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3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喝酒服了
    第五十四章 喝酒服了

    两箱,十二瓶白酒开好了。

    姜绅示意服务员全部拿到桌上。

    爆标他们有点疑惑,这是打算干什么?不会是想吹吧?

    要吹的话,一人再吹一瓶,他们四人也没什么问题,最多就是醉倒,而且不会是全醉,费小牛和爆标还能顶一顶。

    姜绅拿起一瓶酒,正要说话,手机响了。

    “喂,小白哥啊,什么,没收到,被打了,谁打的,胡须清,行了,我知道了。”

    “他吗的打我的脸,绅哥,你要帮我报仇,我要他死的很难看。”小白哥在电话里嘶声狂叫,应该是被人打的惨了,包厢里现在安静下来,他的叫声人人都能听到。

    “你想他怎么死。”姜绅当着众人的面问。

    “我---”小白哥在那头想了想:“淹死他个b。”

    “好,你回来吧,到我这边来吃饭。”

    姜绅挂了电话,对面四人心中一寒。

    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高中少年,一开口就断了别人的生路。

    这那里是学生,这是魔鬼。

    “绅哥怎么了,胡须清不是垃圾奚的手下么,和他起冲突了,要不要我调解一下?”爆标假巴意思的。

    其实他心中想着,好,好,最好你和东宁四虎全干起来才好,把所有人得罪了,我看你怎么混下去。

    “没什么,垃圾奚欠我三千万本金,本来我好心叫小白哥和他谈谈,不过他敢派人打小白哥,这就不是三千万的事了,嘿嘿。”姜绅这一笑,对面四人都是全身发冷。

    “这是逼我以德服人了。”姜绅说这句,众人都要骂娘。

    尤其是爆标,深知姜绅的以德服人,那不是一般的黑啊,自己欠他三千五百万,最后被敲了二个亿。

    垃圾奚这小子要么有种和姜绅拼了,要么就要和自己一样的倒霉,也好,看看垃圾奚怎么应对。

    “来,来,不说这扫兴的事。”姜绅双手一左一右各拎起两瓶酒,走到爆标他们面前。

    “这样一杯杯的喝,太慢了,我喝酒,喜欢一瓶一瓶的喝。”说罢给四人一人面前放一瓶,然后自己也拿起一瓶。

    果然是要吹了。

    四人对视一眼,杜文武冷笑道:“绅哥,这是一个人敬我们四个?”

    一个人的酒,敬四个,意思意思是正常的,如果要对方全干了,那就不讲理了。

    官场上面的领导都没这么干的,这样的领导都要被人骂。

    因为今天大家都知道是来拼酒的,不是平常的喝酒聚会,这是拼酒,讲的是酒品,要么单对单,要么一杯对一杯。

    “怎么可能,我姜绅像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你还就是了,四人暗暗鄙视姜绅。

    “谁先和我吹。”姜绅拿起瓶子。

    吗的,这小王八蛋不是打算和我们四人,一人吹一瓶吧,这他吗什么酒量,都可以进国务院当专业陪酒员了。

    “我先来。”费小牛先跳出来试试水。

    “牛哥是军人出身,我最崇拜军人,我先干为尽。”姜绅举起酒瓶,开始吹了起来。

    咕咚咕咚,一瓶白酒很快被他吹掉了。

    我日,这下对面四人知道撞到铁板上了。

    高手,这他吗真是酒中高手。

    不过,吗的我们四个人难道还干不过你一个?

    爆标看了下杜文武,杜文武点点头,称姜绅在喝酒的时候,拿出手机捏了几下。

    姜绅喝完,费小牛也半瓶下去,没一会,费小牛也喝完了。

    果然是费公斤,一瓶吹下去,除了身上汗越来越多,脸色有点发红,其他还算是清醒。

    “下一个谁?”姜绅笑眯眯的又拎起一瓶。

    胸毛哥和老虎笑了,他们已经知道自家老大的神奇,那不是吹的,真是神仙。

    “我陪绅哥。”唐招硬着头皮举起一瓶。

    咕咚咕咚。

    姜绅又一瓶下去了。

    唐招喝到结束,双眼一翻,扑通,倒下地去。

    嘶,爆标和杜文武面面相觑。

    这就被对方干掉一个了。

    本来以唐招的酒量,两斤虽然会醉也不会立刻倒地,不过今天喝的实在太快,又没什么吃菜,这下真是颜面大丢。

    “下一个呢。”姜绅第三瓶拿了起来。

    就在这时,砰,大门被推开了。

    “杜总,今天和那位老板喝啊。”两个翩翩如玉的美女,拿着酒杯走了进来,她们身后还有一个服务员又抱进来一箱酒。

    这两美女大概三十岁不到,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妩媚和诱惑气息,外面还有人穿羽绒服,她们上身是一套干练的小西服、小短裙,短裙下面,两双迷人的长腿,全都是黑色丝袜,看去性感而充满活力。

    “绅哥,我来介绍,这是我们酒店的营销经理,小巧、小诺,这可是我们酒店的两朵金花,久仰绅哥的大名,想敬敬绅哥。”

    “两位美女,这位帅哥合你们的胃口不?好好敬敬绅哥。”

    “绅哥这么帅的老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绅哥,我先敬你一杯。”那小巧,脸蛋有点小巧玲珑,一双眼睛不是很大,但有非常有神。

    说完一句,就要抬头把手中的一杯酒喝下去。

    “别。”姜绅按住她的手。

    “美女姐姐,我这人看不得美女,看到美女就想到吹了。”说罢,把一瓶白酒放到她面前的桌上。

    “不错,我们绅哥,最喜欢美女和他吹。”胸毛哥淫笑着。

    “吹什么嘛。”小巧巧笑嫣然,美目传情,一双有神的眼睛不停的对姜绅放电。

    “你管吹什么,绅哥叫你吹,你就吹呗。”小诺笑吟吟的推了推小巧。

    她两人都是得到杜文武的命令过来灌姜绅的。

    本以是什么大老板,政府高官老头,一看原来还是一个小帅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灌他,不过杜老板下令,当然只能把他往死里灌。

    酒店营销,分做酒和做包厢的,她们两个都是做酒的,酒量比费小牛还大。

    “吹这个啊,我不是很会啊,我只会吹别的,嘻嘻。”小巧还挑逗姜绅。

    “那你吹不吹?”姜绅没什么表情,虽然两人还算漂亮,不过在他眼中,属于庸脂俗粉一类,这两人比起徐丽、丁艳、魏蓉、方甜等人不知差了多少,他那里看的上眼。

    “吹,绅哥叫我吹我就吹,吹什么都行。”小巧拿起一瓶。

    姜绅也同时拿起:“我喝酒,从来不欺人,别人喝多少,我也喝多少。”说罢同时和小巧吹了起来。

    三分钟不到。

    扑通,连吹两瓶的小巧倒了下去。

    小诺目瞪口呆。

    爆标和杜文武结目瞠舌。

    姜绅这已经吹了五瓶了。

    加上前面的,差不多有六斤白酒下肚。

    而且越喝脸色越正常。

    这哪里是人,这是神,这是酒神啊。

    “绅哥厉害。”小诺本来心生怕意,一看杜文武那眼神,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我也吹两瓶。”小诺左右开弓,同时拿起两瓶酒。

    姜绅再次奉陪。

    小诺酒量分显好一点,两瓶下去,虽然人有点摇摇晃晃,但是还能站住。

    “姐姐好酒量,来,再来一杯交杯酒。”姜绅又为她和自己各倒一杯。

    “交杯酒,我喜欢”小诺说话都结结巴巴。

    两人手交手,又喝一杯。

    扑通,小诺倒下。

    第三个被干倒了。

    草,对面爆标和杜文武像看到鬼一样。

    你吗的喝了八瓶了啊。

    就算八斤水喝下去,你也要上个厕所吧,拜托你上个厕所再和我们喝好吧。

    爆标他们终于有点害怕了。

    “标哥。”姜绅喝倒两美女,又要找爆标喝了。

    吗的,我投降行不行。爆标想投降了。

    大门再次被开,男男女女走进来九个人。

    整个酒店的会喝酒的,营销经理全部都来了。

    “杜总,标哥。”

    他们一进来,看到小巧和小诺到在地上,俱是倒吸一口冷气。

    然后再一看桌上的空瓶,尼玛,这是遇到高手了。

    难怪把我们都叫来了。

    刚才姜绅和小巧她们喝酒,杜文武个短信群发,让酒店能喝的都过来了。

    谁把姜绅喝倒了,将励十万块。

    十万块啊,这些人全都疯狂了。

    就是这小少年这么能喝?

    喝了八斤了?有人从服务员那里打听到。

    “我来敬敬绅哥。”

    边上有人又在一箱一箱的拿酒进来,一瓶一瓶的打开。

    “客气了,那我们就吹一瓶吧。”姜绅来者不拒,别人酒杯敬,他就叫别人吹。

    “扑通”有人倒了。

    “哇扑”有人吐了。

    “呜呜哇”有人在胡言乱语了。

    九个人不到半小时,先后被姜绅干倒。

    包厢里乌烟瘴气,有的吐的,有发狂的,有哭的,有骂人的,各种喝醉的都有。

    杜文武眉头紧皱,挥手示意服务员把那些人都弄出去,地上清理干净。

    加上前面的,一个小时不到,姜绅喝了二十一瓶。

    爆标和杜文武、费小牛现在都害怕了。

    这已经超过他们的认知,这已经不属于他们的世界观。

    他们也听说过,国务院有专职陪酒员,纯度60度,三级陪酒员限量七斤,二级陪酒员限量十三斤,一级陪酒员限量二十斤。

    这是举国十几亿人挑选出的精英中的精英,酒王中的酒王。

    但是姜绅,今天喝了二十一斤,而且面不改色,看他的样子,再喝二十斤也没问题。

    这二十一斤白酒下肚,你身体里恐怕全是酒精了吧。

    三人再次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自己的惧意。

    “爆哥,还有人不,要是没人,就该轮到我们喝了。”姜绅也不急,我看你能找多少人来陪你喝。

    “绅哥,我服了。”爆标哭丧着脸。

    他真的服了,这不服行吗,姜绅要是找他吹两瓶,爆标也要变成醉标。

    “绅哥,喝酒,我们服了,真的服了。”杜文武不亏是大学生,讲话有学问。

    “哦”姜绅眉毛一扬,笑道:“喝酒服了,还有那里不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