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3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什么胸罩
    第五十二章 什么胸罩

    “姜绅,没想到你这么威风。”姜智强虽然被打了,心情仍然不错。

    他在学校老被高远他们欺负,这下终于找到靠山了。

    “欺负这些小混混,算什么威风。”姜绅苦笑:“姜智强,今天要谢谢你。”

    姜智强要是不和丁艳一起来,丁艳一个女生,肯定更害怕。

    “应该的,都是同学,我都想报警了,是丁艳让我别报警,我就知道你有本事。”姜智强很聪明,别看他胖,学习成绩在班上可是前几名。

    “晚上有空吗,我们三人一起吃个饭吧。”姜智强家里很有钱,只是不肯给高远他们而已。

    “今天晚上没空,改天吧,改天叫高远,我们一起。”姜绅想了想。

    “都是同学,要处好关系。”

    “嗯,其实高远他们也不坏,就是贪玩,爱摆酷,打其他班的下手有点重,打本班的也比较少。”丁艳小声道。

    姜智强点点头:“他们老喜欢叫我请客,我请了几次,就不想请了,最多骂骂我,还没打过我。”

    这时已经下午接近四点,姜智强要回家了,姜绅也要送丁艳回家,三人在城区分手,姜智强打的回去。

    姜绅也想打的。

    “我们去学校吧。”丁艳低声道。她在姜绅面前,说话一直很温柔,很低声,生怕声音高了给姜绅留下不好的印像。

    “去学校干嘛?”姜绅拦下面的。

    “我自行车还在学校。”

    “好。”

    两人坐在车子的后面,姜绅看着窗外,丁艳在那里想来想去。

    突然她转过头,嘴巴几乎碰到了姜绅的耳朵,轻轻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姜绅没敢回头,他一回头,脸就要碰到丁艳粉红的嘴唇了。

    他知道丁艳说的什么,刚才自己说丁艳是自己女朋友。

    他呆在那里,思索了数秒:“你要是考上大学,就是真的。”

    扑通,扑通,丁艳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

    她知道,这是姜绅想鼓励自己考上大学。

    丁艳脸变的通红通红,咬着嘴唇:“你考我就考,你不考,我也不考。”

    说罢,她大着胆子,伸手一抓,抓住了姜绅的手。

    两只年轻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两人都不说话,各自头对着两边的窗外。

    哎,姜绅心中长叹。

    女追男隔重纱,姜绅自己也承认,根本不能抵挡丁艳。

    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一个长的这么漂亮,性格这么温和的好女孩。

    姜绅承认自己对丁艳也很有好感,更不忍心拒绝她。

    两人就这么手牵着手,一直坐到学校。

    到了学校,丁艳脸上明显笑容也多了。

    她今天抓到了姜绅的手,等于抓到了姜绅的心,她知道离自己的目标也越来越近。

    对现在的她来说,什么大学,什么事业,什么未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和姜绅在一起,就算她看徐丽和姜绅也有一点莫明其妙的关系,她也不介意。

    优秀的男人,总是会得到众多女人的喜欢。

    两人边谈边走,到校园之后,直接走向学校的车棚。

    学校有个学生专门的车棚,让学生们放自行车。

    “回去我带你。”姜绅发现,也就这个时刻,才有点像真正的高中生活。

    “你上午带我,不知有多少学校的男生在暗暗骂我。”

    “嘻嘻,谁叫你还搂着我啊。”丁艳在姜绅面前,也越来越放的开,越来越活泼。

    “上车喽。”

    丁艳轻轻一跳,然后双手一环,紧紧的抱着姜绅,并把自己的脸贴在姜绅的背上。

    姜绅的背,给人一种非常安全的感觉。

    叮铃铃,叮铃铃,今天第一天开学,这个时候学校的学生基本走光了,姜绅按着车铃,欢快的车铃声,带着两人一路向学校外面而去。

    就在这时,前面一辆汽车开了进来。

    隔着一百多米,姜绅就看到了是谁的车。

    学校开红色宝马的,只有魏蓉这大老板女儿。

    这么晚了,她还不下班,到学校干什么。

    魏蓉刚刚和乔菲雪做完spa,回到学校拿点东西,但是汽车刚刚开进来,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她今天第四次看见姜绅。

    每次看见姜绅,姜绅都和一个美女在一起。

    吱,宝马停在他们自行车前面,把他们的自行车一下子拦住。

    魏蓉气势汹汹的跑下去。

    “丁艳,你干什么?”抱这么紧干嘛。

    丁艳吓了一跳,连忙从车上下来,脸红红的:“魏老师。”

    “魏老师。”姜绅吊二浪当的的模样,魏蓉一看就生气。

    “姜绅,你---”魏蓉真的没话说了,你才十八岁就这样,等过几年,到了社会上还得了,那要糟蹋多少良家妇女啊。

    别以为你长的帅就是本钱,做人要有点道德。

    她站在原地,气的话都说不出,想了半响,眼珠一转:“丁艳,你先回家,姜绅,你和我到办公室来。”

    “-----”姜绅那个郁闷,拜托,你不是班主任好吧。

    不过,他当然不敢这么说,只好把自行车给了丁艳:“骑慢一点,小心点,到了家,给我发个短信。”

    “嗯,你也别回的太晚了。”

    两人无视魏蓉这个老师,你情我浓,情意绵绵,看的魏蓉差点一口血要吐出来。

    想当年我高中的时候,都不敢和男生走的太近,你们到好,在学校搂来搂去。

    “你,上车。”魏蓉恶狠狠的。

    姜绅只好上车。

    汽车开到教学楼,魏蓉一路不说话,带着姜绅往她办公室而去。

    魏蓉教的是英语,学校的英语老师很少有当班主任的,早就走的差不多了,姜绅和她走到办公室,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魏蓉一个人。

    “姜绅,你今年几岁了。”

    “十八周岁了。”姜绅特意提醒十八周岁。

    “哟,不小了,成年了,是不是什么事都敢做了。”魏蓉听的那个气啊。

    “那是,没什么我姜绅不敢做的。”姜绅骄傲的挺了挺胸。

    “砰”魏蓉几乎拍案而起,怒喝道:“包括调戏老师是不是?”

    “我那有调戏你。”姜绅莫明其妙。

    “你---”魏蓉又羞又气。

    “我说你和方甜,你们今天上午是怎么回事?”魏蓉不好意思问方甜,只好来问姜绅。

    她开始以为两人是在车震,后来想想,方甜怎么可能和姜绅车震,别的不说,姜绅是新生,刚来第一天,要是其他同学,来了三年了,日久生情的师生恋也有可能,姜绅可是才来一天,回过神来的魏蓉就想问问怎么回事,但是又不好意思问方甜,只好来问姜绅。

    “你问方老师好了。”姜绅故意到。

    “砰”魏蓉脾气不小,比方甜还大,动不动拍桌子,不过这下,好像明显拍重了,自己痛的吱牙咧嘴,姜绅看的暗暗好笑。

    “你什么态度,我叫你说。”魏蓉正想给姜绅一脚。

    姜绅不出声,脑海中想着对策。

    “你不说是吧。”魏蓉从抽屉里抽出一本本子。

    “你是刚转学来的,我想看看你英语基础怎么来,来,先把这本英语练习册做了再回家。”

    我拷,姜绅一看,这英语练习册最少二十多页,厚厚的放在桌上,这要做到什么时候?

    “魏老师,你公报私仇。”姜绅抗议。

    “我和你没私仇。”魏蓉一看淡定的姜绅不谈定了,她就爽了。

    她嘻嘻笑:“来,来,坐下来做作业,我陪你。”

    “哎,我怕你了。”姜绅投降。

    他晚上还要和爆标吃饭的,那有空陪她玩。

    “上午我回家,正好遇到方老师。”

    “嗯,然后呢。”魏蓉表情很八卦。

    “当时我坐的公交车,遇到方老师后,和她聊了几句,原来方老师汽车撞了,要去拿车。”

    “嗯,这个我知道。”

    “方老师知道我没有父亲,母亲又刚刚去逝,所以很关心我,陪我聊聊天,然后就说,汽修厂那边很僻,让我陪她,再送我回家。”

    “呃--”魏蓉听到姜绅,没有父亲,母亲去逝,顿时一张脸就黯然下来。

    姜绅这身世一说出来,几乎是对女人的必杀器,魏蓉的怒火顿时降了八成。

    “后来我们去汽修厂,那汽修厂一个修理工,在给一个轮胎冲气时,压力过大,突然爆掉,气压把边上一瓶机油打出去,正好洒在方老师的衣服上。”

    “--------”魏蓉听的两个眼珠直转。

    “当时我很生气,让那修理工赔钱,方老师性格好,没有追究。”

    “嗯嗯。”魏蓉连连点头,方丫头当然好了。

    “我们回来,开到半路,方老师说气味难闻,要换衣服,所以我们找个地方给她换衣服,你去的时候,方老师正在换衣服,那有你说的这么龌龊---”

    “你?--”你说我龌龊,魏蓉那个气啊。

    “我们要是车震,我当然在车上,怎么会在外面。”

    那倒是,魏蓉想想,但是不对啊,她声音一下大了几分:“那她,她怎么脱到只穿胸罩了。”她脱口而出说胸罩,然后脸上一红。

    “方老师脱到胸罩了?”姜绅装腔作势:“我又没回头看。”

    王八蛋,看你的表情,很想看啊,看你妹啊。

    魏蓉又想踹他一脚了。

    嗯,一定是机油渗了进去,所以方甜就多脱了几件,当时好像余光一扫,方甜边上有很多衣服的,全是换的衣服,对了,车震,怎么会要换这么多衣服,一定是了。

    魏蓉很好的为自己想到一个不再胡思乱想的理由。

    但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什么胸罩?”

    魏蓉和姜绅同时转过头。

    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目瞪口呆看着他们两人,手里还捧着一堆英语书。

    “吴---吴老师---”魏蓉结结巴巴,脸色通红。

    姓吴的也是英语老师,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姜绅和魏蓉先后说出胸罩。

    姜绅其实早发现了,故意不提醒魏蓉。

    这下好了,姓吴的脸上表情十分古怪。

    “红枣,我们说红枣--”魏蓉反应也不慢啊,做老师的那里差了,马上想到了:“这位新生,要给我送红枣,我说不要。”

    红枣胸罩差很多的好吧,你白痴啊,姜绅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魏蓉。

    “不用向我解释。”吴老师脸色铁青:“魏老师,你身为老师,要好好检点一下自己的作风,在办公室,说这种话,你对的起你的职业操守吗?”你以为我是白痴,我听的清清楚楚。

    “哼”吴老师扔下书本,转过身扬长而去。

    走到门口,还回过头来,满脸冷笑:“下次你们说话,最好关上大门。”

    砰,吴老师把大门关上了。

    “草。”魏蓉当着姜绅的面,大爆粗口。

    愣了两秒之后,“姜---绅---”魏蓉像个泼妇一下,声音整个高了至少十倍,叫的姜绅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关我什么事啊?”姜绅很无辜的撑撑手。

    “你给我滚过来。”魏蓉伸手捏住姜绅的耳朵,把他像小鸡一样拎过去。

    “把这些英语练习册做完再走。”魏蓉彻底暴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