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5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江海又被打
    第六十六章 江海又被打

    波哥能不能怕吗。

    自从刀仔死了,爆标身边有几个人都被提拔起来了,波哥因为和姜绅同学有关系,虽然得罪过姜绅,但是姜绅没弄他,所以也被爆标提拔起来了。

    而最近垃圾奚的事,让姜绅的名字,一下子震动整个东宁市,到了波哥这个级别的,谁不知道姜绅的凶残。

    垃圾奚七兄弟,一个没留全部神秘死亡。

    波哥今天能罩这里,还全是姜绅的功劳。

    这片地方以前是垃圾奚,垃圾组奚倒台后,现在的东宁五虎分了他的地盘,波哥也把触角伸到这里了。

    我的吗呀,又是绅哥啊。

    波哥那是吓的面无人色。

    上次差点爬了一回,这次要再做错,可不是爬的事了。

    就在波哥还在考虑怎么做让姜绅爽一爽的时候,后面有人很威严的发话了。

    “谁报的警,说这里杀人了?”

    四个身穿警服的和一个便衣,五个警察推开人群走了进来。

    波哥一看,连忙招过身边一个小弟,低声耳语吩咐几句,那小弟立刻转身走开。

    “警察同志来的好,就那个人。”两个女的,同时指向姜绅。

    “波仔,是不是你又惹事了。”另一个便衣认得波哥,还以为波哥打人了。

    “警官,不是波哥,是那个叫姜绅的。”江海也指证姜绅:“你可以问问店里的人,都看到了。”

    “唔”这时,地上躺着的马奔好像有点好转,摇摇头,半睡半醒的睁开眼睛。

    “醒了,醒了,马奔快告诉警察,是谁你的。”

    “这位同志,刚才是谁打你的。”

    马奔还没完全睁开眼,正要说话。

    “砰”一个酒瓶砸在马奔头上。

    “扑通”马奔再次晕倒。

    “我草。”众警察抬头一看,一个小混混,大概二十出头,全头都是黄毛,手中正拿着破碎的酒瓶口。

    “嘻嘻,还用问,是我打的。”

    “抓起来。”

    “好大的胆子。”

    “尼玛,我们在你也敢动手。”

    两个警察一拥而上,把那小混混扭过手去铐了起来。

    “喂喂,”江海和那两个女的目瞪口呆。

    “是他啊,刚才是他打的。”

    “波哥,怎么回事啊---”江海还想和波哥说话。

    “我草你吗的。”砰,江海后面,一个小混混又是一酒瓶砸了下去。

    “啊”江海惨叫,捂着头蹲了下去,满头都是鲜血。

    “混蛋,抓起来,这个也抓起来。”又有警察冲去,把那混混也抓了起来。

    “波仔,你别乱来,叫你手下别乱来,谁再敢乱来,小心一点。”那便衣大怒,指着波哥的脸上警告他。

    “警官,他们没乱来,他们打人是不好,你把他们抓走吧,我会好好教育他们的。”

    “带走,统统带走,这个两人送医院。”

    “警官,马奔是那人打的。”江海还不忘姜绅。

    现在他终于知道了,波哥是帮姜绅的,不过,他是富家子弟,当然不会怕波哥这小混混,还是要指证姜绅。

    “别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方柔站起来帮姜绅说话。

    “我那有打人。”姜绅摊摊手。

    “这里的人都是证据。”那两个女问转过头,问边上一对男女:“你们刚才看到没有。”

    “没有。”那两男女看看波哥的人,然后摇摇头。

    “你---”那两女的又气又怒,抓住一个服务员:“刚才是不是那人打的。”指着姜绅。

    “我不知道啊,我在送烧烤,没看见。”

    “这里有监控,看监控。”江海看向老板。

    老板摸摸他的大胡子,看看波哥,然后耸耸肩:“不好意思,刚刚监控坏了,硬盘都不见了。”

    嘶,江海见着鬼一样,抬头看看四周,店里店外都是人。

    我就不信了,朗朗乾坤,你能颠倒黑白,叫人顶缸,这里这么多人,没有人站出来说出公道话。

    “我这张卡里有十万,谁站出来说出公道话,刚才是不是他打的人?看到的站出来?”江海举起十万块的卡。

    四周一片无声,所有人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连警察也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警官,他这算不算买凶栽赃啊?”波哥笑了。

    “有本事拿十万块,也要看看有没有本事花。”另一个混混,手中拿着一个啤酒瓶,在那里摇来摇去,脸上全是凶残的神色。

    “警官,他威胁百姓。”江海指着拿酒瓶的混混。

    “都别说了,全部带回去,等这人醒了问下就知道了。”警官一挥手,连姜绅和方柔统统带了回去。

    考虑到姜绅是学生,又没暂时没有证据,警察做完笔录,就算了姜绅,不过要他随时手机准备,打他电话就要到派出所报到。

    等姜绅和方柔离开派出所,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

    方柔捏着自己的手机:“晕死,我姐姐打了七个电话,我回一下。”

    她跑到一边,打通方甜的电话,说了几句又挂掉:“送我回家吧,我姐发火了,还好不知道我进派出所。”

    “呵呵,没事,她嘴硬心软。”

    “你怎么知道。”

    姜绅一愣,说漏嘴了,忙道:“做姐姐的都是这样,我姐姐也这样。”

    “那是。”方柔倒也没注意。

    两人上车,往方柔家里而去。

    “会不会有事,要是查到是你,可能要拘留的,一旦拘留,就要开除学籍。”方柔有点担心。

    “放心好了,那个波哥会替我搞定的,只要没人证,没监控,警察找不到我。”

    “那个叫马奔的醒了怎么办?”

    “他啊,放心好了。”姜绅笑笑。

    方柔心中闪过一丝寒意,不会是电视中的杀人灭口吧。

    她惊恐的看着姜绅,第一次觉的姜绅有点陌生。

    这再也不是她初次见面,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大男孩了。

    姜绅感觉到她心理的变化,虽然在开车,仍然伸出一只手来,抓住她的右手。

    她的右手很温暖,被姜绅突然一抓,动了一下,想缩回去,没有成功。

    “我可是神仙,明天那马奔醒了,什么都忘了,一定会指证那些小混混。”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杀人灭口了。

    方柔有一个善良的心,也许和她的职业有关,只到姜绅这么说,展颜一笑,拍拍胸脯。

    车子在开,姜绅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只手抓向方柔的手。

    方柔的脸越来越红,有力想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却觉的身上软绵绵的使不上劲。

    “明天你饭店开业?”方柔只好找话题,因为不说话,她觉的车里的气氛很嗳味。

    “嗯,明天我请了很多人,还有我老师,同学,班主任,你也要来哦。”姜绅笑道。

    “啊---”方柔本来是想去的,一听姐姐也去,顿时头皮就发麻了。

    “我明天加班的,恐怕没空。”她弱弱的道,打死也不能去,去了就死定了。

    “和别人换个班嘛。”姜绅还不知道方甜是她姐姐。

    “就是和别人换的,本来不是我值班,别人有事,我替她换的,不好意思啊,下次你再单独请我一次补偿下。”方柔的头摇的和波浪鼓一样,开玩笑,那场合被姐姐看到,死定了。

    一个小护士,和一个高中生搞一起算什么事。

    方柔今年二十一岁,大姜绅三岁。

    “那怎么行,你是我到东宁市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姜绅道:“别人不去可以,你怎么可以不去。”

    他的嘴巴现在骗死人不偿命,方柔被他说的开心死了。

    “真的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们行业特殊,医院很忙的,要不,下次我请你。”方柔拼命拒绝。

    “吱”姜绅突然就把车停了下来。

    方柔一看,不知何时,姜绅已经把车开到了路边上。

    “你不去可以,别人都给红包,你给我什么?”姜绅笑眯眯的看方柔。

    车里灯光很柔,姜绅明亮的眼睛,看的方柔心中发慌。

    “我----我也包个红包----我人不去---红包去总好了。”她说话结结巴巴,有点不敢看姜绅。

    她本来是一个很俏皮的小护士,但是今天不知为什么,气势上被姜绅压着,气场有点弱。

    她这性格,其实和方甜比较像,方甜到了姜绅面前,也是被姜绅稳稳的压住她的气场。

    当然了,其实任何女人到了姜绅面前,都会被他压住,关键是姜绅愿不愿意而已。

    “我不要你的红包。”姜绅开始用眼光挑逗方柔。

    他转过身,不知他怎么一抓,方柔的另一只手竟然也到了他手上。

    两只手都被姜绅抓住,方柔更慌了。

    “看着我。”姜绅拉了拉,引导方柔看向自己的眼睛。

    “干嘛,你---”方柔情不自禁看向姜绅的眼睛。

    “你亲我一下,我就不怪你,要不然,明天我带我老师和同学们,到你医院来找你闹。”

    “嘶---”方柔一听这话,亲一下还是小事,老师到医院来,我的天,你别害我了。

    “你无懒。”方柔羞怒道:“你一个小屁孩说什么胡话---唔。”

    她的话没说完,姜绅顺势一拉,方柔的身体就倒向了姜绅,接着两人的嘴巴紧紧的吻到了一起。

    “唔---咛--”汽车中,顿时弥漫起一股奇特的味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