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3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传说中的车震
    第四十三章 传说中的车震

    姜绅去的很快,半个小时不到,方甜就看见他狂奔的身影。

    等姜绅到了面前,“你---”方甜看见姜绅双手空空。

    “在这里穿还是到那里穿?”姜绅手一晃,手上就多了几个袋子。

    内衣,棉衣、羊绒杉,羽绒服,还有一件风衣,甚至长裤,鞋子。

    “看你喜欢穿风衣,买了件风衣,不过怕你冷,又买了件羽绒服。”姜绅举着一手的袋子,笑吟吟的,在方甜面前晃来晃去。

    方甜呆呆的看着他突然又变出一手的衣服,但是心中并不惊奇,她惊奇的是,这应该是自己一生中,到目前止,第一个男生为自己买的衣服。

    而且,还是自己的学生,比自己小了六七岁。

    今天的经历,像做梦一样,如果可以,真希望今天是一场梦。

    方甜眼中红红的,等姜绅晃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看看自己,身上的血早干了,地上姜绅的衣服也脏了,轻声道:“我先穿羽绒服吧,到了车上再换其他的。”

    她把羽绒服穿在身上,裤子和鞋子上的血少,可以到车上再换。

    “这些衣服呢。”她的外套和姜绅的外套都在地上。

    “烧了吧。”姜绅轻轻一拍,轰,又是一股火焰窜了起来。

    方甜看的眼珠直转,很小心翼翼的问:“你真是神仙啊。”

    “嗯,不要对别人说哦。”姜绅带路,两人往山下而去。

    “那你不是无所不能?”

    “基本这样。”

    “会不会变黄金?”

    “------”你们女人怎么一个德性啊。姜绅想到方柔,差点就脱口而出。

    “会。”姜绅手心一闪,手上出现一块金块。

    这真是金块,上次方柔问过她后,想到姜丝丝也问过,他就去金店放了几块黄金在储物空间中,省的别人以后再问。

    除了黄金,他储物空间经过这十几天,已经变大了许多,被姜绅放了许多东西在。

    “真是黄金啊。”方甜毫不客气的拿过来看了看,然后像个财迷一样,放到嘴里使劲咬一口。

    “哇,真的,真的,起码有五十克吧。”

    “喜欢啊,送给你了。”姜绅淡淡一挥手。

    他以为,为人师表的方甜一定要说不了。

    “一块那够,你害我中一刀,又被你----摸了去,再给我变十块。”方甜眼睛死死的盯着黄金。

    “---------”姜绅摸着头,想了想:“我仙气不够。”

    “那算了,下次再给我变。”方甜嘻嘻笑着:“呐,给你,和你开玩笑的。”黄金又递给了姜绅。

    “送给你了。”

    “我不要,无功不受禄。”

    “不要你扔掉。”姜绅不理她。

    “你---”方甜依依不舍的看了看金块,然后牙齿一咬,准备真的扔掉。

    “你敢扔。”姜绅眼一瞪:“信不信我把你脱光了,扔在山上。”然后想了下,这招可能吓不住她:“信不信我把亲你的事告诉班上同学。”

    “你敢---”方甜声音高了一百倍都不止。

    “你敢说出来。”方甜脸上通红,一直从脸红到脖子。

    “那你敢扔试试。”

    “哼。”方甜哼了一声,不情愿的把黄金放到了口袋里。

    两人就像是情侣一样,一路斗着嘴,很快走到山下。

    接着方甜带姜绅去了修理厂,原来方甜是新手,刚刚买了车没多久,就在小区和别人的车蹭了一下,惊惶失措的时候,倒车又撞在台阶上。

    修车带补漆,一共花了三千多块。

    “你怎么不去四s店。”姜绅看着方甜在心痛的掏钱,很想提醒她一句,你刚拿到一块黄金。

    “四s店贵啊,大哥。”方甜悄悄的在姜绅耳边道。

    “不是有保险么?”

    “还没上啊。”方甜脸又红了。

    前天刚领的新车,保险还没来的及生效,就被她撞了。

    “--------”姜绅看她肉痛的样子,连忙从怀里一掏,很爽快的付了三千多块。

    “咳,咳。”方甜轻轻咳了两声,摆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算我借你的。”臭小子,就当你亲我,摸我的手续费。

    “记的要还。”姜绅故意道。

    “哼”方甜正想踩姜绅一脚。

    两人上车,车子慢慢的向城市开去。

    方甜开的很慢,因为想着在什么地方换衣服。

    要么回家换,就怕回家的时候,方柔也在家,而且换下来的衣服怎么处理?全是血。

    开个宾馆换?那不划算啊,又是一二百块钱。

    “找个地方换衣服吧,马上进城,人流密集了。”姜绅知道方甜的心思。

    现在这条路,只有公交车和少量汽车来往,很少看到行人和摩托车,进城之后,那就多了。

    “前面吧。”方甜看到前面有一个看上去旧旧的厂房,应该遗弃了一段时间。

    她把车子开到厂房门中一看,果然没有人,鬼头鬼脑看了看前后马路,连忙一个转弯开进了厂里。

    厂里的广场上全是杂草,看来这厂房真是荒废一段日子了。

    “最近这里拆迁,这厂房应该是被拆迁的对象,早就迁走了。”姜绅看了看。

    “你下车。”方甜往里面开了开,找到一个广场,然后赶姜绅下车。

    “外面很冷的啊。”姜绅装了,然后用很低的声音道:“反正都看过了。”

    “滚,你不是神仙么。”方甜大怒,作势去打姜绅,姜绅连忙开门逃出车外。

    叭,叭,方甜把车门一锁,开始换衣服。

    先把衣服全部脱光,然后把带血的裤子也脱掉,接着穿上内衣。

    内衣刚刚穿上。

    咚咚咚,外面姜绅敲窗户了。

    “干嘛。”方甜又羞又怒,见姜绅敲个不停,只好打开窗户。

    “有人进厂了。”姜绅道。

    “什么?”方甜吓了一跳:“这破厂还有人来?没事,你快上车,我们走。”她害怕不是做贼心虚,而是和一个学生孤男孤寡女,开着一辆车在废久的厂房,这种事被人发现,有嘴也说不清楚。

    方甜话音刚落,吱,一辆红色宝马,和一辆奔驰先后开进他们所停的广场上,看见他们的车后,还向这边开了过来。

    方甜吓的头一缩,连忙关上窗户。

    姜绅跑到另一边,连拉几下门,没有拉开。

    原来方甜情急之下,没有打开儿童锁。

    就在这时,那红色宝马开到了他们车前十米处,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草”方甜和姜绅一看这个人,同时大爆粗口。

    这个身穿一袭灰色的风衣,气质脱俗,面容娇好,正是方甜的同事,魏蓉,姜绅的女人,姜丝丝的女儿。

    “姜?---绅---”魏蓉走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姜绅:“你不是新来的学生姜绅吗?”

    “咦,这车----”这车好眼熟啊。

    魏蓉和方甜不但是同事,而且是同学,好友,甚至闺蜜、死党。

    方甜买车,还是魏蓉陪她去看,去订的。

    “啊---”姜绅那个无语啊:“魏老师好,魏老师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的天,方甜捂住脸,通过手指缝,看着魏蓉满脸孤疑的越走越近,脸上红的和什么一样,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再一想自己只穿着内衣,裤子也脱的。

    连忙把带血的衣服先藏到车椅下,然后拿了件线杉遮在胸前。

    她刚刚做完这些,魏蓉在那敲门了。

    “方甜,方甜,你在干嘛。”

    方甜无奈,只好轻轻放下一点车门。

    “蓉儿,你怎么来了。”

    “你----”魏蓉开始还不相信这是方甜的车子,一看到方甜,再看方甜身上的样子,穿着内衣,拿一件线杉在遮挡。

    抬头再看看姜绅,偏偏姜绅外衣也被烧了,他又不冷,所以没穿外衣。

    “你?----你们两个----”魏蓉一看,也是满脸通红。

    传说中的车震。

    方甜,你太不像话了,车震也算了,竟然和学生车震,和学生车震也算了,竟然和这小流氓车震。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方甜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说好。

    “我们是清白的。”姜绅这斯还在添油加醋,很无辜的摊摊手。

    他不说还好,一说魏蓉更来气。

    “无耻。”魏蓉狠狠一跺脚,又瞪了姜绅一眼,气的转身就走。

    “那你来这干嘛。”姜绅喃喃道,是不是也来车震啊。

    魏蓉气的七窍生烟,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那边是我爸,我爸的公司,负责这片的拆迁,我来陪我爸看看这里的厂房。”

    方甜知道现在怎么解释也没用了,看姜绅在开门,连忙想起来,打开儿童锁,姜绅逃回车里,方甜套上线杉,连棉衣都没穿,发动车子,亡命而逃。

    姜绅知道姜丝丝的前夫是大老板,没想到连这片的拆迁也归他管。

    车子开过去,姜绅神念一动,那奔驰车中,果然有几个男子,正用莫明其妙的眼神看在这边。

    “这下被你害惨了。”方甜又羞又气。

    “身正不怕影子歪,你怕什么。”姜绅暗暗好笑。

    “她是好朋友,自然会相信你,等她气过头了,就会好好想想,为什么有这种事,你和她解释一下就行了。”

    “我被人用刀飞也能说。”

    “那最好别说。”

    “就是,不说,她怎么信,哎。”方甜只好摇头:“算了,她是我好朋友,我相信她不会介意的。”

    不用她明白,姜绅暗暗道,等我把她也泡了,她就不会怪你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