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3930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小标服软
    第四十四章 小标服软

    汽车开进市区。

    方甜的衣服已穿好了,姜绅一路上被她教训了几十遍,这丫头刚才要死要活的时候话就多,现在恢复了话更多。

    姜绅也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能当班主任了,真是罗索。

    “甜儿----”

    “要叫方老师。”方甜恶狠狠的口气:“别以为你是神仙就了不起,不然我撤了你的纪律委员。”

    “----”这个也能拿来威胁我。好吧:“有人的时候叫方老师,现在还是叫甜儿。”

    “---”方甜翻翻白眼,姜绅很无赖,她也没办法,还指望他修复自己美丽的胸部,只好不理他。

    “那个甜儿,你刚刚说,要我照顾你的妹妹,叫什么方什么的。”我好像也认识一个叫方柔的。

    “滚---你想都别想。”方甜一听,一个急刹,把车子停了下来,手指几乎指到姜绅的鼻子上:“臭小子,我告诉你,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过,你别痴心妄想啊。”

    “甜儿,你误会我了,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问你妹妹的情况。”

    “我误会你了,哼--”方甜又不是笨蛋,我是你老师你都敢亲我,还敢摸我,你就是流氓,色胚,是不是想着姐妹花一起泡,想都别想。

    方甜直接就想断绝姜绅的念头,想到姜绅这时还想着她妹妹,气不打一处来:“滚下去,我要回家了。”

    “你---”姜绅只好灰溜溜下车,他真想说一句,你脾气不像个老师,反复无常。

    “轰”他一下车,方甜踩着油门飞也似的逃走了。

    看着方甜的车影,姜绅也只好苦笑。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喂,是谁。”

    “喂,绅哥吧,你好,我叫看朱标,叫我小标就行了。”

    “朱标?明朝太子。”姜绅一时脑筋转不过弯了,有人穿越了吗?

    “呵呵,绅哥真会开玩笑,大家都叫我爆标。”

    “拷,是你。”姜绅省过来了。

    “绅哥,是我小标,不好意思,手下有个马仔太冲动,我代表他向你道歉,还有,欠你的三千五百万,今天下午就会打到姜丝丝的帐户上,绅哥您大人有大量,不如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请你吃顿饭,道个歉。”

    爆标不亏是老狐狸,首先那刀仔和姜绅说话的时候,把所有的事情抗到自己身上,然后爆标又推的干干净净。

    一般的人,听到这里,多半要给爆标面子,不再追究了。

    “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不管是不是刀仔自己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他吓到我了,三千五百万是你欠我的事,再加精神损失费,三千五百万,一共是七千万。”

    “嘶--”对面的爆标一听,差点就在电话里直接破口大骂,然后就和姜绅翻脸,你吗的逼,这是抢钱啊,抢钱也没这么抢的。

    不过一想到大华哥和铁疤的下场,爆标硬生生的忍住了。

    “绅哥,大家都是有家有室,有儿有女的人,出来混,都是为钱,不是为气---”爆标还想再说。

    “你是威胁我,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在威胁我的家人?一个亿,今天下午前没一个亿到账,你给你全家买棺材。”

    “草”爆标在那边拍案而起。

    从来只有他吓唬别人,但是现在,有个小毛孩在吓唬他。

    “我不是开玩笑,你全家连情妇,七口人,准备好七口棺材吧。”姜绅语气冰冷,叭,挂掉了电话。

    “吗的。”电话那头爆标把手机重重的摔到地上,满脸铁青,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气愤,头上斗大汗滴直落下来。

    “标哥,他怎么说。”唐招也阴沉着脸。

    “我草他吗的,他开口要一个亿,吗的,抢钱都没这么抢的。”

    “草,跟他拼了,先把姜丝丝干了,还有和他同居的女人和小女孩,他以为自己有多牛逼。”唐招哇哇大叫。

    “外面传言他很能打,我就不信,他再能打,打的过枪。”唐招直接把枪报了出来,一般的话,他们东宁省的人都叫筒子,不会明目壮胆的叫枪。

    爆标没话,阴沉着脸在那想了想。

    他也年纪大了,有家有室。

    年轻的时候,带几杆枪,就敢去干姜绅,大不了,可以亡命天涯,但是现在有家有室,而且那姜绅王八蛋,只接开口要灭门。

    畜牲,禽兽,禽兽都不如。

    他在暗暗怒骂姜绅,却不知道自己年轻时,上位的时候,所做的事比姜绅所说的还要凶残十倍。

    他这样的人,不怕警察,不怕坐牢,就怕姜绅这种做事什么手段都敢用的。

    一点江湖道义也没有,简直人神共愤。

    爆标心中已经问候了姜绅全家几百遍,然后问唐招:“他家里没人了?”

    “我们去派出所查过,他是溧城县的,从小母亲一个人养大,母亲死后,一个人把户口迁到这边,好像要投靠什么亲戚,不过查不出来,老家还有一个外婆住敬老院。”

    “孤家寡人啊。”爆标这种人,最怕的就是江湖上的孤家寡人。

    有家有室的反而可以搞定。

    “让我带人再去一次。”唐招捏了捏拳头。

    “别,刀仔都没消息,不知是死是活,他去时说了,如果回不来,就让我们赔钱。”爆标摇头:“大华也有枪,刀仔也有枪,有枪能搞定,大华就不用跑路了。”

    “但是一个亿啊。”唐招咬牙切齿,爆标虽然号称身价上亿,但是要拿一亿现金,根本不可能,要么借,要么卖不动产。

    “小白电话多少。”爆标突然想起他来:“听说他接手了许多大华的产业,跟姜绅关系也不错,让他做中间人,说说话,减免一点也好。”

    唐招一听爆标这语气,就知道爆标怕了。不由的心中一声长叹,人啊,果然不能太富贵。

    一个人太安逸了,英雄也要磨成狗熊,年轻时的爆标,早就操着家伙和自己去拼了。

    “我找下。”唐招找了半天,找到一个小弟,打个电话把小白哥的电话问来了。

    “喂,小白哥吗。”

    “你是哪位?”

    “我是朱标,小标啊。”爆标那个火啊,以前小白的大哥,大华哥他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叫人家小弟叫小白哥,自称小标。

    “哦,爆标哥,标哥你好,有什么指示。”

    “姜绅你认识不。”

    “绅哥。”那边小白哥一听,身上汗毛也竖起来了,绅哥现在就是他们眼中的神,无所不能的神。

    “当然认识,我们现在,都跟的绅哥。”小白哥连忙道。

    “是这样的,有一点小误会,绅哥可能误会我们了---”

    爆标还没说完,小白哥忙道:“你别说了,如果绅哥还给你机会,你就应该珍惜,如果没有给你机会,我只能表示遗憾。”

    遗憾你妹的,我还没死呢。爆标又气的七窍生烟。

    “标哥是老大,又是前辈,我就透露一点小秘密,宋世辉知道吧,自己先开车撞树,然后在医院手术台自杀,他就是得罪了绅哥,标哥,话就到此,拜拜。”

    “我草,不会吧。”爆标一听,心都冷了。

    宋世辉他当然知道,以前和王新国有仇,王新国本来叫大华哥弄他的,被爆标阻止了,没想到,宋世辉竟然是姜绅弄死的。

    嘶,不想还好,爆标越想越恐怖。

    宋世辉死前,身边两个保镖都是从他这里介绍过去的,跟了宋世辉五六年了,然后其中一个开车撞了大树,被活活烧死。

    另一个据说也在大街上活活烧死,最后宋世辉也自杀了。

    这他吗太恐怖了。

    是自杀啊。

    是自杀啊。

    人最可怕的,就是发现超出自己认知以外的事情。

    “他说什么?”唐招见爆标脸色不好看。

    “他说宋世辉,就是得罪了姜绅,所以被自杀了。”

    “被自杀?”唐招听到这三个字,脸色大变。

    他憋了十几秒钟“这混蛋做事,真是肆无忌惮,警察们干什么吃的---”

    唐招现在要警察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年做这么多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警察的到来。

    “行了。”爆标一锤定音,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我们现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没必要和这疯子计较,我们认载。”

    听到认载两个字,唐招真心想哭了。

    东宁四虎,威震黑白两道的人,竟然要向一个高中生认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标哥,那我们先忍一忍,这小子刚才乍到,等他娶妻生子,家大业大时,我们还可以和他重新来过。”

    “我就是这个意思。”爆标拿起办公室上的电话,又打通了姜绅的。

    “喂,你好。”姜绅那边很客气,因为刚才是爆标的手机,现在换了电话了,不知道是谁。“绅哥,我是朱标啊,我错了,一个亿,我会尽量争取。”爆标很爽快的承认错误。“但是--”

    他的但是没说完,又被姜绅打断。

    “刚才是一个亿,现在又要加点利息,给你机会,你不珍惜,一亿三千万。”

    “----”咯咯咯,电话那头,爆标牙齿都要咬碎了。

    足足五秒钟后,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好,绅哥怎么说,就怎么办。”吗的,你这畜牲,终有一天,我要叫你吐十三亿出来还给我。

    他生怕再等一下,姜绅又加三千万。

    “早这样不就行了,其实我这人,最喜欢以德服人,很讲道理的。”

    我草你吗的,爆标差点一口血吐出来,你也叫讲道理,那这世上还有不讲理的人?

    “是,是,绅哥大人大量,以德服人,小标错了,不过。”爆标苦巴巴的:“一亿三千现金,银行今天也拿不出,我更没有,给我一点时间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

    咚,咚,咚,爆标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

    姜绅不说话,爆标发现自己心跳加速,全身发颤,生怕姜绅在电话那头发火。

    姜绅过了好几秒才说话,爆标发现这几秒就好像过了几个小时一样的漫长可怕。

    “产业也行,我看那金海宾馆就不错。”

    我晕,爆标差点晕了过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