我们三天时间考虑。”

    “我爆标是吓大的?”爆标厉声喝道。

    无论是势力还是财力,爆标还在大华哥之上,东宁四虎,大华哥排倒数第二,比另一个‘垃圾奚’好一点。

    “明天我去会会他。”一直不说话的阴冷青年,终于开口了。

    “是骡子是马,我会一下就知道了。”

    “行,刀仔,明天你先去探探路,他不是给我们三天时间吗,那你先去探探。”爆标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你就真算是一条龙,我爆标,也要屠龙。

    就在爆标那边商量怎么会会姜绅时,姜绅和姜丝丝已经回到姜丝丝的家中。

    “这些钱,你明天自己去存银行吧,别再赌了,听着,我最后一次和你说,不准一个人再去赌。”姜绅凌空一挥。

    哗啦啦,一千七百万华币,像下雨一样,凭空出现,堆满了姜丝丝的床。

    “啊,好多钱啊。”姜丝丝离婚分到一千万,但是这是第一次见到一千七百万的现金。

    太震撼了,这么多现金堆在自己面前,看上去太剌激眼球了。

    她整个人兴奋的扑到在钱堆中,闻着钞票特有的味道,简直就像是吃了春药一般,只觉的全身一片发烧,身上越来越燥热。

    “你怎么做到的,太疯狂了,哈哈哈,你怎么做到的。”这么钱放在身上,竟然看不出来,太神奇了。

    姜丝丝见识的神奇越多,对姜绅越是敬畏,越是迷恋。

    “你别管我怎么做的,记住我的话,我要走了。”

    “别走。”姜丝丝这时看到这么多钱,比吃了春药还兴奋,哪里肯放姜绅走,猛的一下扑了过来,双手使劲的伸向姜绅的胯下,满脸都是潮红:“刚才我还没吃够呢。”

    说罢,不由分说,把姜绅往沙发上一按。

    “嘶---你这。”姜绅看着小姜绅再次被她吞了进去,摇头苦笑。

    “我要打个电话回去,不然徐姐会挂念我。”

    “徐姐?”姜丝丝抬起头,眼神有点微怒:“她的嘴巴有我灵活吗,徐姐?”

    扑哧,她再一次吞了下去,拼命的吃了起来,好像要把姜绅整个人也吃进嘴里才甘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