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0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和方柔开房
    第八十三章 和方柔开房

    这四个素菜在姜绅的饭店,十块钱一个撑死了,番茄汤里肯定还要加个蛋,现在这里要卖六百六十块。

    这还算是最偏宜的,同样的两人套餐,三菜一汤,换几个素后,最贵的是一千零八十八。

    至于后面十人套餐更不得了,有主持开过光的,用清晨雨露烧的,最贵套餐八万八千八百八。

    据说吃了能延年益寿,富泽绵绵,升官发财,紫气东来。

    姜绅突然有个奇怪的感觉,要是我把这东华庙占了该都好,比下面开十个饭店都赚钱啊。

    “施主,你点好了吗,我们的位置不多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和尚,不知道是真是假,头上据然还有九个疤,姜绅很想问问他这戒疤是真的还是假的。

    戒疤又称香疤,是指佛教徒为求受清净戒体而燃香于身上所遗留的疤痕,相传于元世祖至元二十五年(1288),沙门志德住持金陵天禧寺时,与七众授戒,燃香于顶,指为终身之誓,此事逐渐演变成惯例,后世佛教徒往往以此表示自己的信心,更成为是否受戒的辨认方式,一般而言,庙里一些年长的老和尚大多可以拥有五六个戒疤,像少林寺等重要寺庙的住持可以有八或九个,算是高级和尚或是特级和尚,而十个戒疤却不是一般和尚能拥有有的。

    传说中除了达摩祖师、六祖禅师以外,国内历史上十戒疤的首席和尚不超过五个。

    但是姜绅一眼看去,东华庙是个和尚全是九个疤。

    而且,据说83年12月华国佛教协会决议废除烧香疤,怎么现在还是到处都是九个疤。

    那和尚问了姜绅之后,姜绅没说话,却在盯着他的头看,顿时脸色不好看了。

    “施主,你倒底吃不吃?”

    “哦?----吃,吃。”姜绅嘻嘻一笑,回过神来:“就这个两人套餐吧。”姜绅点了六百六十六的。

    “对了,这位大师,你们东华庙还收佛门弟子不?”姜绅笑问。

    那和尚看看姜绅,眼中闪过一丝鄙视:“收,不过要大学研究生,看小施主好像大学还没毕业吧?”

    “研究生?我的乖乖。”姜绅这高中生直接被秒杀。

    “那大师你也是研究生了。”姜绅再问。

    这一问,那和尚脸上就红了,他是屁的研究生:“我从小就在庙里长大。”

    “僧二代啊。”姜绅发明一个新词语。

    “你们去九号桌吧。”和尚厌恶的指了指另一头,连忙转身就走。

    姜绅两人坐到位置上没多久,菜就上来了,两人吃了下,真没什么特别的,完全和山下饭店的差不多,甚至有的还不如山下的。

    “吃的就是一个信仰。”方柔嘻嘻笑着:“别皱着眉头,当心佛祖不高兴。”

    “切,我还不高兴呢。”姜绅无精打采。

    吃完饭结帐,换了一个小和尚,大概十几岁,姜绅怎么看,也不可能有研究生,估计又是个僧二代,头上顶着九个疤。

    “两们施主,要不要开个房?住在这里感受一下佛心。”

    “--------”方柔脸红了。

    “--------”姜绅郁闷了,回头看看方柔,你确定这里是寺庙,不是宾馆?

    “我们东华庙现在有优惠活动,开一间房送两人晚饭套餐,每个房间都是我们住持慧真大师开过光的,可谓佛光普照,福泽如山。”

    可以在庙里推方柔哦,姜绅贼贼的看了下方柔,方柔的眼光在躲闪着。

    “那给我开一间,多少钱。”

    “对不起,如果是两位的话,要开两间,佛门清净之地,男女不能住一起,只有男男,女女才能开一间房。”

    姜绅给跪了,真想告诉小和尚,其实现在这社会男男、女女也经常爱在一起的。

    “行,给我开两间。”

    小和尚给他看了下价目,最偏宜的一间一千零八十,最贵的据说点了高级佛香,有住持开光,一万八千八。

    姜绅现在虽然还算有点钱,但是也不能乱败。

    “给我开两间一千零八十的。”

    “一千零八十的没有开过光哦,要不要开两件两千八百八的,住持开过光。”

    “-----”你他吗的,刚才不是说个个都开过光?要不是在寺院,姜绅真想骂人了。

    不过他对开光不开光完全没兴趣:“不用了,我就要一千零八十的。”

    “那没有空调哦?”

    “--------”姜绅很想给小和尚一个耳光,我忍,佛门清净之地,我忍:“现在三月,天气好,我们不用空调。”

    “一千零八十的也没装电视。”

    “----我们带了手机,不看电视。”

    “没有充电的插座哦。”

    “-----”姜绅想爆走了,你吗的开的是旅馆还是殡仪馆。

    只有死人才不看电视不用手机,我草,姜绅咬牙切齿:“我们手机电很满,不打算充电。”

    “哦,好的,身份证谢谢。”

    小和尚没推销出最好的房子,很不爽带着姜绅去开房。

    吗的你还不爽,姜绅看的那个怒啊。

    “喂,我不能住这里啊,我要回家啊,不然我姐骂死我。”方柔一边跟着姜绅,一连连拉拉他的衣服。

    现在钱还没付,还来的及退。

    “我也回家啊。”姜绅看到方柔就立刻转怒为喜出现淫笑,然后着看了看前面的小和尚:“开个房,我们吃了晚饭,再谈谈心,学学佛,十点前送你回去。”

    他那淫荡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好心。

    方柔咬着嘴唇低声道:“这是佛门清净之地。”又不能两人睡一个房间。

    “怕什么,有我这神仙哥哥,有什么做不到的。”

    方柔犹豫一下,觉的心跳加速,小脸通红。

    两人走到开房间的,开好房间后,一人拿到一把钥匙。

    不是卡,是钥匙,看来和宾馆有所不同。

    “女施女住东厢院,那边全是女的,男施主院西厢院,那边全是男的,两位不要走错,走错是进不去的,我们保安和摄像头。”

    “-------”方柔目瞪口呆看着姜绅,还以为两间房在一起,可以偷偷过去,现在都分开十万八千里了。

    “行了,我们知道。”姜绅拍拍方柔示意她放心。

    接着两人就在东华山顶转了转,东华庙里转了转,打发下午无聊的时间。

    吃过晚饭后,天气就暗了下来,山上的人大部份都已经下山了,有少数留在山上吃饭,有少数是和他们一样住在山上,感受佛心的。

    姜绅看看天色漆黑,适合自己行动了,便对方柔说:“你先回房吧,一会我过去,敲门的时候你开快点。”

    方柔脸通红,估计在这种地方她也觉的剌激:“嗯。”轻轻应了一声,转过身就回女生的厢院。

    姜绅也先回到自己的房中。

    房间不大,十个平方左右,有卫生间,一张床,真的没电视没空调没插座,还好有热水,这竟然卖一千零八十,奶奶的,果然是佛门慈悲,普渡众生,太感动了。

    他走到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

    然后深吸一口仙气。

    “隐气藏神”

    刷,镜子中的姜绅不见了,不过姜绅知道,这是卫生间中高台镜子,看不到全身,上次在徐丽家里,从屁股往下,下半身都还在外面。

    经过近一个多月的苦练,他的隐气藏神有所进步,但是还有小部份露在外面。

    从小腿开始往下,都不能成功隐掉。

    而且,这种隐身非常消耗仙气,姜绅站了十秒钟就觉的有点头晕,咬牙坚持一下,站到三十秒钟后,扑通,姜绅重重的摔到在卫生间里。

    隐身消失,姜绅露出全身,粗重的喘气,闭目调息一会,终于站了起来。

    看来靠隐身术进入那边是不可能的,虽然说晚上摄像头未必能拍清楚脚下,但万一给拍到,就一双脚在里面走,绝对要吓死一大批人。

    走,出去看看怎么能进。

    他走出自己的西厢,来到东厢外围。

    东西厢,隔着一条路,都在东华庙的后面,路边有男男女女在散步,估计等天色再晚点,都要各自回房。

    他神念扫了下,果然在西厢的入口处有个摄像头。

    保安是没有,小和尚吓唬人的,不过就算没有摄像头,一般人也不敢进去,那边都是女的,男的进去,绝对要给当流氓抓起来。

    这样一看就简单多了,东西厢都有围墙,只有入口处装了摄像头,从其他地方,姜绅一跃就可以跳进去。

    只要他神念关注一下,不让西厢里的人发现,绝对是没有问题。

    但是,但是,我他吗好像忘了问方柔是那个房间了。

    “喂方柔。”姜绅围着西厢转了一圈,打电话给方柔。

    “嗯,来了?”

    “你几号房,在什么位置。”

    “十九号,西南角边。”

    “你开下门,站到外面一下,我就能看到。”

    “哦”方柔站出来,站在门口站了会:“好了吗?”

    “嗯,看到了,进去吧,我马上来。”

    方柔一出来,姜绅神念一扫就扫到了。

    然后姜绅就找地方准备跳进去了。

    就在这时,方柔的隔壁也打开了,一个同样穿着运动服,身材看上去非常曼妙的美艳女子出现。

    “方柔?”

    “啊---菲---雪----姐?”方柔刚要进房,就被别人叫住,一时说话都吓的结巴了。

    这个女子,赫然是姜绅见过的乔菲雪。

    乔菲雪和方甜、魏蓉是同学好朋友,自然也认识方柔。

    “你怎么也住在这,呵呵,我正觉的无聊呢。”乔菲雪笑着,不由分说轻轻推了一下方柔和方柔走进了她的房间。

    我晕,这时姜绅正好跳了进来,他速度飞快,如同幽灵,一跃而落,嗖跨了一步就到了方柔的房间。

    却在这时,看到了乔菲雪。

    我的吗呀,姜绅欲火焚身,没有注意观察,差点就冲到乔菲雪面前去。

    好在乔菲雪全神贯注在和方柔说话,没有看见姜绅。

    等到乔菲雪和方柔走进方柔的房间时,姜绅站在门口目瞪口呆。

    我日,那我怎么办?

    就在这时,边上传来说话声,好像有女的进院子了。

    吗的,姜绅那个晕啊,眼光一扫,乔菲雪的房门开着,想也不想一步冲了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