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39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姜丰民的选择
    第七十九章 姜丰民的选择

    警车向警局开去,因为考虑姜绅是学生,没有让他戴手铐,他坐在车上没有声音。

    小苗坐在他前面,一路上,嘴里不停哼哼着一声快乐的歌,看的出,我们美丽可爱的小苗警官今天很开心。

    终于找到姜绅的把柄了,我就知道这死流氓狗改不了吃屎,这下回去,一定要狠狠的整他,要是古代多好,十八般酷刑先给他上一遍,然后把他的臭东西给宫了,那就爽呆了,哇哈哈哈。

    姜绅再也没想到,就在这一路上,小苗警官那小小的脑袋中,十八般酷刑都给姜绅上了一遍,可见这女人从心里深处真是比较适合做警察的。

    “姜绅?”姜绅对面是一个年长一点的警察,大概四十多岁,一脸苍桑,他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姜绅,听说姜绅无父无母,也有点替他可惜:“别压力太大,到了警局,坦白从宽,认错态度好一点,找人和女方家长联系一下,谈的好的话,也许不用坐牢。”

    “老梁,你干什么呢。”小苗一听,柳叶眉就竖了起来:“你这是妨碍司法公正,他这就是强奸未遂,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是跑不了的。”

    “谢谢梁警官。”姜绅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他的冷静和淡然,让梁警官暗暗摇头,看来他性格有点孤僻,又没双亲,做出这种事情也是正常,哎,可惜了一个帅小伙。

    很快车子到了城东区警局。

    “下车,流氓。”小苗今天来劲了,就差连拖带拉的把姜绅从车上拉出来,然后推推桑桑的推进刑讯室。

    “干什么,我还没定罪呢。”姜绅被她推的一头怒火,差点就想反手给她一个巴掌。

    “你还想有什么奇迹?人证、物证俱全,还有陈圆的供词,姜绅,你老老实实把刚才的事交待一遍,争取宽大处理吧,态度好一点,三年就可以出来了。”

    小苗说着,嘿嘿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姜绅:“你这细皮嫩肉的进去,不知道多少人喜欢你呢,哈哈哈。”

    小苗现在十足就是一个女流氓,一想到将来姜绅进了监狱,很可能被人爆了菊花,她就想纵声狂笑。

    这才叫报应,这种流氓,就要受到这种报应。

    “我相信警察,相信法律,我没做过的事,我是不会承认的。”姜绅端坐在那里不理她。

    “砰”小苗拍案而起:“姜绅,你最好老实一点,你这种态度,别说三年,五年也出不来。”

    “三年五年不是你说了算。”姜绅冷冷的回应:“我要见我律师。”

    “-----”你还有律师?小苗莫明其妙,你这种流氓还有人做你的律师?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了,接着两个警察,带着三个男子出现。

    “我们是姜绅先生的律师,我们想替他办理取保候审。”

    “对不起,他所触犯的刑事案件,可能对社会发生危险性,根据法律规定,不能取保候审。”小苗摇头拒绝。

    “行,那我们想见见他,说几句话。”对方也不是很强求。

    “给你们五分钟。”

    小苗示威的瞪了瞪姜绅和另两个警察出去了。

    “绅哥,怎么会这样?”进来的是胸毛哥、小白哥和一个姓张的男律师。

    “一点小事,胸毛哥你过来,我和你说几句话。”姜绅示意胸毛哥附耳过去,悄悄对他说了几句话。

    “嗯,嗯,明白,放心绅哥。”胸毛哥连连点头。

    “小白哥,你过来。”姜绅又和小白哥吩咐几句。

    然后就是张律师。

    “姜先生,从现在的表面证供看,很可能你会被判强奸未遂,最少三年以上,我建议和女方家长沟通,如果可以私了的话,让女方翻供,那就八成机会无罪。”

    张律师的意思,就是花钱摆平,出五十万或一百万,只要对方肯翻供,就有机会从强奸未遂变成自由恋爱。

    “是有人想陷害我,出再多钱也不会有用的,而且,我相信法律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我就要看看自己会不会被定罪。”

    姜绅的话,让张律师很无奈,他只好先和姜绅聊了聊,然后带着胸毛哥小白哥他们出去了。

    “拷,两个混混头子?”外面监控里观看的几个警察,有人认出胸毛哥和小白哥。

    “谁,谁是混混头子?”小苗在边上探头探脑。

    “这个,这个,一个叫胸毛哥,一个叫小白哥,是最近我们城东区很火的两个混混头子,都来看姜绅,这姜绅不简单啊?”

    “我就说,肯定是这小子干的,一个高中生,就和混混头子在一起,不是流氓是什么。”

    “姜绅刚才和他们两人说什么?”

    “看不出,也听不到。”

    “看两人的态度,姜绅好像是老大,他们是小弟。”

    “不会吧,姜绅有什么背景?”

    “查过了,外地转学来的,单身母亲,独自把他带大,母亲病逝之后,找人转学到我们市,是谁转的查不到,学校也不知道。”

    “学校也不知道?肯定是不肯说。”

    小苗还是第一次听说姜绅是无父无母,闻言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痛快刹那间减少了许多。

    原来是个可怜人,不过,小苗再想到姜绅对自己说过的话,马上又怒火涛天,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是他活该。

    众警察正在交流,大门打开,刑警队长郑东和副队长傅刚进来了。

    “郑队,傅队。”

    “郑队,傅队”

    “郑队好。”“傅队好。”

    “好,怎么样了。”

    “他律师在见他,这小子不简单,胸毛哥和小白哥来看他。”

    “果然是个能人。”郑东,皱着眉看了看在场的警察。

    “大家打起精神,这个姜绅,是个非常危险的家伙,富商江有举报告他勒索一亿,还有这次强奸案,江有图的事没证据,这次就是一个机会,一定要把他的尾巴给抓出来。”

    “啊,看看是个高中生,原来是条大鱼?”

    “勒索一亿,我的天啊,这么多钱。”

    “这么多重案,给他上一件,就够他受的了。”

    “真看不出,现在高中生这么牛逼了。”

    小苗在边上听的眼睛晶晶亮,原来是一个大人物啊,我还以为是个小流氓,还是我聪明,早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

    就在警察们想着要把姜绅抓出来的时候,东宁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姜丰民的办公室里。

    他的大秘谢长青突然匆匆推开他的办公室大门。

    “姜市长---”谢长青往前急走两步,看见姜丰民眉头一皱,顿时就醒悟了。

    没有敲门就进来,这是秘书的大忌。

    “长青啊,你跟了我多少年了?马上都要下去做主官的人了,还这么毛糙?”姜丰民微微不满。

    他长的很年轻,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四十不到,其实已经是四十三岁,长的很帅,仔细一看就有点像姜绅。

    就算是坐在那里,看上去都有点不怒而威,这是他常年身居高位,养成的一种特别气势。

    四十三岁,做到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正厅职实权位置,姜丰民真的是前途无量。

    “对不起姜市长---是有点急事。”谢长青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到了姜丰民这位置,基本说话都是滴水不露的,最近姜丰民竞争东宁市市长的位置非常激烈,是姜家的第一要事,姜丰民对大秘都没有透露过一点口风,今天说他要下去做主官,明显就是要高升了。

    姜丰民早就和他说过,如果姜丰民从正厅升到副省,谢长青也要被他派出去独挡一面。

    看来,姜副市长的副字终于可以去掉了,谢长青简直比姜丰民还开心。

    “说吧,什么事。”姜丰民放下文件看着他,能让谢长青不敲门就进来,姜丰民也知道不是小事,不过他沉的住气,故意和谢长青说几句话才问,显的自己稳重。

    谢长青下意识回头看下门,门是关着的,然后上前两步,几乎瞳到姜丰民的桌子前,低声道:“姜绅强奸同学未遂,被城东区警局抓了。”

    “砰”姜丰民一听气的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整张脸变的雪白。

    “畜牲,畜牲。”

    这下他再也淡定不住了。

    自己的儿子强妹未遂,传了出去,颜面何存。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这个畜牲,在溧城县就学习不好,我还指望他到了这里能好好上学,谁知他第一天就和人打架,第二天被罚扫地,现在上学不到十天,就强奸同学,我---我姜丰民怎么生了这种儿子。”

    原来姜绅在学校所有的事情,他都清清楚楚。

    不过,再怎么骂,必竟是他的儿子。

    姜丰民捏了捏拳头:“警方怎么说?”

    “警方现在在调查他怎么转到这里的,不过钟校长说放心,他没有告诉警方,现在都当他是孤儿处理,可能会判轻一点。”

    谢长青这话说出来,姜丰民刷的一道严厉的目光看向他,听这意思,谢长青是不希望自己出头。

    谢长青连忙低下头,也不敢多说。

    “城东区警察局长现在是谁?”姜丰民问。

    “姓包,包卫兵。”

    城东区只是东宁市八区之中的一个,那警察局长与姜丰民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果然姜丰民一听这姓,就愣了一下,明显不入他的耳朵,听都没听过,然后拿起手边一个电话簿:“市局陈局长电话你知道不?”

    谢长青一看姜丰民在拿电话簿,同时又在问自己,牙齿一咬继续开口劝说:“陈局是前面方市长的人,您要是----(市长的话,他可能会投靠你,现在你还没当上嘛。)姜市长你要打这个电话,很可能让别人利用了。”那括号里的话,谢长青不说,姜丰民也懂。

    顿了一顿,谢长青又道:“你们可都姓姜---”说完,他都觉的身上出一身汗。

    这领导的秘书真不好当。

    姜丰民心中一定在犹豫要不要帮姜绅打电话求情,以他的地位,一个电话打下去,姜绅的下场绝对要好上许多,三年可能变成缓期,十年可能变成三年,但是,他也怕,怕被政敌知道,攻击一下的话,到手的副省就可能没有。

    所以,他拿电话簿的同时,又问谢长青,这是等谢长青劝说自己。

    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谢长青跟了他多年,那里不明白他的心意,立刻上前劝说。

    一边是副省,一边是自己的儿子。

    姜丰此时已经拿起了电话,谢长青连说几句话,姜丰民拿着电话没有按号,犹豫了几十秒后,终于做出了选择,‘砰’,他狠狠的挂上电话:“小畜牲罪有应得。”

    这一刻,谢长青心中也是冰冷,原来在副省面前,儿子一样可以放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