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8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多少人马也没用
    第七十章 多少人马也没用

    就在陈警官关门的刹那,姜绅的神念一扫,感觉到姓朱一只手在口袋轻轻一按,好像启动了不知是录音还是录像的功能。

    拷,果然是搞律师的,真是会阴人,要是一般的人再也想不到他们会在派出所里现场录音。

    “姜先生,虽然你打马奔的事情有人帮你顶了---”朱律师第一句话就想指证姜绅。

    “哎,朱律师,你是律师,应该知道,没有宣判之前,任何结论都不能乱下,何况,我从头到尾从来没有打过马奔,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要陷害我。”

    “你?--”你怎么这么无耻,江海那个气啊:“姜绅,你还是男人不,敢做不敢当。”

    “江海,你是男人不,我救了你,你竟然陷害我。”

    “草。”江海气的想打人了,一脚踢在边上的椅子上。

    朱律师马上示意他不要冲动。

    “这样吧,假设你打了马奔---”

    “不用假设,我根本没有做过。”姜绅再次打断。

    滴水不露啊,姓朱的律师也头痛了,只好苦笑:“行,假设你没有打过马奔--”

    “也不用假设,因为我真的没有打过。”姜绅的话,让江海爆跳如雷。

    “姜先生,你这样我们谈不下去。”朱律师以退为进:“我们很想在法庭外解决问题的。”

    “我是无罪的,所以我相信就算上法庭也不会有事,不过,你也很想解决问题,你们可以说说你们的打算。”

    “那行。”朱律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如果你同意以下几条,我们可以不上法庭,就在派出所和解掉,第一到医院向马奔当面认错,第二,赔偿医药费八千块,第三,赔偿他精神损失费五万块----”

    “停停停。”姜绅笑着打断:“你这条件,好像我打过马奔似的,我看你们真是误会了。”

    “什么误会了?”朱律师莫明其妙,你不是第一个提出来想在外面和解的。

    “我的意思是,只要你们同意我的三个条件,这种小事最好在外面和解,第一让马奔、江海当面向我跪下认错,第二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一亿,第三-----你别做律师吧,我很讨厌你这个律师。”

    姜绅也提了三个条件。

    “姜绅----”江海气疯了,如果不是在派出所,他真的会上去打姜绅。

    朱姓律师气的在笑:“呵呵,姜先生,这么说,我们一定要法庭上见了。”以江海的父亲江有图的财力和势力,不弄死你一个小高中生才怪。

    “我们不一定会法庭上见。”姜绅摇摇头,满脸是笑容:“我觉的,江海,你最好回去问问你父亲,你要告诉他,我叫姜绅,姜维的姜,李绅的绅,如果你父亲不知道的话,那么你就告诉他,不久前,我和奚城还一起聊过天。”

    说吧,姜绅向朱律师点点头,转身而去。

    江海有点目瞪口呆,朱律师眉头微皱,他打官司会接触各种各样的人,要说垃圾奚,他肯定认得,但是姜绅说奚城,他反而糊里糊涂的。

    “怎么办,朱律师。”江海很恼火,姜绅这疯子,天天想着那一亿。

    “打个电话给你父亲,你没和你父亲说过姜绅这个人?”朱律师隐约觉的自己好像听到过。

    两人也走出了办公室,陈警官在外面看着他们摇摇头。

    因为陈警官知道他们谈崩了,不过这双方,一个有波哥替他顶罪,一个是有名的大老板,谁强谁弱也不知道,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两人走出派出所,江海看出姜绅竟然坐在一辆新的宝马车上,顿时心中更加不爽。

    这个乡巴佬,从那里借来一辆宝马,他有驾照吗,乡巴佬。

    江海和朱律师上了他的新宾利,一个电话打回家。

    “爸,我们刚从派出所出来。”

    “搞定没有,我已经和他们所长打过招呼了。”

    “打招呼也没有用,秦所说没证据定不了罪,最多双方扯皮上法庭。”

    “我们不是有很多人证?”

    “那边人证更多,那小子和爆标的手下波哥不知是什么关系,波哥叫了很多人帮他顶,爸,你和爆标不是关系不错。”

    “爆标啊,你不早说,我一个电话打过去,弄残这小子,吗的,和他打什么官司,我直接找爆标就行了。”

    “不过他还说,他叫姜绅,还提到一个奚城的---”江海还要说姜绅说的话,那边江有图已经挂了电话。

    江有图拔通了爆标的电话。

    他们这些做生意的,生意越大,麻烦越多,很多事自己做不到的,可以请爆标这样的人物去做,江有图做水泥赚了钱,也曾开发过房地产,多次拆迁都用到爆标的人,双方合作的很好,也常一起打牌。

    “标哥啊,我是江有图。”

    “啊呀,江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就说嘛,早上起床听到喜雀喳喳叫,果然有贵人上门,江总,有什么好关照啊。”爆标也算一方富人,不过,人家是富豪,他语气也很巴结。

    “是这样。”江有图先把自己儿子的事说一遍。

    还没说完,爆标在那里勃然大怒。

    “打了你儿子,那不是打我侄子,吗的,哪个王八蛋,江总你说吧,要他断手还是断脚,要把他弄没了,也没话说。”

    果然是混的啊,江有图听到这混话,也是头皮发麻,想了想道:“也不要太狠了,弄掉他一只手就行了,不过,我儿子很想让他拘留,而你手下的波哥,找人顶了他的罪。”

    “还有这种事,你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一分钟不到。

    江有图的电话响了。

    “怎么样标哥?--”

    “我草你吗的江有图,你想死啊,你想死别连累我,滚,就当我没接这个电话。”叭,爆标挂了电话。

    “嘶”江有图倒吸一口冷气,整个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什么情况,这什么情况,爆标打一个电话,怎么就变这样了。

    东宁市,还有什么人能让爆标吓成这样。

    等等,刚才江海想说什么来着。

    他连忙打过去再问:“你刚才最后说什么来着,那高中生叫什么名字,还说什么了。”

    “他叫姜绅,姜维的姜,李绅的绅,还说一个叫奚城的最近和他谈过心。”

    “行了,我知道了。”江有图挂完电话,拿着手机心中惊天动地的在震动着。

    江海不知道奚城,他知道啊。

    垃圾奚嘛,东宁四虎之一,论势力不在爆标之下,前几天据说是的罪了什么人,连带着手下的七兄弟,八条人命,八个好汉,一天之内挂了五个,三天之后垃圾奚安排好家人出国,卖了产业,自己投河了。

    他不是有病去投河,他是生生被人逼的去投河。

    逼他的人,据说叫“绅哥。”

    姜绅。

    绅哥。

    我草他吗的,江海不会是惹了这个绅哥吧。

    江有图捏着电话,脑海中翻天覆地的在斗争。

    以他现在的地位和财富,别说是姜绅,让他和垃圾奚去斗一斗,他都不想,也不愿。

    人家是混混,我是大老板,和他们斗就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何况现在是比垃圾奚还厉害的绅哥。

    不过,这传说倒底是真是假。

    江有图对这儿子宝贝的不得了,听到儿子被打,比他被打还恼火,要说这么算了,实在是不甘。

    想了再三,他又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打给的是陈剥皮。

    陈剥皮放贷起家,当年也借给江有图几笔钱过。

    “陈总,我是江有图。”

    “行了,你别说了,你的事我听到过了。”陈剥皮刚接了爆标的电话。

    因为不久前,姜绅开会过了,五虎要和气生财,所以爆标第一时间打了个电话给陈剥皮,万一姓陈的不知道,接下这事,回头惹火了绅哥,陈剥皮反咬我一口不告诉他,我就要倒霉了。

    爆标想的清楚,所以提前通知陈剥皮。

    由此可见,姜绅现在在他们的心目中,简直相有核威慑的力量。

    “我就想问下,那个绅哥和这姜绅是---”

    “是一个人。”陈剥皮好像脾气还好点,有空和江有图说几句。

    “那绅哥和垃圾奚的传说?”

    “传说什么我不知道。”陈剥皮也是贼精,怕对方有什么录音:“不过我想说的是,我要是你,马上向绅哥道歉还来的及。”

    “绅哥这人,我与他吃过两次饭,为人和气,喜欢以德服人,他要是给你机会,你一定要珍惜,以前有人没珍惜,后来想珍惜了,却没机会,最后只好跳河了。”

    “我草。”白痴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了。

    江有图一听,身上汗毛就竖了一大半。

    话说陈剥皮是东宁四虎中最识趣,也是唯一没有和姜绅起冲突的人,所以他对姜绅的印像是为人和气,以德服人,这八个字要是让爆标、大华哥和死去的垃圾奚知道,个个都要吐血三升。

    江有图又打电话给江海。

    当听到江海说姜绅要一亿的时候,气的在那边破口骂娘。

    一亿,你他吗真是敢开口,一亿可以请多少杀手了?

    国外一亿都可以买颗核弹,你穷疯了要一亿。

    江有图不甘心,再次拔打陈剥皮的电话。

    “他要一亿啊。”江有图大怒道:“陈总,你说一亿,我能找多少人马?你帮我到国外找,找最好的人,多少钱都行。”

    江有图心中想着,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钱摆不平的事,一亿给你,你不眼红。

    “多少人马也没用,江总,不如我给一亿你吧,你别打电话给我了,我想说的是,绅哥这人,一向以德服人,他要一亿,肯定有要一亿的理由,不如你问问你儿子?”

    顿了一顿陈剥皮又道:“你再不决定,一亿很可能就变成十亿。”嘟,嘟,电话挂了。

    多少人马也没用?江有图听的傻眼了,你说的是奥特曼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