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30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又摸又看
    第四十二章 又摸又看

    为什么叫刀仔,飞刀才是他的绝技。

    刀仔用枪做诱饵,真正的杀手锏是他的飞刀。

    连姜绅都没注意到,刀仔身上还有刀。

    他神念扫到刀仔口袋中的枪后,就没有再仔细观察,必竟神念动的多,他消耗也多,他更没想到,刀仔的生命力这么强悍,被自己一拳打碎内脏都没有死。

    “方老师,方老师。”姜绅惊惶失措的回过头,刀仔很阴险,他知道杀不了姜绅,凌空一刀,钉在方甜的胸口上。

    鲜血激流,方甜软绵绵的倒在姜绅的怀中,脸上不知是笑还是哭:“飞刀啊---武林高手啊--”方甜今天,应该是她人生中最剌激,最不可思议的一天。

    “方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姜绅连忙看看四周,去医院肯定不行,自己可是杀了刀仔的,那么现在就要救方甜。

    “不关你的事,是我拖累了你---”方甜现在知道了,自己的学生是个异人。

    “你等下,你坚持住。”姜绅先放下方甜,然后纵身一跃,跃到刀仔身边,收起他的手枪,神念一扫,刀仔的衣服里层,竟然放着十几把短小的飞刀。

    他把刀仔的飞刀也全部收到储物空间中去,然后挥起一掌,呼,刀仔全身被点燃起来。

    哧,哧,哧,十几秒不到,刀仔连人带骨头被烧成了灰烬。

    “杀人?----毁尸?----啊。”方甜看的浑身发冷。

    “我们走。”姜绅拦腰一把抱起方甜,嗖,嗖,展开身影往山中而去。

    “去哪里?”方甜说话都越来越没力气了,只觉的自己好像就要永远的闭上眼睛。

    “你---你听我说----我不行了----我---我家中还有一个妹妹----叫方---柔----你将来,要帮老师保护她----”

    “闭嘴。”姜绅根本没心思听她说话,抱着方甜飞奔,要找一个好点的地方救她:“没事的,我说过没事的。”

    “你别骗我了---我真的----想睡觉---你要答应老师---不能让我妹妹被人欺负---”

    “别说了行不行。”姜绅心中焦急。

    “我妹妹-----比较单纯---你----”

    方甜真哆索,本来还想说下去。

    姜绅大怒,猛的把她往身前一抱,低头一口,啵,吻在了她的嘴巴上,方甜的嘴巴很柔很软,又香又甜。

    “呃---”方甜刹那间脑海一片空白。

    哦,死了死了,我要死了。方甜心中哇哇大叫,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乐。

    其实她身上刀伤痛苦,但是两人的接吻的感觉,却是那么甜蜜,这应该就是常说的痛并快乐着。

    姜绅这一吻,方甜完全没有想到。

    她脸变的通红,等姜绅放下她后,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她像是回光普照一样,声音也大了许多:“你----你---你竟然敢吻我----”我是你老师,你敢吻我。

    “闭嘴,你再说,我再来。”姜绅恶狠狠的,老师算什么,魏蓉也是老师,她妈我都上了。

    你要不是我老师,我还不亲你,我亲的就是老师。

    方甜身子一颤,果然不敢再说话了。

    “就这里。”姜绅终于找到一个好地方,半山腰有几块大石头,形成一个小石坑,石坑中还有一些,可能是前几天下的雪融化后留下的水。

    姜绅拖掉自己的衣服,放在石头边上,然后把方甜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衣服上。

    “忍住,一会就不痛了。”

    嘶,嘶,姜绅用力一撕,方甜的风衣连着内衣统统被姜绅撕开。

    “咛---”方甜咬着牙,半依在石块上面,看着姜绅粗爆的撕掉了自己的衣服,不知为什么,心中有种异常的痛快。

    姜绅三下五除二就把方甜胸部以上的衣服几乎撕光,露出一大片光滑的肌肤。

    天气虽冷,但是方甜身体却是一团火热。

    那飞刀插在她的左胸,离心脏不到两寸,要不是刀仔身受重伤,又是临死一击,射中她的心脏绝对没有问题。

    “还好冬天衣服多。”姜绅看了下,方甜的双峰很饱满,雪白雪白,像两座洁白雪山峰,但是现在却被鲜血染的通红。

    飞刀有五寸长,插进了三寸多。

    插的很深,而且正好是下方。

    “我帮你拔掉,你别叫啊。”姜绅本来是按着她的的,想了想后,恶作剧般的用一只手捏着她的。

    “嗯。”方甜忍住疼痛点点头。

    没等她有准备好,嗖,姜绅动作飞快,另一只手飞快拔掉了她的飞刀。

    “啊---”方甜再次痛的哇哇叫。

    “我还没准备好呢。”方甜心中把姜绅最少诅咒了一千遍。

    然后想着,这下惨了,嫁人都嫁不出去了,我漂亮的有一道疤怎么办?

    方甜狠啊,把姜绅狠一个洞,要不是姜绅连累她怎么被人在上插一道疤,以后怎么和未来的老公解释。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上面传来一阵阵奇异的快感。

    她不可思异的抬起头来,看见姜绅一手捏着她的胸部,一手捏着她的,不停的在搓捏,就像她某年偷偷看到的岛国某爱情动作片的男主角一样猥琐。

    “你---”竟然落井下石非礼我,方甜被姜绅又摸又看,气的正要破口大骂,胸部突然传出阵阵清凉的舒爽,而且正是从刚才的伤口处传过来的。

    随着这种清凉,疼痛的感觉也在慢慢消失。

    “嘶”方甜用手撑地,使劲的抬着头,看自己的胸前,那道伤口正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在恢复。

    “不是吧。”方甜以为自己失血过多眼花了,使劲摇摇头,定睛一看,刚刚血肉翻飞的伤口,已经形成一道小小的刀疤。

    太神奇了,这简直比世界上最发达的医术还要神奇,这已经不能用常识来形容了。

    “好点没有。”姜绅神念治伤是假,用手称机捏她几下是真,谁叫你刚才摆出班主任的架势教训我。

    “好多了。”方甜像看鬼一样看了看姜绅。

    一巴掌拍的别人烧成灰烬,空手治好了自己的刀伤,这是小说中的武林高手吗?

    武林高手也没这么神秘啊。

    难道是外星人。

    姜绅还不知道刹那间方甜脑海中已经和小孩子一样翻天覆地想了个遍,最后她鼓起勇气,弱弱的看着姜绅:“会不会留下伤疤啊?”

    “这个啊。”姜绅闻言,皱了皱眉:“想不留下伤疤,这个就有点难度了。”

    有难度就好,有难度证明可以搞好,方甜闻言大喜,忙道:“我不管,你杀人毁尸我都帮你掩瞒,这个你也要帮我。”

    “------”你这什么逻辑。姜绅无语了一会,然后摇头:“我这是仙气,仙家之气,懂不懂,很伤身体的,为了你,我大伤元气。”

    方甜仔细一看,果然,姜绅现在脸色苍白,大冬天的头上直冒冷汗。

    乖乖,搞大了,原来不是外星人,是神仙。

    顿时她有点内疚了:“不好意思,那你休息休息吧。”休息好了再帮我搞,这句话,她到了嘴边又吞了下去,因为她觉的这词语不对劲。

    “起码要十天以上。”姜绅心中暗笑,终于找到机会整整这个小老师了。

    “你的胸部,要想恢复和以前的一模一样的漂亮,最少要治疗五次,我运用一次,就要休息十天以上。”姜绅暗暗大爽,以后可以名正言顺,每十天摸她胸部一次,哈哈哈,还是我班主任。

    “行,行,行,我可以等的。”方甜一听,头啄的和小鸡吃米一样,满脸都是欢喜。

    至于胸部都被姜绅看了个遍,她现在根本不介意,只要胸部能恢复以前那么漂亮就行,这小子,年纪小,却有眼光,知道我胸部漂亮。

    方甜脸又红了,连忙把已经被姜绅撕破的衣服拉拉好,盖住自己的胸口。

    姜绅扶着她站了起来,抬眼看看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山地、树林,山下几百米处正好有辆公交车刚刚到站。

    “怎么办,我这样子,怎么去取车?”方甜觉的姜绅可能真的有仙气,刚刚她还很虚弱,伤好之后,精神非常振奋。

    “你在这等我,我去帮你买衣服。”姜绅看看方甜,她所有的上身的衣服被一刀射穿,鲜血染红了胸口,下半身还好点,就裤子和鞋子上有一点点。

    “我一个人在这啊。”方甜紧紧的抱着衣服在胸前,怕西西的看看四周。

    “看过西游记没有。”姜绅问。

    “当然看过。”方甜奇怪。

    “看着。”姜绅扶方甜坐下,然后伸指在方甜所坐的地方画了一个圈。

    “别出这个圈,就算真有妖怪来,你也没事。”

    “--------”你真是神仙,方甜嘴张的老大,半响没说出话来。

    顿了一顿,她又叫道:“要是有人看到我在山上,过来怎么办?”

    “谁会注意山上,你靠着石头坐着,我一会就来。”

    “嗯”方老师现在就像是一个很听话的小学生,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你快点回来。”

    “很快。”姜绅向前走了两步,猛的回头,用手比划了一下:“你那,什么罩杯?”

    方甜眼瞪的老大,脸上通红通红,憋了数秒,咬咬牙用很轻的声音:“d---”

    “有这么大,摸着不像么。”姜绅转过身,自言自语。

    “姜绅---”方甜羞愤交加,拣起身边一块泥石,使劲的扔了过去。

    “哈哈哈。”姜绅纵声长笑,嗖,身影一闪消失在方甜的面前。

    “姜绅----姜绅---”方甜看着姜绅远去的身影,不知为什么,突然脸上越来越红,胸前越来越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