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3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爬出去
    第五十一章 爬出去

    姜绅不动声色看了看姜智强和丁艳,然后道:“我来找人的,不是打球。”

    “你进了我的球房,就等于打球,就算只是站一秒,也要交钱。”

    “多少钱。”

    “十万。”波哥狮子大开口。

    “别说我不给年轻人机会,年轻人,要学会忍耐,挨打就要立正,被骂就要低头,高远,上去打他三个耳光,出出你的气。”

    说罢向高远甩了甩头。

    高远捏了捏拳头,仍然有点害怕的看看姜绅,又看看波哥。

    “吗的你怕什么,上去,我看他敢动一下,他要敢还手,我弄残他。”波哥骂骂咧咧。

    “到了波哥的地盘,是条龙也要趴着,是条虎也得跪着。”波哥一个手下牛逼哄哄。

    “一个高中生,反天了不成,三个耳光,十万块,然后爬出去,上。”波哥推了推高远。

    高远还在犹豫。

    “我来。”

    马永眉毛一扬,直接冲了上去。

    “向高远跪下。”马永甩起一个耳光就向姜绅脸上抽去。

    “叭”

    “啊”

    就听一声轻脆的耳光响,马永去的快,退的更快,他没打到姜绅,反被姜绅一个耳光打的整个身体向后飞退,一下子退回到高远的身边。

    “啊---嘶---”马永脸上痛的红辣辣的,痛的他不停的叫唤。

    “我草。”

    波哥脸色一沉。

    “当”“砰”

    “铮”

    波哥有个手下砰的一声把姜绅身后的房门关上。

    接着几个人有的从台桌下面,有的从身后,雪亮的砍刀被抽了出来。

    “有种啊,敢在我西区波哥的地盘打我的人。”波哥狞笑,举起双手叭叭一拍。

    接着就见另一个房门,轰的一声被推开。

    十几个状汉,手持各种砍刀、铁棍冲了进来。

    他们这里的包房,每个都有两个门,有的连着另一个包房,波哥在另一个包房还埋伏了十几个手下。

    “嘶”马永和高远一见这场面,吓的脸都白了。

    这是真的混混啊,他们学校打架,最多拿点木棍,那里用砍刀和铁棍,去年七班有两个用铁棍的,打伤了其他班的同学还被开除了。

    “波哥,波哥。”马永和高远吓的一左一右拉着波哥的手臂,玩玩的,别搞这么大。

    波哥不理他们,向前一步:“都说你很能打,我看你有多能打,现在跪下交钱,还来的及。”

    波哥其实也是吓唬人为主,现代社会,谁动不动喊打喊杀,他埋伏的这些人,就是想吓吓姜绅这样的高中生,一般的高中生见到,早吓的腿软了。

    “西区波哥是吧,你跟的谁,垃圾奚、赌王标,还是陈剥皮。”姜绅淡淡的问他。

    “---”众小弟闻言俱是一愣。

    波哥也愣了下,然后用很狐疑的目光看看姜绅:“我老大是标哥,怎么,想拉关系?你跟着陈剥皮都没用。”

    他说的陈剥皮,是东宁四虎里的剥皮虎,据说是东宁市势力最大的混混。

    “爆标的人啊。”姜绅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你真走运,还好你是爆标的人,你要谢谢爆标,你祖宗坟上简直是冒烟了。”

    姜绅拿出手机,当着众人的面打起了电话。

    你怎么说话的,你家祖宗坟上才冒烟,波哥一个手下听了,拎起砍刀就要冲上去砍姜绅。

    但波哥是老江湖,连忙伸手拦住,看他打电话干什么,这话说的,有点悬。

    “喂,爆标,我是姜绅---”姜绅说了一句,捏了免提,顿时那边爆标的声音房中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绅哥啊,钱我下午打过去了啊,‘金鼎娱乐城’正在和胸毛哥交接---您还有什么指示。”

    “你是不是有个手下叫波哥的。”

    “波哥,是,是有个叫小波的,开的台球馆,搞点麻将机,怎么了,是不是他那混蛋得罪你了。”

    波哥一听,脸都绿了,吗的,真有来头啊。

    不过,他没想到姜绅来头有这么大。

    “他得罪我了,本来我想弄死他,不过是你的小弟,我给你面子,这样吧,你叫他给我打三个耳光,赔十万块,然后在我面前爬出去就行了,怎么样,标哥,我很讲道理吧。”

    “绅哥,我替波仔谢谢你了,这王八蛋,真是祖宗坟上冒烟了,谢谢绅哥你大人大量---”

    “波仔,过来接电话。”姜绅用手指勾了勾波哥。

    不要了吧,波哥苦着脸。

    “波仔,波仔,我草你吗的,你给老子滚过来接电话。”那边爆标怒火冲天。

    老子刚刚花了二个亿摆平姜绅,你他吗又给我惹事,还好姜绅讲道理,只向你要十万,要是他不讲道理,很可能要十亿。

    别人听姜绅说讲道理,可能心中暗暗怒骂,只有爆标知道,姜绅这是真讲道理。

    “标哥,我是波仔啊。”波哥苦巴巴的,才开口说一句,那边爆标劈天盖脸一顿大骂。

    “我草你吗的,你瞎眼了,惹上绅哥,信不信我弄死你,你现在祖上冒烟了知道不知道,绅哥给你讲道理,你是祖宗保佑,还不向绅哥赔礼道歉,不想死的话,绅哥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然你全家买好棺材,不用绅哥,我就来弄你。”

    “是,是,我错了,小波错了,标哥别生气,我道歉,我道歉。”

    波哥那是吓的魂飞天外,连连道歉,更是一张笑脸对着姜绅连迦鞠躬,电话那头又是顿猛骂,足足骂了一分多种,最后叭的一声挂掉了。

    “绅哥---对不起,小波向你道歉了。”波哥走上前去,弯腰递上手机。

    全场小弟目瞪口呆,高远马永又惊又惧。

    “叭”姜绅一个耳光,打的波哥手上的手机都掉了下去,脸上五个手指印,通红通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波哥一手捂脸,一手把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不错,学的很好,挨打就要立正。”姜绅看看波哥,豪不犹豫又是一甩手。

    “叭”第二个耳光。

    嘶,众小弟倒吸一口冷气,许多人开始悄悄向后退去。

    “还敢摸我女朋友,你真要庆幸是爆标的人。”姜绅笑笑,再抡起手来。

    叭,第三个耳光,打的波哥跌跌撞撞连退数步。

    “打的好,绅哥打的好,小波错了。”波哥苦着脸,他真的不生气,爆标说的很清楚,姜绅也说的很清楚,要不是爆标认识姜绅,他波哥,明天就可能不在了。

    最起码,某只手肯定会不在。

    他以为这样就完了。

    姜绅用手一指姜智强。

    “过来。”

    姜智强看看自己?叫我?连忙走了过来。

    “刚才谁打过你了?”姜绅问他。

    姜智强一听,来劲了:“他,他,还有他,他,他。”一口气连点六个人。

    被点到的,一个个心惊胆跳。

    波哥也被占了进去。

    “强哥,我们错了。”六个人苦着脸认错。

    “男人,可以退让,不能受辱。”姜绅对着姜智强道:“他们打了你,就算打不过,也要和他们拼了,这是做人的尊严,一定要争取的东西。”

    “去,怎么被打的,双倍的打回来。”姜绅推了下姜智强。

    姜智强听着姜绅的话,不停的点头,胸中觉的一股烈火在雄雄燃烧。

    在学校受欺负这么多年,见到姜绅,才知道什么叫男人,以后我姜智强,也要做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过来。”姜智强现在是怒火冲天,雄心万丈。

    “敢打你智强哥,你个王八蛋。”叭,一个耳光先打在波哥脸上。

    “对不起强哥,对不起强哥。”波哥那个郁闷啊。

    “你也滚过来。”姜智强一一报仇,六个人每人被他打了两个耳光。

    高远、马永两人吓的话都不敢说。

    他们现在牛逼不起来,人家十几把砍刀铁棍拿在手里,都一个个老老实实被姜智强打,他们几个学生还牛逼个屁。

    等姜智强发泻完后,姜绅抬头看了一下高远,意外的说了一句:“明天拿五万块,给高远。”

    “是,是,五万块。”波哥只有点头的份。

    “爬出去吧。”姜绅看了看大门。

    真的要爬啊,我很多小弟在啊,波哥想哭了。

    求饶似的看着姜绅。

    “我姜绅肯让你爬,是给你机会,刀仔想爬都没有机会。”

    嘶,波哥一听,汗毛都竖了起来。

    刀仔是爆标的第一打手,最近听说失踪了,波哥也正在奇怪,一听姜绅的话,立刻领悟到了。

    “我爬,我爬还不行嘛。”

    “绅哥---”就在这时,丁艳说话了。

    她刚才听到姜绅说她是他的女朋友,惊喜交加,心跳加速,现在更是鼓起勇气,轻声道:“算了吧,他也认识到错误了。”

    “是,是,是,绅嫂说的是,小波认识到错误了。”波哥大喜,绅嫂都叫了出来。

    丁艳说这话时,心中也很害怕,她怕姜绅怪自己多事,毕竟姜绅是为她而来的。

    没想到姜绅一听,立刻点头:“算你走运。”说罢不理波哥,走向姜智强那边。

    “多谢绅哥,多谢绅嫂。”波哥的头点的和小鸡吃米似的。终于不用爬了,差点一世英明尽丧啊。

    还好刚才没摸到丁艳啊。

    姜绅拍拍姜智强,姜智强嘿嘿一笑,笑容很憨厚。

    “高远。”姜绅又走到高远面前。

    高远吓的身子身后缩了缩,几个七班八班的全都看鬼一样看着姜绅。

    波哥是谁他们未必知道,爆标谁不知道,还有陈剥皮这些人东宁四虎,是这些叛逆高中生们,平时崇拜的偶像,议论最多的风云人物。

    没想到东宁四虎之一的爆标见到姜绅就和见了祖宗一样。

    “我打你,不是要和你争班级老大的,你觉的,班级老大对我有用吗?”姜绅看着高远,高远眼光有点闪烁。

    班级老大?对姜绅算个毛。马永都看明白了。

    “波哥给你的五万,算是我赔给你们的医药费,总之,我不希望你们在学校再找我麻烦,你们也不要到外面找麻烦,高三最后一学期,好好上学,读点成绩出来,给你们家长一个交代。”

    “男人,不是打架最凶才算男子汉,有本事,考大学,赚大钱,泡美女,那才叫本事,就在学校欺负一些高中生,你们不觉的丢脸,我都觉的丢脸。”

    姜绅的话,说的高远和马永低着头,脸色通红。

    “好自为之吧。”姜绅拉着丁艳,带着姜智强走了。

    五万块啊,波哥看姜绅离去的身影,想到自己要给高远五万块,心中滴血的难受。

    吗的,这下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