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0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意外连连
    第八十四章 意外连连

    乔菲雪的房间明显比姜绅定的要好多了,虽然与方柔的相邻但是大小就有二十多平方,电视、空调,宽带,一应俱全,室内点着两根筷子粗的的佛香,不过佛香可能刚刚被灭,还冒着青烟。

    姜绅估计是乔菲雪灭的,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闻这种香味,难得闻闻还好,一直闻着很难受的。

    他眼光转了下,床上有一个箱子扔在上面,箱子打开着,几件内衣内裤都在表面,乔菲雪应该是刚洗完澡换了衣服想出去走走,然后看到的方柔。

    两人就在隔壁,她们怎么认识?

    姜绅郁闷的不得了,乔菲雪认识魏蓉是同学,又认识方柔又是什么关系?两人年纪差好几岁吧?

    他神念一扫,想看看隔壁的情况。

    但是一扫之下,晕,隔壁房里没人。

    再仔细一看,方柔站在门口皱着眉头:“不好意思,肚子有点痛。”

    “没事,你上厕所吧,我也回房了。”

    乔菲雪挥挥手,走过来推开自己的房门。

    晕晕晕,应该是方柔知道自己要过来,找借口让乔菲雪走,但是,这也太快了。

    姜绅反应都不急,看到乔菲雪开门,连忙再次发动神念。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神念意人全力发动,姜绅要用神念控制乔菲雪的神经,让她暂时看不见自己,然后自己就可以走出去了。

    这一招,他在姜丝丝家里,遇到魏蓉时曾经用过。

    但是。

    乔菲雪打开门,没有注意,然后关门,回头,‘嗯’只见她脸上突然出现一种痛苦的表情,然后微微一愣站在原地数秒。

    “不好。”姜绅一看,乔菲雪的意志非常坚定,换句话说,她的精神力非常之强,相当于军中特训过的特工或者久经训练的杀手。

    这种精神力坚定的人,万中无一,几万个才出一个,通常身居高位的官员,处事不惊的警察中多见,因为这些人经过特别的事情比较多,常年累月习惯了各种剌激,遇事不惊,心神镇定,精神力比常人高出一截。

    处变不惊、临危不惧,通常就是指这样的人。

    姜绅不慌张还好,心中一慌神念意人也松了一松。

    就这么一松乔菲雪的眼睛,刷,一下子睁的特别的大。

    这个时候,姜绅还可以用神念意人继续控制,乔菲雪虽然意坚定,也只能抵挡姜绅第一下,再来一下,就有机会控制她的神经,但问题是,姜绅从她的眼光中已经发现,自己被她看见了。

    因为乔菲雪意志坚定,加上姜绅自己的慌乱,姜绅的神意念人失手了。

    “姜绅?”乔菲雪果然处变不惊,看到姜绅出现在自己的房中,没有惊叫没有害怕,只是微微向后退了半天,一手扶着房门一面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来我房中干什么?”

    她眼中有点警惕性,只要姜绅一有不对劲,她就会拉开大门呼叫别人。

    “嘘?”姜绅只好伸出一根手指:“别误会,我来找人的,不是找你的。”

    “那你到我房中来干嘛?”乔菲雪看了看姜绅,突然扑哧一笑:“报纸上意图强奸的人是不是你?”

    “你到了我的房间,我当然只能到你的房间。”姜绅怒道:“法庭都说我被冤枉的。”

    “我就奇怪,我的小男朋友怎么可能做出强奸这么没水平的事。”乔菲雪震惊过后,应该心情平复过来,敢调戏姜绅了。

    然后,她好像想到什么,惊讶着指了指隔壁:“你---你来找她的?”

    “嗯。”姜绅点点头:“我们约好了,我好不容易混进来,你就进了她床间,差点害的我被人发现。”

    “难怪了,我说小方丫头心不在焉,还找借口让我出来,你们----”乔菲雪睁着不可思议的眼神:“你们好大的胆子,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也一样,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要的就是这地方的剌激”姜绅笑嘻嘻的,笑的很淫荡。

    “流氓”乔菲雪又好笑又好气,再想想姜绅的年纪和方柔的年纪,这也不像啊,一个上班一个学生?

    却在这时,姜绅的手机响了。

    姜绅一看,是方柔打的:“你看,是方柔打我电话?”姜绅怕乔菲雪还是不信,这女人有点聪明,和姜绅说话的时候一直站在门边,一有不对的情况就打算冲出去。

    乔菲雪的确还有戒心,现在隔空一看,果然有方柔两个字。

    “喂--”姜绅当着她面接电话了。

    “我进来了,马上过来,现在有人,等下我。”

    他轻轻说了几句,挂掉电话。

    乔菲雪终于相信了,她哭笑不得看着姜绅,你们两真行,外面开个房就是了,到了这里,和偷情似的。

    “我先帮你看下,没人你就出去。”

    乔菲雪正要开门,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了。

    “表姐,睡了没有。”

    “嘶----”姜绅那个郁闷啊,又来人了,好事多磨啊,今天推方柔不会又失败吧,我的天。

    “晕,我表妹。”轮到乔菲雪一头冷汗了。

    “快,快,你先找地方躲起来。”她死死的顶住门。

    “我躲起来干嘛?”姜绅崩溃了,这事情怎么越搞越复杂。

    “我爸和我姨夫都在东厢的,让我表妹看到我房里有男人,我不死定了,东华庙都不会放过我们两?”

    其实,我可能控制你表妹不让看到我,姜绅想说却不敢开口,至少他和乔菲雪的关系还没好到可以让她知道自己秘密的时候,而且刚才控制乔菲雪失败,让他信心大跌。

    哎呀,姜绅只好左看右看,但是房间这么小,根本没地方的躲。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就在这时,乔菲雪的电话响了。

    “快,躲到床上去,被子里。”外面乔菲雪的表妹在打乔菲雪的电话,乔菲雪着急了伸手往后一挥,姜绅也顾不得了,连忙两步并两步,跑到床边,本来想穿着鞋上去的,想了想,把鞋一脱扔到床底下,然后往床上一钻,拿了被子把自己盖着。

    乔菲雪接手机。

    “喂,表姐,敲门怎么没反应,我听到你手机在屋里的么?”

    “我肚子痛,上厕所,等下,马上好。”

    “嗯,我在门外等。”

    刚刚还笑方柔用肚子痛做借口的乔菲雪也用肚子痛了。

    她走到床边看了看,先把自己箱子放到姜绅的头边,然后把内衣内裤还有其他衣物统统扔了出来,扔的满床都是,低下头看看姜绅的鞋子,又往里面踢了踢。

    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姜绅头在被子里,神念一直在看,乔菲雪很冷静,很聪明,应该是她平时养的习惯带来的好处。

    做完这些,乔菲雪想了想,叭的一下又关掉了灯,然后才去开门。

    “咦,你灯关了干嘛,刚在外面看还是亮着的。”

    “我爸发短信崔我睡觉了,你不是不知道,爸最爱管我闲事,他说在东厢看到我房里的灯还开着。”乔菲雪撒起慌来也是不眨眼睛。

    “哦,那我们关着灯。”乔菲雪的表妹大概二十出头,和方柔应该差不多大,穿着一身紧身的,薄薄的毛线杉,把她的身材完美的呈现出来。

    以姜绅的神念看了下,脸蛋比乔菲雪差一点,屁股比乔菲雪翘一点,胸部两人差不多,总体可以打九十分。

    “才几点啊,你老爸就崔你睡,七点都不到,我还想找你出去跑跑步呢。”

    “好啊,那我们出去跑步。”乔菲雪反应飞快,立刻答应。

    “没劲了,还是躺躺聊聊天吧。”表妹说话走到床边。

    “------你干嘛。”表妹看着床上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

    “我找东西呢,好像有点内衣忘了带了,找半天没找到,床上太乱了,我们还是去跑步吧。”

    “不跑了,我走过来的时候,看到路灯灭了两个,太黑了。”

    表妹一屁股坐到床上。

    晕,乔菲雪脸上表情古怪,要不是关了灯,绝对是很好玩的表情。

    她的脑袋,刷刷刷的盘算起来,不行,要快点让她走,不然的话,夜长梦多,肯定会被发现。

    “表姐,今天的素菜真不好吃,还这么贵。”她表妹叫夏苏,父亲姓夏,母亲姓苏,取了父母的姓。

    现在还在上大学,周末回来陪乔菲雪父女上山玩的。

    她很活泼,坐在床上两只小脚一荡一荡,看的乔菲雪双眼不住的发光,你可别荡啊荡的把鞋子给荡到床底下去?

    寺庙的床有点像三四十年代的木床,床底下其实都可以藏个人,乔菲雪现在后悔了,为什么当时不让姜绅躲床底下去。

    “还好吧,我们吃的不是菜,是这颗心,向佛的心,来吃素的,不都是抱着这颗心。”

    “屁的心呢。”夏苏说话很粗鲁,看上去一点没有乔菲雪的教养:“都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真心向佛,那就多做善事,我让我爸把家财全捐了,然后盖座庙,专心念经,他又不肯。”

    “------”姜绅听的很无语。

    “姨夫赚这么多钱不都是为了你?”乔菲雪也只好坐到床上去了,并尽量的往姜绅前面坐,挡着夏苏不要碰到后面的被子。

    “我要这么多钱干嘛,够用就行,将来找个好老公,让他养我,钱再多也没什么用。”

    “你身福中不知福,知道外面多少人为了几百几千块的日夜加班---”

    “所以我说,少赚点钱好啊,嘻嘻,你这什么内衣啊,坐的真累,我们躺着说。”夏苏突然脱掉鞋子,然后站到床上,把床上的内衣内裤统统扔向那箱子。

    “我来,我自己来。”乔菲雪晕死,连忙抢过来,把所有人衣物扔到箱子后,把箱子给了夏苏。

    然后就见夏苏准备躺到床上去,她连忙又往中间一插,抢在夏苏前面坐到了姜绅身边。

    没错,她只敢坐着,不敢躺下去,还好她身材修长,双腿够长,靠着床头一坐,双腿一伸,就挡在姜绅前面。

    “这破地方的床也不舒服。”夏苏靠着乔菲雪也坐了下去,两女肩并肩,腿靠腿,一起坐在床上。

    乔菲雪感觉心跳加速,她左边是夏苏,右边是姜绅,这床是靠墙的,姜绅紧紧的靠着墙,被子盖在姜绅身上,要不是姜绅比较瘦小,加上又关了灯,还有乔菲雪的掩护,恐怕早就让夏苏发现了。

    这样下去,迟早都要出问题啊,到时,更加说不清了。

    就在两人还没坐好几秒钟,夏苏又叫了起来:“有点冷啊,把里面的被子给我。”

    “----”乔菲雪和姜绅同时吓了一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