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1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你湿了
    第八十六章 你湿了

    “原来你才是我是神啊,表姐,你搞个男号干嘛,手机给我看看。”夏苏猛的坐了起来,伸手向乔菲雪的被子摸去,胸前白花花的玉峰在那里晃呀晃的。

    “干嘛”乔菲雪早就吓的魂飞天外,一见夏苏摸过来,连忙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给你---”

    夏苏接过手机低头在翻屏幕。

    乔菲雪赶紧用手拍拍身后的姜绅,意思是让他关掉手机。

    不知道是着急了,还是有意的,她手往后一拍,拍到一根硬硬的、高高仰起的东西。

    乔菲雪先是一愣,接着牙齿一咬,索性伸手一抓,抓住姜绅那根东西,用力一捏,关机啊,她心里几乎在叫出来了。

    姜绅这时还糊里糊涂的,不知道乔菲雪的意思,只见她伸手在捏自己的小姜绅,心中也是大怒,敢捏我的宝贝?

    他也是色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直放在乔菲雪屁股上的手,用力往下一插,然后就感觉到扑哧一下,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好像插进了一片极为温暖的潮湿之地。

    没错,那里极为潮湿,好像刚刚下了雨一样。

    你湿了?姜绅这才发现,乔菲雪早就湿了。

    插进去了?

    “嘶”乔菲雪被姜绅的手指一插进去,整个人脑袋中一片空白,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被插了?

    我守身如玉二十多年,竟然今天被一个小我好几岁的高中生插了?

    虽然只是手指,但是女人最珍贵的地方还是被人侵入了。

    乔菲雪羞愧、愤怒、剌激,各种心情复杂交织,足足愣了十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她抓着姜绅的手更加用力的一捏,一拉,好像恨不能要把小姜绅拉断了才好。

    草,你敢拉我?姜绅也是大怒,手指在下面不停的捅。

    两个狗男女,都以报复的借口在享受身体的快感,却不料这时夏苏又叫了起来:“表姐,你没装莫莫和微信啊?”

    “啊---”乔菲雪此时脸色通红,又被姜绅弄的浑身发软,那里有空回答她的话。

    就在这时,叮铃铃,一个奇特的手机铃声响了。

    这铃声乔菲雪太熟悉了,是姜绅的手机。

    姜绅的手机再次响了。

    晕,乔菲雪几乎晕倒,你怎么没关机啊。

    “还藏着一个手机?”夏苏猛的往乔菲雪身上一扑,哗的一下,掀开了乔菲雪身上的被子。

    乔菲雪崩溃掩面,几乎不敢去看。

    时间好像在刹那间停止。

    一秒,两秒,三秒。

    乔菲雪捂住脸等了好几秒,发现整个房中一片静悄悄。

    太诡异了。

    乔菲雪睁开眼,目瞪口呆的发现夏苏一手撑床,一手拿着被子,整个人坐了起来,光着上半身,一眨不眨的盯着姜绅。

    姜绅也在看着夏苏,他的手还在乔菲雪的屁股下面,任谁一看,都知道姜绅的手在不老实。

    夏苏一动也不动,眼光都没有动,就好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

    “夏苏,夏苏,你别吓我。”乔菲雪顾不得姜绅的咸猪手还在自己下面,伸手在夏苏面前晃了晃,夏苏仍然没反应,好像木偶人一样。

    “我受不了了。”姜绅起身,依依不舍的把手从乔菲雪屁股下拿出来,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别出声,我接个电话。”

    “喂,你怎么还没来?我以为你出事了。”

    “没事,遇到一个熟人聊一会,马上到。”

    姜绅接的当然是方柔的电话。

    乔菲雪表情呆滞,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接电话。

    “你---你把她怎么了?”乔菲雪看着夏苏的样子,觉的浑身都在发毛。

    “点穴懂不,我要不点她,她就看到我了。”姜绅当然不是点穴,不过和点穴也差不多,关键时候,以神念浸入夏苏的神经中,其实,夏苏已经晕了,不过姜绅故意把她眼皮撑开,人定在那里,看上去好像是被点穴了一样。

    “你----你竟然会点穴?”乔菲雪虽然不相信这类神棍的说法,但是今天亲眼见到,也是震惊万分。

    “她,她不是看到你了吗?”

    “没有,我保证她没看到我。”姜绅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夏苏的胸前。

    夏苏没穿胸罩,胸前一片雪白。

    “姜绅--”乔菲雪终于回过神来,勃然大怒,一把抓起被子盖到夏苏的身上。

    你刚刚扣了我,现在看别的女人。

    “咳咳”姜绅不好意思的笑笑:“你把她扶下去,睡一觉就好了,明天早上醒来,她肯定不记得看到我,嘿嘿,我先走了,我先走了。”

    姜绅连忙下床,找出自己的鞋子。

    “滚,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乔菲雪想到这个小混蛋,刚扣了自己,又看了夏苏,现在要到隔壁和方柔约会。

    小小年纪,无法无天,心中又酸又恨。

    “去死,别让我看见你。”乔菲雪把床上的枕头一个个砸向姜绅。

    姜绅知道自己理亏,刚摸了、扣了别人,又要到隔壁泡其她妞,换成谁都受不了,他也不敢顶嘴,几乎是狼狈不堪,连滚带爬的逃出乔菲雪的房间。

    隔壁的门没有上锁,姜绅轻轻一拧就打开了。

    他刚把门锁上。

    “别开灯。”方柔话音娇柔动人,好像有点颤抖。

    不开就不开,对我来说,开不开都一样。

    姜绅摄手摄脚走向床上。

    床上的被子里睡着一个人。

    方柔满脸通红的睡在那里。

    她等了姜绅很久,但是她脸上没有不耐烦,只有害怕、害羞、激动、兴奋等各种心情交织的表情。

    哇,姜绅神念一扫,方柔已经脱的只有内衣和内裤睡在里面,而且身卷成一团,像是一只待人宰杀的可怜小绵羊。

    吗吗的,小姜绅刹那间变的雄纠纠气昂昂的,今天晚上遇到这么多事,终于等到我的小柔柔了。

    “柔儿,我来了。”姜绅几乎是一路走一路脱衣服,最后穿着内裤一跃而起,跳到床上。

    被子一打开,扑面一鼻女儿的清香,方柔的身子像蛇一样钻进他的怀中。

    “姜绅---”方柔声音又柔又甜,几乎要甜到姜绅的心里。

    “柔儿。”姜绅神念一动,把手机扔进了储物空间,心中恶狠狠的发誓,今天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打扰我的好事。

    他上次连推方甜、方柔、徐丽都失败,心中早就狠的咬牙,今天又好事多磨,要是再失败,神仙也会崩溃的。

    “你要轻一点。”方柔的话那就是引人犯罪。

    姜绅闻言,一声低吼,一手粗暴的撕开了方柔的胸罩,一手往下一拉,再用脚趾一勾,几秒钟的时候,就熟练的脱光了方柔。

    方柔连忙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啊---”房间中很快响起各种奇怪的声音。

    “该死。”没一会儿,隔壁的乔菲雪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知是这该死的房子隔音太差,还是隔壁的声太大,乔菲雪本来就被姜绅气的不轻,睡也睡不着,突然就听到了隔壁连绵不断的声。

    难怪寺庙不让男女住一起了,但是你这房子做的也太差了。

    “啊---”“嗯---”“咛”

    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夏苏还好,现在闭上眼睛在呼呼大睡,乔菲雪听的心里就像有一堆火在烧。

    再想到刚才姜绅用手指扣了自己的那几下,乔菲雪情不自禁都要伸手摸向自己下面。

    “姜绅,姜绅,你这畜牲,王八蛋,在佛门清静之地,犯下涛天大罪。”乔菲雪怒不可遏。

    她一会塞住耳朵,一会蒙上被子,最后拿出耳朵用手机听起了音乐,但是,不管她用什么办法,那各种奇怪的声音就像是魔咒一样一直在她脑海里徘徊不止。

    更可误的是,这声音竟然响了一个晚上。

    乔菲雪知道姜绅年少气盛,热血少年,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能弄一个晚上。

    她虽然没有男朋友,也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这个道理还是懂的,能弄一个晚上,这王八蛋体力这么好?

    如果她知道,当天晚上方柔和姜绅的声音,只有传进她一个人的脑海中,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

    没错,姜绅是故意运转神通,把两人的声音灌注进乔菲雪的脑海,因为不是进入她的耳朵,直接是进入她的脑海,所以就算她用耳朵听音乐也没有用。

    姜绅这是故意整她,让她感受一下男女之乐的奇妙。

    可怜的乔菲雪,一晚上没有睡着,第二天顶着一双熊猫眼,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心中那是把姜绅恨了一个洞。

    “咚咚咚”早上六点多,天刚刚有点亮,乔菲雪脑海中的声音消失了几分钟不到,她累的不行,正要睡下,却听到有人敲门。

    谁啊,乔菲雪那个恨啊。

    “菲雪姐姐,是我,方柔。”

    “方柔。”乔菲雪很郁闷的去开门。

    “菲雪姐姐,我要下山了,来和你打个招呼,会不会太早了,打扰你休息?”方柔本来不想来的,但是姜绅要早点回去,她觉的走了不打招呼更不礼貌,所以过来了。

    一夜之间,方柔从女孩变成了女人,经过姜绅的滋润,看上去方柔比昨天更明艳动人。

    “没事,我还没睡呢。”乔菲雪有气无力:“拜拜,再见。”

    “哦。”方柔犹豫了下,回头走了,怎么菲雪姐顶着两只大熊猫眼?

    她虽然有疑惑,却也不敢问,连忙转身离开。

    关上房门,乔菲雪站在原地站了回,突然一跺脚。

    “姜绅这色狼不是魏蓉的学生吗?方甜不是和魏蓉是同事吗?嘿嘿,你死定了,泡老师的妹妹,我要告诉方甜,哼。”乔菲雪眉开眼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报复的事情。

    “哦,不行哦,方甜要是问我怎么知道的,怎么办?方柔人也不错,要是让被方甜骂,岂不是要恨我?哎”乔菲雪又左右为难,不知道是告诉好,还是不说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