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6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又想坏心思
    第六十七章 又想坏心思

    姜绅,今天是打算推了方柔。

    方柔是他到东宁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子,而且本性善良,为人温柔,在医院很讨人喜欢,姜绅怕节外生枝,时间长了,将来如果她有了男朋友,姜绅就不方便横刀夺爱。

    所以,他想今天晚上推了方柔。

    车中空间太小,他动作很难展开,不过还好方柔被他一吻,身子就软掉,几乎是成了任他摆布的样子。

    他神念控制方柔的车椅平躺,自己也随着平躺下来,两人的舌头紧紧的缠绵在一起,他的手也顺势抚摸到方柔的身上,用了不到五秒钟就把方柔的外衣给脱掉了。

    “唔---”方柔被姜绅弄的意乱神迷,彻底失去抵抗,微弱的娇喘声更是在激起姜绅心底的。

    他迫不及待想脱去方柔的衣物,可恨的是现在还算冬天,毛线衣都要推到头上才能脱掉,方柔竟然还穿了两件毛线衣。

    每脱一件,方柔神智就好像清醒一点,姜绅只好脱掉一件就拼命的激吻和抚摸,让方柔再次沉浸在迷乱之中。

    两人就像是一场战斗,相互纠缠,你来我往,足足费了五分钟后,方柔终于连保暖内衣都被除去。

    除了胸罩和内裤,方柔身上再也没有什么了。

    她羞红了脸,全身缩成一团,像一只害怕的小猫躲在姜绅的怀中。

    大概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今天晚上,会在车上,要陷入姜绅的魔掌。

    其实她心底深处还有一点抵触,因为两人的年纪差距在那里,但是,不知为什么,方柔无法抵抗。

    这不怪她,任何女人,都无法抵挡姜绅,姜绅身上,带着纳兰不败的意志和气息,吸引着诸天世界的女人。

    “你的身材真好。”姜绅此时也着上身,下面只穿着一条短裤,他紧紧的贴着方柔的耳朵,轻轻低语,挑逗着方柔的,然后伸手一拔,把方柔最后的内衣推到了脖子上面。

    方柔第一道阵地,陷入了姜绅的魔爪。

    她的身子剧烈的扭动起来,似乎非常兴奋,并且拼命的往姜绅的怀中挤里。

    姜绅连忙双手齐下,把自己和方柔最后的内裤脱了下去,正要昂首挺胸,驱车直入时。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一首动人的歌声突然在车中响起。

    夜色下沉醉其中的两个男女同时吓了一跳。

    “电话,电话。”方柔彻底醒了。

    她伸手捂住自己要害部位,慌忙起身,然后就听‘砰’的一声,‘啊呀’她的头撞在车顶上面,痛的她眼泪都几乎流了出来。

    “电话,我的电话。”方柔顾不得疼痛。

    姜绅郁闷无比,又心疼她的头,连忙伸手抚摸她的脑袋,运转神通为她消除疼痛。

    “喂,姐---”方柔接通电话,用手势对姜绅做一个嘘的意思,叫他不要出声。

    姜绅笑笑,恶作剧一样,突然一低头,把她胸前的粉红的小葡萄含在口中。

    “你--”方柔身子一颤,眼睛瞪的老大,强自忍住,往后一退,却无处可退,只好可自忍住在和她姐姐说话。

    “快了,和同事吃点东西---唔---马上到家了。”

    “你声音怎么这么古怪。”她姐姐方甜在那边叫了起来。

    “没啊,可能是在车子里,信号不好吧,马上到家了,快了。”

    “快点,几点钟了,都十二点了,谈恋爱么也要回家了。”

    “没有,那有,知道了姐,就这样,88。”

    她在讲电话,姜绅在不停的亲吻,吻的方柔面红耳赤。

    等到电话打话,方柔气的哇哇大叫。

    “小坏蛋,小坏蛋。”她气的伸手去拧姜绅的身上,姜绅哈哈大笑,和她打闹着。

    正要再次把她压下去,方柔伸手阻挡了。

    “不行了,不行了,要回家了,下次吧,下次吧。”方柔羞涩的欲拒还迎。

    被电话一吵,头又撞了下,方柔的确没什么心情了,加上姐姐催她回家,那里还敢继续。

    “好吧。”姜绅也不想勉强,他看的出,方柔应该是第一次,如果第一次在车上,似乎有点不尊重她。

    方柔连忙穿起了衣服,而姜绅穿了一件内裤,穿了一件内衣,立刻就发动了车子。

    车子继续向方柔家里去。

    姜绅等方柔穿好,再次伸手一抓,抓住了方柔的手,然后往自己的两腿间一放。

    “你看,都这样了,你回家了,我怎么办?”

    那里高高耸起,像参天大树。

    方柔很温柔的捏了两下,嘻嘻笑道:“关我什么事,你们男人不是会自己解决吗?”

    “可我真的难受嘛。”姜绅开始卖萌了。

    他抓着方柔的手在自己那里扭来扭去,方柔没办法,白了他一眼后,慢慢的伸进了他内裤,然后姜绅继续开车,而方柔坐的端端正正,双眼目视前方,小手却在那里套个不停。

    汽车开的很慢,姜绅第一次享受开车时的乐趣,他的脑海中,甚至想着,如果方柔穿着护士服该多好啊。

    两人一路无声,没一会儿就到了方柔家的小区外面。

    这次姜绅开了车,不敢开的太近,怕让方甜认出来,停在路边后,方柔有点惊讶的看看姜绅。

    “我要回家了。”她的手在做最后的运动,她的脸非常非常的红“你怎么还不出来。”

    “我天赋异禀哇。”姜绅很得意,女人说这种话时,男人的自尊心会得到强力的膨涨。

    “可是我到家了。”

    “那我怎么办?”姜绅把位置向后移了移,松开安全带,这样一放松后,他更舒服了。

    方柔眼珠在那转个不停,不知道在想什么鬼主意。

    “好吧,那我只好出绝招了。”方柔俏皮的一笑,突然俯下身来,低头张口。

    “哦---”姜绅感觉到被一片非常温柔的东西包围住,舒服的当场叫出声来。

    扑哧扑哧,方柔的头才动了几下,猛的一抬头,打开车门,狂奔而去。

    “咯咯咯,改天见,晚安。”方柔娇笑着,欢快的身影眨眼间就消失在姜绅的面前。

    “不是吧。”姜绅正在享受这种快感,突然就觉的下面空虚的一比。

    不带这么玩人的啊,臭丫头。

    方柔这是故意整他,报复他刚才在方柔接电话时的调戏。

    刚刚还很充实,刹那间就变的空虚,姜绅从天堂掉到地狱,直觉的全身都有一股烈火在燃烧。

    姜绅在汽车里,狠的咬牙切齿,同时欲火焚身。

    不行,今天晚上不发泻,我会烧死的。

    姜绅的欲火已经被方柔撩拨起来,现在需要一个发泻的对象。

    他打电话给姜丝丝。

    “嘟嘟---”响了好一会才有人接。

    那边的声音懒洋洋的:“喂,我都睡了几个小时了。”“嗯,我在我妈家呢,明天你饭店开业,我要起早赶回东宁市啊,嗯,我不在东宁。”“想我了吧,活该,我继续睡了,晚安。”

    “拷。”姜丝丝回她妈家了,不在东宁市里,在东宁的县区。

    虽然离这里不远,开车四十分钟就到了,但是人家家里有妈在啊。

    奶奶的,怎么办啊。

    姜绅看着高昂的小姜绅,只好慢慢运转神通,开始平息自己的欲火。

    其实只要专注做一件事情,什么火都会消失。

    姜绅默练了几下神通,立刻变的心平气静,小姜绅也恢复下来。

    不过,不能再想刚才的事了,姜绅只要想到方柔的小嘴,心中就有一股无名之火,这是给方柔这小丫头挑逗起来的。

    没想到她这么调皮。

    姜绅灰溜溜的开车回家。

    今天很失败啊,姜绅郁闷无比,先是车子被人刮了,然后被方柔耍了,姜绅现在很想找人揍他一顿再说。

    心灰意冷的回到家中,姜绅车子停好,抬头看了下,徐丽的五楼竟然还有微弱的灯光。

    等打开家门,却发现家中很暗,他楼下看到的,应该是徐丽的房中的台灯灯光。

    只见一个人影从客厅的沙发上慢慢站了起来:“吃过饭没有?听胸毛说你喝酒老是不吃菜,我给你下碗面吧。”

    徐丽走了过来,姜绅的手本来已经按到墙上的电灯开关,果断的收了起来。

    “徐姐,你怎么还不睡,我没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姜绅弯腰,脱鞋。

    却见徐丽蹲到了他的面前,帮他拿过一双拖鞋,然后拍拍姜绅的脚。

    姜绅只好抬起来,徐丽帮他穿了上去。

    徐丽做这一切很自然,就像对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孩子,让姜绅觉的心中涌起一阵一阵的暖流。

    不论姜绅多晚回家,徐丽从来不打电话,但是,徐丽一定会等姜绅,姜绅唯一一次没回家,徐丽也叫丁艳送了早饭给自己。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能娶到徐丽这样的老婆,就是我一生的福气。

    如今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更要让徐丽一辈子幸福开心。

    “你要不要洗澡,要的话我帮你放水,要不就早点睡,明天早上再洗。”徐丽蹲在姜绅面前在放鞋子,她要把姜绅的鞋子摆放好。

    姜绅一直低头在看。

    虽然是晚上,又没开灯,徐丽可能以为姜绅看不到,但姜绅却看的清清楚楚。

    她穿了一件很宽敞的睡衣,蹲在地上时,胸口大开,里面什么也没穿,一片雪白和高耸在姜绅的面前晃来显去。

    刚刚平息的欲火又在姜绅体内复燃。

    小姜绅再次高昂的扬起。

    咕咚,姜绅咽了一口口水,呆呆的站在门口就这么看着。

    感觉到姜绅的奇怪,徐丽抬头起身,微微感觉到自己的头好像触到什么。

    她是过来人,马上脸就红了:“你又在想什么坏心思。”徐丽的声音小的像蚊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