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2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黑社会都没你黑
    第四十五章 黑社会都没你黑

    那金海宾馆,又不是爆标一个人的产业,是他和本市几个大老板一起合资的。

    总投资就近二十个亿,他只是小股东,老板们带他,是看他能镇的住黑道,保的住安全。

    我就欠你三千多万嘛,你要我二十多亿的金海宾馆,黑社会都没你黑啊。

    “绅哥,那,那是我与几个大老板合资的。”爆标要哭了,换一个行不行啊绅哥。

    “那你说一个呢,我很讲道理的。”姜绅笑吟吟的。

    爆标脑海中飞快的盘算起来,然后道:“‘金鼎娱乐城’怎么样,娱乐城建造就用了一亿多---”

    爆标的金鼎娱乐城,集电玩、ktv、洗澡、电影院,于一体,是东宁市较大的几个娱乐城之一,造了一亿多,装修了几千万,配套设置等算上去,前后花了二亿多,到现在爆标每月赚的钱还要给银行贷款。

    爆标后面话是想说,分一半股份给姜绅,然后再给两千万现金,也差不多相当于一亿五千万了。

    谁知姜绅又打断了他:“行,那就金鼎,再加三千五百万现金。”

    “----------”这是二亿多了啊,爆标泪流满面,而且想一想,娱乐城到姜绅手上,那贷款恐怕还要自己接着还,这他吗算算超三亿了呀。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呜呜呜,爆标欲哭无泪,真想死了算。

    “行,绅哥怎么说,怎么办。”爆标只能咬牙忍了。

    “绅哥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吧,让我当面向你道歉。”爆标到现在,还没见过真人姜绅呢,人都没见到,二亿多扔下去了,他能甘心吗。

    “行,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说地方吧。”姜绅的口气好像吃他的饭,是很给他面子。

    “是,是,谢谢绅哥,那就金谷海鲜大酒店,晚上五点半,608包厢。”

    “嗯。”

    “那晚上见,绅哥88。”

    “8”

    叭,电话一挂,爆标全身都在抖。

    今天,送了一个苦心经营四五年的娱乐城,还要赔三千多万现金。

    这是割他的肉,挖他的骨啊。

    姜绅啊姜绅,终有一天,我要你全部吐出来。

    等几年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有多么愚蠢。

    爆标在爆跳如雷,姜绅在那里神清气爽。

    又敲诈一个产业。

    不过爆标活该,如果自己是普通人,当天赢的三千五百万都没有,我现在就是让他也尝尝这种被人剥夺自己财富的心情。

    杀人者,人恒之杀,辱人者,人恒辱之。

    他们这些做过混混,搞过黑手的人,也只有让他们尝尝更厉害的黑,才会知道其中的痛苦。

    此时,他一个人正走在马路上,想着中午要到了,是回自己东升酒店去陪徐丽他们吃,还是随便在街上吃一点。

    他的东升酒店已经装修完毕,就等下月六号开业,徐丽和他经常就在酒店吃午饭,只有晚饭才回来做。

    就在他街上闲逛的时候,看见对面一辆大众帕萨特,开到一家西餐店的门口,减慢速度,准备转向西餐店的停车场。

    从停车场中,一个身影猛的窜了出来,往帕萨特上一撞。

    “啊哟”那人软软的倒地了。

    “---”姜绅看的目瞪口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碰瓷?

    帕萨特开门,主人下车。

    看的出主人也应该知道遇上碰瓷的了,眼中怒火涛天,不过整个人的脸上,很有气质。

    一看到这人,姜绅意外了。

    是她?

    这是当日和宋世辉一起买玉的女子,王新国口中城西区区长的女儿乔菲雪。

    乔菲雪出身官门世家,很有教养,就算发怒,也看上去雍容大方。

    “有事不,能不能站起来。”乔菲雪看着地上躺着的人。

    “啊,痛死我了,你撞死我了---”地上的人惨叫。

    四周有人围了过来,国人喜欢看闲事的毛病就是这样。

    “你快起来,要多少钱。”乔菲雪身份不一样,不但父亲是区长,自己也是体制中的,明知这是碰瓷,也只想花点钱打发。

    “什么?你爸是区长---”那地上的人马上叫了起来,声音越叫越大:“区长了不起,区长撞了人就算了,你什么态度。”

    看他的声音,根本就是中气十足。

    “我?--”我什么时候说爸是区长了,乔菲雪又惊又怒,猛的反应过来,不好,这是有人故意惹事。

    是近城东区书记据说要高升了,她爸爸也是去城东接任书记的头号热门,看这样子,明显有人不想她爸爸好过,故意来生事。

    “区长了不起啊,撞了人就要陪,拍下来。”

    “爆光她,拍她车牌,看看是哪个区长的女儿。”

    “发到网上去。”

    “发到微博上去。”

    四周有人接二连三的大叫。

    “我---我没说--”乔菲雪那里经过这种场面,那是又羞又怒,气的满脸通红,只知道在原地跺脚,两行热泪在眼框不停的打转。

    她长的极为漂亮,穿着时髦,又开着车子,很容易引起许多人的敌意。

    有人甚至还在说:“是干女儿吧,多半是区长的干女儿。”

    “一看就是,红帕萨啊,被包养的都喜欢开红车。”

    说话之间,有人真的开始拿手机拍乔菲雪和她的汽车了。

    就在这时,一个很冷静的声音叫了起来。

    “你拍了试试。”

    拿手机的人回过头,看到一个高中生样的少年,冷冰冰的看着自己,不知为什么,就觉的全身发冷,好像被毒蛇盯着的感觉。

    “你,你谁啊--”那人有点心虚。

    姜绅扬了扬自己的手机:“我都拍下来了,这小子碰瓷,车主的话,我也拍下来了,走,你们和我去警察局。”

    说着,眼睛一扫边上:“怕警察不公正的,你---你----你们都是路人是吧,还有你---还你---就是你,别躲,你也在起哄刚才---走,还有谁愿意的,去警察局,做监督,看看警察怎么处理---”

    姜绅一边说话,一边点了几个人,被点到的,有的莫明其妙,有的脸色大变。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那躺在地上的人,猛的一下站了起来,转过身拼命的跑了起来。

    全场一片呆滞。

    果然是碰瓷陷害啊,路人们都懂了。

    “真是素质低下,这些碰瓷的垃圾。”那想用手机拍的人笑了:“误会,误会。”

    “误会你吗的。”姜绅却是大步踏上,不由分说抡起手来,“叭”一个响亮的耳光,打的这人手机狂飞离手,整个人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

    “你,你怎么打人。”那人捂着脸,他身高马大,比姜绅还高大,却吓的不敢还手。

    “你有理,你不敢还手?明明看你和那碰瓷的一伙,走,去警局---”

    “我不是---”那人一看,瞄头不对,那里敢去警局,他们碰的是区长的女儿,进了警局,不弄死他们才怪。

    嗖,他也猛的转身,连手机都不要,推开人群一路狂奔。

    人群中,立刻也有其他人悄悄退去。

    “散了吧。”姜绅挥挥手:“有恶人搞坏,大家不要围观了,散了,散了。”

    众人议论纷纷,各自散去。

    刚刚满眼泪光,不知所措的乔菲雪,看着姜绅感激涕零。

    “是你,谢谢你了,上次真是不好意思。”乔菲雪连忙上前。

    她认识姜绅,上次就是和姜绅争的玉佩。

    “车上装个行车记录仪。”姜绅不喜欢这个女人,淡淡的说了一声,转身就走。

    “喂,别走啊。”乔菲雪急了,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姜绅的手。

    “你干嘛。”姜绅不爽的看着她,甩了甩自己手。

    “我想谢谢你。”乔菲雪大概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姿态,说话的时候,老是喜欢昂着头。

    姜绅就是不喜欢看她这表情和模样,一副剧高临下的优越感。

    不就一区长吗,是你老爸区长又不是你区长,搞的多大似的,这在古代,芝麻小官。

    “不用了,我只是实话实说。”姜绅还要走。

    “喂”乔菲雪怒了,她从小娇生惯养,一向颐指气使,没想到遇到姜绅两次,两次都不给他面子。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乔菲雪怒道:“不就是上次和你争一下玉佩,记恨这么久?”

    “啧”姜绅那个怒啊,你知道争一个玉佩的后果吗,换成普通人,就被宋世辉撞死了。

    “是啊,我就是小气,我就看不惯你这种官二代---”

    “那你为什么帮我。”

    “我说过,我只是实话实说,说出我看到的事实。”

    “行----我向你道歉,向你道歉总好了吧,我为上次的事向你道歉。”乔菲雪低头了。

    连她也没想到,自己为什么会低头,她从来没有低过头,也从来没有求过人,上次姜绅要玉佩,乔菲雪很喜欢,也没有低头求姜绅让给她。

    当然了,这次姜绅帮她的忙,非常之大,乔菲雪甚至可以想像,如果没有姜绅,今天的事上了网,上了微博,不管自己是对是错,有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对她父亲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乔菲雪真的很感谢姜绅,她语气也柔和了许多:“你不想见我也行,让我请你吃顿饭,今天饭后,两不相欠。”

    姜绅看着乔菲雪,看见她眼神中有很强烈的自信。

    她不是以为,以她的魅力,可以征服我,让我对她起好感?

    没错,乔菲雪就是这么想的。

    她是个很要强的女生,姜绅无视她,让她很恼火,以我的美貌和智慧,难度还降伏不了你一个高中生样的男孩子?

    你越不理我,我越要征服你,等你对我有了好感,我就离你远远,我倒要看看,你将来会不会来求我。

    这就是乔菲雪天之娇女的骄傲之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