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3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被自杀
    第五十五章 被自杀

    爆标、杜文武、费小牛,三人对视一眼没有出声。

    就在这时,外面又进来了一个人。

    “绅哥,绅哥---”小白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进来了,看到胸毛哥、老虎还有爆标他们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吗的,打成这样?”胸毛哥和老虎站了起来。

    胡须清这是故意要给小白哥难看,把他打成一个猪头一样,要多难看就多难看,这是存心羞辱他。

    “对不起绅哥,我给你丢脸了。”小白哥满脸羞愧的低着头,其实他年纪不小,单枪匹马过去要钱,能全身而退已经算是好运。

    “垃圾奚怎么说。”姜绅示意他坐下来,另一头的爆标等人也幸灾乐祸的坐了下去,这可是个看好戏的机会。

    “我说是绅哥叫我来的,他说伟哥就知道,伸哥缩哥从来没听说过,你要有种的话,让你亲自去和他要。”

    “哦。”姜绅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一边品尝,一边微笑,但是笑容之中全是厉芒:“还有呢?”

    “他还说,本来还想等有钱了再还个几百万给大华哥,现在一分钱都别想要了。”

    “还有东街两个网吧,本来是我盘大华哥留下的,垃圾奚说他精神受到创伤,要我赔两个网吧给他,不然,就让我的饭店再也做不成生意。”

    “这么牛逼啊。”姜绅抬头看了一下爆标,爆标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估计现在心里高兴死了,就等着自己和垃圾奚两败俱伤最好。

    “行了,你打电话给垃圾奚。”姜绅挥挥手。

    “怎么说。”小白哥以前的老大,大华不在,又被垃圾奚欺压,以后只能铁铁的跟着姜绅走了。

    “替我约他,这星期六,我去拜访他。”姜绅现在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课,只有周六时间多一点。

    “好的。”小白哥兴奋的打起电话。

    “喂,垃圾奚,我们绅哥约你周六见面---”

    “约你吗的,他谁啊,你叫他从我公司楼下,一点点爬到十三楼,老子就抽个空见他,草。”嘟,电话被挂掉了。

    牛逼啊,垃圾奚真是牛逼,胸毛哥和老虎笑了,他们最知道姜绅的本事,一听垃圾奚的口气就知道他要倒霉了,搞不好过几天自己跳楼撞车都有可能。

    “啧,这垃圾奚真不讲道理。”爆标轻笑,笑容里全是幸灾乐祸的味道。

    “没关事,我会找他讲道理的,我这个人,最喜欢以德服人。”姜绅说完,拿出手机拔打电话,拔了几次才拔通:“喂110吗,我在东宁大桥这里看见有人跳河,嗯,现在还在,看上去很危险,天气太冷又没有人敢下河去救。”

    说完之后,收起电话。

    “小白哥打电话给认识的花店,叫他们送个胡须清的花圈给垃圾奚。”

    “啊---”小白哥以为自己听错了

    众人还坐在包厢中,你打个电话胡须清就跳河了?

    不过他不敢多说什么,连忙打电话开始吩咐。

    “来来来,别给垃圾奚扫兴了,大家吃菜。”爆标大大咧咧挥挥手,服务员继续上菜。

    姜绅也不多说,接下来慢慢陪他们吃饭,聊天。

    爆标在东宁市二十多年,无论黑道白道都很吃的开,这要存心找话,三天三夜都可以说不完,他也有意奉承姜绅,下定主意,要看姜绅和垃圾奚之争,双方倒也谈的较欢。

    五分钟不到,小白哥的手机响了。

    “小白,你造反了,找人送花圈,行,你有种,你准备好棺材吧。”垃圾奚的声音阴冷无比,几句话说完,不给小白哥说话的机会,嘟,嘟,又挂了电话。

    小白哥顿时可惜西西的看着姜绅。

    “怕什么,明天他就要跪下来求你。”姜绅瞪了一眼小白哥。

    小白哥吓的话也不敢多说,转眼之间又过好几分钟。

    这时,姜绅示意服务员来遥控电视:“看看东宁台。”

    “好的老板。”

    此时正好六点半,东宁本地新闻时间。姜绅直接调到东宁台的画面。

    画面很不清晰,但是有很多人在画面中。

    “大家好,我是东宁电视台小毕,现在我在市中心东宁桥上,刚刚不久,一位成年男子,不知为何迎着寒风跳入河中,因为天气太冷,围观群众无人敢下河救援,有人报警后,警方和救护车第一时间赶到现在,但是这名男子已经溺水而亡。”

    “嘶”爆标等人倒吸一口冷气,一眨不眨的盯着画面。

    画面上看不到死者的相貌,只有桥上无数围观的人头,但是马上,记者又出现了。

    他边上还站着一个警察。

    “陆警官,请你为我们讲一下事故的发生。”

    “从我们在大桥上的监控录像来看,这人是在六点十分左右开车经过大桥,然后突然停车,从车中冲了出来,直接跳进了河中。”

    “当时他车内还有一名女子,可她都没反应过来,死者已经跳下大桥,初步怀疑,可能是男女之间的争吵引起。”

    随着警察的话音,画面中出现大桥上的监空录像,死者的背影也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胡须清。”杜文武一眼就认了出来。

    草,真挂了。

    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胡须清像中了魔一样,车子开到大桥上面,突然停车,开门,然后狂奔出去,一下跳进河里。

    真的淹死了,胡须清淹死了。

    刚刚姜绅就在这里打电话说要淹死他,真的淹死了。

    爆标和杜文武、费小牛三人一时之间就觉的背上冷汗直冒,心里凉到脚下。

    之前他们要么以为姜绅是在吹牛,要么以为姜绅是想吓唬他们。

    但是,转眼之间,就几个电话,胡须清淹死了。

    连小白哥也没有想到,他随口说说淹死胡须清,没想到胡须清真的跳河死了。

    绅哥真他吗凶残,真他吗诡异。

    小白哥已经是经历第二次了。

    第一次站在医院,隔着手术室,听说宋世辉拿刀自杀,当时还没什么感觉,因为毕竟是听说,他还以为是姜绅派人逼着宋世辉自杀的,现在是亲眼看着胡须清中了魔一样自己跳河。

    这种手段,常人已经不能想像,小白哥更是不敢想像。

    这才叫‘被自杀’,真正的‘被自杀’。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名词。

    小白哥想想,再想到大华哥为什么要走,心中暗暗庆幸自己识时务的早。

    他用无比崇拜的眼神看了看姜绅,绅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姜绅很享受他的目光,但是我不会告诉你,其实我的神念一直跟着你,接着到了胡须清的身上,然后看着他死,等着警察和记者的到来。

    就在全场众人都在震惊之中时,小白哥的电话又响了。

    “你吗比的,你死定了,小白,你死定了。”垃圾奚气急败坏,正准备破口大骂。

    姜绅道:“叫他明天当心摔死,挂了,别理他。”

    “垃圾奚,你才死定了,明天当心摔死。”嘟,轮到小白哥爽了,挂了垃圾奚这样的老大电话,小白哥心中爽到极点。

    经过这件事,刚刚还不是很服气的杜文武、费小牛两人,连眼神都变温和了很多,至于刚才姜绅问的喝酒服了,其他服不服,他们也不敢说了。

    爆标更是满脸笑眯眯,他脑中千转百想,想着怎么和姜绅缓和一下关系。

    “标哥,今天谢谢你的酒菜,酒不错,菜也很好吃,不过我们要走了,后会有期吧。”姜绅起身要走人。

    “绅哥不再坐会,菜都还没上完呢。”爆标语气也温和了十倍。

    尼玛,这是亲眼看着有人被自杀啊,好好一个大汉,就在他们眼皮底下跳河自杀了。

    太恐怖,太可怕了。

    “就是,就是,绅哥,我们喝完酒,再去活动活动,酒店八层的桑拿中心非常不错哦。”

    杜文武也是变的小心翼翼,客客气气。

    “下次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姜绅笑嘻嘻的一句话,听在他们耳中那是杀气十足,个个震颤。

    三人再三挽留,姜绅还是带着胸毛哥他们离开。

    出了酒店,一看时间才七点不到,姜绅叫胸毛哥把车开到金英商场门口。

    “老虎,去买十块挂玉,不要太大,小一点的,最主要要真,别是假玉。”

    “啊---”老虎愣了下:“绅哥要多少钱一块的?”他最近跟着小白哥搞ktv,又被姜绅安排到金鼎娱乐城,身兼数职,身家也是蒸蒸日上,早就不是当初吓吓别人的小混混。

    “几千块一块的就行。”说罢姜绅从怀中一掏,神奇般的掏出几叠华币。

    “绅哥,我现在有钱了。”

    “有个屁,不是刚发给你的一个月工资,拿我的去,多余的归你。”

    “谢谢绅哥。”老虎咧着嘴笑,跟着绅哥,比跟着小白哥爽多了,绅哥对下面的人,真是没的说。

    姜绅对手下人照顾,就是小白哥和胸毛哥都知道。

    别人赚十块钱,自己要拿九块,然后给手下分一块,这算是好的老大。

    姜绅赚十块钱,自己最多拿五块,然后给手下分五块,甚至有时候自己五块都不要。

    搞的现在胸毛哥和小白哥都身价倍增,姜绅反而没他们有钱。

    不过要是姜绅想用钱,只要一开口,他们绝对不会犹豫一下的。

    老虎很快买来十块玉,车子继续向前去,开到了姜绅从爆标手里搞过来的金鼎娱乐城中。

    金鼎娱乐城现在由胸毛哥管理,老虎协助,小白哥还有股份,每个月赚到的钱,留五成在公司帐户,其余五成是三人平分,姜绅一分钱都没拿过。

    搞的三人都不好意思,私底下商量,等姜绅的饭店开了,一个月去吃他几十万才好。

    他们不知道,这个社会人人追求的钱财,对姜绅来说真正就是身外之物。

    钱财如粪土,就是姜绅现在的感觉。

    现在,只要他想要钱,一个月可以用各种办法积累几十上百亿都有可能,不过那样太可怕了,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所以说,他根本不缺钱,也不在乎钱。

    “绅哥,您这是要干什么?”在金鼎娱乐城的办公室里,胸毛哥、老虎、小白哥三人惊奇的看着姜绅手上拿着一块玉,嘴里喃喃自语,嘀咕嘀咕不知道在念什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