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6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再起波澜
    第六十九章 再起波澜

    叭叭叭叭,上午八点零八分,东升酒店正式开业,各种烟火,礼炮,响个不停,门口花篮一字排开,不认识的人还好,认识的人一看,个个都要大吃一惊。

    “帝豪集团恭贺东升酒店开业大喜。”

    “金顶娱乐恭贺东升酒店开业大吉。”

    “东宁皇庭宾馆恭贺东升酒店开业大喜。”

    整个东宁市最大最强的几个地下势力,全部到场祝贺。

    新的东宁五虎,陈剥皮、爆标、小白哥、老虎、胸毛哥都到了现场。

    许多隔壁的商店都在议论纷纷,这东升酒店的老板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凑齐东宁五虎。

    要知道,在东宁市就算是市长,也未必能叫的起东宁五虎。

    后面三虎现在还没闯出名气,前面的两虎,在东宁市经营多年,控制着东宁市几乎一大半的娱乐和服务业,各路关系都是千丝万屡,连姜绅开店也仰仗他们不少,包括东大街,街道居委会、派出所等单位都有人到场庆祝。

    这些烟炮从早上八点放到八点半,足足放了半个小时。

    十点过后,客人陆续到场,姜绅学校里,高远、马永、姜智强、宋乐巧、丁艳,还有几个高远和马永的小弟凑了一桌。

    方甜也来了,被安排在徐丽、癞皮丁、洋洋、焦皮、黑鬼、小蛋等人一桌,这桌上还有肥刀、庆哥,除了两位美女,全是东大街有名的混混。

    方甜也不介意,她早就听姜绅说过徐丽比较漂亮,这下见面,算是王对王,将对将,借口关心姜绅的学习生活,和徐丽聊了个天翻地覆,同时心中猜测着,徐丽和姜绅那小色狼会不会有一腿。

    以她的智慧,几句话一问,就基本清清楚楚,不由地暗暗恼怒,不停的在心里咒骂姜绅。

    不过,这还算好的了。

    十一点钟,姜丝丝姗姗来迟,还开了一部白色的全新宝马x6。

    这款宝马x6,手自一体,3.0l,市场价在七八十万的样子。

    “我的小帅哥,祝贺你开业大喜,这辆车喜欢吗。”姜丝丝竟然是来送车的。

    “送给我的。”姜绅又惊又喜,倒不是他喜欢车,而是他没想到姜丝丝竟然会送车自己,没想到这个小,竟然也会骗男人开心。

    “嗯,本来打算买个二百多万的保时捷,不过想想,你还是高中生,不能太招摇,x6将就一下吧。”姜丝丝上次和姜绅赢了爆标几千万,姜绅没向她要过,钱一直在姜丝丝那里,别说二百万,二千万的车,姜丝丝也舍得买。

    姜绅微微感动了一下,姜丝丝虽然化妆化的浓,其实姜绅看过她素颜的时候,比不化妆还要漂亮,她今年三十出头,比徐丽好像还小一岁,虽然没有徐丽那么温柔体贴,但是在床上,很会伺候男人。

    如果能选的话,姜绅希望所有的女人,能集姜丝丝和徐丽两人的优点于一身。

    “谢谢丝姐,进去吧,和徐姐她们一桌。”

    姜丝丝的到来,让方甜大吃一惊。

    她和魏蓉是同学,姜丝丝曾经是魏蓉的后妈,而且姜丝丝大不了她们几岁,当年没离婚时,和方甜魏蓉经常一起逛街,也算是好姐妹。

    “丝---姨---”方甜看到姜丝丝,非常尴尬,不知道要叫丝姨好,还是丝姐好,心中更奇怪,怎么姜丝丝都来了,这小子,不会和姜丝丝有一腿吧。

    “甜儿啊,呸,呸,呸,都离婚好久了,什么丝姨的,我有这么老,叫我丝姐。”

    “丝姐好啊,今天没打牌啊。”

    “丝姐,什么时候再搞一场牌呀。”

    “好啊,肥刀,上次输的你还不够惨啊。”

    姜丝丝坐下,和各路人马打招呼,看上去比方甜熟多了。

    “姜总,谢谢你赏脸。”徐丽一看,姜丝丝好像和方甜认识,连忙抢先打招唤,好像自己和姜丝丝很熟一样。

    “应该的,徐总,以后我们大家都定点你这里吃饭了啊。”

    “多谢多谢,一定给你们打折。”

    “哈哈哈,不能打折,还要卖的贵才配的上徐总和绅哥的身份。”

    众人放声聊天,不时的哈哈大笑。

    “姜总是我好朋友。”徐丽向方甜解释一下。

    “哦,原来这样。”方甜本来看了有点相信姜丝丝和这些人是比较熟络的朋友,但是徐丽为姜绅一解释,方甜反而怀疑起来了。

    这个臭小子,到底有多少女人和他不清不楚的?还好我那天没有,方甜小脑袋里在转来转去,胡思乱想。

    中午一顿时饭,一直吃到下午二点钟左右,客人陆续散去,姜丝丝在得到姜绅的同意后,和肥刀他们打小麻将去了,方甜带着姜智强、宋乐巧等人回家。

    丁艳和父亲留在酒店帮忙,徐丽在负责酒店的全盘事务。

    别看她平时对姜绅温柔的不得了,当日她敢在大华面前砸手指,就知道她作事也是很雷厉风行,很果敢决断,整个酒店上下,谁不服她徐总。

    姜绅做为场上最闲的一个人,看着众人忙碌来往,正觉的无聊,他的手机响了。

    “喂,姜绅是吗?”

    “是的,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大宁区城中派出所的,昨天晚上你在我们区西缰烧烤店打架的事,又有新进展,烦麻你现在过来一下。”

    对方语气有点生硬,但是还不算严厉,姜绅一听,这味道不对,马奔那小子应该失忆了,怎么可能指证我?

    姜绅昨天已经用神念进入马奔的脑海中,让他把昨天那段事情暂时性失忆,这个过程可能会在一个月到一年之间,一年之后等姜绅残留在他脑海中的神念消亡,就算他想起来了,再指证姜绅也没用了。

    “行,我马上过来。”

    姜绅也不怕,和徐丽扫了个招唤,开着姜丝丝新买的宝马x6就向大宁区派出所去。

    东宁市区有八个区组成,大宁区是最中心最富的一个区,姜绅赶到那里,派出所外面,赫然停着一辆宾利摹尚。

    这辆车他也关注过,不是很贵,大概五六百万的样子,让他意外的是宾利的旁边,一气连停了三辆五六百万的豪车,而且每部车子边上都站着两个黑衣大汉,看起来气势十足,很有杀气。

    这些大汉,团团围住两个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那青年,正是昨天被波哥手下砸了一酒瓶的江海。

    江海家的水泥厂,全省有名,也是省内有名的富豪,他与宋世辉家有两点不同。

    宋世辉家里里采石矿,每车石子现金交易,家中有的是现金。

    江海家里是搞水泥厂的,据说政府帮他们家从银行贷了好几个亿,虽然号称大富翁,其实也算大负翁。

    当然了,现在这社会,大多数老板,谁不是欠银行几个亿,不欠银行上亿的,那就不是真老板。

    “姜绅---”江海也看见他了,推开围着自己的黑衣大汉,带着那中年男子走到姜绅面前。

    “朱律师,这就是这少年打的马奔失忆了。”

    原来这男子是律师,姜绅还以为是他老爸呢。

    “江海,你不要胡说八道,有证据可以拘留我,没证据千万别乱开口。”姜绅笑笑,直接走了进派出所。

    江海和那律师连忙跟了进去。

    负责这案件的民警叫陈松,很好说话的一个警察,昨天看姜绅是学生,让他做完笔录让放他回家了,几个打人的小混混,据说现在还在拘留所里。

    “陈警官,这是我们的证人证词,我们已经找到五个目击证人,证明当天是姜绅亲手打的马奔。”

    朱律师一上来,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拿出一大堆材料,要指证姜绅。

    “我知道,但是我刚才说过了,姜绅那边,也有超过十个目击证人,说不是姜绅打的,更有两个人站出来承认了是他们打的马奔,这样的话,你们双方都是各执一词,我的建议是,如果你们不能私下和解的话,只能走法律途径,上法庭。”

    陈警官面无表情,一边说话一边看两边的人,现在两边各执一词,他也不能肯定是谁做的,到了这地步,要么双方私下和解,要么打官司,上法庭。

    “这种事情竟然要上法庭,你们警察怎么做事的?酒瓶上面,应该有他的指纹,当时的录像为什么不调出来,那老板说坏了就坏了,你们应该派人查一查啊。”江海一听,火冒三丈,立刻就跳了出来。

    陈警官不动声色,这种事情他们见的多了,就算明知道有人帮姜绅顶杠,但是没有真凭实据,还是定不了他的罪。

    “你冷静一下,我们警方做事,有我们警方的方法,现场的证据,我们都取到过,暂时的确没有新的发现。”他反正就是官方的语气说话,不偏不帮任何一方。

    “我们私下和解吧。”姜绅笑笑:“江海,怎么说我也帮过你,马永想怎么样,你可以告诉我。”

    “他想砸你的头。”江海怒道。

    他昨天也被人砸了一瓶,虽然那混混被拘了,但是江海怎么不生气,从小到大,他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又不是我砸的,他干嘛要砸我,我们就和解掉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他都暂时性失忆了还不是大事。”江海气的笑了:“姜绅,你是不是以为拿你没办法了?就算派出所处理不了你,我也要找人处理你。”

    “江先生,请注意你的用词。”陈警官闻言,眼睛一瞪。

    “陈警官,我们想先和姜绅谈谈。”朱律师笑了笑。

    陈警官愣了下,想了想,然后点头:“行,你们好好谈谈,最好能和解,必竟没出什么大事。”说罢转身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