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4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一个个都挂了
    第六十一章 一个个都挂了

    垃圾奚今天四十出头,正值壮年,长相也算英俊,方脸大耳,很有福相。

    他本不是东宁省人,年少时拣垃圾拣到东宁市,据说有次拣垃圾拣到一根金项琏,后来靠这个就慢慢起家,最后垄断了整个东宁市的废旧钢铁收购。

    垃圾奚做大之后,转行房地产,酒店娱乐,等各行各业,现在已经成为东宁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之一,成为无数低层青少年一生奋斗的目标。

    此时在一座巨大豪华的办公室中,垃圾奚高坐在一张老板椅上,不停的转动自己的椅子,手上拿着一个打火机,噼噼噼的打着不停。

    他下首,三个看上去很强壮的男子,坐在下面,这三人,就是他手下七匹狼里的三个,‘二五哥’,‘火力’‘许多金’。

    “多金,爆标怎么说。”垃圾奚玩着打火机,问许多金。

    “他口风很紧,含糊其词,只说姜绅很能打,年纪也很轻,叫我们能别惹就别惹。”

    “吗的,他这话的意思,摆明了是想隔岸观火。”二五哥可不二五,他是垃圾奚的智囊,一听爆标的意思,就是在剌激这边。

    “狗日的,一点口风都不透露,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姜绅也算不上什么。”

    “别小看他,外面传言是他逼走了大华,虽然说传言未必为真,谁能说姜绅后面没有人?”二五哥说话听上去很有智慧。

    “现在有些大人物,不喜欢出头,派些小的冲锋在前,出了事别人挡,有好事自己享。”

    “我管他后面有没有人。”垃圾奚恶狠狠的道:“今天晚上五点前,他不跳河,先弄死小白,这狗日的,敢叫人送花圈给我。”

    “胸毛哥他们几个呢?”

    “一个也不留,胡须清不能白死。”

    他话音刚落,外面有电话打了进来。

    “喂,什么?我草。”垃圾奚挂掉电话,脸色还是阴沉一片。

    “怎么了奚哥。”

    “刚刚阿忠打电话,他去派出所保钱栋出来,刚出派出所,被一辆开进派出所的警车撞死了。”

    “嘶”众人一听脸色俱是大变。

    钱栋所在的派出所,是城东区,东大街道派出所,所长和垃圾奚关系很好,开那警车的,还是刚刚查了胸毛哥茶馆回来的,但是没想到突然汽车失控撞死了钱栋。

    “叮铃铃”电话又响了。

    “奚哥,公司楼下,有人送来八个花园,二五哥,忠哥,疯狼哥他们的名字都有,还有你的。”

    “吗的,人呢,你们没抓住人?”

    “他们说收了钱,替别人送的,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是谁,我已经把他们扣下,报了警。”

    “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先打了再说。”

    “好的。”

    电话一挂。

    “叮铃铃”

    “喂,奚哥,我是独龙,小白家里好像没有人么,下一步怎么做,现在我把他家大门全漆了一遍,哈哈哈---”

    “啊呀---”独龙笑到一半,突然一声惨叫,咚咚咚,垃圾奚在电话里听到有东西剧烈相撞的声音。

    “喂喂,独龙,怎么了。”

    “喂,喂---”垃圾奚叫了半响。

    电话那头终于有人回应了,几乎是哭着回应:“奚哥,我是龙哥的小弟旺牙啊,龙哥刚才在走廊打电话,突然脚下一滑从楼上滚下来了,呜呜----”

    “他怎么样?”独龙天天健身,滚个楼,应该没什么事吧。

    “他从八楼滚到三楼啊,奚哥,我看龙哥好像不行了---”

    “我草,你们还不送他进医院。”

    “是,是,好的,我们在打电话了。”

    “吗的。”垃圾奚隐隐觉的有那里不妙,怎么这么巧都出事了。

    “奚哥,怎么了,又怎么了,独龙没事吧。”

    “不知道,二五仔,你带人去医院看看,我不放心。”

    “好的。”二五仔站了起来。

    “多带点人。”垃圾奚想了想,又加一句:“带上家伙。”

    “嗯。”

    叮铃铃,叮铃铃,垃圾奚现在不知为什么,听到铃声就觉的剌耳。

    他再接电话。

    “奚哥,疯狼出事了。”

    “他又怎么了?”

    “他跳河了,死了----”

    “什么?”又跳河了。垃圾奚终于站不住了,霍的站了起来,直觉的整个身上,突然冒起了大汗。

    此时,二五仔刚刚出门。

    垃圾奚想了想,猛的叫道:“快,叫二五仔回来。”

    火力一听,飞速的跑了出去。

    却听“啊--”一声惨叫突然传了过来。

    草,垃圾奚和许多金连忙跟着跑了出去。

    “奚总---奚总---”外面拐弯处一个电梯旁边,一个保安全身发颤,脸色苍白的看着电梯。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垃圾奚厉声怒喝。

    “刚刚,刚刚伍经理走电梯,门一打开,电梯不在,伍经理踩了个空,掉下去了。”保安惊惶失措:“这电梯,上个月刚维护的啊。”

    四个了。

    加上胡须清,这是第五个。

    垃圾奚和火力、许多金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惧意。

    从送花圈开始,这边已经有四个人挂了。

    花圈送了八个,是连钱栋,胡须清的一起,算起来,还有他们三人,和阿忠还活着。

    “你去叫些保安上来。”垃圾奚害怕了,指了指那保安,然后带着火力他们回到办公室。

    砰,大门被关上,三人默默无声,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奚哥,这小子太邪门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叫南边来的刀手吧。”火力也在问。

    南边的意思是香门岛。

    香门岛的黑帮曾经在全球都鼎鼎有名,这些年,内地和香门岛关系越来越亲密,连带着混混之间也加强了合作。

    香门岛内的一些社团,经常请内地的刀手过去砍人,而他们东宁省,用的最多的刀手就是从香门岛请来的。

    这种做法,双方互补,出了事情,当地的警方都很难查出来。

    这队刀手,是垃圾奚昨天打电话从香门岛请来的,今天一早他们就赶到,随时候命。

    垃圾奚沉思了一会,然后拍拍桌子:“打电话叫他们动手,先砍了姜绅。”

    “他们早上说过,没有姜绅的照片。”

    “那先砍小白。”

    “多金,打电话。”

    “我没有啊,那队刀手是阿忠联系的,我打给阿忠吧。”

    “我来。”垃圾奚亲自打电话,嘟嘟嘟,对方一直忙音中。

    “草”垃圾奚连打了几次,一直打不通。

    “他吗的,他和谁在聊天,他还有没有号码。”

    “我来打他另一个。”许多金又打。

    “您拔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三人面面相觑。

    垃圾奚心中又觉的有点慌了。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像是催魂的钟声,吓的三个人齐齐一跳。

    垃圾奚伸手想接,想了想手挥挥手:“火力,你来接。”他已经怕了,他怕再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奚哥---。”

    “我是火力,你是谁。”

    “我是忠哥的手下风仔啊,火力哥,忠哥他,忠哥他---”那小弟声音悲惨到了极至。

    “阿忠怎么了?”火力大怒道。

    “忠哥他刚才上厕所,掉进去淹死了---”

    “----”火力先是呆在那里,然后勃然大怒:“放你吗的屁,现在还有厕所会淹死人?”

    “忠哥去郊外见那南边的人,车开到路边就去小便,那就是一个乡村上的粪池,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突然一头栽了下去,我们拉他上来,他已经挂了---呜呜呜---”小弟说到后来,也是痛哭流涕。

    火力边上,垃圾奚和许多金已经是吓的脸色刷白,魂飞天外。

    对方一个人都没见到,他们就折了五个人。

    而且个个都是主力干将。

    “火力哥,火力哥。”电话里又叫了起来。

    “怎么了?”火力觉的好像又有事了。

    “去租村的人回来说,南边来的六个人在出租屋里,煤气中毒,全挂了。”

    “什么?”垃圾奚差点跳了起来。

    香门岛找来的六个刀手,竟然在出租屋中煤气中毒全挂了。

    三人吓的还没回过神来,垃圾奚的手机又响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老婆的电话。

    不好:“喂,老婆,什么事。”

    “家里着火了,刚才我睡午觉,突然着火了,现在火势越来越大,消防车都赶过来了,我要不是反应快,差点被烧死了。”

    嘶,垃圾奚接这个电话,对他的信心那是至命的打击。

    他派人搞小白的家,派人撞老虎,没想到对方也来搞他的家。

    混混最忌晦什么,祸不及妻儿,他垃圾奚先搞了小白的家,没想到人家也来搞他的家。

    垃圾奚绝望的往凳子上一坐。

    什么最可怕。

    可见的敌人不可怕,但是他的手下,一个个神奇的挂掉,就算警方在现场也找不到任何他人所为的痕迹。

    这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我现在终于明白大华为什么要移民了,这斯最后和我说话时的得意,原来就是已经想到我的结局。

    这斯一定是领教过了姜绅的恐怖,所以看到我要对上姜绅,他幸灾乐祸。

    爆标的语气,不也是这样幸灾乐祸。

    他们都知道姜绅是个恐怖到极至的人物,而我,却还在挑战姜绅。

    垃圾奚后悔了。

    “快,找姜绅电话,我要打电话给他。”

    “奚哥,我们不是要求饶吧?”火力似乎还有不服。

    “那你还想怎么样?”火都烧到我家里了,垃圾奚相信,他老婆不是反应快,而是姜绅在给他警告,如果再没反应,下一把火可能烧到这个办公室都可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