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30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刀仔出手
    第四十一章 刀仔出手

    姜绅本来打算拦辆面的走的,一看有个杀手在学校外面,他也就大摇大摆走向公交车台。

    即然是杀手,找个地方玩玩他。

    姜绅看看站牌,金碧大厦、市二院,城东区政府,市工商局,城东区体育馆,一路看到最后‘东城亚东钢铁厂’。

    嗯,亚东钢铁厂不错,以前是市属企业,后来亏本,盘给城东区,然后还是就倒闭了,然后现在被城东区放在折迁之中,如今那里是一片荒废,只有一个汽修厂在那边。

    荒山野岭的,好地方么。

    姜绅打定注定,就坐公交车到东城亚东钢铁厂。

    他手插在口袋,嘴里哼着小曲,眼睛看着公路上,神念却在注意这男子。

    这男子很沉的住气,借着帽子微微低头,让别人看不见他的眼光,但是姜绅知道,他的眼光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脚,自己走到那里,他看到那里。

    这男子,正是爆标派出来的刀仔。

    才站了一会,姜绅就看到远处有班公交车开过来了。

    也就在这时,马路对面,学校门口,一个让姜绅熟悉的身影,一路小跑,冲过马路。

    “方老师。”姜绅想躲都没地方躲,竟然是方老师出来了。

    他以为方甜要骂他提前逃课,谁知方甜伸出一根手指,神神秘秘和姜绅道:“嘘,家里有点事,要先走。”

    “---”我懂的,姜绅愣了半响,给了她一个我懂的眼神。

    方甜拍拍姜绅,意思是孺子可教也。

    公交车来了,姜绅、方甜先后上了公交车,然后刀仔也上了公交车。

    姜绅不想和方甜坐一起,因为后面有那杀手,他找了下,看到前面一排两个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人了,连忙走过去往另一个上面一坐,这样就和方甜分开了。

    谁知那人却道:“让一下,我下车。”

    你反应迟顿啊,我们都上车了,你下车。姜绅真想骂他。

    却在这时,他的身后香风飘起:“坐,坐,站着干什么。”方甜过来了,她把姜绅一按,两人坐到了一排。

    “---”姜绅很无奈的看看方甜,我不想和你坐一起啊。

    方甜当然没觉察到,从包包里掏了下,拿出一个口香糖:“吃不。”

    老师给我口香糖,不吃也要吃,姜绅接过了:“谢谢方老师。”

    “你老家是溧城县的?”

    “是的。”

    “怎么转到我们这里来的,夸省转学,又是高三,很不容易跟上的。”

    “我妈过世了,我来投奔亲戚。”姜绅神色黯淡。

    “啊,对不起。”多可怜的小男生,方甜身上母性激素直系上升,看着姜绅忧郁悲伤的眼神,心中生出要把姜绅揽在怀中的冲动。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方甜终于知道,姜绅母亲死了,父亲暂时没空认他,越想越觉的他身世悲惨,越看越是同情。

    聊着聊着,公交车开出去很远了。

    “方老师,你去那里啊。”姜绅连忙提醒方甜。

    他把身世告诉方甜,就是想搏取她母性激素的同情,以后在学校少骂骂自己,如今一看不对劲,都快到亚东钢铁厂那一块了。

    “我去亚东钢铁厂啊,你去那啊,还不下车。”

    “你去哪干嘛。”姜绅莫明其妙,你刚才不是说家里有事先走。

    方甜也反应过来了,脸上微红:“我去提车,我的车子在亚东汽修厂修理。”

    “----我了个去。”

    然后方甜又猛的想起,睁大眼睛:“你去那干嘛。”

    这一站都到了城东区的边上,东宁市的边上,现在路边都是一座座的高山。

    “我去----”姜绅脑海中刷刷刷盘旋起来:“我坐过头了,跟美女老师聊天,都忘了。”

    “你---”方甜手指戳了戳姜绅的头,满脸却是笑容:“吃了忘心草啊,一会跟我的车回去吧。”姜绅说她美女老师,方甜自然笑的很甜。

    “哦”姜绅抬起头,看一下车子,整部公交车上,除了司机,只有那杀手,和他们两个人了。

    千万别动手啊,伤了我老师,你就死定了。姜绅担心杀手会出手。

    “亚东钢铁厂到了,下车的乘客请注意,下车请往后门走---”公交车语音系统开始提醒。

    “下车了。”方甜拍拍姜绅,她好像很喜欢拍别人。

    姜绅连忙紧紧的跟上,这时他的注意力也高度紧张,因为他身边有方甜,怕杀手吓到方甜。

    不过,他又不能确定这杀人是来干嘛的,不然的话,他早就提前把这杀手干掉了,现在人家又没出手,也不一定是来杀姜绅的,自己先下手的话,又说不过去。

    两人一下车,刀仔也跟着下车。

    公交车一个转弯,带了两个新客人,开足马力扬长而去。

    四周一下变的静悄悄的。

    一百多米外,有一座废久的钢铁厂,钢铁厂的边上是汽修厂,公路两边全是农田,农田后面就是高山森林。

    “看,梅花。”方甜突然伸手一指,姜绅随着她的手指看去,正前方几十米外,有一座小山脚下,竟然有几棵梅花树。

    “走,走,我去拍个照。”方甜像小孩子一样,拉着姜绅要去拍照。

    “我了个去,还到山脚下去,正好是没人的地方。”姜绅真不想去,但是方甜拉着姜绅就往那边跑去。

    两人沿着田埂往那小山而去,刀仔也慢悠悠的跟在他们后面。

    等到方甜拍完梅花,转过身一看,姜绅已经挡在她的面前。

    “干嘛。”方甜想走过去,却发现一只强力的手臂拦在自己身前:“别动。”

    方甜这时才注意到,对面一个男子,戴着帽子,离他们不到十米。

    “三百五十万。”刀仔冷冷的报出这几个字,他双手都插在上衣口袋里,姜绅通过神念看到他右手口袋有一把很小的手枪。

    手枪就对着姜绅。

    “他说什么?”方甜感觉到情况不对劲。

    姜绅身体动了动,把方甜完全挡在后面,但是方甜的头还是探了出来,很新奇的看着刀仔。

    “我姜绅的钱,没有人能欠,你回去告诉爆标,三千五百万,一个字都不能少,还有,今天你吓着我的班主任了,再加五百万。”

    姜绅冷笑,你他吗找警察来抓我,又派杀人来吓我,还想少付一毛钱,一毛钱都不可能。

    方甜这下听出来了,有人欠姜绅三千多万,只肯付三百多万,这臭小子,怎么这么多债在外面?难道是放高利贷的。

    方甜教的是语文,很有想像力。

    “这是我自己的意思。”刀仔先往自己身上扛,然后抬起头,帽子下的脸上,有一条很长的刀疤。“真的不能商量?”

    “啊---”方甜看到他的脸,吓的捂起嘴巴惊叫。

    “没有人能和我姜绅商量。”姜绅的话霸气十足:“只有我姜绅肯不肯给别人机会。”

    姜绅向前一步,挡住好奇宝宝方甜:“你现在走,我还可以给爆标一个自救的机会,不然的话,他连大华都做不了,只能做铁疤。”

    “嘶”刀仔倒吸一口冷气。

    他听说过,铁疤死,大华跑,东宁四虎的大华哥势力,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

    “那好。”刀仔摇头长叹,好像要转身走的样子,但是突然之间就爆发起来:“那你去死吧。”

    刀仔身上杀气冲天。

    姜绅连忙神念一动,想控制刀仔,但是刀仔也是意志坚定的杀手,不受姜绅的控制。

    “砰”,姜绅控制失败,刀仔扣动了板机。

    子弹像利箭一样从他的口袋中飞出。

    “找死。”姜绅勃然大怒,肩膀微晃,以比子弹还快的速度冲到了刀仔面前,人在半空,神念死死的锁定那粒子弹,伸手一抓。

    当,子弹被姜绅抓在手上。

    他这一幕动作超快,无论身形还是手法,都快过子弹。

    方甜看不见,刀仔也看不见,但是刀仔久经沙场,身经百战,虽然没有看到,却是感觉到了。

    “我草,他好像用手接了我的子弹。”刀仔心中惊天动地的恐惧。

    没等他有反应,砰,胸口被姜绅一拳打中。

    姜绅打人通常都不是全力,因为以他现在的力量,一拳打下去,就算是一头牛也要粉身碎骨,变成肉泥,那样太血腥,会吓着方甜。

    打刀仔这一拳,他最多用了百分之一的力量。

    “哇”刀仔弯腰,红的白的吐了一地,整个人往地上一跪,鲜血狂吐而出。

    “你----”刀仔吐了几下,抬起头看看姜绅,似乎想说什么,身子一倾闭目倒地。

    “没事了,没事了。”姜绅回过头,看到方甜满脸惊恐,双眼圆瞪。

    我看到什么了?我看到什么了?

    方甜心中惊涛骇浪一样的起伏不止。

    小说中的杀手,还开了枪,竟然没有打死姜绅,反被姜绅一拳打死了。

    我是在做梦吗,我是不是在做梦,方甜眼神都有点飘忽。

    “方老师,方老师。”姜绅伸手在方甜面前摇了摇,还以为她被吓傻了。

    但就在这时,已经闭目倒地的刀仔,突然睁开了双眼,他人躺在地上,双手同时挥动。

    左手从口袋里拔出了手枪。

    “还没死。”姜绅也感觉到了,刀仔应该是个很合格的杀手,被姜绅打倒,身上杀气全无,突然双眼睁开,杀气又是冲天而起。

    他懂的隐藏自己的气息,换成其他任何人,都要被他偷袭杀死。

    还好姜绅可以发现他的杀气,姜绅的动作就比他快多了,后发而先至,猛的一回头,手中抓着一粒子弹,嗖,以比手枪打出还快的速度,扑通一下,正中刀仔的眉心。

    但就在这时,姜绅看见空中精光一闪,扑哧,自己身后有人一声闷哼。

    “不好。”姜绅心中微微一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