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2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撞车
    第四十八章 撞车

    他刚刚离开西餐厅,走到路边准备打一辆面的。

    吱,一辆保时捷帕拉米拉停在他的身边。

    最近姜绅也准备买车中,多次上网看过,这辆车是豪华轿跑,起步快,顶配百公里加速3.8秒,极速近310km/h,中配的百公里加速4.2-5.4秒不等,媲美超级跑车。车内静音及操控回馈都属顶尖,内饰豪华全系7速双离合变速器,动力衔接一流。

    再看他的车身,线条圆润流畅,没有任何棱角,肌肉感十足,显示出比较成熟的保时捷设计风格。

    姜绅还在看车,车中伸出一个头来,正是刚才的江海:“兄弟,去哪啊,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他看见姜绅的目光,心中很爽,很有成就感。

    乡巴佬,还学人泡妞,开的起我的车子吗?现在心中羡慕死了吧。

    按照他的设想,有一点骨气的男人都会说,不用了,我自己走。

    谁知姜绅眼睛一亮:“好啊,还没坐过帕拉米拉呢。”

    说着就拉开了江海的后面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江海车中还有一个美女,烫着金发波浪头,画妆的很妖艳,坐着江海的副驾驶上,满身香水味阵阵传到姜绅的后面。

    看见姜绅进来,用很鄙视的目光瞄了下姜绅,帅是比江海帅,可惜是个穷学生。

    “你---”江海只是想用名贵跑车来羞辱一下姜绅,没想到姜绅真的坐进来了。

    “谢谢,去东门新村。”姜绅毫不客气的下令。

    你他吗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人了啊,江海气的不行,老子随口说说,你真的上车。

    “好的。”他眼珠一转:“不过,我要先去其他地方,然后送你好不好。”

    “好啊。”姜绅无所谓的样子,你去法国再回来都没事。

    “那你坐好了,扣上安全带。”江海随口说一句,因为他知道姜绅肯定不会扣。

    轰,江海发动了。

    姜绅果然没理他,拿出手机在后面不知看什么。

    切,那美女一看姜绅的手机,国产大米,扔了吧。

    帕拉米拉加速很快,起步之后速度更是超级,他们现在还在闹市,江海竟然开到一百码,轰轰,强大的发动机声音让沿路车辆,个个都想避瘟神一样纷纷避让。

    不过这种速度,显然不是帕拉米拉的理想速度。

    江海很快就开到一条八车并行的大道上面。

    这是东宁市最宽的车道,联系省政府和东阳高速,因为路宽,一到晚上,许多东宁省的跑车都来这里飙车,可以一直飙到高速上,这里也是事故多发的地方。

    轰,轰,轰。

    一到这里,江海脚下油门使劲轰了起来,一百五十公里,一百八,一百九,二百---。

    他像疯子一样,在市区开到二百公里。

    “哇吼”边上的美女疯狂的大叫起来。

    吱---江海还不停的找转弯处,然后表现他超出常人的漂移术。

    江海开的热血澎湃,他中午喝了点红酒,现在其实已经是酒后驾车,一边开车,一边在后视境中看了一下。

    他以为姜绅一定吓的尿了,而且脸色发白,双手死死的抓住车上的椅子。

    但是,后视镜中的姜绅,气定神闲,一手扶在前面的车椅上,一手拿着手机,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

    “我草。”江海以为自己眼花了。

    车子开到两百码在漂移,姜绅居然若无其事。

    也就在他看姜绅的同时,姜绅猛的一抬头,咧嘴笑道:“当心前面。”

    江海猛的转过目光,车子像炮弹一样冲向前面的一根巨大的灯柱。

    这时他刚刚一个漂移过了弯道,但是车子并没有像他理想中那样把车身漂正,不但歪了,而且歪的很大,竟然向路边的灯柱冲去。

    “嘶”江海吓的倒吸一口冷气,一脚踩向刹车,同时方向盘猛的往右打去。

    “吱-------”帕拉米拉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刹痕,只是微微减速之后,依然向前冲去。

    刹车起了一点小作用,但是方向盘却在这时完全失效,任凭江海怎么打方向盘,帕拉米拉依然向那灯柱狂冲。

    “不好。”江海与那女的失声大叫。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帕拉米拉重重的撞在那灯柱上。

    那灯柱下面五十公分是厚重的钢管,像是一把钢刀,将帕拉米拉的前半车身从中一分为二。

    还好灯柱后边就是隔离绿化带,不然的话整部帕拉米拉可能全部被切成两半。

    “啊---”汽车这时内部也是一团混乱,所有安全气囊都被撞开,玻璃碎片、汽车碎片到处都是。

    江海和那女子的惨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啊---我卡住了,我卡住了---救命---救命---”车子撞在正中间,两边的江海和那女子意外都没有受到重创,双方被卡在那里,江海对着后面的姜绅连连大叫。

    “呜呜呜?---我也卡住了,海哥救我---救我---”女子也在大叫。

    反而是后面的姜绅,奇迹般的完好无损,而且他还有空开玩笑。

    “海哥,我看汽车在漏油,会不会爆炸。”姜绅轻轻一推,自己那边的车门开了。

    他一边走出去,一边道:“你别急啊,我帮你打电话报警。”

    “报你妹啊,快救我们出去----”江海气的想骂娘了:“先救我们,先救我们。”你个王八蛋,还说要爆炸,快救我们。

    姜绅说要爆炸,吓的江海魂飞天外,拼了命的想挤出来,就是不能动弹。

    江海的话刚说完,呼,车头部份突然就烧了起来,接着寒风一吹,火势越烧越大,透过破碎的车窗,江海和那女的都能感觉到灼热扑面。

    不好,真的会爆炸啊。

    汽车都着火了,这还得了。

    “救我啊----求求你,姜绅,救我,救我,我给你钱,给你很多钱---救我啊。”江海害怕了,死亡这么逼近。

    “海哥,救我,救我----我不想死啊--------呜呜呜”那女的吓更是痛哭起来。

    “海哥,火太大啊。”姜绅故意往后退了退:“会爆炸啊,太危险啊。”

    这时四周已经有许多来往的车辆和行人都停了下来。

    帕拉米拉起火,撞成这个样子,路人指指点点,有人拍照,有人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敢过来。

    “姜绅,求求你了,救救我,我会给你很多钱的,很多很多钱的---”

    姜绅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好像被钱打动了。

    江海一看,连忙叫道:“一百万,我出一百万,快,救救我。”

    一百万啊,姜绅脸露难色,一百万要拼命的:“随时会爆炸啊。”姜绅不时的提醒江海。

    “一千万----”

    “两千万---五千万----我出五千万---”

    “轰”这时车头前面一声巨爆,一股浓烟扑向车窗,他们的车窗再也承受不住。

    江海吓的几乎尿在身上,不管了,先骗住他再说。

    “一亿,一亿啊---救我----你要多少都行,求求你救我---”江海疯狂的大叫。

    “一亿啊,可以拼一下。”姜绅自言自语。

    “年轻人,别上去,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生命。”这时,后面有路人都听到江海在叫,一个长者好意的提醒姜绅。

    看这火势,越来越大,随时会把整部汽车吞没,然后爆炸。

    那长者一说,江海气的就想破口大骂。

    “一亿,好,我拼了。”姜绅一步冲上去,用力一拧,砰,车门打开了。

    “救我,救我。”江海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把就抱住姜绅的双臂,现在,就算姜绅想退,他也不让姜绅退了,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

    姜绅抱住江海的腿,用劲拉了几下。

    “卡住了,卡住了,要把这里顶上去。”

    汽车变形压他的腿,这要多大的力能顶上去。

    但是人在生死关头是能发挥最大的潜力的,江海自己双手死劲的在扳那一块,这么强劲的跑车车体,硬是被他扳的吱吱作响。

    “和我一起用力啊---”江海吃奶的力都用上了。

    “行了,行了,你别乱动。”姜绅拍拍江海,双手一分,卡察,变形的车体被姜绅一把推了上去。

    江海的腿终于可以出来了。

    草,江海也顾不得姜绅那里来这么大的劲,连忙从车子里面钻了出来,也顾姜绅和那女的拼命的就往后跑。

    “海哥,海哥---”那女的惨叫起来:“救我啊,救我---”

    那是江海那里理她,一口气跑到远处。

    姜绅连忙跑了过去,再一把拧开变形的车门。

    “哇---”女子大哭,像看到了世上最亲的亲人,学着江海抓住姜绅的手臂:“谢谢,谢谢,谢谢。”她不停的说谢谢。

    不用谢,姜绅心中暗笑,是我故意让你们撞车的。

    接近三月了,虽然没有二月寒冷,但是这女子下面竟然穿的是短裙,上身是一件皮风衣,短裙下面是一双肉色的丝袜,现在丝袜破了,小腿还被夹住。

    女的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指着雪白的小腿某处:“这里夹住了,这里夹住了。”她的腿被夹的重了点,还有点血迹出现。

    “别乱动,我来。”姜绅用手再次一扳,卡察,那变形的车体被扳开了。

    “呜呜”女子激动的眼泪鼻涕都快出来。

    她拼了命往姜绅身上一拱,姜绅只好顺势抱了起来,离开车子狂奔到路边。

    两人刚刚奔出十几米。

    轰,整部汽车爆炸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