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4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推倒不
    第五十九章 推倒不

    汽车在马路上行驶。

    方甜心里七上八下的。

    要和姜绅去开房了。

    虽然她知道姜绅的神奇,但是姜绅必竟小她好几岁。

    虽然开房是为了治疗,但是必竟是一男一女。

    这要被熟人看到,那就有理都说不清了。

    “姜绅,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说实话,方甜即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

    和学生开房,这是一件非常剌激的事,方甜虽然是老师,但是也觉的暗暗期待,但是,老师的身份也同样让她害怕。

    “换那里,我随意。”姜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你不是神仙吗?变个地方出来,变个宫殿也行,或者,我们一下子飞到千里之外的某处高山之中,不就行了?”方甜边开车,边指手划脚的形容。

    你小说看多了?姜绅翻翻白眼。

    “仙气不够。”他只好拿这一句来敷衍她。

    然后他又想到什么:“要不你找个人少的地方开过去,我们就在车上帮你弄吧。”

    “车---上啊。”方甜差点叫出车震两个字。

    “那怎么办,去开房你怕熟人,去你家又不肯,只好在车上搞了。”姜绅重重的说搞这个字。

    大白天,我车子能躲到那里去?方甜眼珠转了几下:“你住哪里,要不去你家?”

    “不行。”轮到姜绅声音高了数倍:“我家还有人的。”

    “你不说家里没人了?”方甜怒道。

    “是我房东,一个美丽的少妇。”姜绅得意的笑着:“徐姐看到不好。”

    “有多漂亮啊。”方甜一听更怒了:“有我漂亮?”

    “差不多吧。”

    “切。”方甜很自信的表示鄙视。

    “给你看看。”姜绅拿出手机,屏幕上就是徐丽和双儿的照片。

    “漂亮吧,这是她女儿双儿,最喜欢和我玩。”

    “你---”方甜一看,徐丽果然不在自己之下。

    “哼”她不知为什么,心中有点不舒服,恼怒道:“结过婚了有什么了不起,小孩都这么大了。”

    “这叫少妇,有味道,有技巧,你懂什么,你会什么?”姜绅反驳。

    “我---”方甜羞怒交加,愣了半响,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怒道:“流氓。”气的不理姜绅。

    “去开房。”方甜气的猛的一踩油门,轰,汽车飞似的狂跑起来。

    十几分钟后,姜绅和方甜来到一座‘皇庭国际大酒店’的面前。

    “这就是---皇庭国际大酒店?”姜绅目瞪口呆。

    尼玛就是步行街上,一个小阁楼,竟然取这么雄伟的名字,如家旅馆都不如啊。

    这条步行街的后面,住的外地人比较多,这应该是别人家里面改造之后,隔了几个小房间,挂了一个很威猛的‘皇庭国际大酒店’的名字。

    “这里外地人多。”方甜小心翼翼的坐在车中,四下观看。

    这里比市区的高级宾馆安全多了,当然了方甜的安全是指遇到熟人的机率。

    “甜儿你很熟嘛,是不是以前来过。”姜绅调笑她。

    “放屁,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和男孩子开过房。”

    “那你怎么知道?”

    “我以前常和魏蓉到这里买衣服,那时没上班,还要上学,这步行街上有很多偏宜的店。”

    “行了,别解释了,我是帮你治伤,又不想干什么,下车吧。”

    “呸,呸,呸。”你干什么都没门。方甜怒火烧心。

    然后就见她从车上拿出一副墨镜带在脸上,鬼鬼祟祟先下了车。

    “车钥匙你先拿着,我开好房后,打你电话,然后你再上来。”

    “------”至于吗?姜绅很无语吧,方甜开个房,要吓成这样。

    其实他很明白,做为老师,尤其还是单身未婚老师,和学生开房的压力,不过,他就是喜欢看方甜这个狼狈的样子。

    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看到美女老师这么狼狈的。

    五分钟不到,方甜打了电话,通知姜绅上楼。

    姜绅下车,进去,果然是人家自己家里隔出来的宾馆,走进房间非常之小,就放了一张床和电视,简直就和炮房没有区别。

    当然了,这种小旅馆其实就是以偏宜的价格,满足一些情侣之间的特殊需求。

    “好像隔音效果很差啊。”方甜坐在床上,拍拍床后面的墙壁,竟然是木板,很可能以前这是一个房间隔成两个房间。

    “三十块三小时而已,一分价格一分货,快点,脱衣服。”姜绅很有气势的挥挥手。

    “等下啊,空调还没起来,不冷么。”方甜白了姜绅一眼。

    两人这对话,要是被人录下来,直接就是一个师生偷情的罪证。

    姜绅只好无奈的坐了下来,两人都看着空调。

    空调在慢慢发动,这是个老空调,老的都生满了诱。

    方甜看看环境,心中发誓,下次再也不来这种破地方了。

    “这床上,不知有多少人在这翻云覆雨过了。”姜绅嘻嘻笑着。

    “你才几岁,一天到晚脑子里就是这龌龊的心思。”方甜鄙视姜绅。

    “什么叫龌龊,古代我这年纪的,儿子都上学了,男女之事,人之本能,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方甜张口想反驳,想了想没说。

    一个女老师和男学生,在一个旅馆里谈论这个,呃,好像有点难为情。

    就在这时,一首轻快的音乐响了起来,原来是方甜的手机响了。

    方甜连忙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号码,抬头又看了看姜绅。

    她连忙起身,走进了卫生间,卫生间又臭又脏,但是她只好忍住。

    “喂,什么事。”“嗯,我不和你吃午饭了,我有点事,和同事一起吃,嗯。”“好的,再联系吧888。”

    挂完电话,脸色红红的走了出来。

    “男朋友?”姜绅脸色不好看了。

    “是啊。”方甜一看姜绅的脸色,心中就有点得意。

    “快把他甩了,什么玩意,和我抢,他不想活了。”

    “你说什么。”方甜勃然大怒:“你是我什么人,管我的事?”

    “我是你男朋友。”姜绅傲然道:“你给我亲了,给我摸了,当然是我的女人,谁敢泡你,我弄死他。”

    “你---你混蛋,流氓。”方甜表情更怒了,但是姜绅从她眼中,根本看不到真正的怒火。

    “你搞清楚,我是你老师,是你班主任,我有谈恋爱的自由---唔---”

    方甜话说到一半,怒不可遏的姜绅猛的扑了上去,用自己的嘴堵住了方甜的嘴。

    两人的嘴巴死死的粘到一起。

    方甜再一次被姜绅强吻了。

    “唔”方甜又羞又怒,刚打电话的那个,其实不是她男朋友,追了她两个多月了,连手都没有被他牵过,没想到姜绅敢再强吻她。

    她使劲想推掉,但是却觉的越推越是无力,身子越来越软。

    然后扑通,两人齐齐倒在床上。

    “啊”方甜微微有点疼痛,张口一叫,就感觉到一条灵活的舌头已经称虚而入,钻进了自己的口中。

    在姜丝丝的调教下,姜绅的吻技越来越好,舌头一勾就把方甜的舌头勾了出来,她的舌头又香又软又甜。

    “咛--?--唔---”方甜觉的身上到处在发热,整个人迷迷糊糊,不到几秒钟就几乎失去了抵抗。

    两人忘情的舌吻,二十五岁的方甜反而不如十八岁的姜绅熟练,她笨手笨脚,一看就知道没真正谈过恋爱。

    姜绅现在和姜丝丝搞了几次,又有空老师的录像指导,手法无比娴熟,嘴上在忙,手也在动,轻轻拔弄几下,方甜的风衣就被姜绅脱掉了。

    然后就见他的手像一条游动的小蛇,从方甜的的线衫下面伸手抄进去,抄进内衣,探到方甜的胸前,一把抓住其中的一个山峰。

    “唔---”正陶醉在舌吻中的方甜猛的清醒过来。

    “姜绅---”方甜扭过头去,脸上全是一抹抹的娇红:“你快放开,我是你班主任---”方甜说的话,连自己都觉的听不清。

    她声音又轻又柔,嘴上再说,手上却没有推姜绅。

    此时她喘着粗气,身体发热,双眼就像是两颗明珠,晶莹剔透,整个人,就是一副任君采撷的姿态。

    虽然姜绅小她好几岁,但是姜绅在刹那间就击溃了她的防线。

    “把上衣脱了。”姜绅看冬天的衣服穿的实在太多,压在方甜身上,用手摸了摸她的玉峰,一副命令的口气。

    方甜不理他,微闭双眼,胸口起伏不止。

    “你别乱来。”她说的话言不由衷,连姜绅都看的出她动情了。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你要真的不要,那你就惨了。

    姜绅冷哼一声,抓起她的小手往她自己的线衫上面一放,然后轻轻一拉。方甜随着他的手势,乖乖的自己脱了起来。

    线衫之下,就是保暖内衣。

    方甜傲人的身材再次出现在姜绅的面前,她的腰很细,也很软,双峰却高高耸起,全身看上去曲线玲笼。

    姜绅本来没想到今天要推倒她的,没想到一吻之下,方甜就放弃抵抗了。

    要推倒不?姜绅犹豫了一下。

    再看方甜那表情,简直就是全无抵抗。

    好,那就不客气了。

    看到方甜软软绵的躺在那里,一副不设防的样子,再加上方甜傲人的身材,姜绅虽然觉的这个地方不好,也打算先推了她再说。

    正当他把方甜的保暖内衣往上一掀的时候。

    姜绅的手机响了。

    手机一响,方甜也好像清醒很多。

    “啊---”她双手盖下保暖内衣,身体向床上退了退,然后死死的抱着自己胸前,咬着牙瞪着姜绅。

    “草”姜绅那个火啊,太扫兴了。

    拿出电话一看,是胸毛哥的。

    “喂,什么事。”姜绅恼火的问。

    “绅哥,刚刚洋洋和老虎出去办事,在外面被一辆黑车撞了,老虎没事,洋洋现在医院躺着,医生说多处骨折,可能残废。”

    “什么?”姜绅一听怒火涛天,身上什么欲火都没有了。

    “小白哥家里被人泼油漆,他的酒楼刚刚还着火,现在被警察封掉了。小白哥老婆逛街时,有人想砍她,还好有警察经过,救了下来。”

    “行了,我知道了,是我大意了,你们现在保护好家里人,这件事我来处理。”

    “绅哥,我们该怎么做---”

    “我来处理,你们别乱来,会惊动警察。”

    “好的绅哥。”

    两人又聊了几句,姜绅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